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35章 云暮崖(二)
    (一)

    念云,我轻轻念着,是个好听的名字。

    ”那念云道长,你何时带我们去?”

    念云想了想,虽时都可以。

    枫一却立马跳出来,抱着手,“不行,先去吃饭,她把我俩的午饭搅合了,得赔”我从未想过枫一居然变成了这般小气的人。

    “我我干嘛要赔?”念云气红了脸。

    枫一摊开手,“那我们就不帮你找师姐了”

    “你”

    我见两人将要绊起嘴来,连忙止住,“得了吧,枫一叔,你都几千岁的人了,我请,我请,念云道长和我们一起吧。”

    “几千岁?”念云张大了嘴巴。

    “嗯叔。”我很郑重地喊了枫一一声叔。

    我们决定换一家酒肆。

    吃完饭,我和枫一便跟着念云走,转了几条街,便看见个装饰甚是精致的楼。挂着个雕花的牌匾,上面用朱红色染了几个刻字,香玉楼。

    “就是这里了。”念云转身看着我和枫一,“你们二位都是妖怪能遁形吧?就劳烦二位了,我上去的话动静太大。”

    枫一立马说道,“她可不是妖怪,你说什么呢。”

    念云将我也视为妖怪倒是正常,我拉住枫一,想了想,“我不是妖怪,但我能隐身,念云姑娘和我们一起吧,我能帮你也隐身。“

    念云没好气的瞅着枫一,”好,我带你们去个偏僻点的地方。

    我们三人去了附近一个没人的深巷子里,然后三人牵手化了形,这样隐身后才能互相看见彼此,隐身后又走回了香玉楼。

    一进楼便是香味扑鼻,一楼由四处垂下着粉色的纱幔分割成几个区域,中间各式各样的女子和客人喝着酒,中间是个高垒的台子,一个穿着有些暴露的女子在中间跳着舞,后边是几个女子伴着乐。嬉笑声,调笑声,这楼子生意不错,比外头还热闹。

    是比我想象中的好些,里面的人自然是瞧不见我们,我们三小心翼翼地在里面走着。然后绕过纱幔朝楼上走去。

    此处闹了鬼,居然还在营业,这老板是个胆大的。

    云念一边带路一边说道,“这闹鬼的在四楼,四楼全部被锁起来,在三楼处有专人把手,不许人上去。”

    我听着云念的话,突然发现有什么东西也混了进来,和人不一样的气息,我四下观望,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处。

    枫一见状问我,“怎么了?”

    念云也回过头,皱着眉头,然后拿出罗盘看了看,“有妖,和我们一样化形了。”

    我想了想,然后突然又感受了那股气息,“枫一叔,你和念云道长上去,我去看看。”

    念云想了想将罗盘递给我,”拿这个。”

    我接着罗盘结构甚是巧妙,四周以刻上让妖现形的咒文,但这罗盘指针一会指向别处,一会指着枫一。没有念云法术固定指向的话,只怕还不如我自己的感知。

    “你拿着吧,以免一会遭遇不测。”然后还给了念云。

    他们两人点点头,上了楼去。而我则转身去找那妖怪。

    不料那妖怪在一楼转了转,也上了二楼。虽然看不见,但能够感觉得到。

    一楼人太多,不好动手,我自然跟着他上了二楼,这楼子是有些问题,到了二楼,只见走廊上,一个紫衣女子正被一个穿着富贵的男子搂着一路嬉笑着朝走廊尽头的房间推门走去。

    我看着他们关上门,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二)

    果然,我一会就感觉到那妖也在那房间门口。

    此时走廊上没有人,我正犹豫要不要出手。

    刚准备现身,不料那妖也进房间去了。

    我

    要不,别管这变态的妖怪了,去找枫一和念云。

    走到上楼的路口我又想了想,不行那妖怪显然就是跟着那两人去的,若是,那两人遭遇了什么不测,那我良心怎么过的去。

    于是我转身走到房间门口毫不犹豫地穿了门。

    立马依旧是那一男一女的声音,地上全是此处零落的衣服,好在隔着屏风。不然

    那妖的气息越来越重,应该就在我身边,但是我与他都隐了身形,看不见彼此。

    一边是房间里面传来的阵阵躁动,一边是我努力找着他的蛛丝马迹,

    然后我发现散落在地上的玉佩动了。是他原来是偷东西的。

    我眼疾手快立马挥出一把量月刀,刚好插在他身上。他受了伤立马现了形,是个男子,吃痛的捡起玉佩立刻翻窗跳了出去。

    房间里面的两人啊啊乱叫的两人察觉到动静立马尖叫起来,“鬼啊”。

    是我大意了,我也只好跑,跟着翻身跳出去追他。

    这香玉楼后面人迹稀少,出去后我也显了真形,不料那男子居然有些本领,带着伤逃了好大一截才将他拦住。

    飞墙而下的我将他一脚踢倒,头朝下摁在地上。

    “把玉佩还来”虽说我是个姑娘,但练了五十年的体力还是

    男子翻身给我一道好大的暗劲,我没留意就被推开了。

    我堪堪站稳脚,只见眼前的男子捂着伤口站起来看着我,我正准备继续发起攻势。男子抬起头来,眉眼如剑,身材高挑,怎么感觉这人有点眼熟,可不对啊?我连人都没见过几个。

    “壮士,我只是来取回被捡走的玉佩,不算偷,麻烦放我走?”男子将玉佩塞进怀里,嘴边带着些笑意。

    居然叫我壮士真是过分,“你分明就是偷的我瞧得真真的”

    男子嘴角笑得更开了,“那场面瞧得真真的不好吧?”

    我立刻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场面,脸瞬间烫得跟烧红的炭一般,“你你你无耻”

    “哈哈哈,不及姑娘,姑娘这身手和力气不赖啊,叫声壮士没毛病吧?”亏他被我插了一刀还笑得这么开心。

    我正打算拿出江寂试试新拿来的秘法,教训眼前这个出言不逊的男子,墙头上一阵脚步声,又跳下个少年来,一身墨绿,面目清秀。少年跑向那个厚颜无耻的男子。

    “小祁哥,你你怎么受伤了?”然后少年转过头来对着我,“你居然敢伤害我哥”然后又准备向我冲来。

    我正准备防御,那少年却被那男子拦腰给抱住了,“阿玉啊,冷静冷静,你打不过她。”然后把玉佩又从怀里拿出来,“喏,我给你找到了。”

    少年结过玉佩,又狠狠地盯着我,转头却是无比温柔,“小祁哥,要不要紧?”

    “没事,这伤不算重。”

    小七哥?我还小八哥呢但看这场景,那玉佩应该是他们的,倒是我多管闲事了。

    不过这两站在一起,愈发眼熟,想了一会,我好像想起他们是谁了,但是不大确定。

    毕竟若是真是他们这才见面就被我给弄了一刀着实有些尴尬。

    但毕竟是救命恩人,要不还是确让一下?

    我强行忍住红透了的脸,试探着问,“二位五十年上元前可曾去过东海之畔的镇子上?”

    那男子捂着伤口抬起头,看着我,“五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