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48章 旋龟
    巫支祁叹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疏影,“五妹,你试一试,我在此处设了机关,将大量具有迷神功能和有毒性的药粉布置在此处,等它上来,虽然毒不倒他,但是他肯定也会受到影响,虎君和黑蛇他们也该差不多按照计划将此地为半包围包住,到时候我们群起而上,你看如何?”

    疏影皱着眉头,“你那毒成吗?”

    “成,我虽然箭术不佳,法术也不及你,但毒术和医术还是有些本事。”说完巫支祁还对着疏影点着头,表示自己很行,“这是我师父教的。”

    “你师父是谁?”

    “一棵树。”

    疏影感觉被戏弄了,抬起手“你耍我”还没说完,旋龟又是一次顿足,疏影和巫支祁争执中没站稳,双双叠在一起,疏影措不及防,一把撑在巫支祁身上。

    巫支祁腹部伤口裂开的剧痛传遍全身,倒吸一口凉气,“嘶五妹手手手手”

    疏影闻言才发现自己刚好摁在他伤口处,连忙爬起来,“大哥,对对不起。”

    巫支祁也爬起来,“没事,看在我这一刀的份上,帮帮我?五妹,我知道,你很强。”

    疏影闻言皱眉,旋龟庞大的身躯从远处的山脚慢慢向上,每一步都伴随着地面或轻或重的震颤。

    “他什么境界?”

    巫支祁从背后拿出一只弓来,“不知,可能是修人形出了问题,但境界远远在我之上,可能到洞虚。”

    巫支祁说完很认真地转头对疏影说,“我打不过,我们四个当家加在一起也打不过。”

    “你这么诚实?都不打算骗骗我?你知道洞虚境界吗?我的天,下一境界就是大乘啊你开什么玩笑两个我都不一定能打赢”疏影瞪大了眼,感觉眼前这个心肠歹毒之人在叫她送死,那可相当于佛修法阶四阶,远远高了整整一个阶。

    巫支祁讪笑,“这不是有我们吗?你又不是孤身一人。”

    “”

    大地震颤中,疏影已经感觉到以她和巫支祁两人为中,两边成半包围布好了一群手下。她能感到,想必旋龟也感知到了。

    疏影看着越来越近的旋龟,长相怪异,一身戾气,叫声如破木,对音感知敏感的疏影发现旋龟的叫声居然融了法术,不由得皱起眉来,想着,现在逃还来得及,她还要留着漫长的寿命去和糟龙头子斗到底,可不能随随便便为了几棵灵草而送出小命。

    巫支祁看着一旁目光对准旋龟眉头紧皱的疏影,想必她应该在思考对付旋龟的对策了,放下一些心来,悄悄退到石头边微蹲,然后将手中的箭拉满,眼神微闭,盯着布置了毒包的那棵树,旋龟正一步步慢慢朝那可最不起眼的树靠近。

    疏影想着,往后溜,从前山逃,加上赤冰莲,应该能在十瞬息间没影,想好后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计策可行。

    而巫支祁则屏住呼吸将箭矢对准了隐藏在树枝间的毒包。

    旋龟越来越靠近,巫支祁眯着眼,带着一抹邪笑,一支不带任何法力的箭飞出,精准无误地射在了毒包旁边的树枝上。

    疏影汗颜,周围的虎君,黑蛇和百名手下亦汗颜。

    旋龟感觉到动静,用力顿足,尾巴一甩,好巧不巧,刚刚打在放置毒包的树上,毒包被打开,此时午后正是下山风,毒粉瞬间朝山下散去。

    旋龟闻到毒粉,大怒,又是使劲顿足,然后怒吼,一时间地动山摇。

    疏影扶稳了石头,想抽空开溜,不料,身旁的巫支祁大吼着朝山下奔去,气如破竹。

    疏影和两位当家以及众手下心头猛震,手下疑惑,不是说毒药完全散开后再出手吗?但众人看不善近战的老大如此神勇毫无惧色,一时间士气大振,拎刀的拎刀,扛斧子的扛斧子,端锅的端锅,化原形的化原形,全部大吼着朝旋龟奔去。

