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内缠绵

第5话 天堂地狱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一叶扁舟 本章:第5话 天堂地狱

    第5话 天堂地狱

    苏绣已经退到了窗边,已然无处可逃,再没有机会了。此时慕云锦已经扑到了她的身后,伸手便捉住了她,他从身后抱住她,紧紧地搂住,两人便一起滚到了地毯上。

    慕云锦伟岸高高挺立着,顶在苏绣的背后,双手一拉便轻易扯掉她的xiōng衣。粉色的小裤先被扯下了一点点,又被扯下了一点点,最后完全掉落下来。

    苏绣尖叫着反抗,双手死死捍卫着自己的领地……

    “绣儿,别挣扎了,你会受伤的……”慕云锦嘶哑地低喃,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力道。

    一声“绣儿”唤得苏绣心跳几乎停滞,可是更多的却是恐惧。

    “慕云锦,不要,请你放了我吧!求你别这样对我!别这样对我好吗?!求你……”苏绣的哀求湮没在呜咽声中。

    慕云锦并没有停下,他的手从后面箍住苏绣的双臂,然后大力扯开了最后一块儿遮羞布。苏绣只觉得突如其来的冰冷笼罩了全身,下一秒就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是干干净净,一丝不挂了。

    “绣儿,你乖,我会对你负责的,咱就不假结婚了……”慕云锦在理智泯灭的时候,喃喃地说出了口。

    对自己负责?怎么负责!就算不是假结婚,他现在的行为也能被指控为婚内强暴!

    慕云锦的双手流连忘返地在苏绣的身上游走,贪恋的抚摸一圈一圈地反复着,引起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原本屈曲交叠的双腿也紧张地绷直了。

    在没有任何前戏的情况下,男人便骄傲地直直闯入。剧烈的疼痛令苏绣吃疼地紧咬自己的下唇,轻微的活动带来无法忍受的痛楚,而男人呼出的却是一口**被满足的气息。

    在极度的惊栗和痛苦下,苏绣的身体就像是冰封的一样,每一次都比前一次更增加疼痛的程度。高傲与矜持再也敌不过这撕心裂肺的痛楚,无论是**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苏绣的双手死死地抓住地毯,眼睛瞪得圆圆的,连指节都屈曲得没有一丝血色,她连动都不感动,只有xiōng前剧烈的起伏着,呼吸着。

    上一次酒后乱性的感觉,她已记不清,毕竟那是尚在不清醒的状态下,而眼下她只觉得这感受痛苦极了,犹如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徘徊不定……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进发过后,慕云锦和苏绣同时瘫软在地毯上。

    苏绣斜躺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她希望自己累极晕过去,不必感受那种刻骨铭心的痛楚和羞辱,永远不要醒过来……

    却不能如愿。

    房间里的灯光依旧明亮地照耀着,照耀着她粉雕玉琢的美丽,闪烁着柔和动人的光泽,似乎想为**的她披上一件轻薄的华衣。

    “绣儿,起来,一起去洗一洗……”慕云锦用过苏绣的身体,温柔无限的喃喃一声,透着激战之后的疲惫。

    “滚!”苏绣从齿间咬出一个字。

    “我抱你睡床上去吧。”慕云锦微微叹息一声。

    “别碰我!”苏绣厉声道。

    慕云锦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尔后愠怒地扳过她的身子,让她与自己面对面直视。

    “苏绣,今晚上你哪儿也别想去,也不准想别的男人。我说过了,这才只是刚刚开始,我会让你好好感受一下,谁才是最好的!”

