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内缠绵

第3话 再次高潮(震撼)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一叶扁舟 本章:第3话 再次高潮(震撼)

    第3话 再次高氵朝(震撼)

    他一口含住她的食指,用温热的舌尖**着手指上受伤的那一侧,舔了又舔,吮了又吸,在一片静谧的客厅里甚至还能听见暧昧的唾液声……

    苏绣瞪大了眼,惊愕地看着他,不敢相信这厮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天啊,她的脸赶往哪里搁,还有奶奶、保姆,他老爸慕萧白以及玲姨在旁边看着呢,这让她以后该如何面对他们才好啊。

    完了完了,脸都被他丢尽了!

    苏绣的一张脸瞬间涨了猪肝色,她使劲儿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却被他始终抓得紧紧的,直到他舔得满足了,一脸解馋了的模样抬起头来,她的手才得了空。奈何在众人面前,她不但不能发脾气,还只能装出一副很甜蜜很害羞的模样!

    再看另一边,慕云锦那张英俊帅气的脸笑得很得瑟……

    “咳咳咳咳——”慕萧白第一个打断满室的尴尬。

    保姆看了看大家的脸色,佯装打酱油一般跑去厨房拿烫伤药膏去了。

    接着是奶奶打圆场的玩笑话,“哈哈哈,你们小两口的感情很好啊,看来我不用担心了。呃……苏绣啊,你以后也别叫这小子的全名了,就叫他云锦吧,要是你们自个儿乐意呢,私底下随便你们叫‘亲爱的’还是‘心肝宝贝’什么的,我都高兴,哈哈哈哈——你们放心,放心啊!我们这群上了年纪的人啊,就当什么也没听见,哈哈哈——”

    苏绣只能一个劲儿地干笑,这边慕云锦一手捂唇不敢笑出声,另一只手却捂住腹部,明显已是憋到内伤。她真想狠狠瞪他一眼,却不得逞,因为长辈们都看着呢。

    慕老太太继续道:“唉,我这第一个心愿是了了,可这第二个心愿嘛,就需要你们俩继续努力咯。”

    苏绣的神经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奶奶,您还有什么心愿没了?只要我能办到,就一定去做!”

    慕老太太笑呵呵地说:“别着急,这第二个心愿嘛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办成的,因为那不光是时间问题,还得天时地利人和,反正一句话,还得靠你们俩努力。”

    “奶奶,到底是什么心愿竟然这么难?您就直说吧!”苏绣担心慕老太太的身子抵不住,忧心忡忡地问道。

    她的表情看在慕云锦的眼里,终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了。苏绣觉得他很没正经,老人家正说着正儿八经的事情,他竟然还笑得出来,顿时气不过就呵斥他。

    “慕云锦,你别笑,让奶奶把话说完!”

    这一次慕云锦倒是挺配合,十分听话地止住了笑,迎上她时眸光温柔无比,专注而宠溺,情深意重,仿佛真的与她是新婚燕尔的感觉。

    苏绣被他这么一看,脸不自觉地更红了……

    怎知下一秒,奶奶说的话更叫她难为情,“傻孩子,***第二个心愿当然是希望你们俩能早点儿给我生个曾孙子咯!这生孩子嘛可不是说生就能生的,当然是得看时机啊,你看慕岚和薛凯,都结婚那么多年了还没有个孩子,奶奶啊是真心希望你们能顺利生个孩子好让我这个老太婆早点儿抱一抱……”

    慕老太太的话还没说完,苏绣已经觉得自己的脸开始抽筋了。

    周香玲不知何时走到身后,苏绣回首之际不经意地与她的视线相撞,两人相视一眼,各自怀着心思礼貌性地点了点头。

    “既然来了,今晚就留下来住一晚吧。”周香玲竟然开口说了这样的话。

    慕萧白默然看了她一眼,随即十分默契地说道,“嗯,难得回来一次,今天就住下吧,反正也给你们准备了客房。”

    慕老太太自然是很高兴,“是啊,正好陪奶奶说说话儿。”

    苏绣想要婉言拒绝,慕云锦却先答应下来,“也好,明天我们直接去蜜月旅行。”

    “蜜月旅行?那好啊,打算去……”

    ***话音还未落,门口“啪——”地一声突兀的巨响,众人回头一看,原来是匆匆赶来的慕枫!

    她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枫儿,你怎么这么没有规矩,要回来也不事先打个招呼,不打招呼也就算了,还这么冒冒失失的闯进来,成何体统?!”

