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142章 失心(三)
    此时换成了疏影气得将要发作,可悲哀地是她自己居然无法反驳。

    上三界,下三界。

    这种歧视仿佛从鸿蒙既破开始便是如此,只有人,仙,神,才配称之为苍生。

    而妖,魔,鬼则是永远为罪族。

    就算赢勾吸取了妖族为已所用,也不会有人为这些死去的妖族伸张。

    疏影想到此处,恍然之间甚至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的佛道出了什么问题,为何她和其它佛君不一样,她所认知的苍生,是所有有着神知,有能力去向善的生灵。

    而不是因为与生俱来的身份和种族。

    她真的是另类?

    从未有人与她细细的详说妖,魔,鬼不配为苍生?

    是她错了?

    疏影想到了清水镇之中惨死的惜云,山神巫抵,还有浊嶦山上的生灵

    疏影顿时感到乏力,良久,疏影怒气渐渐散去,无力地问,“父王,母后,既然你们都知道了,你们打算怎么做?”

    婆竭罗缓缓说道,“先看,既然修吉暗中寻找你,想以你为筹码,而且还想着联姻,那就说明赢勾实力还未恢复。”

    疏影气愤,捏起拳头,往腿上一锤,“又是联姻这次居然是攸宁,怎么东海的女子就全长在了他们北海的审美上,北海没有女子了吗”

    龙母缓缓说道,“攸宁那孩子我挺喜欢,得知此事后前来求我,攸宁不肯答应,我也不想犯错了,让你父王拒绝了。”

    疏影看向婆竭罗,心想这糟龙头子也算做成了一件事。

    “但是,鲛人族,可能要遭些磨难,北海派来两次人,攸宁又答应了,算下来,约定的婚期好像就是这几日。”

    疏影这心一上一下,刺激得不行,心想,攸宁眼里只有鲛人族,一定是为了鲛人族被迫答应了。

    疏影想阻止,可是突然发现,自己无能为力,只是说,想和攸宁见上一面。

    龙王答应了。

    第二日,扶桑山脚下,已然被装饰得一片喜气,山脚的扶桑木以红色的鲛绢挂满。

    再过七日便是鲛人族的大日子,可是无论是海下还是扶桑山山脚,所有鲛人脸上却是没有一点喜色。

    族长居室之中,两个秀丽的侍女正为攸宁梳妆。

    水镜之中的人清贵高华,风韵楚楚,宛若迎风栀子。

    一声通报在宁静地扶桑山之中响彻,龙侍前来传言,说龙母殿下召见于攸宁族长。

    攸宁梳妆一毕,便携带着女侍赴命随龙侍前往龙宫。

    到了龙宫之后,却没有按照惯例将攸宁带去前庭。

    龙侍恭敬地说道,“龙母身子不适,请族长去宫殿之中等候。”

    攸宁疑惑,但听从,一心想着龙母殿下身子不适,她居然未带上贺礼,真是疏忽,一边任由龙侍带路。

    到了宫殿之中,龙侍带走了攸宁随身女侍,潜退了所有人,等来的却不是龙母,而是疏影。

    疏影一见攸宁入门,便迫不及待地出来,上前拉住攸宁,两人已然也是几十年未见。

    攸宁见是疏影,惊乱之余忘了行礼,“殿下伤都好了?”

    疏影笑着,“都好了,所有灵力已然全部恢复,不信可要试一试?”

    攸宁掩面笑着,“恢复了就好,果然殿下吉人自有天相,所有雾霾都会散去。”

    疏影小心问道,“那你呢,近来可好。“

    攸宁眼中的光渐渐暗淡下去,“想必殿下已经知道臣和北海龙子的婚约了,说实话,近来不好,当然,”攸宁怕疏影误会,连忙解释道,“臣不是因为,释若龙子曾于殿下有过婚约才不满。”

    疏影点头,“我知道。”

    攸宁接着说道,“释若龙子起初借着和殿下的婚约,四处发展势力,赢得了北海龙王的欢心,后来殿下生了变故,他立刻撇清关系,南天之中少不了他的推波助澜,一字一句诬陷殿下与魔界勾连说的有头有脸,让人厌憎,后来,他想强行与我订婚,说白了就是明抢。

    我起初不同意,释若龙子便以我族人的性命相要挟,殿下,你知道吗?北海的疫病就发生在扶桑山以北,就算被设置了屏障,但是暗流之中会卷着尸体飘过来,那尸体没有一点精气,泡在水中不断地变形,宛若泡发的干木,连原形都看不出来。。。。”

    疏影听完大怒,“婆竭罗那糟龙头子不管吗?”

    攸宁听到龙王的名号,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后拉住疏影的手,解释道,“殿下,其实,臣嫁过去是最好的选择,一来可以保护住我族,二来,当日将你开出龙宫,龙王殿下算是失了约,我嫁,也算是相抵了,龙王没有理由拒绝。”

    疏影心中忽然落寞下来,“到头来,还是因为我。”

    疏影深思,“攸宁,什么时候?”

    攸宁知道疏影问的是婚期,“七日之后。”

    疏影数了数日子,刚好全部赶上,“攸宁,对不起,我很想阻止的,但是我没有办法。”

    攸宁苦笑着摇摇头,“无事的,做龙子的嫡妻也不算亏待。”

    “攸宁,我想,我想到时候像上次一样站在你的身旁,就看着,如果有什么,我还能帮你,还有,无论如何,我都会记得当初对你的承诺。”

    攸宁抬眸,心中无限思绪涌起,一时之间,她不知如何告诉疏影,当年她与沧海珠产生共鸣之时,所看到的片段正是她的族人们都被吸光精气,化为水尸,当时的她只隐隐知道这会发生,但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直到那日在族人的带路之下看到了那些顺着暗流飘来的妖尸,她才知道,那一天快了。

    真的要应验在她的身上

    她怕了,心中明白释若对她的威逼利诱不是假的,那些尸体甚至就是释若故意给她看见的。

    之前的龙女殿下,天资聪慧,前途无量,或许能够保护她和她的族人,但是又生了变故,她有过私心,这是将她养大的族人,她宁愿用一切去换取鲛人族的安宁。

    但是现在的疏影,依旧远不如往日,但是攸宁没有想到,疏影还记着

    攸宁思索片刻,内心沉重万分,点点头,“可以,想必殿下还没有见过鲛人族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