第七荷包网 > 精品小说 > 花嫁(拾棘篇) > 章节目录 【花嫁(拾棘篇)】(7)
    作者:后会X无期2020年8月28日字数:24919字双眼再次睁开,触目间是大亮的天光,一瞬的晃目后,整个大脑都在莫名的胀痛,我抬手捏住两侧太阳穴用力按压了下去。《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脑中的思绪错乱交叠如同刚刚被摧毁的废墟。

    “你醒啦……”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喃喃,原本灰暗蒙尘的世界顿时被一道暖阳刺破。

    我茫然的侧过身,沐婉荷满脸疲倦,却依旧挂着微笑,我轻声呼唤道,“……妈妈……”

    沐婉荷爱怜的摸着我的头,“你现在是小风远还是大风远啊?”

    “啊?”

    我跟随着沐婉荷坐起身,带着几分呆滞和迷惑。

    沐婉荷假装松了口气笑道,“看来是我的大风远回来了……过来,妈妈抱抱。”

    我懵懵懂懂的往前移动着身子,沐婉荷环手搂住我,我把脑袋枕在她的肩前,不知所措。

    沐婉荷轻抚我的头发,温柔似水,我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壮实的身材让沐婉荷搂的很辛苦。

    但很快记忆的洪流就如崩天的巨浪拍打下来,冲刷着那片残破的废墟,我顿时不受控制伸手搂住了她的腰,紧紧和她贴在一起。

    沐婉荷察觉到了我的异常,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埋头吻在我的头顶,双手则搂的更紧几分。

    这下我算是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那过往的一幕幕如高清图片印在脑海中,可一旦我想到阴暗的内容,最后都会回出沐婉荷举刀流血的场景,然后我就整个心都会止不住的哆嗦。

    回忆是带着痛楚的惨烈阵风,剥皮刮骨,而沐婉荷则成了无所畏惧的守护者,举刀站在记忆的风口处,斩断了生与死的界限。

    我真的没想到这枚核弹爆炸之后居然会让那个五岁的自己短暂接管了我的意志,这场原本就该到来的崩溃和濒死的爆发迟到了十多年。

    “风远,都过去了,你必须明白,那不是你的错。”沐婉荷轻柔的安慰着,声音摇曳如微风拂过湖面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量。

    “可是妈,是我开的门,是我把那个魔鬼放进来的。”我希望沐婉荷可以多安慰我一些,这么久的时间,我真的已经心力交瘁,我想要来自妈妈的温暖,理解,关心甚至是保护。此时此刻,我想任性的脆弱一次。

    沐婉荷拍了拍我的后背,然后拉着我看着她。

    “风远,你已经不是那个五岁的你了,你已经长大了。到了可以承受人生沉重和命运颠沛的时候,可能还有些早,但妈妈相信你可以。那个时候即使你不开门,那位阿姨也会去开门的,因为她认定了是你的养母来接你,这只是命运的安排。所以不要再觉得是自己的错,你不过是受害者,就像妈妈去采荷花害死了小菲爸爸一样,相比之下,你比妈妈还要无辜。如果非说错,那也是妈妈的错,是妈妈弄丢了你。”

    “不,不是,不是你的错……你别那么想!”我慌张的反驳道,这是我的过往。我已经不想再让沐婉荷背负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我全程都是利诱,没有威逼过。他们两个只要在中途的任何一个节点放弃,或者是产生怀疑,都可以活下来,我也不会再去亲自动手。尤其是光头,仅仅凭着一个男人的花言巧语和一段女人的录音就敢独自跑到这荒郊野岭,老白你说我还能怎么办。这条曲折的路途就是我给他们的最后机会,可惜他们想都没想就来了,我也只能送他们一程了!”

