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111章 再别
    于此同时,玉山之上,飞琼匆匆赶来,带了十分的焦急,前来迎接飞琼的是西王母左下的桃夭,桃夭恭敬行上一礼,“云中君可是来寻佛女?”

    飞琼点头,“为何她不在?”

    “佛女午时便已经辞别了王母下山去了,侍奉佛女的桃玢带佛女传话说,让我将花如雪暂时交托于仙君,不日寻到落脚的地方,便来接它。”

    飞琼玉眉微皱,“她去了何处?”

    桃夭摇摇头,“不知,佛女未曾说起。”

    飞琼转念想了想,心中有了数,“那便劳烦带我前去接疏影姑娘的灵兽。”

    桃夭点点头,转身带路。

    飞琼接了花如雪,准备下山去,心想疏影无非去两个地方,一为龙宫二为巫支祁的揽云殿,心中有了考量。

    但疏影的灵力才刚恢复,飞琼担心疏影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来,想暂时将讹兽安放在云幕崖之中,赶紧找到疏影为好。

    飞琼刚到云幕崖之上,却见有两名男子已经在云幕崖之中等候,见飞琼前来,立马恭敬行礼。

    飞琼疑惑,他的枯崖,出了英招,百年也不会来一个人。

    前来的两人自报身份,是婆竭罗的暗卫,前暗中来接龙女回宫。

    飞琼无奈道,“龙女殿下自己提前跑了,没回龙宫吗?”

    两暗卫面面相觑,摇摇头。

    飞琼将怀中的讹兽放下,“我大概知道她在何处,二位且跟我来。”

    其中一个暗卫说道,“实不相瞒,四海将有变故,龙女殿下的安危至关重要,劳烦仙君了。”

    飞琼皱眉,没有多问。

    揽云门门中,一场从成立到如今从未有过的盛宴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开始举办。

    一众弟子和万妖林之中上百家妖族无一不惊讶,只知道传闻说,今个闯进来个白衣女子,随后就把门主截胡抱进了寝宫。

    众妖族一愣,这该送什么礼?新婚礼?

    反正不管啥,今个不能送美男美人了。

    宴会之上,虎君与黑蛇对疏影的回来又是惊喜又是惊愕,话一多,两人又开始拌嘴。

    在两人的拌嘴之中,疏影将巫支祁这四十年来的经过知道了个干净。

    偏头赞赏到,“我在闭关养伤之中就听闻你飞升,可惜没办法向你送贺礼。“

    巫支祁大笑,“我不要什么贺礼,你平安回来就好。”

    巫支祁随即向身旁的疏影靠过去,悄悄问道,“刚成立揽云门之时,我打听过你,虽然消息不多,但当时你和什么北海释若的婚约尚在,不知如今是否还在?”

    疏影皱眉,“刚成立揽云门?五十年前?”

    巫支祁点点头。

    疏影疑惑,突然想到了之前她说自己是鲛人族,立马问道,“鲛人族和释若龙子?”

    巫支祁见疏影脸色不对,“怎么了?”

    疏影骇然,想起攸宁继任族长之位时,释若前来观礼,看到攸宁时那昭然若知的色心。

    但疏影不敢确定,侧身对巫支祁郑重地说,“我和释若没有婚约,我也不是什么鲛人族族长。”

    巫支祁一脸懵。

    疏影深吸一口气,“事情有些复杂,我改日慢慢和你说。”巫支祁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一旁玉尘与庚辰仙君齐座。

    庚辰仙君向来沉默少言,此时却看向身旁的有苏玉尘,打趣道,“这七年门主日日酒醉,不问门中事务,看来是为了这突然出现与门中的女子,看来门主有心上人,玉尘兄,就没想过放弃吗?”

    玉尘将已经空了数回的酒樽再次倒满,一饮而尽。

    庚辰仙君继续说道,“有些人,她什么都不用做,不用献计卖策,不用苦心经营,她只需要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就赢了。”

    玉尘抬起酒樽,侧身道,“庚辰仙君,从未见你居然能说如此多的话,茶换为水,功效果然不一样了。”庚辰仙君摇摇头,“玉尘兄,你才绝惊艳,一个揽云门不应该困住你,你应该早日死心,去更高的地方看一看。”

    玉尘一听此话,上头的醉意顿时少了一半,警惕地问道,“照仙君所言,还有比揽云门更高的地方,何处?”

