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80章 玉山瑶池畔(二)
    火红的夕霞之下,瑶姬的玉腮渐渐染上了霞色,在瑶姬桃粉的霓裳之中,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环姿艳逸、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娇柔婉转之际,酒香融入香肌,美艳不可方物。

    居然是比宴会之上更陈年的琼浆,半坛子未过,飞琼也渐渐有了醉意,但一旁的瑶姬仙子手中抱的一罐已经见底,虽说玉腮生红,却依旧没醉。

    瑶姬仙子凑到飞琼身旁,飞琼借此问到了瑶姬仙子身上的暗香,恍然半分清醒,瑶姬仙子一双美目盯着飞琼看了许久,飞琼手脚紧张,不知放在何处,“传闻飞琼将军剑术超群,看来酒量也不错,若是平常的小仙,不要半坛子,不过数口,就醉倒了。”

    瑶姬说完将身子移回,飞琼身周再没有了瑶姬仙子身上独特的暗香,有些错惜,“师父最爱饮酒,作为他的弟子自然是免不了与他同饮。”

    瑶姬仙子捧着酒坛子咕噜咕噜饮下两口,美目之中多了几分迷离,“秀真那小子,酒量也是我带出来的,小时候我偷酒,他总是跟在我屁股后面,姐姐,姐姐的叫着,一个人喝酒最闷了,我便索性带着他,他倒也实诚,每次被母后发现了,都是他出来认错,你可不知道,西王母在外人眼中仁慈而和善,对我们这些姊妹,那可凶残得不得了。”

    飞琼含笑,没想到一向严肃的师父小时候居然也曾追在姐姐后面讨酒喝。

    瑶姬仙子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飞琼将军,见笑了,我酒一多,话也多。”

    “无妨,仙子说什么我都听着,不跟外人言。”他也不敢言。

    瑶姬笑着丢开喝光的一个坛子,打开另一坛子,“飞琼将军年方几何?”

    “六百余岁。”

    “真小,我六百岁的时候,炎帝和黄帝都还没开战呢。”瑶姬眼目之中闪过一丝忧怆。

    飞琼亦是,此话瞬时将他的酒解了一半,身前的女子是西王母之女,天庭之上位列在前的神女,是他的师长,琼浆之下,差点生了不改有的念头。

    飞琼缓缓起身,拜礼,想要告辞。

    不料拜礼还未起身,瑶姬仙子坐在花堆之中,宛然一笑,拉住他的手腕,“这等美酒,不喝光了再走?”说完故作伤心,“一个人喝酒多闷,我以你师叔的身份命令你留下来。”

    飞琼心软了,便做回了原地,在瑶姬仙子的催酒之下一坛见底,再不省人事。

    琼浆玉露,大梦人生三重。

    飞琼的梦里,有了一个宛若夕霞一般美丽的女子可望而不可即。

    再次醒来,已是十日之后。

    那日在蟠桃林之中与瑶姬仙子的幽会,成了飞琼心中的秘密,在那之前,他从未知道守护一个秘密是什么样的感觉。

    每次收到瑶姬的秘贴,飞琼的心中顿时装满了异样的情感,或紧张,或激动,或自卑。

    后来瑶姬与飞琼开始私会,天庭之中,此等情感视为禁忌,但这依旧阻止不了飞琼对瑶姬仙子的绵绵爱意。

    他们找到了远离天庭五宫的一处枯崖,二人时常在此饮酒,观云,瑶姬仙子甚爱喝酒,几乎无酒不欢,飞琼施法将眼前的层层云海,染上宛若桃花般醉红的颜色,是二人初次见面时,玉山蟠桃林之中的云色。

    瑶姬仙子借着酒意枕在飞琼怀中,看着飞琼的如玉的容颜,用手一寸寸抚摸着,“飞琼,我喜欢这个景色。”

    飞琼宛然一笑,“这美景只属于你,也只配得上你。”

    飞琼记在心中,阿瑶喜欢夕霞。

    十年年过后,飞琼凭借卓越的功绩,再升官职,统管天庭四门,位列仅次于大将军。

    这次,天庭之中再未有人轻看于他。

    而飞琼在乎的并不是任何人的眼色,云暮崖之中,飞琼握着瑶姬仙子的玉手,“阿瑶,等我一百年,等我做了大将军,便上玉山提亲。”

    瑶姬仙子面色羞红的扑入飞琼的怀中,以几乎微不可闻地声音答应着,“好,我等你百年。”

    菩提祖师初设天宫之宴上,宴请佛道二界各仙君佛君,飞琼与瑶姬仙子同在受邀宾客之中。

    美酒之中,仙雾缭绕,宴会之中,瑶姬仙子梳着望仙九鬟髻。身着曳地望仙裙,碎珠流苏如星光闪烁,光艳如流霞,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妃色轻绡,用金镶玉跳脱牢牢固住,在宴会之中飘然起舞。

    仙娥的丝乐之中,美艳不可一世,妃色轻绡飞舞之中,众多仙居被此舞迷住了心神,借舞又饮几杯。

    瑶姬仙子目光不经意在身着银色盔甲的飞琼上,飞琼含着笑意,不敢错过一瞬。

    一舞毕,在场之人久久不能忘怀,纷纷夸赞起瑶姬仙子的美貌来。

    宴会之上不知谁说了句,“瑶姬仙子的美貌,当真只有玉将飞琼的姿色能配上啊”

    的确,飞琼的姿色在天庭之上居首,自飞琼升职以来,在天庭之中也算握有重兵,大多仙君神君都想将自己的女儿许配与他,但毫无疑问,都被拒绝,也因为此,飞琼淡薄之名在天庭之中传开,获得四方好评。

    飞琼闻言身躯微微一怔,并未在意,此言很快又淹没于仙君的敬酒之词中,宛若从未被说出来一般。

    宴会之后,两人一如前往相约于枯崖之中,瑶姬仙子还未褪去装扮,华丽得与这枯崖形成鲜明地对比,照例,她怀中抱着从宴会之中带出来的美酒,瑶姬仙子素爱美酒,天庭中人人人皆知,每逢宴会,总不忘相送与她,所以,她是不缺美酒的。

    飞琼甚少见瑶姬这般盛装,只觉得阿瑶素装与他醉倒在蟠桃林之中好看,盛装与殿中起舞也好看,都是绝世的美颜。

    几坛子美酒过后,瑶姬仙子开始问着关于天门部署的问题,说是想了解他每日的日常,和他的工作,飞琼玉眉微颦,这是机密,不能告知。

    但缠不过瑶姬仙子怀中的美酒,和她软言相问,终还是告诉了她,但也没有完全告知,毕竟飞琼只掌管外层的部署,内层依旧是大将军掌控,何况再如何,飞琼还算清醒,喝再多的酒,也不会完全告知于其他人。

    数日之后,飞琼接到了瑶姬仙子的密帖,飞琼匆匆赴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