    “所以,谢老三是用你给他的手机和你联系的,所以警方查不到通话记录。

    可谢老三联系光头用的手机是谁的?如果警方查到光头的通话记录岂不是会查出那个号码来?”我希望我的发现不会是沈浪的百密一疏。

    “查吧,那个号码的主人现在已经在南美,我花钱雇的人也快到了,至于那女人能活几天就看她自己本事了……别那么看我,不过是用她的信息办个新号而已,没什么难的。而且这个女人今早才走,昨天还在市里,谢老三和光头可是昨天下午就在这待着了。其他该想的我都想到了,覆盖此处信号的山区基站在二十公里外已经快接近市区,就算查通话位置也查不到这。”

    我惊叹着摇了摇头,就这几天这家伙居然设计出这么缜密的套路,甚至规划好了每个人每一步的行动路线和大概时间。最重要的是,他还给了每个人保全性命的机会,虽然结果让人有些失望。

    “我服了,名侦探沈浪,不过我希望这是你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用自己的能力去杀人。”

    “不会了,仅此一次,除非有人再伤害到我的玥玥……哦,勉强算上你。”

    再回到木屋的时候,里面的血腥味已经重的让人犯恶心。沈浪早有准备的掏出口罩带上,顺手扔了一个给我。

    两个活人早已经成了冰凉的尸体,光头的死相勉强还算能看,谢老三简直就是恶心到了极点。被拉出血池后,整个脑袋就像是脱了皮的烂肉。

    虽然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但胃里还是翻江倒海,我看了眼沈浪,他也脸色惨白比我好不到哪去。

    但他还是搬来一个小桶,打开后顿时一股更加扑鼻的腐臭味,他伸手从桶里一把把拿出浅绿色的粉末撒在两人赤裸的身躯上。

    搞定后沈浪打开锁扣,移开龙门架,我和他用麻袋套住两人,然后卸下了尸体。

    “老白,你别上手,这是我自己的事,万一哪天出什么意外暴露了,我自己的罪我自己扛!”

    我一把将他推开,“咱俩是什么交情我看你早忘了,杀人我可以不参与,但帮忙处理尸体这事可是你早就说过的。”

    沈浪僵在原地,直愣愣的看着我。我忍不住踹了他一脚,“大哥,能快点么,你不嫌味道大啊!我胖的,你瘦的,拉走!”

    我们把尸体拉到了不远处的通风井边,井口已经锈死的圆盖早已经被撬开。

    “两位,一路走好。”随后便接连把麻袋中的尸体丢进了深井之中。盖好井盖后,我和沈浪又搬了几块石头把井口完全遮住。最后沈浪从口中掏出一个袋子,从里面摸出一把来对着这一片撒了下去。还没等我问,他就主动说道,“速生草种,几场雨一下,就能长起来。”

    解决完尸体,沈浪又带了个瓶子进去清理了整个现场,因为胖子的血都在桶里,周围几乎没有什么血迹。《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

    接着他用准备好的汽油撒了几个固定的点,最后点燃了大火。木屋在谷底,周围都是碎石,所以烧起来很安全。沈浪面无表情的站在大火前,随后突然把自己脱了个一干二净,然后扭头看着我说道,“别愣着,你也脱了。”

    荒山野岭,两个大老爷么脱了个干干净净。沈浪从口袋里拿出一瓶喷雾,对着我俩的裸体直接喷完了一瓶。

    完事后把他那套衣服直接扔进了火里,然后把我的衣服打包装好塞进包里,接着又从包里拿出两套常穿的便服。

    “你的衣服我会帮你处理,你回去好好洗个澡。”

    这家伙就带了一个包,结果居然把前前后后能想到的全想到了。

    很快,干燥的木料在逐渐蓬勃的火势中倒塌毁损,阵阵黑烟缓缓升上天空。

    “不会有人发现吧……”

    “发现也没事,没人会去救这么一个偏僻的小屋子。”沈浪此时的沉着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

    “走吧,今晚有大暴雨,后面几天基本都有雨。等雨下完,就什么都结束了。”

    在现场我俩其实都在绷着,回家之后只要一想到那些画面,胃就翻江倒海,我光吐就吐了一天,接连两天都没怎么吃饭,沈浪比我更惨,吐的差点进了医院。

    沐婉荷全程照顾我,又是熬粥又是买药,我对此的解释是这两天晚上睡觉做梦想起了曾经那血腥的场景,我知道她并不是完全相信,但她也没有逼问我。

    唐烁因为听到了我和沈浪通电话,所以知道沈浪也吐的死去活来的,结果这小丫头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哥,你和沈浪搞什么鬼啊,那天你们出去是不是偷偷吃屎了……”