    然而,慕枫风风火火地走进来,不但对一众长辈视若无睹,更对慕老太太的话恍若未闻。他直直地走至苏绣面前,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你和他真的结婚了吗?告诉我,苏苏,那只不过是炒作对不对?!我不相信你真答应和他结婚!”

    苏绣很冷静,“你已经看过电视报道了,应该明白那都是真的。”

    “苏苏!”慕枫脸色变了又变,上前一大步拉住苏绣的手就说,“你跟我走!”

    “去哪里?放手!”苏绣一把甩开他。

    慕云锦冷眼看着一切,仿佛十分冷静地看着一出好戏,其实心里早已风起云涌。

    “苏苏,为了你我愿意放弃这个家,放弃现在的名利,放弃拥有的一切,”慕枫郑重地说,“走,我们去公证结婚,然后我找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和你做一对最平凡的夫妻!走,跟我走!”慕枫仿佛还说着梦话,始终不肯接受苏绣已和慕云锦结婚的事实。

    “慕枫,你放开我!”苏绣也有些慌了,她从没有看见过慕枫有如此疯狂冲动的一面。

    “苏苏,你要听我的,跟我走!”慕枫急于说服苏绣,完全疏忽了手里的力道,推搡与拖拽之间,苏绣的手腕上已是起了一道鲜红的勒痕,疼得苏绣禁不住紧咬下唇。

    “放肆!”一道威仪凝重的怒喝终于唤醒了慕枫的理智。

    慕枫怔然地回头,发现慕老太太气得浑身发颤,手里杵着拐杖也未能支撑住她的身子,只听见她痛心疾首地说道,“慕枫,你好好看看你现在这个模样,哪里还有咱们慕家人的风范?快点儿给我放手,你不能对你的嫂嫂这么无礼!”

    嫂嫂?!难道一切真的已成定局?!不,不会的……

    慕枫惊得后退了一大步,瞪圆了眼,见鬼吧望着眼前的慕云锦和苏绣,满眼不可置信。

    周香玲心疼自己的儿子,但她知道,只要还有奶奶在,这件事就容不得别人插手。她只得上前抱住自己的儿子,劝道,“慕枫,你不能这么不懂事,***病才刚刚好一点儿,你这样做,不是火上浇油吗?”

    话落,又转头看向慕萧白,“萧白,你先扶妈回屋休息,慕枫就交给我。”

    慕萧白点了点头,赶紧将生气的奶奶送回了屋。

    这句话,慕枫倒是多少听进耳朵里了,可也正是如此,他脸上布满了痛苦的表情。想要挽回却无能为力,想说爱却得不到她的原谅,唯一能做的就是拱手让人了吗?

    这样的情形,让他深感受挫,然后不得不放开苏绣。

    苏绣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慕枫,你先冷静点,有什么话我们到外面的小花园里说。”

    说这话时,她下意识地瞄了一眼慕云锦。

    慕云锦没有看她,也没有说话。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慕枫身上,但是苏绣只看了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心情一定很不好,满脸yīn翳,那双漂亮的惯常是温柔的桃花眼里,此时却闪烁着冷冽的凶光,眼底的神色仿佛正酝酿着一场腥风血雨般地骇人。

    她想,他大概是不会放她和慕枫在一起私谈的,可是眼下她能想到的办法只有这一个。不过是缓兵之计而已,况且有些话她不便当着长辈们的面说。

    尽管知道慕云锦心情不怎么好,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于是率先走在前面,“走吧,慕枫。”

    慕枫感到有些意外,仿佛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眼底闪耀着希望的亮光。

    另一边,长辈们面面相觑,尤其是周香玲,极不放心自己的儿子,可奶奶发了话,“放心吧,让他们自己去好好谈一谈,这件事就交给苏绣,那孩子能做到的。”

    周香玲还想说话,终究忍住了……

    慕枫尾随在苏绣身后出来,在小花园里找到一片安静的地方,两人面对面站着。

    “慕枫,你放手吧。”

    苏绣这句话一出口,两人都沉默下来,周围仿佛也在同一时间晚万籁寂静。灯光氤氲,光辉远远蔓延过来,笼罩在两人身上,打出斜斜的不明不暗的yīn影,彼此都看不清彼此的心事。