    话落,便大力地将她抱起,任由她抡着拳头挥打在自己身上,等到她打累了,他又压了下来,准备开始新一轮的进攻。

    “走开,不要过来!”苏绣骇然大喝,用尽她仅剩的全部力量。

    可慕云锦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力量,才刚刚重温过她的美好,自然是特别享受的。说实话他也很懊恼,明知道自己的粗暴极有可能弄伤她,可他就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要她……

    只是,这一次,他会尽量轻一些,让她也感受到欢爱的美好。

    苏绣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在极度脆弱的状态下,再无力挣扎,摇晃了几下后,终于瘫软在他的身下,只能任由他摆布……

    渐渐地,忽深忽浅、忽快忽慢的运律带来了全新的疼痛感和极致的欢愉感,刷过她全身,窜进每一寸神经末梢,引爆了敏感到发狂的战栗。

    意识凌乱中不知道他反复持续了多久,也不记得自己被抛上云端死去活来了几回,这种经验对她而言极为震撼,心神体肤俱被他深深烙印。

    直到窗帘透进一线暗弱曙光,他再度痉挛迸发,才在喘息中宣告淋漓尽致,她虚软无力全身酸痛,在他放手后三秒内昏睡过去……

    睡境恒久,如同死亡一般平静。梦境中似乎去到一千年后,有人在她耳际模糊地吟唱——

    “我知道你不曾爱我,不曾在乎我,但我心深处已为你融化,无法控制假装不在意,泪水早已决堤,我已经遍体鳞伤,却找不到那个懂我的人,我的脆弱隐藏在内心深处,表面的坚强和倔犟只是伪装,其实我已痛苦不堪,我渴望爱,渴望你能理解,但我只能将真情深藏,不留痕迹,不敢让别人知道,在我内心深处是如此爱你,因为这爱早已占据我全部身心……”

    帘幕低垂间仿佛呢喃软语不歇,那吟唱悲戚而低哑,不知道是谁的歌声,只觉得心里压抑得疼痛,窒息得无法呼吸……

    蓦地凉风拂过,打了一个寒颤后,苏绣惊醒了过来。

    睁眼一看,窗外已是风和日暄的白昼。强烈的光线刺激着眼球,她合上眼,努力晃了晃脑袋后又睁开。转头看了看身边人,慕云锦似乎依旧睡得很沉。

    她想要悄悄起来离开,却发现浑身酸软胀痛得难受,连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好不容易忍住了那难受的感觉努力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又被一只强壮有力的长臂给勾住腰际。

    下一秒,长臂猛然一收,苏绣打了个趔趄后重新落入男人宽厚的怀抱。一侧首,慕云锦邪笑的面容便映入眼帘。

    “你想去哪里?”光波流转,灿若辰星,一丝痴然眷恋在他的眼底稍纵即逝,快得让人几乎无法察觉。

    他的嘴角带着一抹邪笑,笑意似满足、似玩味、似含趣、似得意、似讥诮、似想放纵大笑,惹得苏绣气愤不已。她即时回嘴,“当然是离开这屋子,离开你这个禽兽!”

    说着,奋力想要从他身边爬起来。

    “我说过,你哪儿也不准去。”他一拉,重又把她拽回怀里。

    苏绣还想挣扎,却未果,她气结,“慕云锦,你伤害得了我的身体,却伤害不了我的尊严,昨天晚上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会记住一辈子,我不会让你再有机会欺负我的。”

    心头一丝酸涩乍然无声地掠过,慕云锦的脸色微微一变,“别说得这么自信,不管你怎么说,昨晚……”

    忽地,他顿住,饶有兴味地笑起来,眼神极深,极冷,残忍讥讽道:“昨晚,你不是挺喜欢我那样对你吗?不过真是抱歉,我一点儿都没觉得你让我有任何印象深刻之处,我脑子里想的,只有报复而已。”

    那一刻,苏绣恨不得立刻杀了眼前这个男人。可她什么也没说,以最快的速度翻身下了床,捡起凌乱一地的衣服飞快穿上,奔出去冲到浴室里捧起冷水连连泼脸。

    冰凉的液体泼洒在脸上,所有意识终于完全清醒。

    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心想回去之后一定要赶快离开他身边,分居也好,离婚也好,只要不见着慕云锦那厮就行。

    洗漱完毕后她转身出了浴室,慕云锦竟然就等候在门外,她刚踏出去了一步,他便从背后一把抱她入怀。

    紧紧地箍住她的身子,性感的唇贴近她耳边,暧昧问道:“你去哪儿?”

