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114章 瑶姬仙子归来
    魔都岛上,若木花在龙骨的滋养之下开得无比绚烂,魔都的上空依旧是千年如一刻的夕霞,在夕霞昏暗的映衬之下,火红的若木花绚烂得宛若鲜血一般,诡异而惊心。

    大殿之中,一阵阵调笑之声传来,隔着半透的红色屏障,依稀可看见内殿床榻之上人影的旖旎风光。

    刚入殿中的庚辰仙君意识到来的时机不对,刚想抽身。

    不料帐中的魔君已经发现了,一段血红的红绸从内殿刺破屏风霎那间便将他捆住。

    休帐之中的男子的调笑声立马止住,随即红绸便将庚辰仙君也拉入了内殿之中。

    “谁让你进来的?”魔君的声音柔媚非常,但是带了几分威怒。

    庚辰仙君不敢抬头,连忙说道,“见殿门无人,小人便无意闯了进来。”

    魔君这才随手拉过一旁的纱衣随意的裹住身子,掩盖住了玲珑傲人的身段,身姿高挑曼妙,胜若凌波之仙子。

    床榻之上的几个男宠亦是连忙起身,着身子为她拾着地上散落的衣物,但是魔君随手一扬,“你们都先撤下。”

    男宠们立刻撤下,不过一瞬便消失在殿中。

    魔君款款从床榻之上走下来,美艳得不可一世。

    “说吧,事情办得如何了?”

    庚辰仙君身上的红绸立马撤去,但他始终伏在地上不敢抬头,“已经将轩辕族修筑的长堤破坏了,舜帝一怒之下直接赐死了轩辕族族长,淮河的大水依旧还在,而且越来越猛,揽云门门主依旧还是在扶持防风族,防风族依仗着揽云门门主的医术收揽了大片人心。

    还有”

    魔君慵懒地坐在床榻一旁的妃椅之上,不厌其烦,“还有呢?”

    “龙女出现了,昨日到的揽云门,但是昨日夜里便被云中君接走了。”

    “云中君“魔君微闭的双眼缓缓睁开,记忆宛若倒水一般在脑海之中浮现,“果然是你“

    庚辰仙君试探地问,“殿下,接下来怎么办?”

    魔君侧身将一双修长的双腿搭在扶手之上,红纱滑落,一双美腿一览无余,“那便按照之前计划的,先将揽云门灭了再说,省的阻拦本魔君的路。”

    “是,那小人告退。”

    “顺便将殿后的男侍们传回来。”

    庚辰仙君低着头,连忙按照吩咐去做。

    与此同时,揽云门之中,对将要发生的事情毫无征兆,所有弟子收到了一份奇特的作业。

    每人做一百盏天灯,必须在七日之内做完,做不完便踢出揽云门。

    揽云门弟子叫苦不迭,但也只能吞进肚子里,化为动力埋头苦干。

    所有课业全部暂停,揽云门源源不断地送进木料和纸帛,上上下下忙做一团,从未有过的气氛,丝毫不知道危机的到来。

    而东海之中,疏影本想化身攸宁的女侍偷偷溜出去。

    但是还没出大门,就被龙王栏了下来。

    随后又被关入了地下室之中。

    疏影气恼,直接发了脾气。

    对着龙王吼道,“为什么非要将我困住?我只是想去陪陪攸宁而已”

    龙王冷哼一声,依旧不肯放她出去。

    疏影大怒之下吼道,“你是四海之主,如今为何要如此软弱,鲛人族本该是东海的附属,他们世代归顺于你,守护着扶桑山上与天庭的通道,可是你呢却将他们的衷心葬送了”

    婆竭罗看着眼前的女儿,微怒之余一时之间不知从何说起,良久,“本王从不在意什么四海之尊的位置,说句实话,修吉想要拿去便是,只要能让你母后平安,这些权位都是次要。”

    疏影气得胸腹之中剧烈地起伏,父王的眼中永远只有母后

    “我要出去”疏影平静住怒气,无比严肃地说,“你有你在乎的人,我也有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婆竭罗转身,对着身旁的近卫,“多派些人守着,不许她再踏出此处半步”

    随后,婆竭罗一甩袖子再不理疏影大部出密室去。

    数日之后,舜帝因淮水之灾再次与神农山祭天。

    祭天之时,天下异象,五彩漫天。

    为首的国师雨巫见此立刻拜倒匍匐于祭台之下,满怀敬畏颤颤巍巍道,“神人将要现世,苍生有救了。”

    此言一出,前来的官员及贵族皆是震谔,这场水患已经折磨大荒十余年,首次出现这样的征兆

    异象之中,一只身形奇异的大雕刺破苍穹而下,漫天霓光之中,依稀可看见雕背之上立有一红衣女子。

    长发随疾风扬起,臂间缠绕一红绸,身姿绰约,翩翩如神女下凡。

    在场之人无一不惊愕,然后立刻拜下身去,最终无一不默念着,“神女降世,大荒有救了”

    天庭中人闻此,立刻派人来查看。

    待使用灵力看清了传闻之中破世而出的神女,顿时惊愕再原地,“这这不是已经病逝羽化的瑶姬仙子?”

    督法卫一时之间拿不了主意,立刻启禀于九重天之上。

    此消息立马在天宫之中炸开一般。

    赤松子却是满脸惊愕,内心慌乱之余,立刻下令派人将瑶姬仙子带回来。

    随后大荒祭典之上,突现天兵。

    瑶姬仙子依旧还立身于蛊雕之上,数十天兵乘云到达瑶姬仙子身旁,行礼道,“左圣派我等前来恭迎仙子归位。“

    神农山上的凡人看不大清楚,也听不到说了什么,只是惊愕,天兵居然直接现世??淮水有救了

    而瑶姬仙子却满是疑惑,甚至有些畏惧看着督法卫,小心翼翼地问,“你们是谁?左圣又是谁?仙子?你们是在称呼我吗?”

    督法卫微微皱眉,难不成瑶姬仙子失去记忆了?但眼前的的确确是百年之前名动天庭的瑶姬仙子。

    督法卫小心解释道,“仙子可是记不起来了?您是西王母之女,左圣唯一的弟子,若是仙子记不起来,可以先跟我们走,待仙子见到左圣仙君,应该能全部想起来。”

    蛊雕凌于虚空之中,有力的双翅不断挥动,骨雕之上的瑶姬仙子玉手托着下颚,带着几分疑惑不解地看着为首的督法卫,思虑片刻才答道,“走吧,我好像把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我也想知道自己是谁,你叫我仙子?所有见到我的人要么说我是神女,要么说我是仙子,原来我真的是仙子,而不是因为我长着这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