    良久,慕枫抬起头来,牵牵嘴角。

    “我不放!我说过,这一次我一定要坚持到底,六年前是我的失误,才会那么傻放弃了你,可是现在,我为了你愿意放弃所有的一切!”他看起来在笑,目光炙热,带着决心和果决。

    “慕枫,你做不到的,”苏绣的声调很轻柔,语气却很笃定,又有些央求的意味,“放手吧昂?就当我求你。”

    “如果这是你深思熟虑后的决定,我成全你。可是,你要相信我!这一次我是来真的。”

    慕枫很急切地想要表达自己的决心,却被苏绣拦住,“如果你能放弃现在的生活,当年就不会选择出国留学,就不会在几千个日子里杳无音信,当我们再度重逢的时候你就更不会那么被动。”

    慕枫见她如此反驳,目光呆滞,一瞬间万念俱灰,“我没有,我来找过你很多次,可是你弟弟苏墨他……”

    “那是借口!慕枫,你虽然不说但是我知道,你的顾虑比你想象得还要深,你在乎的东西比你想象的还要多,而摆在我们面前的障碍比你想象的还要大,这些你都明白的,你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慕枫频频摇头,死死盯着苏绣,她的目光是那么陌生,刺得他生疼。心里就像被凿子凿开一个口子,冷风呼呼灌进来,让他心肝脾胃都隐隐作痛起来。

    好半天他才重新开了口,声音低沉沙哑,“当年我走是因为我父母逼我,而那个时候的我还没能明白,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以为我需要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看一看,可是一去我就后悔了。我应该留下来陪你的……在国外的那段时间里,我疯狂地想念着你,想着要回来看看你,六年了,只要一想起你就总是走神,所以才出了车祸,在床上躺了整整三个月,直到去年身体好些了,做了复健之后医生才让我回来的。如果不是因为那次车祸,我可能到现在还见不着你。后来,重新见到你让我又一次体会到你对我的重要,虽然你说你恨我,可是只要看着你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才能发自内心地笑出来,才能感觉到我真正活得像一个人!所以无论怎样,我都决定要追回你!”

    “可是,当我真正接近你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时间真的让我们有了隔阂,我觉得我们之间越走越远,我很害怕,想要做点什么,去抓住你,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慕云锦却和你走到了一块儿!我不知道他对你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相信我还爱着你!”

    灯光将慕枫的影子拉得很长,使他看起来削瘦而单薄,他面上全是悔意和内疚,苏绣也觉得他说的话是真心的,可同时又觉得那么苍白。

    她长叹一声道:“我相信,我一直都相信,我也承认,六年前的我的的确确曾经很爱很爱你……可是慕枫,我也说了,那是六年前!你也知道的,时间能冲淡一切……”

    苏绣深吸了一口气,相信或者不相信有什么区别吗?她选择相信又怎么样?承认了又怎样?

    于事无补!

    慕枫仍做垂死挣扎,“那我们去公证结婚!离开这里!去别的城市!对了,还有苏墨和宁子,苏苏,我们带着苏墨和宁子一起生活吧!”

    “不!”她摇头。

    “为什么?为什么要拒绝?”慕枫痛苦万分地看着她。

    “慕枫,回去吧!你父母该等急了,以后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若坚持这样对大家都不好。我希望你把该忘的事都忘了,咱们就做朋友做家人,不是一样的吗?”苏绣垂下眼眸,心里涩涩的。

    真的,到底什么时候起,她也学会了说些场面话?可是她不这么宽慰他,不行。

    慕枫怒极了,忽地把她双肩拦住,想要拥她入怀,却被她抵住,“苏苏,告诉我实话,你对我真就一点儿情意也没有了吗?”

    苏绣抿了抿唇,再次沉默了,说实话她再也不想用任何决绝的言语去慕枫,她心里很清楚慕枫的为人,他本质并不坏。

    但,或许是因为他们当年爱得不够坚持,又或许是因为缘分不够深,总之他们各自太在意爱情以外的许多东西,爱情就变得那么的渺小而微不足道了。

    他们都有各自的使命和责任,爱情并不是人生的全部,更何况爱情对他们俩而言,早已面目全非。她有家人,他也有亲情,当爱情和亲情成了矛盾体不能兼容时,只能选择放开各自的手。

    半晌她终于打破沉默,声音微沙,“慕枫,我只能说对不起,你忘了我吧。”

    慕枫心底一窒,那根由全身所有最敏感的神经末梢纠结而成,六年来始终绷得紧紧的绝痛心弦,在那一刹,忽然就断了。

    力图让语气平稳,他眸光如箭,捎着燃烧的烈焰,压迫着苏绣,“苏苏,是不是他逼你的?昂?”