    她懒得理他,直接回答:“去没有你的地方!”

    “我不会放你走的,给我乖乖呆在这里哪儿也不许去。”他的面上是带着笑容的,可是说出来的话却那么冰冷,苏绣只觉得这厮根本就不是人,竟然能把“表里不一”这个词儿演绎得那么无懈可击!

    她骤然回头,再也忍不住凄厉控诉:“慕云锦,你知道我夹在你们两兄弟之间有多痛苦吗?昨晚上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你还要把我怎么样?!你到底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我能给的全都给了,能配合的也都配合了,我没什么可做的了,你就不能放我走吗?难道,你想看着我死吗!我死了,你就满足了是吗?你很恨慕枫,想让他伤心难过,想要报复你的家人是吗?那就杀了我!杀了我,我保证慕枫一定会痛不欲生,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yīn影!”

    杀了她?慕云锦呆住。

    她竟然想到了死?这种轻生的话她竟然可以随口说出来?她就那么不乐意和他待在一起吗?她就那么想要回到慕枫的身边吗?

    顿时一颗心像是被人生生扯裂了一般,绞痛难忍……

    既不忍,又不舍,还有一丝的内疚,慕云锦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正视她,只得转身背对着苏绣。

    见他如此,苏绣恨极了,一下一下地从背后推他,一边哭诉道:“你和你的家人互相憎恨,可是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六年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更不知道慕枫有你这么个哥哥,对你们慕家的事根本不了解,我姐的事我也毫不知情,为什么你要把你们家的恩怨发泄到我的头上?我也是受害者呀,知不知道!我要是早知道慕枫接近我是有目的的,我才不会那么傻和他走到一起!慕云锦,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一个人,一条有血有肉的生命,也会有感觉的,也会和你一样会痛会难过啊!可是,你昨晚上那么对我,有没有想过我是怎样的感受?!有没有?!有没有?!”

    苏绣从推他的第一下开始忽然就爆发了,咬着牙痛哭流涕,她从未如此脆弱过,绝望过,伤心过,痛苦过。

    她一下接一下地推,使劲儿地推,带着埋怨和发泄。

    这种推拒最后演变成挣扎和捶打,到了最后苏绣已经疲惫到极限,摇摇欲坠,终于瘫软地坐在冰凉的大理石地上痛苦不已。她的脑袋夹在双腿之下,只是哭,歇斯底里地哭,一声接一声地抽噎着。

    她的哭声想一把锥子,声声捶在慕云锦的xiōng口,他不舍地回头,想要去安慰她,手刚伸出一半,却又收回。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半是辩解半是安慰地道:“我早就警告过你,谁叫你昨晚上去维护慕枫那小子?我和你才刚结婚,你就不能看在这件事儿上,做做样子吗?你多少还是应该顾及一下我的面子吧?你倒好,跟我结了婚,竟然跑去帮别人的男人说话,你说我怎么会不生气?所以说,如果你昨晚上不帮着他说话,我是不会对你这样的……你应该知道的,要是你向着他,我第一个报复的人一定会是你,是你自己不听话!”

    苏绣看着他,语遏。她知道慕云锦是商人,习惯与人尔虞我诈,游击周旋,可怎么也没想到他连口才也能练得那么好!

