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125章
    玉尘睁大着眼睛,双手扶住庐阴的肩膀,“什么叫有可能死了?什么叫活着的几率微乎其微?”

    “门主战败了,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但是,莲华佛女赶来,只身以毕生法力为门主创造了一个结界,牢不可破,将门主护在了里面,尽管没有人可以突破那个结界,但是,也没有人能进去,也就是说,在那结界之内,生死全看门主。”

    玉尘听完双脚一软,可是他生生站住,玉尘深吸一口气,双眸之中渐渐宁静,可是依旧掩盖不住悲伤剧痛,“他不会死。。。。。哥哥应该不会死。”

    巫抵站在他们身后看着一切,久久沉默。

    良久才说道,“那结界,也并不是永远能护住那小子。”

    玉尘闻言抬起头,“可是有什么法子打开?”

    “三种方法,第一种,由设界之人自己打开,其二,等到法术随着世间消散,能量渐渐流失,自己会打开,最后一种,结界里面的人,对此结界之术的掌握超过设界之人,也可以打开。“

    玉尘思虑片刻,喃喃道,“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哥哥苏醒之后一定能将结界打开”

    巫抵却是摇摇头,不再说话。

    那日大战之中,她派庐阴偷偷去查看战况,得知婆竭罗龙王于龙母共同迎战,庐阴告诉她,避世不出千年的龙母这是首次出现在大荒之中,而龙母修习的居然是火系,与此同时,龙母所化之火无比奇异。

    巫抵再三推敲,终于确定了龙母便是千年之前她所相识的一个故人。

    如果真的是她,从来不肯轻易出手伤人的南枝,居然大杀天兵天将,照这样来说,疏影那孩子说不定还有转世的希望。

    巫抵从未想到,她这一生救人无数,其中居然救了故人之女,有因此找回了故人之子。

    可是她这漂泊的一生,却始终救不回自己的至亲之人。

    从那以后,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水患之时,普天救济苍生的神医蜀,只有不断被刻入史书之中的猿妖巫支祁。

    淮水之畔,浊嶦山下,尽是荒凉。

    这里是数十万个生灵的葬身之地,一半是为正义而亡的天庭天兵,一半是跟随淮涡水神作乱为祸天下的妖族,还有一半,是眸逆的龙宫龙卫。

    因为聚集了大量的尸气,此地变得乌烟瘴气,变为一处乱葬岗,被称为妖墟,没有修为之人,连一步都跨步进去。

    而这里的常客,却也只有一人。

    几乎每隔三两日,边有一个墨绿衣衫的少年,御剑进入这片妖墟之中。

    第一次来,少年在一片雾影围绕之地久久徘徊,然后退到远处的废墟之中,不顾脏乱,不断翻找。

    第二次,少年依旧是在雾影之地久久徘徊,遇到了前来打算破开结界的神君们,少年躲了起来,然后看着数十个神君召出法器不断尝试破开结界,可是依旧无果,在一阵法术之力四处震荡之后,神君们终于叹着气摇着头离去,嘴里还在咒骂着龙女和巫支祁,玉尘也是惊愕,原来为众生仰慕的神仙,也会说出如此不堪入耳的话来。

    第三次,少年终于在满地的尸骸之中找到了他想要找的那两具,少年用法术在雾影之地的旁边,挖了两个大坑。

    “你两的原身可真大,我本来打算不用法术一点点亲手为你们挖的,奈何,二哥我是真的没那高深的修为。”少年苦笑着。

    两个大坑终于挖好,少年一点点的托着巨大的尸骸走向坑里,尸骸其实已经被烧得不成样子,一般人很难看出原形是什么。

    “黑蛇阿,我总感觉你的身子有一节我没找到,但是二哥我尽力了,虎君,你两就在这吧,你两天天斗嘴,我也只好将你两藏一起,免得你两吵架不痛快。”

    少年还想说什么,可是又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那起锄头,一点一点的往坑里填着土。

    后来,少年经常来,但是他总觉得没有什么能做的。

    他自己学起了笛子,起初吹得不堪入耳,他记得,疏影就是音修,巫支祁也曾自己摆弄过笛子,可是总吹不好。

    少年想着,他应该喜欢听吧。

    再后来,一片光秃,尸气漫天的万妖林长出了第一个生灵。

    是一株小草,少年注意到它,毕竟在如此阴气的地方还能成长的确是个奇迹。

    少年小心翼翼给它培土。

    这株小草长出没过多久,渐渐也有其它生灵开始活跃了起来。

    但多的还是秃鹫,秃鹫在这种地方被喂的老肥,就差飞不起天来。

    少年想了很久,决定苦心修习法术,他想,等着哥哥出来之后,他要有能力保护自己,还要有能力保护哥哥。

    和着那一株小草,少年也开始成长。

    巫抵作为百黎族族人,巫蛊之术最为精通,虽然此术见不得光,但好歹也算是一份本领。

    在那珠小草结出花苞之时,少年也依靠巫蛊之术弄起了一个参与浊嶦山大战的天庭小将。

    少年甚是满意。

    后来,少年更加执着于修习,只是时不时来妖墟之中对着一片万寂和着秃鹫难听的鸣叫吹着笛子。

    少年渐渐忘记了,那朵小花的存在。

    等到少年想起来之时,那朵小花已经消失了,少年不知道它是死掉了,还是怎么了,他也懒得探查。

    “哥哥,今天我给你吹的这首曲子是关于一朵小花的,你有没有发现我吹笛子越来越不错了呢。”回应少年的只有漫天的秃鹫叫声。

    在此同时,六界之中,天地磁场传来一阵细微不可见的波动,无从察觉。

    一个已经有些年老的女子借着家族信物之中的指引,离开了六界之外的一处冥星海之中,冥星海并非天地之中,而是散落在天地之外的神墟,一个古老的家族在此处隐世,他们的家族曾在万神之战中为女娲大帝助力,万神之战结束,他们离开了盘古大地,回归了家族之中。

    这美妇名为南枝,这是美妇年少之时生活的地方,千年过去了,这里依旧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可是她却老了,昏暗迷离的星辰之光下,依稀可以看清楚妇人的面容,年纪已然不轻,风姿纵然不减年少,如雪肌肤上,一双眸子湛蓝如湖,明亮沉静,容清貌秀,可是却布满了沧桑之意。

    感应到妇人的到来,星海虚空之中一道神秘的紫光浮现,从中出来两个年轻的少女,见到妇人,立马行伏地之礼。

    南枝在少女恭敬的扶持之下,进入紫光之中。

    紫光之后另有天地,里面却只存在着一个神族,鲸鲵族,而南枝,便是上任族长唯一的正统之女,可是她年轻之时没有接任族长之位,在万神之战后,留在了盘古大地中,鲸鲵族另推举了代执族长职权的长老,族长之位依然为眼前这个夫人留着。

    南枝到了冥星海,直接道明了来意,她要用家族的秘术,借用紫薇天火的力量,复活她的女儿。

    鲸鲵族族人并不多,可族中先人紫薇大帝是伴随着紫薇天火而生,紫薇天火为七星之火,蕴含着巨大的他狂暴力量,紫薇大帝携带一众神族部下封印此火,鲸鲵族从此世代守护着紫薇天火。

    南枝是紫薇大帝的后代,其血脉与紫薇天火是共生的关系,可以动用紫薇天火的力量做到往生。

    可是,没有一种死而复生的力量能轻易得来,必须要付出惨重无比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