    沈浪打电话给我的原因是楚玥醒了,问我要不要去看看她。我说过几天再去,这几天还是留给他们二人世界吧。

    几天后的周末,我和沐婉荷一起去医院看了楚玥,因为今天她出院。

    楚玥住的是沈浪安排的豪华单人房,客厅厨房一应俱全。卧室的门没关,我就站在客厅,结果里面两位居然都没看到我。

    此时沈浪正跟个傻逼一样,把脑袋撑在床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楚玥,一脸的痴汉笑容,而另一只手却已经伸进了被子里。

    楚玥则拿着本书,靠在床头安静看着,但脸色却红的像个熟透的番茄。我们盯着看了半天,她也没翻一页。

    又过了一会,楚玥终于忍不住把书丢了下来,皱眉看着沈浪,小声的说道,“你别摸了好不好……好痒。”

    “那你让我上床啊,我抱着你我就不摸了。”沈浪贱兮兮的回道。

    “不要,你老是舔我,好恶心……”

    门外的我们听得浑身各种不自在,沐婉荷更是侧过了身。我也有点吃不消两人腻歪,上前靠在门上。

    “怎么着老沈,说服了?”

    两人一惊,楚玥想都没想直接在被子里抬起一脚把沈浪踢翻在地。然后才发现自己反应有点过激,想去拉又不好意思。

    沈浪扭过头没好气的看着我,慢慢爬了起来。

    “你不看看都几天了,早睡服了。”

    这时沐婉荷也走了进来,沈浪顿时站好,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

    “沐阿姨好……”

    楚玥有些不好意思,但眼神里还是充满感激,“沐阿姨好,那天对不起,是我不懂事,让你们担心了。”

    “那些不重要,以后别再冲动别再胡思乱想就好了,现在想通了是不是。”

    楚玥看着沈浪,迟疑着点了点头。

    沈浪坐在床边,搂住楚玥的肩膀,“介绍一下,我未婚妻,到时候订婚酒记得来喝。”

    楚玥赶紧慌忙的摆手,都快急哭了。

    “谁说我要嫁给你了啊,你们别听他胡说……”

    沈浪也急了,“你都是我的人了,还想跑啊。”

    “不是,我没想跑……只是,我们才多大,你还有很多机会找更好……”

    沈浪没让楚玥把话说完就用嘴给她嘴堵上了。我看戏看的还挺来劲,结果硬生生被沐婉荷拉了出来。

    回来的路上我心里还在想沈浪确实有两下子啊,我那天劝的自己都想跳了都没劝住,他就这几天就劝住了,难道还真的能睡服?

    结果后来我才知道,沈浪果然是沈浪,这家来从来不按常规套路出牌。

    他为了说服楚玥,居然自己穿着女装,带着狗项圈拍了一套超大尺度的写真,然后把厚厚一叠写真拿给了楚玥.告诉她,如果她再想不开,寻短见,他就把这套写真公开发出去,看看谁影响力大。

    楚玥告诉我,她当时看到那套写真时,第一反应并不是感动,而是深刻觉得自己爱上了一个智障。但当我表示想看看女装沈浪时,却被楚玥严词拒绝了,满脸都是捍卫自家男人的表情。

    虽然沈浪成了杀人犯,而我成了帮凶。但不过怎么说,这场风波总算以还算圆满的结局落下了帷幕。

    接下来,又该想想自己的事。其实也没什么好想的,事到如今我们母子算是真正回归到了正确的位置,曾经的记忆也让我更深刻的明白,我爱上的是自己的妈妈,这句话到底有多沉重。

    虽然核弹的可怕影响被沐婉荷那舍身陪死的一幕所抵消。可这并不代表我已经彻底释怀了,不管是个人意愿还是命运的安排,发生过的事总归是发生的。《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如果没有我,这世上的很多人都会改变他们的命运,会少经历许多波折从而变得更好,尤其是沐婉荷。