    半晌,她虚弱地笑嗤,“这么说,倒是你有理了?照你这么说,从头到尾还是我的错了,是我苏绣自个儿活该被你欺负,对不对?”一边质问着,一边眼泪流个不停。

    慕云锦张了张嘴,答不上话。

    索性甩手去到客厅,她那样痛哭的模样他不想再多看一眼。他宁愿她像刚才那样打他,也见不得她哭。

    不知过了多久,慕云锦听不到卧室内有任何声响,他悄悄进去一看,原来是她哭累了,瘫倒在床上沉睡过去。

    他叹息一口气,折回来替她盖好被子,默默地看着她的睡颜心里难过极了,也愧疚极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在她额间亲亲地吻了一下,这才把房门反锁了,将她关在主卧室内。

    慕云锦出门时取了车钥匙,悄悄驾车去了附近的小镇……

    ——一叶扁舟《婚内缠绵》——

    皇城,雨转晴天。

    掠过几点蛛丝雨,天边洒下一匹五彩斑斓的彩虹,一辆出租车拐进小巷后,缓缓滑行至幕府门外悄然停下,有人到访。

    保姆将人打开,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男子。

    他肤色略白,模样清俊,高挺俊朗的鼻梁,深邃幽远的黑瞳,若美玉雕刻般的面容上带着一点儿未脱的少年稚气,但紧锁的眉头却又让他有种难以亲近的风雅气质。

    他是苏墨。

    “你好,我来找慕书记。”未经允许贸然造访,多少是有失礼数的,但苏墨别无他法。

    苏绣一夜未归,杳无音信,他试用了各种联系方式都找不到,这实在太反常了。昨天白日里才刚刚播放了她与慕云锦已婚的新闻,很难不让他想到这件事与慕云锦有关。

    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后,他还是找来了。

    保姆已经认出他来了,不正是苏家二小姐的弟弟吗?她礼貌地点头,“慕先生不在,一大早就去A市了,请明天再来吧。”

    说完就要关门,却被苏墨用手将门沿抵住。

    “那我找慕老太太,麻烦你通报一声。”

    “不好意思啊,最近老太太身体不舒服,如果没有预约的话,太太是不会允许你去见她的。我看你还是请回吧,下次记得先预约。”

    苏墨坚持站在门外,请求道:“对不起,我是真的有急事儿。如果找不到我姐,我是不会离开的。麻烦你通融一下,让我见见慕老太太吧?”

    “你这年轻人真是的,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你就让我见一下吧……”

    “哎呀,真烦人,你走吧,今天你是见不到老太太的。”

    ……

    两人的争吵声终于引来屋内人的注意力,周香玲闻声走来,远远地看见保姆正和一个瘦高个子的年轻男子在争吵。

    “什么人啊,一大早就在门口吵吵闹闹。”

    周香玲走近一看,发现是苏绣的弟弟苏墨时,脸色顿时就变了。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周香玲确是认得的,毕竟是两姐弟,长相相似,所以好认。

    “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好慕太太,我找我姐,你知道她的消息吗?昨天她不是和慕云锦结婚了,可是昨晚上她一整夜都没个消息,我担心……”

    周香玲的脸色又变了变。什么,苏绣没回家?难道,她和慕云锦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转瞬又抛开了这个想法,毕竟他们两个已经成了夫妻,就算有些什么不愉快,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夫妻间谁没个争吵呢?

    周香玲媚眼斜睨,风韵犹存的脸上便是浅淡一笑,“说不定是悄悄度蜜月去了,你这做弟弟的应该体谅一下姐姐新婚的心情,别想些多余的昂,回去吧,把你家宁子照顾好,让你二姐好好过一过二人世界去。”

    一开始苏墨也这么想,可他思忖着不对劲。她把宁子当自己孩子一样养着,不可能一个晚上不回家,就算真有事儿不能回家,没个交代什么的也就算了,到了这时候还没个电话也太不应该啊。

    苏墨摇摇头,说:“不对,我姐不是那种动不动就失踪的人,哪怕晚归了半个小时她也会打个电话来报平安,我想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儿,能不能让我联系一下慕云锦,我想问问他是怎么回事儿。”

