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67章 绝世女子
    (一)

    疏影极力带着无修朝河中游去,很快便远离了龙骨狱。

    在龙骨狱之中时疏影能依靠感应知道具体的位置,但是到了这里却不能。

    疏影一直向河中游去,毕竟水是她最熟知的东西,在水上她能有一丝安全感。

    但是由于结界问题,疏影不能再往前游了,再往前游就算你感知到游了很长一段,实际上却是一直在原地。

    疏影用法术带着无修浮出水面,然后将无修的结界打开。

    无修见疏影将结界打开,脚下全是河水,心中一慌,“佛女我可不会水”

    但无修以为自己将要落入可怕的河水之中时,惊慌之余,居然稳稳站在了河面之上。

    无修再次踩踩,发现水面被疏影运用特殊的法术凝结在一起,就像踩在很软的棉被之上,虽然能感受到水面的波动但是掉不下去。

    疏影召出赤冰莲来,小小的一朵在疏影身前旋转,疏影以法术注入,莲花飘起指向了东方。

    东方也是魔都的位置,夕霞绚烂之中,漫山若木入火的魔都在此刻显得如同地狱炼火一般。

    “无修,回去的路方向经过魔都,我们现在在魔都的背后。”

    无修听疏影此言心中一暗,“难道我们游过去?”

    “河下有结界,我们游不过去的。”疏影想了想,“但是我们可以走过去。”

    无修一听,点点头,“这样走过去?还真是非同一般的体验。”

    疏影又摇头,“还是不行,现在我们逃了,整个魔都都在寻我们,就算我们隐身从这里走过去,目标太大,墟河之下魔物甚多,这样做无异于掩耳盗铃。”

    “佛女,你忘了我可以分神啊,我造一个分神代替我在魔都之中逃跑,那地方我还算是熟悉,我将追我们的人尽量全部吸引过去南面,我们从北方绕过去,这样就可以正大光明从河面之上走过去了。”

    疏影点点头,“只能暂时这样,先将你送出去了。”

    无修皱眉,“将我送出去?佛女,你不出去?”

    “我来的时候,和一个朋友走散了,他也是遇到了危险,也不知道脱困了没有,我要找到他,至少证明他是否还活着。”

    疏影说着暗自伤神,在龙骨狱之中她也在希望着找到巫支祁,可是的确也没有,蛊雕是食人兽,还有让人消去法力的能力,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

    无修抿唇,坚毅道,“佛女,你帮我救出来,大恩之德,无以为报,我和你一起找你的朋友。”

    疏影感激地看他一眼,“你好不容易出来,还是先回去,你的家人都在等你。”

    无修叹一口气,最终答应。

    无修盘坐与海面之上施法,分身朝着魔都而去。随后两人隐去身形从海上朝东而去。

    (二)

    两人绕过魔都,不敢以过块的速度,怕被察觉,但尽力走着,生怕浪费一分一秒。

    魔都之中,除了天空之中的夕霞不断变化着,几乎感受不到时间的变化。

    两人远看着墟河在远处终于有了边缘,与沼泽之地相连,身后的魔都也越来越远。

    无修是个多话的人,一路上与疏影谈着他从前的往事。

    “其实我很怕水,当时来这里的时候,看着这偌大的墟河我就害怕,

    说来是因为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情,和我大哥有关,但是大哥在我来魔都之前也失踪了,我是来找他的,不是为了攒什么功德,大哥从小对我很好,比爹娘还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娘不喜欢大哥只喜欢我,当然,当着爹的面娘从来不表现出来,但是到了私底下,就会偏袒与我,

    后来,大哥带我出去野猎,我不小心掉入深水之中,大哥将我救起来的,后来大哥回去之后就被娘训斥了,我从未见过娘这般生气,当天晚上,大哥和娘吵了起来,具体什么我不知道,

    第二天起来,大哥就不见了。”

    无修说完很是伤感,转身对着疏影,“我讲这么多,你会不会嫌我很烦?”

    疏影淡笑,“怎么会,我习惯身边的人对我说话。”疏影又想起巫支祁来。

    无修接着说,“我在魔狱之中呆了接近五十年,爹娘肯定也以为我和大哥一样消失了,不知道他们会被急成什么样子,在这五十年里,我每天只能面对着无声黑暗,依靠每日练吐纳计算着时辰,没有人陪我说过话,我差点想死在里面,但是我还没”

    无修话还没说完,宛若受击一般弯腰捂住胸口,表情十分狰狞。

    “无修?怎么了?”疏影见此,查看着无修的情况。

    “大士,他们发现那是我分身了,分身已经被击毙,我们”

    疏影身上的药完全被搜走了,现在只能让元神受损的无修带伤逃跑了,“前面就是沼泽,过了沼泽便可以暂时远离魔都的追查,我们快走,来得及。”

    无修点点头,两人开始不管隐蔽了,直直朝着墟河的尽头跑去。

    眼看就差百尺便要到了,身后一股强大的气息压迫而来,隐身之中的两人回头看去。

    疏影顿时脸色苍白,身后墟河之上,庞大的蛊雕正直直朝两人而来,上面依稀可见一个人,但由于视角遮盖,看不大清。

    疏影再不管不顾起来,她知道实力的悬殊,立马召出赤冰莲,放大,将无修推上去,“无修,你带着赤冰莲快走,不准回头。”

    无修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被疏影推上赤冰莲,急速朝着滩涂方向而去。

    蛊雕俯身向着隐身的疏影扑来。

    疏影闪避之间看清了立于蛊雕之上的人,不是当初的阿瑶,而是一身妃色碧霞云纹霞帔,长披一段薄纱微带荧光披帛,应该是法器,长发散下及后膝,在风中漫而轻飞,面带半副金丝云纹面具,掩盖住面容,身姿高挑曼妙,胜若凌波之仙子。

    疏影见该女子身姿之后,恍然之间失了神。

    疏影知道已经暴露,便现出身形来,朝着与无修相反的方向翻跃而去。

    绝世女子不慌不忙,跃下蛊雕来,脚见轻点立于墟河之上的虚空之中。

    蛊雕朝着隐去身形的无修急速飞去,疏影见势不妙,腾跃而上,召出量月弯刀,向蛊雕击去。

    绝世女子淡笑,以可闻的声音冷哼一声,抬起玉手一挥,疏影的弯刀悉数被击落。

    只一刻,便将已经远去的无修抓在手心,丢回绝世女子的身边。

    无修挣扎着站起来,一根捆仙绳迅速将无修捆起,无修再不能动弹,看向妃色罗衫的绝世女子,眼神之中充满了惊恐。

    疏影知道,无修此刻就算没有被完全化去灵力,也被化去了大半。

    疏影也不禁慌张起来,眼前女子的势力气魄皆是非凡,心下猜这女子不是六大部下之一,便是魔君,握着江寂的手微微颤抖,她屏住呼吸,极力保持住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