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63章 龙骨狱
    疏影被蒙住眼睛在一队魔兵的押解之下,被送入了一处极阴冷之地。

    疏影双手被扣住,一路被带着走,魔兵有意绕着路,但对于疏影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毕竟赤冰莲能感知四方,只要等灵力恢复,找个机会逃出去便可。

    一路之上,刚刚蛊雕化走她灵力的场景不断浮现在疏影脑海之中,魔道是吞噬他人力量为修,但是是在吞噬已死之物的前提之上,而蛊雕,则是直接化去灵力,疏影再想起瘟病的发作与此倒是有很多联系,很难让人不将两者归在一起想。

    疏影心中做出猜测之后又产生诸多疑问,比如阿瑶,她能号令蛊雕,修为绝对不低,为何还要故意输给她,还要载她入魔都,魔兵都听从她的号令,身份绝对不低,她极有可能就是六大护法之一,又或者,她就是魔君。

    兜兜转转疏影身周的温度愈来愈低,随着路的下降,疏影猜测是到了地下。

    最后魔兵扯下疏影眼前的黑布,将疏影推入一间牢房之中,然后为锁加上禁锢,便转身点着火把离开了。

    疏影回头借着微弱的火光看清四周,构造和龙宫之中的水笼相差不多,牢墙之上涂着黑色的石粉,疏影回过头,借着渐渐远去的火影,好像能看见就在她对面的牢房之中好像有人。

    待确认魔兵走远,疏影立刻向前大喊着,“巫支祁巫支祁你在不在这在的话答复一声”

    可是黑暗之中只有她自己的声音在回荡外,再没有任何的声音,疏影站起,四周的黑暗之中除了眼前施了法术的锁泛着淡淡紫光,几乎不可见到一丝光亮,但是黑暗之中点点隐约着微不可见的光,应该是还有一些人也被关在这里。

    疏影觉得眼前有些不对劲,没有了灵力感知,但她回想了一下周遭的情况,猜想出,每个牢笼都是一个隔音结界,每间牢房之间都听不见彼此的任何声音。

    疏影的心立刻暗了下来,“这究竟是什么牢狱,在黑暗之中,没有时间,只有自己,这才是无底的折磨。”

    疏影目前没有办法破开结界,身上的药瓶被悉数搜刮干净,目前只能靠自己运气来回复灵力。

    无论是墟河之上的结界,还是魔都上空的天空异相,都足以证明魔都之中绝对有类似于菩提祖师一般禁忌的存在,那那场瘟病何处而来,魔都与北海之间是不是真的存在着某种关系。

    如果真的如枫一以及疏影自己的猜测所言,那四海之内修吉龙王背地里究竟在做什么,她的父王究竟知不知道。

    疏影知道没有灵力的自己完全不可能从此处逃出去,她也不知道巫支祁去了何处。

    万种情绪之下,只能静下心来,随地打坐,闭目运气,回复灵力,然后再想办法逃出去,将一切事情弄清楚。

    疏影才进入灵识之中,准备收归周围所有可利用之气为之吐纳,随着第一缕灵气进入体内,忽然血脉之中产生一种强大的共鸣之力压迫入全身之中,疏影惊骇之余,眼前立刻产生幻象,在天蒙洪荒之中,一条赤龙坠落入河中

    幻象只延续了片刻,便重归宁静,血脉共鸣之后随着赤龙骸骨所化,魔都的框架在疏影神识之中闪过,疏影恍然,原来魔都这片岛屿为洪荒之战中战死的一条赤龙所化,而龙首之处被改为了牢狱,坚不可催,几乎不可能逃走。

    疏影颤然动容,龙作为洪荒之中最有神力的其中一族,在金翅鸟一劫之后,所剩无几,只剩下十余条血脉在六界之中延续,但是威望都大不及从前,而这条赤龙仅仅以残骸,便孕育了整个魔都,成为六界之中魔界的都城。

    疏影惊喜,若是其他设计巧妙的牢狱,她倒是不敢保证能逃出去,但是如果是龙骨狱的话,那就容易了些,疏影再次沉下气来,无论如何,一定要尽快恢复灵力才是主要,于是又立刻进入灵识之中。

    黑暗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疏影终于回复了三成灵力,便起身指尖拈起一张召火符起身来。

    黑暗之中一点火光慢慢燃起,照亮了四方,疏影向与她的牢房相隔一条小道对面的牢房照去。

    透过昏暗的火光,疏影极力看去,对面之中盘腿闭目而坐一个人,看身形应该是个男子,但是疏影一眼便知道那不是巫支祁,心中怀有的希冀瞬间化为失落。

    男子好像没有受什么重伤,盘坐之姿无比端正,相貌看不清,应该亦是修道之人,疏影见他闭目,因此看不见火光,但是他也听不见疏影的声音,疏影便没有开口,只觉得若是对方也是修炼者,在暗无天日的深狱之中依旧能如此端正,倒是有一番定力,值得钦佩。

    当她被送进来之时,牢房过道之间有火光,疏影想必他应该也注意到了对面新来了一个人。

    疏影也不知道他来这里有多久,心中不免担忧起来,她是不是已经被魔族发现了身份,阿瑶处心积虑特意将她带入魔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手中的引火咒随着疏影的一声沉重的叹息熄灭,“我的力量还打不开这结界和门锁,我要加快灵力恢复逃出去才行。”

    疏影又回到原地盘腿坐下,甚是苦涩地一笑,“也不知道巫支祁那个家伙去了哪里,希望他吉人自有天相,不要因为跟着我来魔界而殒命。”

    疏影也不知道从何时起,无比让她嫌弃的巫支祁已经能让她多番相救,或许是一同拜菩提祖师为师的同门之谊,又或者是危难之际巫支祁跃起挡在她和旋龟之间的身影,再或者是清水镇之中巫支祁被刺了一刀,忍捂着伤口毫无敌意调笑与她时的痞笑。

    疏影自从见了狱室对面的人不是巫支祁之后,心中的担忧和不安再也载不住,闭目之后全是巫支祁的身影,疏影只好皱着眉头,又是苦笑,“原来这就是人界之中严加的俗念,看来不止人族,神族也如此。”

    疏影只好开始念起清心咒,一遍之后,终于毫无杂念进入灵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