    并不是没有慕云锦的电话号码,正因为苏墨联系不到慕云锦,所以他才觉得这件事十分蹊跷。怎么会两个人同一个晚上一起失踪?这未免也太巧了……

    周香玲担心苏墨一直杵在门口说话,万一被老太太知道了的话,那可就难以收拾了,只想快点儿让他走,奈何苏墨却将脚死死抵住铁门,她赶也不是,不赶也不是。

    “是谁呢?”一道老人威仪的声音混合着拐杖敲打在地面上所发出的敲打声从里屋传来。

    周香玲脸色一僵,缓缓转过身去。

    慕老太太换了一身适合走动的便装,从里屋慢慢移动到客厅,保姆赶紧上前去扶住她,把她扶至沙发上。苏墨见了一个机灵便闪进了屋,不等周香玲反应过来,便急急喊道。

    “慕奶奶,我是来找我二姐的。”

    慕老太太错愕地回头,看清眼前的年轻人是苏墨后,反问:“你二姐?苏绣吗?”

    “对啊,慕奶奶,您昨天见着她了吗?”

    老人家昨晚上睡得早,至今还不知道家里发生了那样一件震撼人心的大事儿,她点了点头说:“见着了啊,吃过饭以后就和云锦一起回去了,怎么,她没告诉你吗?”

    苏墨心里一沉,“她没有回家,也没跟我们联系,我现在找不到她。”

    “找不到她?这话什么意思?”

    慕老太太狐疑地看向周香玲,发现她眼神躲闪,分明是在隐藏些什么,顿时心里划过一丝不安,便沉声问道:“香玲,昨晚上我睡下之后,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这,这个……”周香玲一脸的为难,双手捏紧成拳,手心里全是冷汗。

    “还不快说!”老人家大声呵斥了一声,却不敌病体所带来的不适感,话一出口便紧接着好几声的咳嗽。

    周香玲这下慌了,只得把事情前后始末全部说给老太太听。

    几分钟后。

    一声凌冽的大喝响彻整个客厅,“你说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糊涂,真是糊涂!”

    “妈,是萧白不让我告诉您的,再说您昨晚睡得早,我们不想吵醒您……”

    “你们这些做长辈的,怎么分不清楚孰轻孰重,这种事儿是能瞒住我的吗?”

    因为盛怒,慕老太太脸上的皱纹全皱褶成一条条的折子,她频频敲着拐杖,不解气地骂道:“慕枫那小子也真是的,整天就知道惹祸!今儿个早上,人家瞿将军刚打电话过来说起他和苗苗处对象的事儿,还挺生气的,我正想着要问问慕枫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没想到他昨晚上还闹了这么一出,真该好好收拾他了!”

    见她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苏墨赶紧劝慰,“慕奶奶,您先别急,我看这样吧,我想办法联系他们俩,你们也多方让人帮着找找,我等会儿去我二姐的学校打听看看,或许她的同事知道些什么。虽然没人知道昨晚上他们离开这里后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说不定,或许没我们想象的那么严重。哦对了,晚上我还要去接宁子放学回家,有什么事儿的话咱们电话联系,您看怎么样?”

    慕老太太沉吟片刻,微微颔首,“好,也只能这样了。”

    然后,转头看向周香玲,目光犀利,“香玲,去把慕枫找来,我有话要问他。还有,这件事有他的责任,他必须得负一定的责任。”

    “妈,这件事儿真不能怪慕枫……呃好吧,我这就去叫他过来。”周香玲是满心不情愿,本来想帮着自己的儿子说话,但看见慕老太太的臭脸后,便立即改了口。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慕枫得知苏绣一夜未归的消息后,着实吃了一惊。

    “妈,你说什么?苏绣到现在都没去学校上班?那她去了哪里?”

    “我怎么知道呢,我又不是她!”

    周香玲懒得管苏绣的事,只顾着倒自己心里的苦水,“唉,你说现在怎么办呢?我看你还是先回来一趟吧,你奶奶正发脾气呢,你回来跟她好好道个歉,哄哄她……”

    “嗯,好,我中午请个假回来一趟。”

    挂断电话后,慕枫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心事重重,默默祈祷:苏绣啊苏绣,你到底去了哪里?是和慕云锦在一起吗?他有没有对你怎样?但愿你一切都好,没有什么不好的事儿发生……

    ——一叶扁舟《婚内缠绵》——

    湖边小屋。

    苏绣并没有睡着,她只是装睡而已。如果她不这样做,又怎能趁慕云锦放松警惕出门的时候,偷偷逃走呢?