    回国这段时间再次提醒着我,哪怕只要我远离大家都是好的。因为我的出现,沐婉荷的工作已然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她虽然没告诉我,但蒋振育那样的人既然肯放过我,沐婉荷势必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如果我没回来,沈浪和楚玥两人世界也许就会更早的把话说清楚,早早就在一起,楚玥不会受刺激跳楼,沈浪也不至于会去杀人。

    我其实压根帮不上忙的,从头至尾都在添乱罢了。

    既然我已经释怀,至少暂时我不应该再去影响她,如果真的让沐婉荷发现了什么,那势必又是一场狂风暴雨。即使在国外我也可以安心做好一个守望者。等学成归来的时候,沐婉荷应该已经蜕变成一个完全崭新的样子了吧。

    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她,偷偷爱着她就挺好,人不能太贪心,不能对不切实际的事情抱有期待,何况她就想做一个好妈妈,如果我连这个要求都满足不了她,那还谈什么别的。

    如果我的努力和远离可以让其他我所珍惜的人坦荡而幸福的生活,那不也是一种福报么。

    另一方面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唐烁告诉我,张宁就快回来了。这么一来我更应该回到自己应该待的位置才对。

    在公司的假期还没有结束,我已经偷偷买好了返程的机票。其实本来不想瞒着沐婉荷,可她成天都是一副担心我的样子。想想还是晚点再告诉她算了。

    原本我是想尽早离开,可曾经的大学同学却找到我,让我去帮他们攻关一个课题难点。

    因为大学就在家门口不远,所以沐婉荷思索了片刻没有反对。

    我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们原有的思路,很多设计和程序都要重新来过,我其实心里有点抱歉,可大伙却显得兴致百倍。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张宁居然提前回了国。

    这天晚上刚吃完饭,沐婉荷在厨房切水果,我和唐烁坐在沙发上刷手机,门铃突然就响了。

    沐婉荷刚打开门,我就听见一个无比兴奋的声音,“沐姐,我回来了。”

    我只是短暂的失神,便拿起手机,准备打个招呼,现在的我应该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很友善的去面对那个同样友善的男人。

    结果我起身后在客厅等着时,沐婉荷却依旧把着门口,好像并没有把张宁放进来的意思。

    “回来了啊,今天我有点累,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去公司再说吧。”

    门外的张宁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了一句,“那我明天要不要来接你上班?”

    “不用了,明天早上我还有点事要办,你刚回来,去休息吧。”

    张宁点点头,转身就走了。

    关了门后的沐婉荷回头看我站在客厅,她什么都没说,又回到了洗水池继续洗水果。

    “妈,你怎么不让他进来啊?你们好久没见面了吧。”沐婉荷皱眉看着我,嘴唇抿了又抿,最后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

    “来吃水果吧……”

    沐婉荷可能还不太好意思在我的面前见张宁,看来因为我的存在,完全影响了两人的私人空间,我有些后悔,自己的机票是一周以后的,主要是考虑到了学校的课题和自己舍不得离开的私心。

    为了减少自己的影响,我开始更疯狂的投入到课题里,包揽了许多人的工作。

    大家自然是很乐意,倒不是因为可以偷懒,而是因为可以有机会学习我的工作方式。

    加班的时间越来越晚,从八点到十点然后到十二点,沐婉荷开始有些不高兴,她觉得我身体情绪刚恢复,不应该这么劳累。

    我则假装兴奋的安慰她,告诉她学校的这个课题要去参赛,时间紧迫,而且我很感兴趣,一点都不觉得累。

    另一方面有不少同学都在和我一起工作,并不是我独自一人。

    沐婉荷最终神色复杂的答应了下来。

    这天我干的正投入,张宁突然打了个电话给我,我站起身走到没人的地方接通了电话,我尽量让自己语气不会显得太僵硬。

    “张叔,有事?”

    “嗯?”因为我突然换了称呼,张宁好像显得有些不适应。但他显然没多想。

    “其实没什么事,我就是想问问你,沐姐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

    “怎么说?”

    “我也说不好,就是感觉最近她都不怎么和我联系,也不怎么见面了,有事都发邮件跟我说。我问她,她也不告诉我为什么。是不是我哪得罪她了?”

    “……应该和你没什么关系,前段时间我自己出了点麻烦,她最近比较担心我,你放心,很快就会好的。”

    “你出什么麻烦了?要我帮忙么?”

