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17章 今来花似雪(三)
    (一)

    月奴看看远处,确定了方向,朝着岸边的灌丛不断深入。

    路有些难走,我跟在她后面,走了个半时辰。月奴终于停下。

    我觉得此处平凡得很,不过只见及人高的灌丛中有两根不对称的石柱高高竖起,其实更像是天然而成,刚好是灌丛的高度,寻常人看来不过觉得这两根石柱普通的很,我乍一看也如此认为。

    只见月奴拿出一张符咒,捏了个催火术,顿时符咒在空中燃烧为灰烬。两根石柱发出暗光。

    我这才发现此处的异处,惊讶得很,的确是没见过什么世面。

    只见月奴双手快速结了几个手阵,法术所结的灵气也是带着暗红的颜色,随着月奴结完手印,两根石柱间出现一道不透明的黑色法术结界。难怪在四方山志中完全没见过度朔之山的标识,原来是自扩虚空。

    月奴回头示意我跟上她,于是走上前穿过结界。

    我亦跟上,伸脚的一刻,突然感觉身后灌丛中有响动,我回头看去,却是没有发现什么动静。便跟了上去。

    进去后,我和月奴脚踩的是一方石台。此处,天透彻得湛蓝,像是个好晴日,正对面的不远处可见一座高峰山脚隐约在一片云雾中,山峰远处可见青翠瑶络,此处与山峰靠着一到不过一人可通过的石桥,石桥底下一眼看不到底,地下全是云雾。

    “为何这地府入口居然像个仙境一般?”我疑惑得很,想象中应该是尸骨遍地,秃鹫漫天。

    “这只不过是幻术,到了山上你就知道了。”月奴回头看向我,“这桥你可要千万走稳,万一掉了下去,我可救不了你。”

    我看着在远处汇集成一个点的长桥,桥体就两头有支撑,在开阔的云雾上,显得脆弱得很,不禁怀疑走到一半恐怕会塌掉。我答了声好。见月奴已经走上桥去,便紧着小小翼翼地跟上。

    这条路走得格外留意,有时不禁好奇向下看去,一望无底的桥下让人心惊胆战。度朔之山也越来越近了。

    依稀能看见半山上,好大一巨桃树,独木成林,绵延整个半山腰,这桃树镇守的便是鬼门入口,因此道士降鬼用的都是桃木剑,其依据便是出自于此。

    桃树的东北一端,有一概拱形的枝干,树梢一直弯下来,挨到地面,就像一扇天然的大门。我已入金丹,自然是能看得清楚,想必那便是鬼门入口。

    再走上一阵,石桥坡度微微向下,看见了一方石台,总算到了。月奴已经先我走去。

    到了石台上,周围的景色瞬间变了。

    刚刚宛若晴日,而现在却是暗得宛若黎明之前,周围无比昏暗,却能大致将周围看得清楚。当时看山上百木繁茂,而此时抬头看去,却是百木凋枯,唯剩下枝桠,向鬼爪一样四处伸开,树枝干枯好像一折便断。

    这对比太过明显,现下我自然提起十万分精神。

    ”月奴,这山上会不会有鬼?”我发现我的声音已经在颤抖,相比若有镜子,此时脸色一定被吓得青一阵白一阵。

    月奴噗笑出来,“这里是鬼门,怎么可能没有鬼?不仅有鬼,说不定什么妖魔都有”却是坦然得很。“这里和委蛇山相差不多,我早就习惯了。”

    “委蛇山?你来自委蛇山?”委蛇山我倒是知道,听说那里黑暗得很,月奴在哪里生活,虽说她是花妖,但日子一定过得艰难。

    月奴没有回我这个问题,表情十分凝重,“准备上山了,跟紧我,万事小心,山上什么都不能碰。”

    “好。”说不害怕自然是假的。但都已经来到这里,自然没有退路可言。

    (二)

    上了山,才走几步便已经觉得鬼气森森,怪鸟在林中不时的哀叫,隐隐间还有回声。地上厚厚的落叶铺了一层,踩上去尽是枯叶折碎的声音。

    我跟着月奴的脚步,小心翼翼地往上,好在月奴的衣服足够鲜艳,在昏暗中也看得特别清楚。

    我走着,好像突然在脚下的枯叶中绊到了什么东西,一个跟头往前栽了下去,等我吃痛的爬起来,月奴却是不见了。我本已经是惊弓之鸟,现下月奴突然消失,让我胆战心惊。

    我回头一看,刚刚绊住我的地方,居然露出一截白色的东西,虽说害怕但我还是走过去看,大着胆子扒开,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居然是还未腐蚀完的遗骸,胸架上还带着腐肉,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在动。

    吓得要死,大叫着喊着月奴的名字往后跑去,跑了几步便看到一袭红衣从我前面飘飘然靠近,我以为是月奴,便像看见救命稻草一样跑去。

    跑近了才发现月奴不知何时散开了高束的头发,我喊着月奴的名字,那红衣缓缓转过身来。

    咦?为何她身子转过来头却还没转过来。

    我定睛一看,吓得魂飞魄散,这那里是月奴?这红衣没有脚,也没有脸,两面都是背面

    前面后面都有这些东西,于是又尖叫着从枯林子里跑。

    跑了一截,看那红衣鬼没有追来,终于停下来喘着粗气,刚想着这鬼怎么没有脸,直觉前面一棵树有些奇怪,抬起头。

    啊啊啊啊啊啊又是一阵尖叫。

    那树上厚厚的树皮间居然是张惨白的人脸,嘴夸张的张得老大,嘴里满是黑色粘稠的汁液挂满尖牙,眼睛闭着。

    这又是什么东西,我震住了,轻轻往后退,盯着那张脸,生怕我的动静让它一下子睁开眼睛动起来。

    往后退一步,两步,说时迟那时快,那脸一下子睁开眼睛,对着我惨叫起来,声音尖锐得直冲耳膜。

    我亦是被吓得尖叫,这下往那里跑?

    盯着那张大张着嘴往前想要咬我的脸,只见一把不知何处飞来的手掌大的匕首一下子直直插进额心,鬼脸顿时化了孤黑气散开。

    发生了什么?我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穿着黑斗篷略有些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

    “殿下,跟我走”开口是个声音低沉,略带沙哑的男声,听不出大概多少岁,也不知是人是鬼。正向着我弯腰。

    这又是什么东西黑斗篷让我顿时生不出好感,我趁他不注意,立马转身随便找了个方向捏了个急行的法术,便开始逃命,居然暂时甩开了他。

    才走出没几步,便听见月奴的声音,“不是让你别乱走吗?”然后一个红色身影从枯林中穿来我的前面,我想到刚刚的鬼,被月奴吓得不轻,仔细确定了她有脸,而且妆容精致,才确定了她是月奴。

    “听不懂话吗?让你别跑”月奴厉声呵斥我,我委屈得很,“我没乱跑,是你先不见的。”

    却是毫无意外迎来月奴好大个白眼。

    这时一道弯刀又从虚空中飞来,月奴感受到,转身躲开,弯刀插进了月奴身后的树里,刀刃全部没进,我认得,是刚刚那拿把。

    然后一个黑影从空中飞跃而下。

    月奴见状拉紧了我的衣服领子,手一扬,飞速飞出个符咒,然后烧掉,这些动作像在刹那间完成,居然是个遁地的咒。

    没想到,每次月奴逃命都是如此的干脆磊落。

    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月奴已经拎着我站在了半山腰一处空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