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56章 辟邪村
    疏影与巫支祁齐齐落下地,此处村子无论与河口镇或是清水镇比起来,都小了太多,却是委蛇山脚下最大的人烟聚集之处。

    虽然隔着委蛇山还有将近百里,但委蛇山森森阴气已经在这里有些感触。

    巫支祁与疏影走入一条主巷之中,两人皆能看出其中大半人是妖是人,与人间的镇子或者巫支祁山头不同,此处人妖混居在一起,而到了这里,最大的规矩就是不问来处。

    疏影将江寂召出随意握在手心,知道此处不能大意,转头一看,巫支祁正背着手,前面那卖肉的那个男子,看,就是那个瘦瘦的,还拎着一把大砍刀那个,他好像也是黑蛇妖,而且道行绝对不亚于老四。”

    疏影抬眼不着痕迹地一瞥,只觉得普通的很,像是刚修炼出人形的小妖一般,丢进浊嶦山里绝对看不出来那种,“你怎么看出来的?”

    “蛇族化形眼瞳之中会有异纹,异纹越复杂,就表示道行越高,女娲大帝便是蛇身,传说蛇祖的眼睛因为异纹满布,从来没有人敢直视,若是他想,直视他眼睛的人就会瞬间石化,你看,他眼曈中的异纹比黑蛇复杂了不知多少,绝对是个大腕。”

    疏影放眼去,相隔有些远看不清,但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突然觉得巫支祁说的有些道理,“你怎么看得这么清?”

    巫支祁立马往疏影额头轻轻一弹,“我练箭的啊当然眼神比你好得多啊”

    疏影讷然,和巫支祁呆久了智商会随着他降低,再抬头看那蛇妖之时,蛇妖也刚巧好抬起头来对上疏影的视线,疏影一愣,立马装作没看见,然后拖着巫支祁走开。

    “五妹,要不咋们在这找家小店住下,休息两日再出发?”

    疏影盘算着历练已经过去一半,在浊嶦山上呆的时日太多,“不行,整顿一下,买点干粮就走。”

    “诶诶?五妹,前面有家卖包子的。”

    疏影也看见了,巷口转角的小屋中,正往外散着白雾,一看就是一笼包子正新鲜出炉,心喜。

    “老板,素馅十个,荤陷三十个”疏影还没开口,巫支祁已经喊着并且铺开了行囊。

    “素馅再加十个,老板我们一起的,这男的付钱。”疏影看了一眼巫支祁嘴角微笑。

    “好嘞”老板是个身宽体胖的老壮,但辟邪村中,常年有进委蛇山的人,这般大的单子自然是见得多了,也不觉得意外。

    巫支祁闻言回过头去,发现身旁的疏影话音刚落就没影了,但眼前的老板正往他包囊里塞包子,走不开,倒不是钱的问题,巫支祁怕疏影那平平无奇的化相也会在这云龙混杂处生了差错。

    而疏影说完,转身又回去了东巷口,他们才来所到的地方,从一个不起眼的杂摊子上蹲下拾起一支不起眼的玉簪来,刚刚匆匆一瞥,便看见了这支不起眼的簪子。

    摊主是个已经年迈的太婆,见少有人光顾的摊子有人来,立马放开笑颜,看着眼前的姑娘。

    疏影看着,玉质很普通,但是上面以拙技刻着一簇花,一时分不清是什么花,只觉得养眼得很。

    “太婆,这簪子如何出价?”疏影开口。

    疏影话音刚落,一只玉手伸来阿婆前面,“我替这姑娘出了。”

    疏影闻言抬起头来,身旁是和她穿着几乎一样款式的月轮袍的男子,宛若巍巍松宇,疏影笑了,起身,“飞琼?你怎么也在这里?”

    飞琼宛然一笑,替疏影接过簪子,“陪英招下来的,本想随处走走,看见这身衣服时,我还以为我眼花了,你来此地历练?来,你的簪子。”

    疏影宛然一笑接过,“谢谢,师父让我去魔界走一趟。”

    “这魔界和人间不同,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危险,委蛇山外围的蛇蛟都把英招弄得够呛,里面定是凶险万分,但入仙籍者不可入委蛇,原谅我不能陪你,但英招对此地还算熟悉,我回去让他给你送些适用的东西来,以备不时之需。”

    “那感情好,我”

    飞琼话还没说完,巫支祁扛着偌大个包裹远远的一边喊着五妹一边奔来。

    见到疏影眼前的男子,立马将疏影往身后一拉,戒备道,“这位兄台这是我家师妹,你懂我的意思吧?”

    飞琼看着眼前的巫支祁,玉眉微颦,不改笑意,“阿影,大士还收了个弟子?”

    疏影闻言立马伸手从巫支祁鼓鼓的包囊里掏出个包子摁着巫支祁直直他嘴里塞,“你不是要吃包子吗?快快快,先吃个包子。”

    巫支祁被塞得只翻白眼,说不出话来。

    “飞琼啊,不是,这是我半路捡来的,非要让我带他进委蛇山见见世面,而且”疏影悄悄指了一下头,“这里有点问题,非说我是他师妹。”

    飞琼低头轻笑,“那你们两可有落脚的地方?英招在村外有个小屋,不放进去坐坐?”

    巫支祁此时已经从包子的堵塞中缓过来,干咽两下,“不去,不去,我们两马上就要出发了,还要采办些物资,时间紧迫,等不及。”

    疏影闻言“悄悄”踩了巫支祁一脚,巫支祁却是面不改色。

    “也好,那二位先在村里逛逛,我去向英招取些东西来,再来找二位。”飞琼也是不减笑意,向疏影点头示意,然后转身走开了。

    疏影见飞琼走远,盯着身边的巫支祁。

    巫支祁感受到疏影的眼剑,又掏出个包子来咬着。

    “五妹,你两认识啊?”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你两是一个师门?可不对啊,你修佛,他,分明是修道,而且看上去修为不浅啊。”

    疏影谔然,那可不,人家可已经过了大劫。

    巫支祁继续说道,眼中无限忧伤,“你两为什么穿着如此相似的衣服?是你们那的爆款吗?”

    疏影摇摇头,继续往前走,巫支祁追上,“喂,阿影,你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和你没有关系吧。”疏影手中摩挲着簪子,总感觉这簪子有些与众不同,但是又说不上来。

    “阿影,你难道,难道看不出来我那个男的居心叵测吗?”

    疏影一头雾水,“什么居心叵测?人家仪表堂堂,怎么看上去居心叵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