    “不用了,已经解决了,过几天我就回MIT了,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好好照顾她。”

    “……好吧。”

    挂断电话后我重新走回电脑前继续开始工作,看来我已经快适应了。

    距离离开还有五天的时间,我几乎除了回家睡觉基本都呆在学校里,毕竟时间紧迫,我还有很多工作没完成,另一方面和沐婉荷的联系也降到了最低,我想这样应该就不会再打扰他们了吧,毕竟沐婉荷也进入了正常的工作生活,大家按部就班奔向各自的未来,挺好。

    离开前两天,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自己要走的消息忘了告诉沐婉荷。

    因为是下午,还是工作时间,我想来想去编了条信息发给了她。内容就是,导师那边催我回去,我已经买了后天的机票。但沐婉荷并没有回复我。

    回去的时间确定下来,大学这边的课题我也不想半途而废。当天晚上我们几个人一直干到夜里两点,总算把架构和大体内容都搞好了,剩下的工作他们几个完全可以胜任。

    在婉拒了他们要请夜宵的好意,我拖着一身的疲倦往家里走去。上了楼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在玄关换好了鞋,顺便开一个柔光灯。

    转身刚迈出一步,我就定在了原地,沐婉荷正坐在餐桌旁,幽幽的看着我。

    “妈,你怎么还没睡啊。”我下意识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三点了,又赶紧补了一句,“今天是晚了点,但我已经和他们把活都干完了。他们要参赛的,又是校友,我肯定得全力以赴不是。”我微笑着想讨好一下面色凝重的她。

    沐婉荷没说话,只是拿起手机,对我亮出了屏幕,我看了一眼,是我发给她的那条信息。因为我要走了,所以她在等我?

    “妈,我也是临时收到的通知,这次假的确请的有点长,我也该回去了。”

    “回去干嘛?”沐婉荷突然问了一句。她的语气说不上的怪异,听着有气无力,但好像又有点濒临爆发的味道。

    “回去上学啊,你不是还想让我奋斗图灵奖么。妈,你放心吧,我不会想不开做傻事的,在国外我也能好好的照顾自己,你就安心做好你想做的事就行。”

    沐婉荷彷佛没听到我的回答,自顾自的说道,“回去一个人躲着偷偷的伤心,偷偷的胡思乱想,到最后偷偷的离我而去么?”

    “妈,你在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离你而去了,是你在胡思乱想吧,你就那么不放心我么,你之前还说你儿子很强呢。”我隐约感觉沐婉荷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但我不确定她到底知道了多少。

    “你别叫我妈了,叫我的名字你应该更顺口吧。”沐婉荷说着收回了手机扣在了桌上,看她的表情,她并没在开玩笑。

    “妈……你别这样,到底出什么事了。”

    “张宁回来了。”沐婉荷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可我不能理解张宁回来和她眼下的态度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啊……他怎么了?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回来了,所以你就准备走了是么?免得看了碍眼,心里难受是么?”沐婉荷的声音满是苦涩。

    我觉得在张宁的问题我应该没有什么出格的表现才对,她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妈,你真想多了,你和张宁在一起,我其实挺高兴的,他人好又有前途。”

    我说着还给了个温和的笑脸。

    “高兴到家都不愿意待了?”沐婉荷丝毫没有因为我的笑脸而动容。

    “没有不愿意,也没有你想的什么碍眼难受啥的。只是我都这么大个人了,也不能总在家里打扰你们两个吧。”

    沐婉荷突然站起了身,抓起桌上的抽纸狠狠的砸在了我身上。

    “白风远!你混蛋!”

    我彻底呆住了,因为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怎么也想不到为什么沐婉荷会生气到这个地步。

    “是谁告诉你我和张宁在一起的?嗯?我说的么?张宁说的么?”

    我被沐婉荷虽然声音不大却咄咄逼人的气势搞得手足无措。

    “是唐烁告诉我公司里都再传,而且你和他关系那么好,还一起去旅游……”

    沐婉荷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吓人,我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嘴也赶快抿紧了。

    “所以都是听说,都是流言,然后你还是信了,你和我经历了那么多,你居然还是信了?白风远,你为什么总是要换着法子的来欺负我!”

