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29章 南天无垢世(一)
    (一)

    我不知师父夜间何时回来的,第二日我起身时,师父已经在青玉台上闭目打坐了。

    不同于昨日,师父今日只穿着素纱,头发散开,虽是如此,亦如神明不可侵犯。

    昨天师父没有说几时做日课,但我在师父后头,就算是我晚了。现下蹑手蹑脚的悄悄上了青玉台,然后极其小心不弄出一点声音的在师父身后坐下。

    刚坐下,师父就开口了。

    “你天资聪慧,我不多教你什么,除去每日的早课外和法术外,你自己修炼,有什么不懂可以问我。但是,你年龄过小,道行也浅,紫竹林外对你的议论四起,现下就不要出去了。”

    外头对我的议论四起,这是肯定的,但师父不教我?让我野蛮生长?这也也也太好了吧

    但我还是强制自己不能面露笑意,强做镇定道,“徒弟听从师父安排。”

    “那你就在这紫竹林内闭关五十年吧,其间不许出去。”

    师父声音祥和,但这开口也太残忍了吧

    我深吸一口气,这是求学,不可丢了龙宫的脸面随便发脾气,偷偷咬着牙,“徒弟遵命。”

    现下脑海里自然是无心早课了。

    五十年啊

    好远

    什么时候才可以出去

    (二)

    这五十年过得甚是凄凉。

    好在枫一送来的衣物里,大大小小的衣服都有,穿是不成问题了,但是吃是个大问题。

    紫竹林内风景优美又养人,就是吃的啥也没有。修佛人,食饭自处,师父已得正道,几个月只喝水都可以,但我不行。师父不准我出去,也不许别人进来。自然断了我和龙宫的联系。

    在我饿得已经对一棵紫竹下了嘴,牙齿振得硌心窝的疼之后,我终于打起了师父一池子荷花的注意。

    妙哉妙哉,甚是美味。

    后来师父对着池子中日渐稀疏的荷花,扶了扶额头,玉手一挥,池子又满了,我见此景,很是满意地偷偷点着头。

    吃的问题解决了,修炼笛和弯刀的问题还没解决。

    总不能把我的竹室也扎成个窟窿吧,我盯着紫竹林笑得格外淫荡,哦不,是放荡。

    于是莲花池的灾祸过去后,就到了紫竹林受难了。

    我在紫竹林中修习身法和弯刀,几日还好。一年两年下来,整片林子几乎没有一棵竹子是完好无损的。我感念这片紫竹林为我的付出,一手飞刀越来越熟练。只是师父的看着紫竹林时的眉头皱得愈发的紧,也没说我什么。

    紫竹林的灾祸过去以后,就到师父受难了。

    这紫竹林内静得很,连声鸟叫都没有,除去我和师父,这林子里唯一的活物只数池子里几条金鲤红鲤。我就当给紫竹林添些气氛,但我心里有数,也不敢日里夜里的吹笛子。可能是师父也觉得我这笛子吹的不错,便许可我白日里都可练习。

    这敢情更好,我自然勤奋,在五十年内,师父尚未听腻前,一手笛子亦是精妙。

    说的自然不只是好不好听。御笛集说的是将音律融入内力转化为气劲和催人心神的法音。也就是将笛子变为法器,亦是很有杀伤力。小有成就后,我毅然决定将江寂炼化为自个的法器,毕竟弯刀大部分情况下只适合袭击和暗刺。

    修佛当然也要法器和武力,毕竟要降妖除魔什么的,总不能空用佛经去和妖魔讲道理,所以佛道和武力同样是至关重要。

    所以最近在想个法子,将超度或者渡世之类的经文用江寂以音律加以以法力为佛道,毕竟若是用的杀招,戾气太重,恐遭人诟话。想到我对着个尖嘴獠牙的妖魔吹佛经的样子,感觉有些搞笑,像极了母后和枫一叔一日里对我唠唠叨叨的样子。

    但研习了三四年,只觉得甚难,南天之上还从未有佛君用过这法子。毕竟是没有前人探索过的道,自然少不了走弯道。我也不急,我还年轻得很,有的是时间慢慢琢磨。

    想到这法子修江寂后,又是过了二十年,也一直未有精进,我不由得想起了美胜天仙的攸宁乐师,若是她在,估计能少走弯路。

    至于法术,观世音菩萨的法术在南天众菩萨中还是算数一数二,我自然得了便宜不能浪费,师父也都教给我,与道教不同,佛教的法术,多注重求精,也没有诸多境界。

    师父给我挑的三十六心经,她挑的自然是最适合我的,我只需潜心学着便可。但当拜师第二年,师父将三十六本加起来比我还高的经书往我房间里一放时,我脑仁瞬间疼得念清心咒语都治不好。

    于是我花了两天,将这堆山书挪进了竹屋的角落里。

    我任由着身体增长,未加法术限制,毕竟好歹是个佛君了,总不能以女娃的样子示人,现下长得跟人类十七八岁的样子相差无异,吃了五十年的藕,居然也给吃出来个高个子,为此我深深感念佛祖的保佑。

    身体最异于他人之处,便是已经长出了龙角,雌龙无角,但化作人形却有,是为龙与常人只见的差异。而我只感觉梳头时,这龙角着实不方便。

    (三)

    最后的几年里,紫竹林居然来了除去我,师父和鱼之外的第四个活人。

    那日我正于紫竹林内修炼御笛,吹的是一曲落梅花,用内力融入弦乐中,紫竹林内的竹叶,随着我意识控制音律的变化而纷纷落下,然后以疾风带着飘落的竹叶汇成一股股疾风旋。我觉得甚是满意。然后转调,风旋又随着音律的渐渐平息而落下。

    我继而看向紫竹林内漂浮的云雾,继续吹下去,云雾随着我的笛音而起,然后变化。

    我正练习得出身,突然感觉身后有人,而且不是师父,难道有人闯了紫竹林?眼色一紧,刹那间,骤起的笛音迅速聚集了附近所有的云雾,直直向身后之人撞去。

    放下江寂,回头准备欣赏此招威力之时,那攻击之处,云雾逐渐散去,然后出现个月白身影,正单手施法,化解云雾中的暗劲。

    紫竹林未得师父允许,无人能轻易够进来。

    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