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83章
    天马是神族以及仙族最爱的坐骑,但是疏影只是见过,从未驾驭过。

    疏影对巫抵山神的权势,不由得再次估量,她虽说退隐与魔族,但是却不见得真正退出凡事纷争,能在青丘国之中得到天马坐骑,想必,巫抵与青丘涂山氏族有莫多的联系。

    人间作为仙界香火功德的来源,被强行纳入仙神两界的统辖,其中能从人间捞得的好处,自然不会少,就连魔族,也打着这个主意。

    巫彭与舜帝有关联,看来舜帝称帝之时,魔族和仙族,舜帝选择了后者。

    庐阴拉着马缰,却一直未上马,一旁的疏影却是靠自己便第一次成功跃上天马背上,虽说姿势不漂亮,但还算稳当。

    天马嘶鸣两声,退了两步,很快便平静下来。

    疏影骑在马背之上,看着一旁若有心事的庐阴,不解地问道,“不启程吗?你不是还要赶着回来与你的好兄弟喝酒。”

    庐阴一路之上都是洒脱至性之人,虽说冷了些,但甚少见他这般思虑,“姑娘,我本只应当将你送回东海便可,其实,我觉得你此刻不必回去了,就留在这青丘国陪我喝酒如何?”

    疏影不解,皱眉,“为何这般说?”

    庐阴走来牵住疏影坐下的天马,一手杵在天马颈部,仰头看着疏影,一副可惜的样子,“姑娘可真要听?”

    疏影不耐烦,用力一扯马缰,庐阴险些跌倒,“不说的话,就启程。”

    庐阴站稳,心中的惋惜是真的,认真说道,“你爹宣告三界,将你赶出家了,你那龙宫之内,没有你的位置了。”

    话音落,时间沉寂了几刻,疏影突然从袖中抽出一把量月弯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别在了庐阴喉下。

    帷帽的轻纱随着疏影的弯腰垂落将庐阴笼罩在帷帽之下,庐阴喉口微凉,心中暗叹,这一下,毫无防备的他的确是躲不开,这可是毫无灵力之人,若是她刚刚下了手

    庐阴微微抬头,看见疏影宛若花树堆雪般清冷的容颜之中,一双秀目却冷得宛若寒冰。

    疏影另一只手紧紧抓住庐阴的肩,拿刀的手依旧紧逼着庐阴的喉咙,眼神凌厉,“你在骗我?这可是仙神两界的事情,你如何得知?”

    庐阴嘴角扯过一抹笑,紧盯着疏影的秀目,疏影看着庐阴眼中的异纹宛若能变化一般,一时间心口悸痛,庐阴一把将疏影拽下天马,狠狠摔在地上。

    庐阴皱眉,极度不悦,“姑娘,我庐阴可从不是个善茬,不懂什么怜惜女子,一日前你还是神界中的龙女殿下,我敬你几分,现在你可什么都不是,好心告诉你这些消息,你居然敢把刀子往我脖子上竖,你现在可是个不能动用灵力的废神,还望姑娘以礼相待才好。”

    疏影狼狈地从地上爬起,那一摔庐阴是用了力气的,心中怒火直起,但,她并打不过眼前之人,她还要依靠庐阴才能回去,想到这里,疏影依旧不可置信庐阴所说,面对庐阴的欺辱,想着,活命要紧,回家要紧,疏影咬了一下牙,压住怒火,“多有得罪,但你说的都是真的?”

    庐阴捡起地上遗落的弯刀,在手上做势比划两下,心中暗叹这就是防风家的兵器,的确不是凡品,比划完丢给疏影,“我只是个押镖的,我骗你有什么好处,这个消息是真的,你杀的是防风家的二公子,舜帝受防风族长之托,要龙王给个交代,龙王一气之下便将你赶出龙宫,向天庭宣告你这个与魔族牵连还四处为祸的逆女,有伤佛门慈律,从此你与四海再无瓜葛,此生此世不准你回龙宫,你不是要回去吗?到了东海你要是还进得去家门,你便自个去问。”

    庐阴说完,看着一脸木讷,不可置信的疏影,摇摇头,“其实我也觉得你可怜,一身灵力不能使用成了个废神也就算了,还被大权大势的家族赶出去,你前辈子到底是造了多少孽啊,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