    沐婉荷的话意思很明显了,她和张宁根本不是那种关系,我心里只是飞快的高兴了一小瞬间就完全高兴不起来了。因为沐婉荷的问题让我着实有些难堪。

    “我……我只是……因为你很少和别的男人那么亲近,所以我以为你喜欢他,毕竟他那么优秀。之后只要他不在,你心情就不怎么好,而且他也说过,你是他最重要的人。所以我就以为你们……”我尽可能把那些过往的误会都说出来,毕竟坦白从宽在沐婉荷这还是有用的,至少对我来说是有用的。

    “我心情好不好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重要的人就一定是恋人么?我和他亲近是因为我了解他,还有我什么时候和他去旅游了?我们那是去办事!白风远,你可以有个唐烁,我就不能有个张宁么?”

    唐烁?怎么和唐烁还有关系。我移开眼神看着地砖,在脑子里理着张宁的一切,直到回想起出国前那个异样而熟悉的眼神。我才终于想明白,难怪会熟悉,因为唐烁就是那么看我的,带着某种崇拜的亲切。

    所以张宁叫沐婉荷沐姐不是客气,也不是随唐烁,而是他真的把沐婉荷当成了姐?

    “你为什么会先入为主的把他和我绑在一起?白风远,你到底在想什么!然后又为什么会难受,为什么家都不肯回!”

    “我没想什么……只是……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妈,你别问我这些了。

    我就只是想让你过得好,我没想其他的。”

    我编不出什么合理的借口了,我脑子乱了,我神智慌了,我明明已经准备好的心情在此刻却没有给我任何有益的帮助。

    “知道蒋振育为什么会放过你么?”可她显然并没打算放过我,话锋一转又提了一个让我欲罢不能的问题。

    “为什么,你是不是答应他什么了?是不是他又来威胁你了?”

    “是你的前女友用她在本市的实验室把你换出来的。她的实验室本来要卖给医科大,但为了换你出来,卖给了SE.她让我告诉你,别谢她,举手之劳,卖给谁对她来说根本无所谓。”

    沐婉荷寥寥几语彻底把我给震住了。米雪给我的帮助太多,多到我根本还不清。而且我们俩本身各方面差距太大,我也根本报答不上她什么。

    但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是,她和沐婉荷见面了。

    “你们见面了?”

    沐婉荷一步步的走到我面前,正颜厉色的说道,“岂止见面,我们在咖啡店里聊了一个多小时。”

    我知道完了,米雪这女人居然真的把我给卖了,而且照沐婉荷目前的状态来看,她卖的肯定还相当彻底。

    我气的一把就将背包扔在地上,“这个女人真是无耻,她明明答应过我不会说的,她的希波克拉底呢,她的职业操作呢,她怎么能这样!”

    “她的确没跟我说什么,但她给我看了你写的那些东西!”

    “怎么可能!那些都在我的笔记本里,我用了……陆潇戎,这家伙!”我本能的想反驳,但很快就反应过来,陆潇戎这孙子可是加密专家,难怪走的时候一脸对不起我的表情。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种情况我根本没有任何解释的余地,我慌乱的举起手摇摆否定着,“妈,你别误会,我那就是乱写的……”

    “乱写?呵呵!”沐婉荷显然已经看穿了我的无力反驳。

    “我的名字出现了1900次!你以为我瞎了么。白风远,你到现在还想继续骗我?如果我今天不找你,你是不是准备骗我一辈子!我有没有说过,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你凭什么骗我!”

    沐婉荷说完,彻底陷入了沉默。我们俩被笼罩在略显黯淡的柔光灯下,彼此影子被光线拉长,映在墙面却紧靠在一起。时间被无限放缓,以至于墙上的挂钟每一秒的摆动都似乎能拉出一条轨迹来。

    “那你说我能怎么办……”过了许久之后,我无力的低着头,轻声吐出了一句。

    “你说什么?”沐婉荷的声音开始变得激动,但她依旧在努力克制着,但我已经扛不住了,尾音的颤抖和音调的逐渐升高预示某种无力作为后的崩溃。

    “对啊,我是爱你啊,不知道从什么开始,我就爱你,盲目地,疯狂地,不顾一切地爱你!我知道你是我妈妈,我知道你为我付出了多少,甚至我还能记得幼年时光被你抱在怀里轻声呵护的那无数个夜晚。可我还是停不下来,我阻止不了自己越来越爱你,你说我能怎么办!”