    庚辰仙君笑着斟满自己杯中的酒,抬起酒杯向玉尘一祝,“六界之大,远非你能想象。”

    玉尘不着痕迹的皱眉,心中将所有有关庚辰仙君的事情全部梳理了一遍。

    貌似顺理成章,可是又有一些说不出来怪异。

    便是此时,巫支祁放下酒樽,脸色不悦,“又有人来了。”

    虎君和黑蛇一顿,停下舌战,“门主,又是谁?”

    “三个人,西峰附近。”巫支祁无奈地放下酒樽,“派人去看看。”

    玉尘闻言,借机起身,“哥哥,我带人去。”

    巫支祁点点头,玉尘随即起身,带走身旁的护卫。

    不到一刻,玉尘便带着他们前来,三人是一袭月色轮袍的飞琼和两名身着深色蓬衣的男子,一行人缓缓走入殿中。

    巫支祁一看是熟人,一想到疏影前脚刚到他也跟着到了,心中不是滋味,但还是客气道,“云中君?我记得你,说起来,我两现在算同僚了。”

    而一旁的疏影见是飞琼,也是起身,但一看清飞琼身后的两人的装束,面色大改。

    飞琼宛然一笑,直直走向巫支祁身旁的疏影,“阿影,我带他们两人,特来接你回去。”

    飞琼身后的两人立刻跪在地上恭敬地向疏影行礼,“在下来请殿下回宫。”

    巫支祁一听飞琼是来接走疏影,脸色不悦,将疏影往身后一拦,大声道,“阿影才刚来我这里,为何你们就要接走她,难道我揽云门照顾不了她吗?”

    大殿之中顿时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众人心惊,五十年来,第一次见门主如此厉声,原来门主发威不必那玉尘师尊恐怖一分。

    而一旁的疏影甚是疑惑,对飞琼说道,“我现在灵力已经恢复,可以自保,能不回去吗?”

    巫支祁横眉,“疏影她不想回去,云中君若是想留下参宴呢,本门主即可派人摆下酒宴,若是不想参宴,那我派人送仙君回去。”

    飞琼看了看身周的宴会,面色不该,无威无怒,甚至海带着歉意地说道,“门主,抱歉,在下必须带走阿影。”

    飞琼说完面向疏影,“阿影,四海有变,他们是特意接你回去的。”

    疏影疑惑,“有变?怎么了?”

    跪在飞琼身后的两名暗卫齐声说道,“龙王派臣特来护送殿下回宫。”

    疏影深思一瞬,转身对着身后的巫支祁,“抱歉,我要先离开一会。”

    巫支祁甚是疑惑,但看眼前的三人像是真的有事,于是立刻变了脸色担忧地问道,“会有危险吗?”

    疏影笑了笑,“不会,有人保护我。”

    “我能跟着去吗?”

    大殿之中众人震惊,这还是刚刚那个威严的门主吗?

    虎君悄悄对身旁的黑蛇说,“看来五妹以后便是咋们的门主夫人了。”

    黑蛇不屑的白虎君一眼,悄悄道,“我已经改口叫嫂子了,你还敢称五妹。”

    疏影想了想,现在把他带回去,只怕会给婆竭罗那个糟龙头子和母后一顿惊吓,疏影扶着额,“你还是留在这里,等以后有机会带你去。”

    巫支祁拧巴地点点头,还是担忧,“什么时候回来?”

    疏影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样吧,十日之后我一定回来找你。”

    巫支祁点点头。

    殿中的众人已经看呆了,殿堂之中静悄悄,只依稀能听到黑蛇和虎君在悄悄拌嘴。

    飞琼看着眼前的两人不知为何,心中顿时塞满荒凉,“阿影,该走了。”

    疏影笑着看向巫支祁示意她该走了,随即跟着飞琼和两位龙侍转身离殿。

    将要出殿门之时,巫支祁又跑来跟上,喊住疏影。

    疏影回过头,“还有什么事吗?你放心,我说话算话,十日之后一定回来。”

    巫支祁依依不舍地问,“阿影,你最喜欢什么东西?”

    疏影一时摸不着头脑,“夜明珠,或者一切在黑暗之中能发光的,我都喜欢。”

    巫支祁点点头,“我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