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108章 揽云门比武会
    玉山作为仙家洞府之中最有名气的一座仙山,其灵脉不绝,山上灵药广布,常年青郁。

    而山上四样绝世珍宝,瑶池,蟠桃,琼浆,灵气。

    其中蟠桃树为玉山特有,百年一轮回,开花二十年,结果五十年。

    此时正是桃花花期之暮,散落的桃花厚而纷重,枝叶之间依旧开始抽出绿芽。

    山中不时传来神鸟的啼鸣,这可能是玉山之中最喧闹的存在,之余其它的,简直恨不得消弭一切的声响,比如水声,脚步声,风过林中的悉索声,微乎其微。

    瑶池深处,山谷宛转,自成了一隐蔽之地。

    瑶池水有些温热,混着散落谷中的桃花花瓣升起一缕缕雾气,将一女子宛若脂玉的隐在其中,看不真实。

    此处为浅滩之地,少女盘坐与其中,池水堪堪淹没到了香肩处,少女的乌发只被一根平平无奇的玉簪挽起,有少数几缕散落下,混着水雾,贴在脖颈的玉肌之上。

    少女静若处子,但宛若静止的池水之下,一股真气正在丹田之处满满凝聚流动。

    良久,又归于平静。

    少女缓缓睁开明眸,眸中是深蓝的海色,额间是一点银色,朱唇不点自红,成为一幕之中宛若桃花粉嫩的暖色。

    疏影缓缓站起身来,挂在身上的水珠,缓缓归于池中,随后手一扬,挥出一道法力,脚尖轻点,腾出水面。

    池岸上的素白纱衣在法术的驱动之下飞来裹住她的。

    到了岸上,疏影又仔细整齐了衣着,明媚的脸庞之上闪过一丝喜意。

    四十余年,她的灵力终于全部恢复了。

    到了峡谷出口,侍奉她四十余年的仙娥正在等候,怀中抱着一团雪白的小兽,正和它逗乐着。

    讹兽在玉山丰沛的灵气之下,净化迅速,已经近了人性。

    仙娥见疏影出来,立刻行上一礼。

    疏影接过讹兽,看向身后的峡谷,不出意外的话,这是她最后一次来这里了。

    疏影转过身,“王母今日可在殿中?”

    “刚向桃夭姐姐打听过,应该午时便回来了。”

    疏影算了下时辰,“那我先去梳洗,到了午时便去辞别王母。”

    桃花深处,疏影着一袭素简的白纱,怀中抱着讹兽,身后跟着一名仙娥,渐渐隐去与雾撩之中。

    万妖林之中便是赫赫有名的揽云门,揽云门设立之初。巫支祁便依据地势,设下了阵法,若是没有揽云门禁令许可之人,就算在揽云门之中走上万年,也不可能到达揽云门。

    揽云门内最高峰的云殿之中,一袭深墨长袍的少年郎,携着两名侍从,大步跨进云殿的寝宫之内。

    玉尘身着华丽的绣袍,发用玉冠束起,面净如脂,明眸皓齿,媚态自然。

    玉尘看着一地的酒樽四处散落,无人收拾,酒香自帐中传来。

    玉尘摇摇头,暗自叹了一口气,挥一挥衣袖,信步走入帐中。

    身后跟来的两名侍从已经见怪不怪,恭敬地守在殿外。

    “哥哥,快些起来,今个日子不同,是十年一度挑选上门弟子的大会,往日里哥哥不问门中事务都还好,今日可不能不来。”玉尘俯身向着帐中依旧四仰八叉斜躺在塌上的巫支祁轻轻问着。

    可是巫支祁依旧不理,只是睁开眼睛表示他听到了玉尘的话,眼中依旧无神。

    玉尘皱着眉,口气依旧温婉,“哥哥懒得理那可不行,我就自个动手了。”

    随即玉尘对殿外的侍从厉声下令道,“进来,为门主更衣,要是误了时辰,要你们好看”

    玉尘作为揽云门的大宗师,严肃甚至严厉,就算面向清婉,可揽云门之中除了巫支祁,无人敢冒犯于他,门外早已等候的侍从听了命令,连忙端着洗漱之物小跑进来,然后将床榻之上,宛若死尸一般的门主强行拖了出来,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半醉之中的巫支祁头昏得紧,手脚也不利索,由着侍从去。

    很快,揽云门大殿之上,五百下门弟子各自落座,中围之中是四十名上门弟子,揽云殿之中以玄色为尊。

    下门弟子身着赤衣,上门弟子则身着赤衣黑纱,皆面露喜色和焦急状。

    殿堂之上,中座还空着,中座之下,依次坐着玉尘,天庭之中庚辰仙君,虎君,黑蛇。

    四人皆为揽云宗之中的四宗师,负责直接收管上门弟子。

    三通鼓响,回声在三百云殿之中不断回响。

    在两名力壮的侍卫合力之下,小心将尚在醉意之中的门主扶上了中座之中。

    巫支祁还在有些头晕,半躺在门主椅之中揉着脑袋。

    而殿中的其它弟子则已经止不住暗自私语,好奇而胆怯地朝殿堂之上看去,这可是几乎没有在揽云门之中漏过面,神秘而强大的门主。

    弟子们偷偷打量着,的确和传闻之中的一般无二,面容俊朗,鬓若刀裁,眉目如画,身躯凛凛,样貌堂堂。

    只是,只是,为何却面若白纸,印堂发黑,一副虚阳的样貌。

    众弟子想到了门中的流言,不少人不自觉将眼神悄悄往玉尘宗师处看去。

    玉尘感受到各路偷瞄来的视线,神色不悦,抬眼一瞥,身下众弟子瞬间便没了声音。

    巫支祁见此,摇摇头,悄悄对着身侧下的玉尘,“阿玉啊,早说了你来当门主更合适,你不答应,让我做个甩手掌柜又如何?”

    玉尘低眉,传音回复到,“哥哥莫要说着混账话。”

    巫支祁摇摇头,两眼一闭,谁也不看。

    主持典礼的长老清了清嗓子,“吉时已到,揽云宗擢选上门弟子比武会正式开始比武之前,有请宾客入礼”

    “宾客?”巫支祁无奈的问道,“可是那家妖族又来敬奉美人美男?玉尘宗师,你怎么也不拦着。”

    玉尘无奈扯了扯嘴角,“门主,来者不是妖族。”

    之间殿中缓缓上来一行人,金衣素袍,看起来不是妖族众人,而是人界贵族。

    巫支祁抬眼一晃,猜到了来者。

    “防风族族长派人特来为门主送上贺礼,不负昔日之约。”

    来者自然并非防风逸本人,而是防风逸的心腹无影。

    巫支祁想起来,起初到防风族时对他凶巴巴的那个。

    侍从从无影手中接过贺礼,呈送给巫支祁。

    巫支祁打开木盒,里面是一张绝好的神弓,以大量世间罕有的宝物镶嵌于弓身之上,心中暗赞,的确是极大的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