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84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青丘国以东南,散落在大荒边缘的浊嶦山上,沉睡了数日的巫支祁终于醒来,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到了熟悉的狐狸洞里,身上也被换了干净的纱衣。

    玉尘日夜相连守候在巫支祁身旁,见巫支祁醒来,连忙起身为巫支祁端来一碗清水。

    巫支祁坐起,揉揉脑袋,“阿玉,我这是睡了多久?”

    “三日,路途遥远,我怕哥哥路上折腾不了,所以给哥哥喂了安神的药,想必哥哥不会怪罪我。”玉尘平静地说。

    巫支祁自然觉得渴,一碗水牛饮而尽,喝完抬眼看向玉尘,与他不同,玉尘脸色十分疲惫,巫支祁心软下来,看来这几日一直是玉尘照料着他。

    玉尘接过碗,打算起身再为巫支祁倒一碗水,手却被巫支祁拉住,巫支祁拉开被子准备下床。

    “阿玉,这几日辛苦你了,我休息好了,该换你休息了。”

    玉尘微微一笑,眼神悄悄瞥向巫支祁的耳后,俨然一点红印,低头窃喜,“哥哥无妨,我给哥哥准备了肉糜粥,我去端些来。”

    说完为巫支祁再倒了一碗水,然后转身离开,不料头一晕,险些跌倒。

    巫支祁眼快,立马接住玉尘。

    巫支祁醒来了,玉尘却又病倒了。

    已经几乎被掏空家底的浊嶦山又是忙忙碌碌,山上的大妖小妖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山顶路口处便被堆满了果子。

    玉尘这一病,来得凶险,灵药为盛补,玉尘的情况用不得,巫支祁便用普通的草药养着他。在此期间,玉尘将前些日子已经想好的对浊嶦山的规划进一步详细,病榻之中,依旧迫不及待想对巫支祁说。

    巫支祁却是淡笑着,“不急,等你病好了再说。”

    十来日后,玉尘终于痊愈,才下病榻,便迫不及待拉来巫支祁。

    巫支祁看着眼前的玉尘,甚少有这般的兴奋的情绪,摇着头笑着。

    其实巫支祁对自己并没有太大的自信,但回想起那日他从墟河之中侥幸逃脱,刚上河岸,见河水居然被鲜血染为了红色,巫支祁疲惫不堪,依旧好奇的爬开芦从,居然是只剩一口气昏迷不醒的疏影,疏影背部被刻上了魔族的异纹,后腰之处被深深刺了一刀,鲜血不断往外流,染红了河湾。

    巫支祁不知道疏影经历了什么,世界恍然崩塌,连忙喊着疏影的名字,惊慌失措之余,连忙将疏影抱出,微微能听见疏影宛若游丝的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巫支祁立马警觉,连心跳都不敢大声,可是疏影再没有了任何动静。

    巫支祁见疏影命悬一线,当即用所有的灵药和灵力为她护住奄奄一息的本源,可是这样做只是想当于强行续命一般,维持不了多久。

    此处正是委蛇山最深处,距离辟邪村最起码也要三日的时间,巫支祁等不到了,但没有任何的办法,巫支祁转念,将灵药全给自己吞下,维持住自己的灵力,然后不断传输给疏影。

    巫支祁第一次如此的害怕,怀中是自己最爱的女子,巫支祁做出了决定,他若是救不了她,便和她一起葬身于委蛇山之中。

    巫支祁抱着疏影,摇摇晃晃却不肯慢了一步朝着出委蛇山的路赶去,手一直紧紧相握,不敢停下一刻,只要停下一刻,疏影便会丧命。

    最后灵药耗尽,灵力也耗尽,巫支祁再坚持不住,腿一软抱着疏影跌落,最后一刻,巫支祁依旧抱着疏影不肯跌落时伤到她。

    巫支祁体内俨然已经没有灵力可以维续疏影的本源,他只能感受着疏影的本源一点点暗下去,最后巫支祁从背后拿出一把箭矢,割破手腕,献血涌出。

    巫支祁自化形以来便在灵台方寸山菩提祖师充满灵气的虚境中练功,他的身体自然也是灵药。

    “不能死,不能死”巫支祁一边虚弱地抱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疏影,将自己的手割破放在疏影的唇边,可是疏影无法张开口去喝。

