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99章 讹兽
    巫支祁不知道,在他关在文苑中背天规时,他的名字已经通过各道小消息传入天庭各处。

    英招听到这些八卦之后,兴致勃勃地摇着扇子便去了云幕崖。

    疏影留下的一颗雕堂已经长得枝叶茂盛,只是尚未到开花结果的年岁。

    英招刚落下地,树下一只白兔受了惊,立刻跑入了洞中。

    英招看清,大笑着,“好啊,云中君,看不出来你心仪的灵兽居然是只白兔果然和你很是符合。”

    飞琼在石洞之中看到讹兽跑进来受惊吓的跑入他的怀中,飞琼将讹兽抱起,抚摸两下,摇摇头,出洞去。

    “这不是兔子,是讹兽,白球出去玩时,叼回来的,受了伤,险些背猛兽吃了,我便暂时留了下了。”飞琼将讹兽放在洞口雕堂树下的石桌之上,示意它不用害怕。

    讹兽通人性,知道飞琼的意思,但还是害怕,转身跳下石桌又跑进了洞中。

    英招摇着折扇,一脸贱笑,“既然不是你的灵宠,那送我如何?看起来这讹兽年龄尚小,但讹兽长大了化了形,据说都好看,我就缺个灵宠,你看如何?”

    飞琼白英招一眼,“不行,你要是缺灵宠,可以养你自己,你自己就是个灵宠。”

    英招被这句话噎住,这是他的痛处,但是飞琼拿这个开玩笑,英招不会有脾气,只是冷哼一声,“不给就算了,对了,天庭之中新上任个仙君,你猜是谁?”

    飞琼被英招这种没脑子的问题问得有些无语,微微挑眉,“我怎么会知道是谁。”

    英招满脸激动,“猜不到吧?猜不到吧?来来来,我来告诉你,还记得上次和莲华佛女一别时,和莲花佛女在一起那个沉默寡言的俊俏少年吗?他叫巫支祁,你可记得?”

    飞琼眉毛微挑,救了疏影的那个男子,疏影时常提起的那个男子,“自然记得。”

    英招点点头,“他飞升了,从修为人形到渡劫,只用了三百年,云中君,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四百年,他可比你还要少一百年。”

    飞琼淡笑点头,“不错,这方面比起来,是不如他,他被分在了何处供职?”

    英招摇着扇子,眼放精光,“重点来了,他不供职,去文苑背天规去了,说是要当散仙,你说这人奇不奇怪,无数修士挤破了脑袋往天庭上钻都没有成功,他倒好,刚上来就决意要下凡去做散仙。”

    飞琼对巫支祁的印象居然好了大半,他也曾想过下凡去做散仙,但是顾念着师父的面子,他不能。

    飞琼默念了一下巫支祁的名字,然后点点头,“是个奇人。”

    随后,飞琼带着讹兽去了玉山。

    距离疏影上玉山,也有十多年。

    好在疏影的伤势有了一点点细微的变化,虽然还是不能动用灵力,但是疏影已经而已感知到自己灵力的存在。

    这是一个好的开头,至少证明这个方法有用。

    婆竭罗也知道疏影在玉山之中,每隔一段时间会送一些东西上山,但是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一年也就几次。

    疏影在写给龙王的信中提起枫一,想知道他在何处,现在如何。

    可是从来没有人会告诉她,已经没有枫一了,只有人界之中防风族意气风发的大公子。

    十年了,蟠桃树的花期将近。

    西王母喜静,十年来,山上很少有人,就算有人来,也会提前告知疏影,让疏影藏好身。

    时间过得不紧不慢,一日,疏影在桃林之中吹响了江寂。

    一曲毕,身后居然是罕有露面的西王母。

    疏影在山中已有几年,却从未和西王母说过话。

    西王母带着疏影在桃林之中闲逛,“从前有个姑娘,和你一样,喜欢吹笛子,可是她学不会,心气又傲,不想别人教,自己折腾,整个玉山之中经常响起她不成曲的笛音。”

    疏影听闻过西王母从有个女儿为瑶姬,当年是天庭之上最美的仙子,可惜,英年早逝。

    疏影不知如何插话,只默默跟在西王母身后,西王母侧脸看着疏影,良久,叹了口气,“说起来,她和你眉目之中还有些相似。”

    疏影心惊,“能与瑶姬仙子相似,是福分。”

    西王母笑着摇摇头,“不是福分,倘若长了这副眉目的人,都要犯同样的错,那是可悲。”

    疏影听不明白,不知此话从何讲起。

    此时西王母的侍女桃夭前来传话,“云中君来了。”

    西王母对着疏影宛然一笑,“去吧,虽说次次来说是看望我这个老妇,其实都是奔着你来的,我乏了,不见他了。”

    桃夭扶着西王母继续朝着桃花深处去。

    很快,飞琼便在一个仙娥的带路下,找到了疏影。

    与长日不同,此番飞琼怀中抱了只大兔子。

    飞琼将讹兽留在了玉山,说了它的来历,它还未有清晰的灵识,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先让疏影给它做个伴,等幻化人形了,再送它回去。

    疏影接过讹兽,讹兽在她怀中不敢动弹,“与其说给它做个伴,倒不如说它给我做个伴。”

    疏影想了想,“它有名字吗?”

    飞琼摇摇头,“妖兽化人形之前都没有名字,但你可以给它取一个。”

    疏影看着怀中白绒绒的一团,心宛若化了一般,是个女孩子大概都会喜欢这中毛茸茸的东西,“花如雪,花如雪如何?”

    怀中的讹兽扭捏两下,似乎是在表示对名字的喜欢。

    “看它的样子,应该不到百年就能化形了吧?”

    飞琼笑着,“讹兽和其它妖兽不同,百年修人识,修人识之后可以说人话,之后再修人形。”

    “百年,这百年之内,也不知道我的伤会不会全好。”疏影不禁落寞起来,“魔族可有什么消息?”

    这问题飞琼每次上山来,疏影都会问一遍,可飞琼还是如往常一样,“没有什么消息,依旧是那样。”

    飞琼想了想接着说道,“不过天庭之中倒是有个消息,我猜你一定感兴趣。”

    疏影眉梢微挑,“是什么?”

    “前些日子新飞升了一位仙君,是个白猿妖,名为巫支祁。”

    疏影惊愕起来,眼放光彩,“真的?他飞升了?”

    飞琼点点头,见疏影开心的样子,他本该开心,可是心中却有些不是滋味,“可是他却要下凡当散仙。”

    疏影笑了,“这到也好,不然在天庭之上,他只怕能将九重天都翻过来,你可不知道,他表面上一副正经的样子,背地里是个没脑子的,还自恋自狂,跟着谁谁丢脸,和他站在一起都想装作和他不认识,不过,他居然能三百年就得道,倒也是让人敬佩。”

    飞琼无奈地摇摇头,淡笑着,“阿影,你甚少说这么多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