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41章 小七哥
    (一)

    我停下笛音,长巷中重回了宁静。

    我看着眼前满脸血迹的惜云,不知为何,只觉得可惜,惜云,惜云,可你愿意放弃修行与之私奔的男子却从未怜惜过你。

    我叹了口气,“你叫惜云?”即使知道她不会回答我,我还是轻轻问了一句。

    身后的念云一听到惜云这个名字突然就哭出来,踉跄着跑向惜云,“师姐师姐为什么是你?”

    眼看就要扑向惜云,枫一一把将念云拉了回来。

    “瞋恚心,憎恨仇怨嫉妒烦恼,你可知你将入的是地狱道。”我淡淡地说道,

    “木家公子自会有他的报应,你为怨气所结,无法自入鬼门,想必判官会轻判与你,但是害人的确是不该。”这些话自然是背来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惜云没有一点反应,低着头,一张脸白得瘆人。

    我取下挂在中衣里的念珠,然后双手合十向惜云轻轻点头。

    “我替你超度,入了地狱受刑后,便能往生净土。”

    我闭上眼,念的是地藏菩萨的经文。

    身后的念云越哭越凶,当我经文将要念完时,念云的哭声也渐渐停了。

    我睁开眼,惜云的魂体在黑暗中渐渐消失,已经快要和长巷中的黑暗融为一体,而她此时隐隐约约可见的,不再是那张沾满血污的脸,美肌如玉,面容祥和,正微笑看着仆跪在地上的念云。

    而念云此刻正将头磕入尘埃里,没能看见惜云最后的样子。

    惜云渐渐消失了,我觉得有些难受,师父叫我来历练,为的是看清这世间百态吗?

    惜云修习的道术,最后自己成了厉鬼,靠他人超度。

    我呢?会不会有一天也需要他人来超度?

    我当即拍了自己脑仁一掌,瞎想啥呢

    枫一已经将几乎摊在地上的念云抱起,不知为何,我感觉自己有些多余。

    然后我和抱着念云的枫一去找了家客栈,暂且住下。

    我和枫一安顿好念云,然后出了念云的房间,枫一跟着我爬上了客栈的屋顶,天快要亮了呢,但还挂着一轮圆月,月下是清辉如霜的石瓦屋殿下都看见了什么?为什么那个厉鬼居然是念云的师姐?”枫一坐在我身旁,扯了扯自己的黑斗篷,将一把量月弯刀抛出去,然后打了个回旋又飞回他的手心里。

    我自然一五一十地将所有都告诉了枫一,不出意外,枫一也是一声叹气。

    然后看着那月亮,接着问我,“殿下接下来要去哪里?”

    我抿抿嘴唇,将手垫在头下往后一躺,“我啊,我也不知道去哪?两年好长,这才过了一两天就完成了一桩任务,我真是个天才,估计过几天就能去魔界混混了。”

    枫一回头看着我笑,“殿下当真厉害,但殿下真的还没想好去哪吗?”

    我八成猜到枫一这千年老妖想干嘛了,白他一眼,“你要自个走了?”

    枫一被我猜到了,表情里掩不住的尴尬,但还是故作姿态地笑着说说,“哪有?哪有?臣肝胆衷心,一定会陪着殿下“

    还没等他说完,我一直喷去一句,”直接说但是后面的话。”

    枫一止住笑,后头看着躺在屋顶上的我,“但是臣想送念云回云上观。”

    我猜到了,面无表情一直盯着枫一,枫一微不可见地打了个寒战。

    我淡淡地说,“她是道士,你是妖,看她的样子绝不是来自普通的道观,你还打他们家女弟子的主意,她除不掉你,她道观里的老道士不一定除不掉你。”

    枫一笑着,看着远方,“臣自然知道,殿下看得穿我的小心思,我自然也没什么好隐瞒。”

    我叹了口气,摇摇头,不再看枫一,枫一这个千年老妖,好不容易千年开了次桃花,还是个小道士,虐缘啊虐缘。

    “随你吧。接下来的路我自己走喽“说完我站起身来,将屋顶上的瓦片弄得哗哗作响,伸个懒腰,看看还在坐着的枫一,

    ”我要回去睡一觉,睡到明个这时候才爬起来,你两别来打扰我,要走就走吧。“

    说完转身准备离去,突然想起什么,又后头对着枫一说,“惜云的骨骸在城北七百米左右的野坟地里,旁边有棵杉木。”

    说完我一个飞跃跳下屋檐去。

    远远地传来枫一的喊声,“殿下路上千万小心,臣送回念云姑娘就来找你”

    其实也不是不想见到才出发就背叛我的枫一,主要是觉得在他两面前,我多余得很。

    (二)

    枫一和云念果然没有来打扰我,自己上路了。

    在客栈休息一天后,我收拾好型行囊也是出发了。这家客栈的包子味道不错,我大手一挥,要了十多个素包子,然后一手啃着包子,一手跨着装满包子的行囊上路了。

    清晨的空气软得很,人间正是暑夏,风里带得尽是清凉。进了没人的森林,召出赤冰莲花,赤冰莲花化作莲台,我走上去,“去浊嶦山。”

    赤冰莲花载着我朝南去。也不是为了去见那两个妖怪,只是我的量月刀还有一把还在那白猿妖身上,也不知他拿出来没有。拿到了我的量月刀再计划下一站。

    想想我在莲花台上又啃了一嘴包子,看着底下的滚滚东去的淮水,虽说比起我的老窝东海的确不算什么,但也清澈如蓝,别有风味。

    将要到时,俯身看去居然发现这山头上灵气化雾环绕,我皱着眉头,这山头不简单啊,这若是没有修行之人自然看不出什么门道来。

    不一会便是到了山脚下,门口立着个石碑,上头歪歪斜斜刻着“浊嶦山”,说实话,这字真是奇丑无比,若不是听过这名字,只怕是猜不出来。

    上山不到百步,便感觉这山里妖气四处,居然是个妖精山,这山上的妖精不说一万只怕也有八千。这下怎么好,我要找我的刀得找到猴年马月不可。

    但还是小心为上,妖精多的地方,还是不能轻视,便召出了江寂握在手心里。

    当上到半山之时,突然冒出两个化形未全的虎妖,拦住我的去路。

    我上下打量着他们,他们没有动手的意思,想必不吃人吧?

    两个虎妖站起一起打量着我,见我没有任何反应,其中然后摸摸鼻头,“姑娘,你不怕我们是妖吗?我们会吃人的”

    另外一个则是将手中的木棍子一横,“姑娘快下山去吧,这座山上不得。”

    我笑着,原来是想吓走我,的确是没有伤人的意思,这浊嶦山有点意思,“二位大哥,我上山来找只妖怪,白猿化的,你们可晓得?”

    两只虎妖闻言,一愣,转头对视了一眼,说着悄悄话。

    “不会又是个上山来找事的道士?”

    “看着小姑娘和颜得很,只怕是。”

    然后两人点点头,态度一变,转身没影了?

    哈?两只虎妖跑得有些快,我还没弄懂什么情况。摇摇头,握着江寂继续上前走去。

    这山上景色还是不错,比如路边化了朵白绒花悄悄在一旁偷看着我的苦蓿妖,就很有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