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64章 无修即修,修即无修
    黑暗之中无法确定时间的流逝,疏影只能依靠自己的直觉,猜测应该过了有一两天。

    在这期间牢狱里完全没有一丝动静,就像被遗忘在了魔都之下一般。

    黑暗中一声火骤燃的声音响起,打破宁静,淡黄灵动着的火光自疏影的指尖向四方扩散去,应火洲浮现空中,。

    火光刚起,疏影对面的狱室之中也亮起一点火光与疏影的火光遥相呼应。

    疏影愕然,立刻移步到门前,看清了对面催用引火咒的男子。

    男子身着深灰素衣,身姿挺立,虽样貌入众,但气质非凡。

    两人隔着道路对视着,男子似乎也知道疏影听不见他说话,并未开口,而是对着疏影双手合十默然一礼。

    疏影见此心中宛若一击,又惊又喜,是同道中人

    疏影忙不迭略显回以一礼,但是对方只以为她是简单的回礼,并未表示,火光熄灭,再次隐没与黑暗之中。

    疏影镇定下心神,逃出去的信心又多加了一分,能进入魔界,还被关押在此的佛修者,实力应该不凡,既然被关在这里说明至少和魔族不是一伙。

    在龙骨狱之中最大的益处便是灵识感知状态时与龙骨血脉之间的共鸣,疏影灵力在特殊的环境之下恢复得很快,堪比菩提祖师灵台方寸山之中恢复速度。

    疏影灵力几乎全部恢复,便立刻开始了逃生的计划。

    但自从知道了对面狱室中男子的佛修身份,她做了一些改变,先将声音禁制结界打开,于是疏影开始用法术探知结界。

    这结界并不难,疏影感知完毕之后,嘴角带着信心,“菩提祖师师父当真是我莫大的机缘,谢师父知遇之恩。”

    疏影退后几步,双手结出复杂的手印,破界不难,难的是不被看管龙骨狱的魔兵察觉到,所以疏影格外小心,一边破着结界,一边掩盖着法术的波动,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将眼前的结界破开。

    结界破开之后一股寒意扑面而来。

    而对面的男子像是感知到了疏影这边的灵力波动,又引燃了引火咒,黑暗之中又闪着一丝光亮,两人再次对视。

    但是他的狱室也有这样的结界。

    疏影之前感知到这龙骨狱的范围并不大,但没间狱室都有一个结界,不知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摧毁囚犯的意志,让其断失逃生的意念?无论如何,都是好大一个手笔。

    隔着解去对面的结界难度太大,疏影打意先将眼前的锁解开,但是上面的禁锢她从未见过或者有一丝印象,疏影着急却是没法,几番尝试,锁依旧是毫无动静。

    而对面的男子则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疏影,疏影抬眸与之对上,男子的眼神宛若在看一个无力挣扎的羔羊一般。

    疏影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召出一把弯刀来,注上十足的法力向锁击去,弯刀击向锁的瞬间产生了反弹,将所有的法力四散反弹开,疏影也连忙退了几步。

    对面的男子笑着摇摇头,又潜入了黑暗之中。

    疏影讪笑着,却是十分苦恼,那要怎么办才好,看来只能尝试将对面的声音禁制也打开了。

    经过一次尝试,疏影熟稔了许多,但是总归隔着一个走道,难度加了几分。

    男子察觉到疏影在帮他解除结界,十分惊异地又靠过狱门来。

    他未修过疏影这般的结界术,只能帮疏影消除一些法力波动,疏影见此,心头更喜,倒不是因为他帮助与她,更主要的是这男子的法术一看出他便是南天佛门之中的弟子,莫不是也是来此历练,不料出了差错者?

    想到此,疏影更加全身心投入到破结界之上,很快,随着本隐形的结界泛着微弱的白光散开,男子狱室中的结界也被打开了。

    男子见此,立刻一拜,正色道,“贫僧法号无修,感谢姑娘的帮助,姑娘可是想逃出去,我可以帮到姑娘。”

    疏影大喜,合十一拜,他的确是佛修中人,但是还不敢确定他是否为南天中人,疏影不敢轻易暴露了身份,“不必谢,无修即修,修即无修,终日渡生,终日无渡,敢问无修师可是南天中人?”

    无修眉头微皱,“是。”

    疏影大喜,“我也是南天中人,师承佛陀山紫竹林,敢问师兄师承何处,为何和我一般沦落此处。”

    无修细想了一会,脸做惊愕之色,立刻大拜,然后起身。

    疏影知道自己位列大乘身份不低,但是隔着两道门,也拦不住。

    无修起身后,掩盖不住的惊喜,“原来是莲花佛女,先前有失恭敬,小僧师承十大罗汉舍利佛,本是防风氏族,为外门弟子,来此积功德,不料被识破了,在这已经关了整整五十年。”

    防风氏族?这可是个大家族,其先祖为伏羲大帝,为此时天下之中最有影响力的大族之一,难怪能为舍利佛的外门弟子,而舍利佛,便是她入南天之时有意刁难她的罗汉,

    疏影想后亲切说道,“我们之间不必尊称相向,我的阅历还不及与你,对了,你被关在这里五十年,难道没有人来救你?”

    无修一听,黯然起来,“不知道,魔界本就凶险,何况这里是魔都,我的家人可能以为我已经死了。”

    疏影黯然,若是她失踪了,也不知道婆竭罗那个糟龙头子可会来找她,只怕一听说她在魔都囚禁巴之不得干脆断了关系不可。

    “我们一定能逃出去,相信我。”疏影一脸认真对着无修说。

    无修扶着狱门的杆,不好搏了疏影高昂的兴致,“大士已经到了第四阶?但是就算到了第四阶用分神也出不去,我自从被关在这里,只想到了这一个办法,为此苦修法术五十年到了第四阶,但是还是出不去,这里有无形的压制,还是出不去的。”

    “无形的压制?”疏影自然知道是什么,对于其它大部分种族来说,洪荒时期之中实力非凡的巨龙的确是一种压制,“那是洪荒时代之中龙族的首领,殒身于此,残骸成了魔都,魔族吸取它的力量为己壮大的同时,将龙身残骸的一部分做成了这个牢狱,就算是五阶佛修或者未渡劫的道修者到了这里,都无法用以元神换形的方法逃出这里。”

    无修恍然,“大士也是龙族,所以?这压制对你来说没用吗?”

    疏影眉头微皱,尴尬地说,“应该也有,但是比你们少很多很多,还有我尚还在三阶。”

    无修一顿,笑着说,“大士年龄算很小的,三阶已经是少有人及,大士已经很厉害了,大士,”

    “嗯?”

    “不瞒你说,我本不想入佛门的,我爹娘自从听闻你入南天的事件之后,转身就去四处求人情,然后我就莫名其妙的入了佛门,”无修说完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这话不能说,但我还是想说,这修佛真是太难了,我现在连感世境界都没入,我家里人还想我和你一样修正果,真是太难了。”

    无修摇着头,一脸心酸。

    疏影愕然尬笑着,“其实,若是你不喜欢大可以回俗世的。”

    无修又是叹气,“我可不敢,爹娘会被我气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