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玄幻小说 > 胭脂何事 > 章节目录 第6章 灯火阑珊处(四)
    (一)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暮色渐渐的暗了,镇子邻近汉水,汉水出海出多海崖,甚是陡峭,几乎不会有人迹。

    伴着夕阳最后的余晖,一个半束发的俊朗少年带着个绿衣红耳的狐妖少年爬上了断崖。

    镇子上开始燃起了星星点点。

    两个妖精都甚少来人间,此番场景,实属壮丽。

    虽说人类比起妖精来说,武力甚微,寿命还短。但妖精化形却也都是化了人形,天庭也都是吃着他们的供奉,大多人类向往或敬畏着其它五界,而其它五界又何尝不曾向往,敬畏着他们。

    不止两个妖精在断崖上偷窥着人间。月亮即将升起的地方,一条伪装着的鱼龙化了真身,一条银龙在海中翻泳。想要靠近人间,却又不能。

    点亮星空的不是星辰而是满幕的祈天灯。

    (二)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场景,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天灯还是那些天灯,一刹那的恍惚间,那些记忆,成了过眼云烟,他不再是那个阿玉了,那个永远需要人保护的小赤狐。

    想着那个特爱捊他毛的白猿精,再看着身边天真烂漫,唯他是从的子夜,他觉得有些事情的确需要提上日程了。

    我抬头看着玉尘哥哥,察觉到他神情的变化。那个故友到底是谁呢?从未听他提起半点。

    等我有朝一日有能力,我一定和哥哥去找他。子夜会好好修炼。

    上元节后不久,玉尘哥哥说他要离开几日,这些年来这是我们第一次分开。

    我甚是担忧,担忧的倒也不是我能不能活下去,而是路痴的玉尘哥哥,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

    “子夜,好好呆在家里千万不能出去乱跑,不要出院子。”玉尘坐在杏花树下的石桌边,再番告诫我。

    “子夜知道,”其实我已想了许,终于说道,“哥哥,你要去哪里,为何不带子夜一起去呢?”我给玉尘满上茶,“我在你身边,总有个人照顾你。”以至于十日的行程,因为迷路,不走了大半个月。

    “我去的地方太过危险,子夜在家呆着就好,不要落下了修行。”玉尘端起端起茶盏,细细抿着。

    听到这里,我内心忽然慌了,危险?

    可以不去吗?这句话在心中盘念已久,却不敢说出口,我怕他像那些嘴里说着暂时离开,却永远见不到了的人。不对,怎能这样想,哥哥拥有法力,定会平安回来。

    本来定好,明日天明时分再走的哥哥,今日用了午饭,便走了。

    我看着桌上渐凉的餐饭,和对面空荡的座椅,忽然的满心全是落寞。

    第一次一个人在家。除了对哥哥的担忧外,竟然有些兴奋。

    比如,自己出门走走。

    阁居的走廊将木屋连在一起,家里不算太大,但也空旷的很,但我早把各个角落里有几株杂草都记得一清二楚。平日里,玉尘便是极少让我出门,对外面的世界,倒真是感兴趣得很。

    算着时辰,确定哥哥已经走远,我小心翼翼的出门去。

    先朝着平日下山的路走了一段,所见绿林与往日到没什么区别,我听着鸟鸣,这种偷偷做坏事的感觉真是兴奋又刺激。

    不知为何,走了百米,再往前走前面的路开始又细细的雾笼罩,我觉得奇怪得很,这是春日,怎会有雾,或许是我见识不够,心里有些害怕,便回头又跑了回去。

    回到阁室间,天气还是明朗,我忽然明白,是玉尘哥哥设了个结界。丧气得很。

    看来又要无聊着。

    忽然发现,石桌上,有一团白色。

    ????

    仔细一看,居然是只大兔子,这兔子居然吃的不是草,在吃我未收起来的剩饭,怪异得很。不是有结界吗?难道哥哥还没走,它就进来了?

    我小心翼翼地靠近,生怕吓跑了它,它倒是吃得忘乎所以,桌上的饭菜,不见了一半。

    待靠近的时候,它突然直起了耳朵,发现我了?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它的后脖颈。

    “哈哈哈哈,我抓到你了居然想偷吃”手里的兔子扑腾得紧,我施了个简单的法术,禁锢住了它。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丑人”

    居然说的是人话我反而被吓得一激灵,法术瞬间施了效。我尖叫一声,大兔子挣脱了出去,我往后撤了一步,没站稳,往后跌了去。

    我死死盯着跳脱出去,却没逃,蹲在石凳上盯着我的兔子。心里慌得很,也不知改用个什么法术。

    “好丑的女娃,真是我见过最丑的了。”兔子又开口说话,声音甜甜糯糯,居然还不慌不慌抬起爪子舔舔。

    虽说我相貌略有缺残,但也不算丑吧这能说我?我定住了神,它也没伤我,应该不是妖兽之类,除了比野兔毛更长了寸多,样貌和平日见的兔子相差无异,毛茸茸,粉嫩的长耳朵,很是可爱。可是这一张口,怎么就这般讨人厌呢

    “你…你是什么东西?”我问,和未幻化人形的兔子说话,真是特别怪异。

    “我不是东西,我是讹兽,是最有神力的灵兽,我会吃人的”

    最具神力的灵兽难道不是龙脉一族?看它样子软萌得紧,一只如此可爱的兔子说出这般大话,萌意更生。

    “你骗人,要是真如此,你何不吃了我?”我起身蹲着,和石凳上的它平视,笑着问它。

    “哼,你太小了,等你长大了再吃”兔子直着耳朵,示意着桌上被折腾得凌乱的剩菜。“这饭是你做的?”

    我真被这可爱的兔子萌化了,“这里就我一人,当然是我做的。”看来兔子对我的手艺甚是欣赏。

    眼前兔子直立的耳朵放下,更显得软弱可爱,眼里像是闪起精光。我以为它要和我接话。结果转身极快的速度便跑了,转眼不见了踪影。

    我觉得神奇得紧,看它跑了,有点失望,想起哥哥有本书记录的是妖兽志异,起身去屋里翻找查看。

    翻找许久,终于找到。

    讹兽,状若兔,人面能言,常欺人,言东而西,言恶而善。其肉美。

    “其肉美?它被煲汤的样子,不知也是否可爱得很。”我不由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