    待到他离开后,看似一尊芭比娃娃的苏绣这才乍然睁开了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只觉双手簌簌发抖,一打开双手的掌心全都是冷汗,全身虚软无力,还好是躺在床上的,若是站着只怕已经瘫软在地了。

    良久才恢复体力,苏绣慢慢从床上爬起来,蹒跚地步出卧室。

    直到现在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栋湖边小屋……

    这房子的面积并不大,是个平层,但是一应俱全,门前有个小小的游泳池,一个客厅一间卧室,一个卫生间,一个储藏室,后院还有三十多平米的小花园。

    最独特地方便是,整栋小屋的四周都用厚实的木板层层堆砌围筑成墙,除了只有一个大门出口可以通往来时的那座小桥以外,再无别的出口。

    而慕云锦也却是心思缜密,似乎料到她想要逃跑,所以把所有的门窗都锁得严严实实。纵然她长着一对翅膀,也是插翅难飞。

    折腾了好半天,苏绣终于累极了,瘫坐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不经意间侧首,视线停在那间贮藏室内,心头掠过一丝什么,下意识抬腿走过去,手触及门把手,不抱希望地转动着,只听见咔嚓一声,门竟然被打开了!

    可是,这间贮藏室没有后门,只有斜对门口方向的一面墙上大概两米处高有一个小小的窗户。

    不知为何苏绣心里浮起一丝渺小的希望,她攀上高高堆起的杂物顶端,勉勉强强爬至窗边。

    手试探性地伸向那扇窗……

    啪嗒一声,窗户打开了!苏绣心中狂喜。

    她奋力抓住窗沿,脚下使劲儿往上蹬,顾不得破旧的铁锈是否会划伤她的手臂,她拼了命往外一点点地爬……

    终于,她跳下了后花园,脚踝上的旧伤因为落地时巨大的力道牵扯撕裂般地疼痛。苏绣齿牙咧嘴地摸了摸脚踝,额头上全是冷汗。

    但她来不及多想,如果她不赶快逃离这里,只怕一会儿慕云锦就回来了。所以,她得抓紧时间赶紧逃走!

    事实上,慕云锦却是走得不远。他所去的那个小镇离开湖边小屋仅仅只有五六分钟的车程而已,卖完了一些生活必需品以及两个人的简单换洗衣物后,他便驱车往回赶。

    他倒是没想到苏绣会逃走,只是纯粹担心自己走得太远,她一个人起来见不着自己怕她害怕,所以回来的路上马力十足。

    他万万没有想到此时此刻的苏绣,正用尽全力试图逃跑……

    苏绣抬眼看了一眼后花园,便怔住了。怎么会这样?这后面的木板墙比前面游泳池周围的还要高!仔细算算的话,差不多足足有两米多的高度!

    她有些失神,盘算着该如何翻过去。忽地她想到先前在屋子里看见游泳池旁边有一张躺椅,或许她可以踩着椅子爬出去?

    于是绕到游泳池边,却发现那张躺椅重量不容小觑,她只不过搬动了数米就累得不行。心想不行,照这样下去只怕她还没开始翻墙就已经累趴下了,而且时间也被耽搁了。

    思来想去后,她回到木板墙边,仔细一打量,决定踩着木板墙上的隔断翻过去。

    不容多想,便开始行动……

    不巧的是,慕云锦此时已驾车赶回来,两手提着塑料袋,开了门进屋后还没发现什么异样,正准备放下手里的东西,却乍然听见一声痛呼声隐约从后院里传来。

    立刻警觉!

    随手将东西丢在一旁,疾步赶到卧室一看,果然没有见着苏绣的身影,顿时慕云锦的目光变得凌厉。火速绕到后院一看,苏绣正弯着身子揉自己的脚脖子呢!