    沐婉荷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配合着略微哽咽的嗓音。

    “所以你就选择欺骗?选择隐瞒?”

    我的笑意含在嗓子里,带动着整个身体微微摇摆。

    “我的爱会让你觉得痛苦,让你绝望,让你觉得自己是个灾星,是个坏妈妈,甚至连碰你都让你觉得是一种刑罚。我带着这样被唾弃的感情,肮脏到你不能直视的感情,罪恶到让你想自杀的感情,我还能怎么做?远离你,隔绝你,尝试放纵自己我都试过了,除了会伤害你外根本没一点用处,就连选择死都要顾忌你对那份让我无地自容的母爱……同生共死,呵呵!”

    说完这句,我终于仰起头看着沐婉荷同样失控的面容。

    “我敢告诉你么,我有资格告诉你么,我能看着你再次陷入那种绝望的境地么?这个世界我唯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除了欺骗我还能做什么?沐婉荷,你教教我,妈妈,你教教我啊,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妈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沐婉荷的双瞳像是被狂风席卷,在风雨中不断摇曳晃动。她看着我断断续续的说着,彼此的嗓子都被塞住,声音挤出重围却毫无生气。

    我被迫再次沉下声音,“妈,你不觉得你很过分么。”

    沐婉荷眉头早已蹙到眉间,并没有回应我的指责。

    “你明明早就知道了,这段时间咱们不是都过得很好。你为什么非要揭穿我呢?明明无解的问题你为什么非要把它扯出水面呢。

    就当是骗骗我不好么,就让我自以为是的离开不好么?就让我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伤害到你了不好么?我是你儿子,你就让着我一点不好么?“我又输了,虽然我说了那么多,可先落泪的又是我。

    “我不配当你的儿子,我玷污你对我的爱,我就只想让你好好的,让你不要再受那些折磨,让你能安心的过完这一辈子。不管是你的儿子,还是白风远,都只有这一个愿望。我没想过要更多,我从没奢望过你会爱我,我从没设想你会有理由爱我,我也从没觉得自己惹人爱,对我来说能被赐予机会爱你就已经心怀感激。可我连这个机会都没有!”

    我说完后伸手抓紧自己的头发,“为什么非要这样呢,我明明已经放弃了。

    你就好好的生活下去,彻底把我忘了不好么?”

    最后一句话终于还是刺激到了沐婉荷,她的瞳孔猛然收缩,表情也随之彻底变了。

    “忘了你?那你为什么不一直待在国外先把我忘了?你为什么跑回来?为什么要给我看那男女主差了十五岁的片子?为什么要带我去泡温泉?为什么要装睡亲我!为什么要冒着大雨去找我!为什么要给我那个天涯海角都能找到我的手环!

    为什么以为我被人欺负了就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让我心疼!为什么又在这一切之后非要忍受痛苦和落寞的离我而去!白风远,你为什么要把我原本已经死了的心搅的天翻地覆!”

    沐婉荷双手捂着胸口,死死盯着我的双眼。

    “你以为你的欺骗让我幸福了么?你以为只有你痛苦么?你知道我这两年怎么过的么?你知道你走了以后我有多想你么,你知道那无数个夜晚我必须抱着你的照片才能入睡么。我也已经放弃了,可你为什么要回来呢!你不知道我根本舍不得放弃么,你不知道我的理智在你面前毫无用处么!你以为只有你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我又能怎么办,我是沐婉荷,可我也是你的妈妈。我除了想法设法把你留在身边陪着你,我还能怎么办?”

    沐婉荷随之彻底放开了声线,泪珠断线,洒满衣襟。

    “难道你非逼着一位妈妈亲口承认,她想和她的儿子永远在一起,因为她爱上了自己的亲生儿子,爱的快发疯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