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79章 玉山瑶池畔(一)
    大将军归来,对飞琼赏识更甚,将飞琼此战呈禀元始天尊,飞琼白铠加身,荣登天门守将。

    自此,飞琼一战成名,天庭之中以“青云衣兮白霓裳,执孤剑兮退群狼”为赞誉。

    再加上飞琼巍峨清远,眉目俊秀,宛若松竹缚云的容颜一时之间成为美谈,风头无两。

    新上任不久的飞琼在一次随同师父参加玉山桃花琼浆盛宴之时,遇到了此生的羁绊。

    瑶池之畔,桃木所建的长廊围着池畔绵延深入桃林,瑶池之水静若无流,长廊之中不断有桃花枝招展伸入,云升雾骤,桃林正开的绚烂,一望无际的粉云之间,醉人的酒香随着步子的深入,暗香愈来愈近,飞琼一身月白轮袍恭敬稳步跟在一身青衣的玄秀真人之后。

    玉山喜静,哪怕是百年一度的盛宴,玉山之中也静得出奇,一路之上,哪怕交谈也是压低着声音。

    可寂静之中一曲悠扬的笛声从桃花深处传来,笛声断断续续,不成曲子,笛音也忽高忽低,若是严格来说,难以入耳。

    但这一笛声,却在这桃林绚烂的寂静之中,既不碾了景色的风韵,又显出了几分味道。

    待长廊走到了尽头,一座威严而静谧的宫殿显现,是西王母的玉林殿。

    玄秀真人做手势让飞琼原地等待,便跨入殿中而去。

    飞琼便立在原地,此时笛音已经愈来愈近,应该就在玉林殿附近。

    可这里是西王母的玉山,居然有人在此吹笛,本该是冒了忌讳,可是众人以及早到的来宾皆是没有什么反应,想必吹笛之人身份不俗。

    飞琼伫立许久,师父没有出来的意思,便寻着笛声而去。

    飞琼走进桃林之中,穿过几颗茂密的桃树,笛音愈来愈近应该就在前方,飞琼拉过几枝桃花,便看见一个深粉霓裳的女子倚着一棵桃树,握着一把玉质的长笛,沉迷地悠悠吹响,女子慵懒地背对与飞琼,长发散落,直到后膝。

    飞琼一愣,恍然失神,眼前的场景化作一帧一帧,女子察觉到他,缓缓转身而来,肌如凝脂,面若桃花,眉目含情,朱唇轻点。

    绝世女子放下笛子缓缓而来,莲步移来飞琼身边,细细打量着飞琼。

    飞琼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仪,连忙行礼致歉。

    不料女子嗔笑着,媚态自然,连周身的桃花都失了颜色,“青云衣兮白霓裳,原来是玄秀的徒弟。”

    飞琼微微点头,这是他首次见眼前的女子,但对她识破自己的身份并未惊愕。

    女子伸手探向飞琼的额头。

    飞琼下意识想要躲开,女子见了轻笑着,从飞琼发中拈起一朵桃花来。

    女子将桃花放入空中,桃花落下,融入地上百朵之中的一朵,再分不清是哪一朵。

    飞琼这才意识到自己在桃林中行走,惹了落花,对自己刚刚的样子不免脸红。

    女子见此,果然,男人都是好色的,脸红就是证据,但她还是宛然微笑着,“我是瑶姬,算起来,算是你师叔。”(无论男女,师父的同辈都称为师叔)

    原来是西王母之女瑶姬仙子,飞琼知道眼前女子身份不俗,却未意料到居然是如此的贵重,连忙补上一礼,“飞琼见过师叔。”

    “唤我仙子就可,我可不喜欢当人长辈,毕竟还是未出嫁的姑娘,叫人师叔多显老,你说可是?”瑶姬仙子宛然一笑。

    飞琼点头,虽说礼数周到,但并没有奉承之意。

    此时,神识之中传来他师父的召令。

    飞琼只好再拜离去。

    当日的宴会之上,仙居齐聚,西王母身着王母礼制衣冠,炫美华丽,于堂前坐下,琼浆盛宴在西王母举杯之下正式开始,众多貌美仙娥进入殿中,桃花旖旎间,乐旋丝竹,华服轻舞,一改玉山之前的寂静,宴会热闹起来。

    飞琼虽说升了官职,又因为其名声被邀参宴,但在此宴会之上,之中身份仍算很低,桌席被排在了末尾。

    其余仙君们自然没讲飞琼放在眼中,只不咸不淡几句闲谈之后便再没有了话题。

    飞琼脑海之中满是刚刚桃花林中瑶姬仙子的身影,挥之不去,便朝着师父席前看去,往前是此番到来的西王母之子女的坐席,却不见瑶姬仙子。

    玉山之上的琼浆玉露的确是六界之中最美的酒,没有之一,飞琼端起玉杯饮上几杯,身旁的仙娥立马为他添满,还不忘羞涩地偷看飞琼的容颜。

    这般盛大的宴会,其实主要是天庭之中有着盛名的仙君的宴会,对于飞琼来说,多了太多的拘束。

    不多时天幕逐渐暗下去,火红的夕霞满天,印着炫目的桃花,美得壮观。

    飞琼喝得多了些,但不打算用真气将酒气逼出体外,悄悄退出宴席。

    玉山之上,风光秀丽,一草一木皆是风景。

    飞琼没离开宴席几步,便被瑶姬拉住了手。

    飞琼转身见拉住他手的是瑶姬仙子,心中又惊又喜,不敢也不舍将手抽开。

    瑶姬迅速向四处扫了一眼,确定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便将中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脸颊带红,相比是喝了好些琼浆,巧笑着,“飞琼将军,你跟我来。”

    飞琼便随着瑶姬而去,瑶姬将飞琼带去了玉林殿后殿的偏殿前。

    飞琼见此,心中一惊,害怕起来,连忙拉住想继续带着他往前走的瑶姬,正声道,“瑶姬仙子,我觉得这不妥。”

    瑶姬闻言挺住脚,回头笑着,“将军有何不妥?反正没人知道。”

    飞琼生生将面颊上的一抹红色压下去,“瑶姬仙子能看上我,本该是荣幸,但是,此举实在不合适,天庭中人,不可私恋,何况,何况…”

    瑶姬被逗笑了,一双杏眼笑得眯起来,“何况什么?飞琼将军,你在想什么?”

    瑶姬故作娇羞,“我只是带你来喝比琼浆玉露更好喝的酒,不料,不料你却以为我是悄悄带你来…”

    瑶姬说完娇羞地掩面,一副不想说下去的样子。

    飞琼这才意识到自己想多了,被压下去的那一抹绯红终于压不住浮现在脸颊之上。

    瑶姬走到殿旁的一棵桃花树下,施了个法,将树旁的一堆土清开,露出一个简单的木板,她上前将木板揭开,露出一个地下小道来,然后转身对着尚在脸红之中的飞琼招手。

    飞琼立马上前帮她清理开杂物,随她下去,一会,两人从地窖之中各抱出两坛酒来。

    瑶姬带着飞琼行入桃林之中,找了个花堆厚的地方坐下,抱着坛子便开始畅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