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15章 今来花似雪(一)
    洛阳城东西,长作经时别。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

    自制分割线

    (一)

    第二天,已经恢复了很多,午膳时便跟着月奴下楼用膳。

    我和月奴才刚给小二点完菜,身边突然坐下一个小女孩,看似不过七八岁的样子,小女孩长相甚是可爱,粉嘟嘟的圆脸上好大一双杏仁眼,穿着一身靛蓝的衣裙,很是清丽。只是全白的头发很是突兀,扎着两个丸子,不似常人,心想莫非是得了什么怪病。

    小女孩毫不客气的坐在我身旁的长凳子上,一边喊着刚走开的小二,“再来一盘醋溜白菜和粉蒸丸子”

    小二回头看向我们,只当我们三人是一起的,答了声好嘞,转身去厨房了。

    我疑惑得很,莫非是月奴姐姐的女儿?修道之人老的慢,虽说月奴看上去二十左右的样子,其真实年龄也未可知,有个女儿也不算奇怪,于是我看看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又看看月奴。

    “看什么?我和她不认识。”月奴看我看向她,怕是猜着了我的意图。

    不是?我看着眼前一脸兴奋打量着我的小姑娘,“小姑娘,你是和你家大人走散了吗?”

    谁料小姑娘却是撅撅嘴,“哼,丑姑娘,这才几天就不知道我了。”

    丑姑娘?好像有人这么叫过我,想了一会,注意到她雪白的头发,我才反应过来,“你是讹兽?”

    我对面的月奴闻言挑了个眉,却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我两。

    “我现在有名字了,我叫花似雪,在家排名第七,也叫小七。”小姑娘听到我猜出她来,开心得荡着脚。

    小七??不知为何,感觉一股神奇的电流从心中穿过,是不是有人也曾叫小七

    先不管了,真的是她?想到她似兔子的原型,一头白发倒也有了解释。前次她不告而别,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面了,我一时生出好多疑惑。“你怎么在这里?你是生活在清水镇吗?”

    小七瞅我好大一眼,“我去箕尾山里找你,可是你已经不在结界里面了。但是我嗅觉好,闻得见你身上的杏花香,便一直追着味道来找你。“她说完看向月奴,压着声音说,“我还闻到了,你是花妖,至于是什么花,我居然没闻过。”

    月奴一听有些吃惊,但只是淡淡地看着小七,不予置否,没有答话。

    原来也月奴姐并非凡人,看来此处,就我是个正常人了。我想到怀里从家里带出来的香囊,原来是这样,不然小七还找不到我了。

    “你之前这么不化人形呢?你人形这般可爱。”当然,她本体更是可爱。

    小七看看周围,确定周围没人在刻意偷听,才接着说到,“你以为我当初走是无缘无故的吗?我们修为到了一个境界才可化人形,但是对于我们讹兽一族来说,这是个仪式,都会在此刻都会回族里,让族里的前辈取名字。”

    我在脑海里算了算日子,“所以你仪式结束就来找我了?”,我不禁心头一暖,眼前的小七,坐的长凳对她来说有些高,双脚还够不到地,便一直荡着双脚,更显得活泼可爱,于是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她软软的脸蛋。

    小七又翻我一个白眼,扭捏着躲开,“才不是,你做饭做得好吃,我只是想吃了而已,你别想太多。”

    话说完,小二也将菜端了上来。

    月奴拿起筷子,“你们两先吃饭吧。”

    小七看见桌子上端来的菜,顿时眼冒精光。端着木碗,扒了半盘醋溜白菜,然后往嘴里一阵狂塞,然后被噎得直找水。

    我默默倒了一杯茶水递给她,小七咕噜咕噜喝完,然后深呼一口气,“还是没有子夜你做的好吃。”

    我笑着,她是到哪里都一个吃像。

    (二)

    好在我也没什么食欲,不然这顿饭只怕不够小七吃。

    吃完午膳,小七跟我上楼去,说是要给我一个惊喜。我很是疑惑,也很期待是什么惊喜。月奴听着,也没说什么,自觉地回了她自己的房间。她向来如此,我也就随她了。

    到了房里,小七神秘兮兮地把门窗都关上,然后让我坐在床上。

    然后小七爬上塌对我说,“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笨吗?”

    什么?我笨?这一开口,就算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表情,我依旧以为她在跟我开玩笑,脸一黑,“我从未觉得自己笨。”

    小七摇摇头,撇撇嘴,“你自己肯定不觉得,对了,那些阁居就你一个人住吗?”

    “还有我的哥哥玉尘,我自小成了孤儿,是他将我养大,他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也是也是我最爱的人。”提到这里,我不禁全说了出来,耳朵有些烫,只怕也红了脸吧。

    “他将你养大?是你最爱之人?”小七听了后,本来兴致高扬,好像一下子落了下来,陷入了沉思。

    我疑惑她的变化,便问她,“怎么了?”小七没有说话,好像还在思考,手拽着衣角,显得有些焦虑。

    许久,她才说道,“我前次上了你家的杏花树,我发现杏花树好像有些不对。花香有些奇异。于是我带了一枝回族里。”

    奇异?那是自然,那是哥哥用法术种下的,有些奇异也是对的,我笑着问她。“那里不对?”

    她想了想,“唔也没什么。就是就是”她看着我,好像有什么说不出口,结巴了好一阵,才接着说道,“反正就是,就是你智商不够,还容易入了别人的魔障,是你自己的问题,我从家族中求了灵药来,专治你这傻症,你要不要试试?”说罢,还嬉皮笑脸地笑着吐吐舌头。

    什么啊?合着骂我笨来推销来了,但也不好驳了她面子,但说我笨,哼。“这就是礼物?那可真是谢谢你。”

    小七从袖子里拿出个小瓷瓶,递到我的手上,“不过呢,这药要连吃三天才能全部治好。”你可要好好吃药。

    “好。”我答应着收下。

    “对了,还有一件事。”小七扭捏一阵又跟我说道。

    “怎么了?”我越看她越可爱。

    “我我没钱,我可就先跟着你了。你大老远找你,你可不能抛下我不管。”小七故意做着哭腔。

    “其实我我也没钱。”这一路都是月奴的开支,我想到我们还要去度朔之山,此行一定危险,我不敢让她随着我们冒险,不然她家里人肯定不会放过我,于是我又说道,“而且我和那个红衣姐姐要去很危险的地方,你有些不大方便跟着我们。”

    “你们要去哪?我自小游山玩水,什么地方没去过?什么地方没蹭吃蹭喝过?”小七一拍胸脯,豪迈地说道。

    我想了想,”我们要去度朔之山。“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果然,小七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凝重,“你们要去那里干嘛?那里是地府入口啊。”

    她听过,应该会知难而退回家吧,我想,“我哥哥如今在哪里深陷危险,我们去救他。”

    “你哥哥?”小七想了想,接着说,“没事,我就当张张见识,要是遇到危险我第一个跑,你大可不必担心我,我看那个花妖冷得很,一天到晚冷着脸,你一路上肯定很孤单,你带上我包陪吃包陪聊绝对让你满意。”

    我看着悄无声息进来已经走到小七背后的月奴,不禁笑了出来。

    小七以为我是被她逗笑的,“你同意了?”

    下一秒,小七便被月奴拎着衣领给丢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