    该死的女人,竟然想要逃走?!

    慕云锦顿时气得双手握成拳,青筋暴现,一张俊容骤然变得桀骜恼狠,“苏绣!”

    不意被逮了个正着,苏绣强按下内心的慌乱和失措,硬着头皮转身就跑,脑和脚下旧伤又犯,瘸着一只脚根本就跑不快。

    “苏绣!你给我站住!”他大喝。

    哪里敢停下脚步,她是受了伤,可脑子还没坏掉,如果她真停下来了,慕云锦还能放过她吗?昨晚上慕云锦的行径有多么粗暴,多么恶劣,苏绣只要一想起来就浑身发颤。

    所以,她必须得逃,拼命地逃!

    ……

    苏绣不知道该逃往哪里,她只知道一直往前逃,能逃多远逃多远,能逃多快就逃多快。

    苏绣选错了逃跑的时机,又选错了逃跑的地点,后院连着的是一片山林。这里满布崎岖不平的山野小径,雨后打滑湿粘的青苔,闷热异常的密林,又滑又软的泥浆,腐烂发臭的断木,这是个适合藏身却不适合奔跑的地方。

    她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转过头去看,发现慕云锦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像是看一出好戏般悠闲地跟随在她身后,一副守株待兔的得意之色。

    苏绣低咒了他一句,却不敢懈怠。

    一团团的藤蔓和乱七八糟匍匐的植物阻挡着她的去路,汗水打湿了她的衣裳,彷徨中她已迷失了方向。隐隐约约见到前方有一片碧绿的湖,她便毫不犹豫地往湖边冲去。

    心想要是能有一条小船,载着她逃离慕云锦的身边就好了……

    苏绣极度地透支自己的体力,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脚上的伤痛已变得麻木,她拖着步子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直到身体最后一点儿力气即将消弭之际,终于看到了一线希望!

    真的有一条小船!

    她狂喜不已,拖着疲惫的身子往那条小船跑去……

    慕云锦慢悠悠地跟在身后,打定主意等她走不动的时候再抓她回去,可当看到她直直地往那条小船奔去的时候,他立刻明白苏绣心里的想法了。

    眸子明显暗了下来,他骤然抬腿追过去,“苏绣,你站住!站住!”

    苏绣根本不听,头也懒得回,突然之间觉得脚似乎不疼了,脚步渐渐加快起来。慕云锦气急败坏地追上去,三两下就拽住了她的手腕,趁他还没反应过来便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给我停下,想去哪里?嗯?你以为你逃得了吗?!”

    “我要回家!你放我走!”

    慕云锦唇弧微斜,讥诮道:“干嘛那么急着回去?我还想和你继续待在这儿呢!我们待在一起越久,慕枫就会越痛苦!”

    “不要再说你对慕枫的仇恨和愤怒了!我都听得想吐!”

    “好啦,不要胡思乱想,你就把昨晚发生的事当成我们的新婚夜好了,不是有句话叫**一刻值千金吗?我那么做,是顺理成章的事。”

    轻描淡写的一番话却让苏绣羞愤不已,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她咬了咬唇,眼泪不争气地涌进了眼眶。

    是的,他倒是提醒了她。这假结婚的事根本就是她提出来的,可恰恰就是这个事实才让她更觉得难受。

    看见她哭,慕云锦心里又开始莫名地烦躁起来,“行了,不要哭了,不要再和我对抗,立马跟我回去,这样我们两个都能轻松点儿!”

    “别碰我!”苏绣嫌恶地甩开他伸过来的手,“如果你再靠近,我就马上跳到湖里去!”

    她没说谎,苏绣不会游泳,要她跳湖,必死无疑!

    她本不是个轻生的人,过去那么困难的日子都活过来了,再折腾的事她也能安然度过,可为什么在面对慕云锦的时候,她却这么难过呢?

    在这一刻苏绣真是心灰意冷了,要怎么做他才能放过她?如果死了就可以的话,她真想一死了之!

