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33章 飞琼
    (一)

    保她的命?她将是鲛人族族长,法力也绝对算高强。为何还要我保?

    “为什么?”我被疑惑住了。

    “在我族的祭典上,我与沧海月珠产生共鸣时,我看到了自己的未来。”攸宁睁着大眼睛直盯着我。

    我被盯得有些毛骨悚然,小心地问,“那你看到了什么?”

    攸宁盯着我突然笑起来,“没什么,只要你答应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可以让我死,只有你能保我,我惜命,想活着。”

    她这样一说,我倒是有些害怕,万一她要是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我这么保?

    “你确定我一个小小佛君能保住你?”

    “只有你能,放心,不会破你声誉,这可是我族的秘法,换你一个承诺,不难吧?”

    不知为何,眼前的美人让我觉得寒气逼人,但为了得到鲛人族的秘法,顾不上考虑太多,我也只好答应她,“可以,我答应你。”

    其实我并未有自信能保一个人活着,心想大不了去求佛祖。

    “你发誓。”

    “我发誓,我一定让攸宁美人长命万岁。”说罢,还故作轻松地朝着她笑。

    攸宁这才松下来,也是对着我淡淡笑着,刚刚那个寒气逼人的美人瞬间没了影子。只见她化为原形鲛人,几尺长的淡蓝鱼尾摆开,然后施法念咒,,我听不懂,只觉得听起来优美而古老。

    咒语渐渐停下,然后攸宁身前出现一只泛光的白螺。攸宁轻轻接住,然后递给我。

    “这就是了,你对它输入法力,你就能看见你想要的。但是,这为我族秘法,请勿让其它人知晓我给了你。”

    “好。”这道理我自然懂。

    “那殿下请回吧,我鲛人族,也再没有什么能送给殿下了。”攸宁对着我行礼

    “好,有劳乐师了。”我不料攸宁送客如此之快,有些尴尬,但凭借个承诺就换了人家的宝贝,也算是得了便宜了,我耸耸肩,收好白螺,喊上枫一便走了。

    回了龙宫心想这是最后一天待在龙宫了,我还得去完成师父给的历练任务。

    母后是真的无比贴心,为我送来好大一堆衣服。但前去历练自然要低调,我翻了翻,选了几件最素净的装包囊里,又想到了飞琼送我的那件月轮袍,也将他装进包里。

    总觉得还差了点什么,我躺床上左思右想,然后披上外衣,喊来了枫一叔。

    枫一叔很快就到我门口,“枫一叔,跟我去历练如何?有你在也不孤独。”

    枫一摇摇头,不肯,转身要走。

    我又使出了我的夺命,“啊啊啊枫一叔~~~”

    我的嚎叫瞬间响彻半个龙宫,枫一见状立马转身捂住我的嘴,“别叫别叫”

    但他怎么可能捂得住,我又踹又扯,“你就和我去吧陪我两三个月也好没有你我要是被什么妖魔鬼怪吃了怎么办我父王不会放过你的”

    枫一终于熬不住我,一张白脸却黑得和他衣服一样,“好好好微臣和你去你别叫了”

    我笑了,没有再叫,枫一小心翼翼将我放开。

    “明天早上在这等我不来你就死了”

    枫一扶着头,“好好好,臣知道了,臣可以走了吗?”

    我点头示意,他一脸无奈扶着脑袋走了。

    但此刻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刚刚折腾枫一时,发现枫一脖子上的东西父王还没取掉,莫不是那个老头忘了?

    我得去找那个遭龙头子,用上刚刚的绝命。

    (二)

    第二日,依旧是好大的阵仗要送我,我眉头皱得甚紧,让龙侍们全部都回去,父王母后早已告过别,自然也让他们回去歇着。

    只我与枫一,各自背着包裹,便是上路了。

    “殿下,先去那里?”枫一跟在我身后。

    “先去人间吧,人类没有什么法术,应该容易些。”我与枫一出了海,用法术捏了朵祥云,等到人人烟稀少处再落脚便可。

    乘云之时,我看向枫一。

    “殿下看臣做什么?”

    “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我盯着他的眼睛。

    枫一感受到我的眼色,讪讪道,“哪有?臣对殿下坦白得很。”

    “你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父王不肯给你打开枷锁?父王说那是你自己愿意带上的,难不成那东西戴着很舒服吗?”我抱着手白了他一大眼。

    我只知道这枷锁锁在颈部,时刻压制着气息,且受人控制,只要控制者施法启动枷锁,被控制者立马就会送命,而控制者就是我的父王,大约就是我跑去看灯那日为惩罚枫一带上的。

    毕竟我的父王对待我和母后还算是温柔,但对待其他人就不见得了,可枫一一向是父王的得力下属,虽说被派来当男保姆,但也不止于此。

    昨晚去求父王将他的枷锁打开,父王却说是他自己愿意带上的,不愿打开。

    枫一被我问得有些紧张,但立刻就答我说,“臣自己又了犯错,和殿下出逃没有关系。”

    “什么出逃我那不叫出逃顶多算开溜好不好”我又是白他一大眼,枫一得意地笑着,一副看破不说破的样子。

    我挥挥手,“罢了罢了,你不说我就不问,你自个惜命着。”

    沉默了一会,我接着说,“出去以后不必叫殿下也不用自称臣了,让别人看着奇怪。”

    “那称为什么?”

    “你是我叔,你叫我疏影就好。”

    “能是哥吗?你看我长得这么嫩。”

    “得了吧,都几千岁的人了,还嫩,不知羞耻。”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吧好吧,都听小侄女的。”

    “叫疏影。”

    “好。”

    我拿出赤冰莲,现下小小的一朵在手中慢慢旋转。

    “带我随便去个闹鬼的地。”

    要收恶魂,自然是要去找鬼。

    赤冰莲感受到我的意识,慢慢离开我的手心飘向前方。我和枫一乘着云跟在莲花之后。

    跟着莲花的指引,下头是个镇子,此处不能降落。南天和天庭都有规定,为保证人间的正常休憩,不能随便制造神迹,违规者可能会直接剔除仙籍,我自然要挑个其它地下去。

    不多时,已经到了人烟稀少处,这片林子西南接一座高峨青山,北接一条巨江自西北向东南,巨江再临北是个好大的镇子。

    我隐了龙角和一身黑袍的枫一朝着镇子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