    一时间,刀枪锅瓢击撞声,喊杀声,虎啸,熊吼,甚至猫叫声伴随着旋龟的怪声四起。

    而石头后的疏影顿时惊呆了,她从未想过如此居然是壮观的场面,各妖怪为了自己的家园浴血奋战,想起巫支祁毫不犹豫地冲下山去,以及各妖的奋勇,作为山头一帮中实力最强者的存在却躲在石头后,顿时感到羞颜,她此刻觉得她作为五当家也应该奉献自己的力量。

    疏影随即打消了开溜的念头,召出江寂,踏着石头,凌与虚空而上。

    此时奔入前线的巫支祁在三当家虎君的掩护下又退回了后线,阿玉也来了,为巫支祁抱来数捆弓箭。

    疏影使用身法与旋龟周围四面穿梭,挥出数把弯刀,不料这旋龟在数次袭击中,居然毫发无伤。疏影头疼得紧,依旧不肯懈怠。

    没过多久,部分手下在雄壮的士气中将旋龟身后的小妖驱赶干净,回到旋龟四周将旋龟包围。

    胶着许久,旋龟不过点点皮外伤,但巫支祁一方已经损耗将近三分之一,而旋龟则步步紧逼缓慢朝山上挪进。

    就在疏影以及众妖筹足无措之时,巫支祁一只箭射中了旋龟的下颚,直直没入一半。旋龟又是怒吼。

    “兄弟们软肋在下颚”不远处的巫支祁大喊着,终于发现了一丝生机。

    射中下颚的旋龟已然将要暴走,又是大吼,疏影见此,但早有预料,吹响江寂,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形成法术结界,以自身的真气阻挡住一声波中的法术,但离疏影较远的虎君以及部分手下顿时五脏中受了极大的内伤,再无法战斗。

    此番,他们依然损耗一半,而疏影也因此受了内伤,但她仍然坚持,知道旋龟软肋之后,将十把量月弯刀系数召出,击中目标,一时间刀光四起。

    不远处挽弓的巫支祁发现,疏影一直留手,她的目的不在于杀绝,而是制服,不由皱起眉,但始终掩护着她。

    而旋龟境界太高,且已通人性,自然加紧了防范,疏影以及黑蛇在近身强攻之中,虽然伤到了旋龟,但还是未伤及根本,不料,黑蛇疏忽之中被旋龟一尾扫开,摔在地上。

    疏影见此,一时分心,措不及防亦被一掌从空中拍下。

    她还未来得及以法术护体,亦受了重伤,而且疏影剧痛之余,发现自己陷于一个人坑之中,江寂滚向了不知之处。

    旋龟不管黑蛇而是朝着疏影转身,低头,张开已经被割得黑血直流的大口向疏影逼近。

    而疏影此刻无比镇定,看准旋龟要害,用尽自己最后的法术为量月弯刀注满法力,然后以在旋龟伸来血口之时,以无比凌厉的气劲刺去。

    但旋龟自然知道此刻它的弱处暴露于眼前女子前,早聚集全身大部分真气护住弱处,十把弯刀齐出,居然没有伤到旋龟丝毫,旋龟此时亦因此损失绝大部分的真气,但他自有打算,口下的女子灵气不同于他人,吃了眼前的女子,他就可以增加大量功力,说不定还能渡他成就人身修为大增,是损十得百的买卖。

    疏影眼看十把弯刀全部无一刺到,心中顿时凉凉,她已然全身宛若骨全碎一般剧痛无比,而且法术耗尽,脸爬出人坑的力气都没有,更不要说其它。

    眼看旋龟的血口又要伸来,粘稠而又带着恶腥的血滴满了疏影全身。

    此刻疏影眼前突然闪过一道身影,巫支祁不知何时奔入前线中,挽弓跃入疏影以及旋龟血口之间,疏影看着巫支祁的背影,心漏了一拍。

    巫支祁将注满法力的箭射出,英姿飒然,疏影眼中巫支祁的身影如同定格在眼中一般,以为她得救了。

    不料箭射偏了,居然射中了旋龟下颚里的尖牙,旋龟牙剧痛之时很不耐烦的将巫支祁一掌拍飞。

    于是巫支祁在百步之外,也造了一个人坑,阿玉见此连忙向巫支祁奔去,无奈巫支祁已然也是极重的外伤和内伤,踉踉跄跄在急忙赶来的阿玉的帮助下,扶起。

    但疏影已经被旋龟塞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