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87章 月下人
    大荒的西部此时正是严寒,而临海的东部,寒意远远不及西边。

    海中的神族,能敏锐地感受到属于大海的力量。

    比如海风。

    当来自大海的风吹过,疏影闭目,熟悉的亲切感拥入怀中,洗涤一切的疲倦感。

    疏影勒住缰绳,纵身跃下马,“你可以回去喝酒了,就送到这里。”

    庐阴皱眉四顾看着,“这海边风景的确是不错,我送你半来月,横跨整个大荒,为何连句感谢都没有?”

    疏影冷哼,“你摔了我,我这人睚眦必报,没找你算账已经是宽恕。”

    庐阴挑眉,“你把刀架在我脖子上,巧了,我也睚眦必报。”

    疏影懒得回话,和巫支祁斗嘴了一年,居然还是斗不过别人,自觉理亏,不再说话。

    庐阴摇头,施法将疏影的天马缰绳与自己胯下的一匹连在一起,“那我可走了,你要是被赶出来了,可就再也找不到我了。”

    疏影鼻哼一声,转身朝大海走去。

    庐阴见此摇摇头,策马而去。

    疏影见庐阴走远,停下了脚步,并未接着走。

    这是东海,她变故之后,日思夜想想回来的地方,可是她现在犹豫了。

    疏影不敢相信,可是却从心底里相信了,她被赶出了龙宫,她曾是海之骄子,不肯让自己处身与被赶出去的地步。

    疏影想先去召枫一,可是枫一应该不在龙宫之中,压积了整整一月的情绪,突然在此刻崩塌,疏影用尽力气大喊两声,然后无力的蹲下,泪如泉涌。

    无修的死,自己被采龙血,外界的绯闻,被赶出龙宫为什么,难道是自己八岁悟佛,用尽了全生的运气?

    海岸之旁并没有人,没有人能看到她此刻的样子,没有人会笑话她此刻的样子。

    不知哭了多久,日光昏暗下去,海水渐渐的涨潮,将要将疏影淹没,可作为海中神族的她,不可能被水淹死,只能随着海水的涨落不断的飘荡。

    甚至冥思之中,她感受到她就这样从水面上飘向远处,人族的渔灯都飘来身边,海水变得透亮,海浪却一阵一阵将她送回起点,无论如何努力,她都回不去。

    疏影渐渐的没有再哭,心中的崩溃被一场眼泪过后掩盖起来。

    她决定了,要回去问清楚。

    又随着海浪在海中飘荡了一会,疏影退出海中,海上正升起了明月,皓月千里,让深夜一点也不黑。

    不久,随着一层法术的波动,疏影慌乱起身准备开溜,有人来?

    可是四处没有能蔽身之处。

    飞琼御剑落下,收起一柄嵌着白玉的长剑,身影比月更皎洁。

    疏影见来者是飞琼,惊愕之余收起了没有什么作用的防备。

    飞琼走到疏影身旁,眼中无限怜惜,“阿影,你还是回来了,为何不回去呢?”

    疏影避开飞琼的眼神,喃喃道,“刚到这里,正打算回龙宫。”

    飞琼自然是早已在这里等候着她,疏影之前所有的样子,他都看在眼中,心中黯然,“那我陪你回去?”

    疏影顿时拉住飞琼的手腕,飞琼的脸色在疏影拉住他的一瞬间巨变,疏影没有意识到,继续诚恳万分问道,“飞琼,你一定听说了我的传闻,我父王是不是将我赶出龙宫了?”

    飞琼手震颤,连忙反手拉住疏影的手腕,疏影反应过来飞琼在试探自己的灵力,连忙抽开手,却是抽不开。

    飞琼眼睛睁大,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连忙问道,“阿影,你的灵力?阿影,究竟发生了什么?”

    疏影抬头,心中为崩溃刚垒砌起的掩盖又再一次崩塌,疏影咬牙,不让泪水掉出,接着问,“我父王是不是把我赶出龙宫了?你先回答我。”

    飞琼惺惺然,放开疏影的手,微微点头,“但是龙王这么做也有他的苦衷。”

    疏影见飞琼点头,整个人完全松垮下来,任由自己跌入海滩之上,涨起的潮水,淹没疏影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