    思及此,脚步一刻也不停歇地往湖边走去……

    见她顽固不化地踏进水里,慕云锦惊异地咬了咬薄唇,眼里禁不住薄有恼意:“苏绣,你给我站住!你疯了吗?真的想死?!就为了慕枫?!”

    “是!我是疯了!我是想死!可我不是为了慕枫,我是为了我自个儿!”

    苏绣倏然回头,控诉道,“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对你来说也许无关紧要,可是对我来说却很重要!慕云锦,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如果不是因为爱,怎么能做那种事呢?!你是禽兽吗?!你强暴了我,还要我若无其事的活下去,你还是人吗?!我告诉你,我做不到!如果你不带我回家,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两个人站在一米深的湖面边缘,含冤对视……

    良久,慕云锦才开了口,语锋比先前更冰冷:“就算你死了也于事无补,你要是想要白白牺牲自个儿的生命,那你就尽管去,随你的便!我不会拦着你的!但是,你去了yīn间后可千万不要后悔,也别担心苏墨和宁子!”

    苏绣根本不听劝,自顾自地往前走……

    “苏绣……你……苏绣!苏绣!”

    愕然地看她走至湖水越来越深的地方,慕云锦一颗钓着的心便越提越高,惊骇地看着荡漾的水平面渐渐淹没了她的xiōng口、脖子、再到下颌、嘴、鼻……

    眼睁睁见着苏绣手舞足蹈地在水里挣扎着,慕云锦再也沉不住气了,懊恼大叫:“***!该死的女人!”

    哪里还顾及得了那么多,他低吼着纵身跳进湖里,往苏绣沉入的地方游去!

    水里柔弱的女人很快就见不着影子。

    薄薄的青雾浮在湖面上,使这湖面又好象是笼着青纱的梦,高下不平的草滩上嵌着一洼洼清澈的湖水,水面映出太阳的七彩光辉,就象神话故事中的宝镜一样。

    本来是十分美好的景色,可此时在慕云锦看来就像是一张深不见底的大网,完全将苏绣的身子吞入腹中……

    这让他感到恐惧。

    慕云锦在她没入水中的位置找了好一会儿,却没能捞得她一丝一毫。那一刻,他害怕极了,心脏猛跳个不停。

    如果她真的……

    不,打住,慕云锦告诫自己别瞎想。不,不会!没有他的允许,她敢寻死?决不允许!

    他一遍遍下到水里,找寻着苏绣的身影,终于抓到了她的衣襟。慕云锦不敢停歇,急忙将她救上岸。

    苏绣已陷入昏迷状态,慕云锦猛拍她的脸颊也未能使她醒转过来,他赶紧给她做人工呼吸,一遍一遍有规律地按压她的xiōng部……

    噗——

    一口浑水从苏绣嘴里喷出,她的脸惨白如纸,唇色发紫,“咳……咳咳……”一连咳嗽了好几声后,才见得她的面色好了些。

    她在他怀里无意识地哼哼了几声,恍惚中在感受到脸颊边上摩擦的湿润衣料,有些熟悉的怀抱和扎实的肌理仿佛让她有些许的安心。

    刚才苏绣自己也害怕极了,一开始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一个劲儿地往水里冲,真正被水淹没后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荒唐。

    都怪慕云锦,要不是他逼她,自己能走到这一步吗?!

    精神一旦松懈下来,所有精气仿佛在这瞬间便消散不见,苏绣只觉得脑袋眩晕不堪,她想用力甩一甩头,好让视线清晰一些,却未果。

    慕云锦害怕极了,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她奄奄一息的模样震住了他所有的心魂……

    怎么办?她就这么走了吗?

    不!不会,他绝不相信!

    ------题外话------

    再次唠叨,请亲们一定要支持正版哦,如果你真的喜欢小舟的文,那就请支持正版吧。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内缠绵5》,方便以后阅读婚内缠绵第5话 天堂地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内缠绵第5话 天堂地狱并对婚内缠绵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