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45章 浊嶦山(一)
    (一)

    第二日,疏影睡足之后已然是夜里,枫一已然已经带着念云离去了。

    客栈房间内四下无人,疏影也无趣,便继续盘坐与床榻修习三十六心经,三十六心经主要为修炼法力。

    以六阶为一小周天,巩固之后再重新开始第二次修炼,以此循环。

    其以气为吐纳,用的是最最朴素的吐纳之法来巩固真气,不需要借助外来之物,后世的修炼之法多为借助灵丹妙药,以炼化其他的内力为己所用,真气增长快但虚。

    三十六心经则为无比枯燥的一次次以天地之间的气化就,虽每一丝真气都无比淳实,在同境界中修此法之人的真气远能超越同境界之人,修炼者自洪荒之后,越来越少,到如今也只仙界之上拥无上法力的仙君以此法为突破,精进修为,以求达到更高的境界。

    疏影在完成第一次度化之后,对三十六心经的第一周天再次巩固,再第二日天亮前,终于完成了第一周天开启第二周天,与此同时,法术第二阶的圆满在开启新周天的同时居然有了突破。佛道法术三阶,意味着御物,御气,对凡人来说还是拥有上万年的寿命,和记忆力的增长,对神族来说,则是法术到达以增长到不断圆满的境界。

    清水镇不起眼的客栈中,疏影在日升起的同时,丹田之内虚状的菩提逐渐化为实形。周围的空间之中气化为雾,一时间小小的房间内,宛若仙洞,雾气逐渐散去后,疏影已然穿上月轮袍,淡淡梳妆,准备出门,一身骨中,多了些别样的气韵。

    对于疏影这等懒人来说,过三阶最大的益处就是御物,将包裹隐入虚空,再不用扛着。

    她心中也有了下一站目的地,先去拿到丢的那把量月弯刀。

    疏影结了房钱,看向老板身旁蒸屉中的包子,大手一挥,包了一包囊。

    她记得,枫一曾在路上和她说过,包子可是个妙物,既方便携带,又口味多样,更重要的是物美价廉。

    疏影想着,又想起枫一那个千年老妖来,然后冷哼一声,出门去,大力咬了一口包子,宛若咬的是枫一一般,自顾自言的嘟嚷着,“这个千年老妖,说好了陪我,半路就被个小道士勾走了魂真是可恶。”

    疏影走出镇子,走入无人的林中,结印召出赤冰莲,赤冰莲化作尺长,载住疏影,疏影的视野随着赤冰莲的升起越来越开阔。

    “也不知道那个无耻的妖怪有没有把我的刀给丢了。”疏影看着身下的滚滚而去的淮水,在寂静的山河之中宛若血脉的流动。淮水以南,是绵延的群山,疏影皱着眉头也看不出那座是浊嶦山来。

    过了淮水,俯身看去居然发现有做山头上灵气化雾环绕,疏影又是皱着眉头,这山头不简单啊,这若是没有修行之人自然看不出什么门道来。

    疏影驱着赤冰莲向下,不一会便是到了山脚下,门口立着个石碑,上头歪歪斜斜刻着“浊嶦山”,疏影无比嫌弃地摇摇头,这字真是奇丑无比,若不是听过这名字,只怕是猜不出来。

    “看来这座最怪异的山头就是浊嶦山,倒是碰着了。”

    疏影说罢,便沿着石碑旁的小路上山去,上山不到百步,疏影便感觉这山里妖气四处,居然是个妖精山,这山上的妖精不说一万只怕也有八千,疏影心声退意来,这下怎么好,她要找刀得找到猴年马月不可。

    疏影想着但还是小心为上,妖精多的地方,还是不能轻视,便召出了江寂握在手心里。

    上山之路居然无比的平坦,只到半山之时,现身两个以化人形的虎妖,拦住了她,疏影见他们两面向和善,自然没有动手,笑问山上可有以化人形的猿妖?她来讨丢失的刀子。

    虎妖闻言,窃窃私语了几句,便带着疏影上山去。

    一路上疏影在与两虎妖的交谈中知道,山上只一只猿妖,便是他们的山大王,疏影顿时心惊,感情她刺的那一刀,是刺了个山大王,这妖精山虽说不是什么神族,但山上的妖精都加起来,算得上是一方势力了,疏影想着,有些苦笑起来,那山大王看上去应该不是个记仇的人,应该不会因此接下仇怨吧。

    疏影一路跟着两虎妖上山,到看到山顶之时,疏影发现山上灵气充沛,越往上走越是充盈,而山头之上,像有什么阵法或者玄机,看得不大真切。

    “两位大哥,这山头上是什么?”疏影终于忍不住问。

    其中一个虎妖抬起头,看了一眼疏影视线中的山头,转身,无比憨厚地笑着说,“姑娘,那是我们山头上的神树,最了不得,守护了我们浊嶦山几百年呢。”

    另一个虎妖亦虔诚地看向山头,刚好看到一个绿衣少年从路边的不到十尺高的低崖上翻身跃下,落在三人的前面。

    少年淡然地细细打量着疏影,疏影认出来是见面时要与她拔刀相向的那个少年,回以一笑。

    “你来这里做什么?要行你的正道我劝你下山去,这里可是你能肆无忌惮的地方,上次见面刺了我小七哥一刀,没找你报仇已经算好的了,你居然还找上门来?”

    少年背着手一脸不屑,说着说着连看都不愿意看向疏影,而是盯着疏影身前的两个虎妖,继而厉声说道,“你们两胆子越来越大了,什么东西都领上山,你两怎么知道她是人是魔,万一冲着我们山头的灵气来此祸害,你们除得了吗?难道后山山脚的旋龟还不够折腾吗?”

    疏影与两虎妖皆是一愣,不知如何开口。

    疏影眉梢颤个不停,这少年生得和善俊俏,不料开口真是不肯给人一点脸面,“贫僧没有恶意,只来此取回弯刀,不做停留。”

    两个虎妖自知惹不起他,讪讪然,“二当家,我们看这小姑娘不像有恶意的样子,何况上次大王回来时特地跟我们说过要是有个长相平庸,带着串红珠子的姑娘来,就把她领上山不要得罪吗?”

    少年鼻哼一声,“什么时候的交代?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两莫不是胡诌?”

    其中一个苦笑着,“当时你不在,看着玉佩回洞里去了。”

    少年闻言眼微闭再次打量了疏影,然后中指指着疏影,“你,跟我来,还有我劝你把那些下三流的暗器收好,再敢弄出什么花样,我定叫你下不了山。”

    少年说罢转身上山,两虎妖自觉的停住,用眼神示意疏影上山跟着这二当家走。

    疏影摸摸鼻头苦笑着跟上去,内心有些恼怒,这少年居然说她的弯刀是下三滥的暗器,摇摇头跟上少年,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让她下不了山?只怕这少年没这个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