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14章 皆在碧虚中(三)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自制分割线

    (一)

    次日卯时,房间向东,阳光透过木扉剪裁成窗花模样洒进来,我还未梳洗完毕,月奴已经推门进来,为我送来简单的早食。

    昨夜毫无意外自然整夜未眠,我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不知是因为长大了,还是因为最近修习或者事情的折腾,婴儿肥居然减了,倒瘦了个尖下巴。显得五官张开了些。

    月奴放了食盘,转身站在我身后,看着我。

    “昨夜没睡?气色为何这般差。”果然,精气神都写连上了,居然这么明显。

    我梳梳发尾,接着她的话,“我担心玉尘哥哥,自然睡不着。“

    月奴从后面弯腰看着镜子里的我,一句话也没说,又走了。

    不过一会,她回来了,拿着些精致的小瓷盒。

    “你转过来。”月奴将那些瓷盒放在镜台上,对我说道。

    我便转身对着她,只见她打开瓷瓶,里面是粉状的白色粉末,带着淡淡的花香。她取了粉在我略施几下,又用一支深青色如若矿墨的长块涂抹在在我眉上。

    不多时,镜子中的我瞬间感觉精神好了很多,一道新画上的柳叶眉遮住了我面容的瑕疵,本来是青涩稚嫩的脸庞,多了一丝说不出的韵味。

    “玉尘是个男儿家,不懂这些,但我可以教你。”月奴将胭脂盒放下,打量着我脸上的妆容。

    “好,有劳姐姐。”我答,我看着月奴精致的脸庞,说不羡慕自然是假的。

    我除了哥哥向来没有与什么人多有接触,虽然月奴冷了些,这时却对她甚有好感。

    月奴又将胭脂盒放在我手上,”来,我教你。”

    不多时,镜中的我妆容已是精致,但我常来素面朝天,此时有些不习惯。

    我想了想问道,“我们今天就出发吗?”想着玉尘,月奴却迟迟没有启程。我却急得很,这再在这里耽搁着,哥哥他

    月奴将镜台上的瓶瓶罐罐收起,“这度朔之山在东海之北,那里可是百鬼之都,以你现在的修为去那里?简直是送死。“

    “什么?意思是我去不了?”我一听开始急了,转身看着她,“为何不早说”

    “我只是说今天去不了,过两日就未必,你先在房间休息,午膳时间我叫人来喊你用午膳,午膳过后,你继续修习,如果你坚持得住,可以尝试食三粒。”月奴说话间已经起身,走到门口准备开门离去。

    “过两日?哥哥等得及吗?”我朝着她的背影加大音量的喊。

    月奴打开门,没有看我:“放心,那狐狸还算有些本事,一时死不了。”

    狐狸?在说哥哥狡猾吗?不像哥哥的性格。

    想起她刚刚说的话,顿时有些疑惑,我起身将装药的瓶子从枕头下拿出来打开,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面而来,所有修习行者都是靠这个吗?为何没见玉尘哥哥用过。

    我抬头看着窗下愈来愈强的阳光,度朔可有这样的阳光?

    (二)

    用完午膳,月奴与我一同回了房间,月奴将我打开的窗关紧,我照例在塌上打了个坐,从枕头下拿出药瓶,抖出一粒到手心,忍着味道吞下。

    刹那间,丹田内燃起一团炙热的真气,我静下心来,按照五脉的走向,一点点的将真气分开来,然后分作一股,一股股地指引着它们在身体内移走,重回丹田之时,已经转化为了自己的真气。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熟练的将其完全炼化。

    我睁开眼,一身红衣的月奴正在旁边守着我。

    “还能继续吗?”月奴问我。

    “能。”昨天便是两次,我想应该问题不大,又抖出一颗咽下去。

    第二次炼化时,刚开始还好,到了后期,渐渐的有些吃力,便逐渐放慢了速度。依稀能感到头上渐渐冒了细汗,但慢虽慢了些,我也逐渐将其炼化。

    再睁开眼时,已经有些虚脱。我再抖出一粒。

    “如果坚持不住,明天再说。”月奴盘坐在我身边,看着我。

    我想想玉尘此时还不知如何,为了不拖月奴的后腿,我二话没说将药塞进嘴里,然后闭上眼睛。

    “随你,我帮你看着些。”月奴并没有阻止我。

    我艰难的开始分化真气,额头上滚落的汗珠愈来愈多,时间过得越来越慢,我渐渐感觉体力的透支,开始有些力不从心。快要成功时,不料最后一股真气,却划开了五脉,直直冲进了肺腑,五脏六腑瞬间在真气的突走下如火一般的炙热,这些变化像是在一刹那间完成,我支持不住睁开眼身体像没有了支持向前倒去,咽口一道咸甜,血从体内反呕而上,月奴瞬间扶住我,握住我的手,将她的真气传入我体内,随着时间的流走,五脏内的温度逐渐回到正常。

    良久,月奴才将注入我体内的真气撤走,感觉好了一些,但依旧全身冒着虚汗,全无力气。

    “料到会如此,但我还是低估了你些。寻常人可做不到这强度。”月奴将我放了躺下。

    我只觉得全身虚弱得不能再动,已经说不出话,在她的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之前从来没有过,但感觉体内真气逐渐充沛,好像有个颈隐约达到边缘。

    “你先休息,晚膳不想吃就不用下来了。”月奴帮我合上被子,然后转身出了我的房间。

    我看着眼前床塌上的流苏,担忧着哥哥,可能因为太过疲惫,不知不觉居然沉沉地进入梦里。

    梦里,渔村里,艳阳下一棵好大的杏花树,正开得烂漫,风起时花瓣便在空中随着风飘走。我往家里走去,进去后空无一人,好像知道了什么的我,又直直朝门口跑去,推开门朝着大海跑去,本来的艳阳天居然直直的暗下来,跑着跑着居然变成了黑夜,跑到大海边也没有停下,就直直朝着大海里跑去,居然也不下沉,就在海面上一只跑,离岸边越来越远,夜越来越深,远处好想亮起天灯,我定睛努力看着,却突然熄灭了,再看不清

    从一层层梦里醒来时,居然已经夜深,不知期间月奴来过没有,身体的不适好了些,只是仍疲惫得很,踉踉跄跄地下了塌,走到窗前,将木窗推开,看月像怕是丑时,外头月明如水,窗下的街道空无一人,安静得很。第一次离家,想到以前睡不着时总会去悄悄室,而今,玉尘哥哥不知所踪。

    突然感觉全世界只剩下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