    不知是身体虚弱还是着急,头上顿时汗如雨下,他咬牙,将割破了的手腕放在唇边,自己喝着自己的血,然后低头唇唇相印喂给疏影。

    不久,巫支祁的手腕伤口开始凝固,他体质非常人,伤口好得快,但疏影的本源又开始渐渐有了力,巫支祁咬牙,再将快要凝固的伤口划开,继续给疏影喂着他自己的血。

    不知过了多久,巫支祁最后一点力气也被耗光,但疏影的本源却在灵血的供养下,没有再暗下去,宛若在寒风之中摇摇欲熄的豆灯,此刻被加上了一个小小的脆弱的灯罩,灯罩随时有可能被寒风刮走,但好歹此刻灯还依旧亮着。

    巫支祁已经满足,至少疏影有希望能活下去,他尽力了,巫支祁看着疏影的脸庞,虽然知道眼前的疏影是化形,不是真容,可他依旧一点点抚摸着疏影的脸庞。

    如果真的要死在这里,他也要记住疏影的容颜,下辈子还守着她,巫支祁转念一想,是不是上辈子,他也是这样做的,巫支祁想的越来越多,意识越来越混乱,失血过多,眼皮越来越沉重,他最后躺下,将疏影搂在怀中,寒风有些冷,他怕疏影被冻到,两面相对,巫支祁淡淡地笑着,轻轻吻着疏影的脸庞,不料却把她的脸粘上了血迹,他又用尽力气将疏影脸上的血迹擦掉,直到巫支祁再也没有力气做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也闭上了眼。

    再次醒来之后,却在一个小小的木屋之中,脑海之中有了意识的第一刻,他想的不是自己生或死,而是阿影。

    巫支祁全身剧痛,却爬起,身边没有疏影,巫支祁急了,愣了一瞬之后,精神前所未有的清醒,立刻跑出木屋,寒风袭来。

    他大喊着阿影,可是无人问答。

    然后一个黑袍男子走来,面容冷峻,眼神更是冷峻。

    巫支祁并不认识眼前的枫一,但知道是他救了他,他昏迷前将疏影抱在怀中,想必应该也救了疏影,巫支祁着急,立马走上前去,“恩人恩人感谢恩人相救,敢问和我一起的姑娘可还活着?”

    枫一冷哼一身,一拳打在巫支祁腹部,巫支祁此刻是重伤,受了这一拳,立刻呻吟着俯身倒下。

    枫一上前拎起巫支祁的衣领,将巫支祁拽到和他四目相对,怒声斥道,“你是何处来的妖怪?今日我救了你,是看在你救了殿下的份上,但是你救的可不是什么姑娘,她是四海之内最有身份的女子,不是你这种有几分修为的妖怪便能染指的,居然还敢昏迷中念着殿下的闺名,这只是一拳,我没有以亵渎的罪名杀了你已经算仁慈”

    枫一说完又狠狠将拎起的巫支祁丢在地上,再不想看见他,“看你能四处蹦跶了,想必是伤好了,”枫一往山下一指,“那里是下山的路,给我滚”

    巫支祁苦笑着爬起,原来疏影是四海内最有身份的女子,虽然眼前的黑衣男子没有说具体是谁,巫支祁也猜到了几分,想必疏影是鲛人族族长之女。

    此时的他的确是配不上,巫支祁冷笑一声,已死过一回的他无所畏惧,“我虽然是个无名的妖怪,可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劝你不要看不起任何一个人,现在的我的确是配不上,但并不代表以后的我配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