    他,指的当然是慕云锦。

    “不,慕枫,没有人逼我,这是我自个儿的决定。”她抬起眼眸,那么淡地看着他,隔膜得仿佛两人之间的距离犹如隔世yīn阳那么远,脸上的表情全是冷漠。

    慕枫气急了,满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苏苏,你拜托你清醒清醒好不好,即使你不愿意嫁给我,但是嫁给他是绝不会幸福的。”

    幸福?她的人生里还能期望着这两个字眼儿吗?

    苏绣一把推开他,冷冷地瞥他一眼,“慕枫,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你就不能祝福我吗?”

    “不能!”

    苏绣叹口气,显得十分疲惫,“慕枫,你听我一句劝,不要逼我对你太狠,好不好?”

    慕枫使劲儿拽住她手臂,语气强硬,“我不听,就算你对我多狠我也不介意。苏苏,我这是在救你,就算你不再爱我,我也不能亲眼看着你掉入狼穴不管!”

    慕枫的话音刚落,倏地,一道森冷yīn沉的声音从花园的黑暗纵深处传来。

    “狼穴?!慕枫,我警告你说话客气点儿!”

    苏绣的步子刹那顿住,微愕回首,看着身后的男人,是慕云锦!心里不断涌出一串疑问:他怎么来了?几时来的?听到了多少?又或许是全都听见了?

    慕云锦远远地走近,神色不变,视线只落在苏绣一人身上,浅淡地勾了勾唇:“老婆,**一刻值千金,我们该回去了。”

    说着,想要牵起苏绣的手,却被慕枫即时抓住胳膊。

    同一瞬间慕枫袭向他横在半空的手臂,他骤然抬高避开慕枫的攻击,苏绣还没反应过来又被疾扯入怀,一股柔力使她双肩闪电般一百八十度大转,下一秒她被挡在了身前面向着慕枫硬生生收在她鼻尖前一寸的拳头。

    只差半秒,她的脸怕是已遭殃了……

    慕枫又惊又怒:“慕云锦,你算什么男人!”心里后怕极了,还好他及时收了手,要不然这一拳准打在苏苏的脸上。

    慕云锦唇弧若灿,似赞还讥:“你想抢别人的老婆,难道就算是个男人?”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不知为何却让慕枫即时哑口,当场回不了嘴,又顾及着苏绣在面前,不敢轻易动手。

    半晌,他说:“苏苏,你先让一让,我要跟他好好谈谈。”

    苏绣当然明白慕枫所谓的谈谈是个什么意思,担心得要命,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地,慕云锦侧首睨了她一眼,语气不快,“你是女人,给我闪一边儿去。”

    说着,自己先移到几米外的一处空地,慕枫跟在他后面走过去。

    两人面对面站定,相互对望,慕枫肤色白皙,如笼入了一层霜,寒气袭人,而慕云锦小麦色的皮肤使脸色愈加显得黑云压顶。

    相持数秒后,慕枫率先打破冰封的空气,脸上却丝毫没有解冻。

    “慕云锦,你讨厌我妈、我姐还有我也就罢了,为什么要牵连到无辜的苏苏?我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也知道你娶她是有目的的,不就是因为你得不到爱,尤其是得不到爸爸的爱,所以你才生我和我妈的气不是吗?你的怒火冲着我来就好了,何必去牵连三个女人?好,不说我妈和我姐,就说苏苏,她总该是最无辜的那一个吧?你为什么要去招惹她?竟然逼她嫁给你,你觉得这样做,你还算是有人性吗?简直就是个禽兽!”

    慕云锦也不甘示弱,回以冷笑,薄而凌厉的唇角浮起一丝嘲讽:“慕枫,难道强抢别人的老婆,就对了?”

    “我就抢了,你敢把我怎样?!”

    慕云锦难得的急怒,“她现在已经是我的老婆了,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根本用不着Cāo心!再说,你凭什么说是我逼她的?实话告诉你吧,结婚的事是苏绣先提出来的!”

    “我呸!少他妈骗人!苏苏不会这么做,绝对不会!”

    慕云锦这次是存心和慕枫杠上了,“你不相信?呵,慕枫,你不知道的事不敢相信的事还多着呢!刚才,苏苏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吧?除了结婚的事以外,还有些事是你更想象不到的。慕枫,想不想知道答案?”

    说这番话时,他一脸的笑意,尤其是最后那句话意味深长。

    慕枫不得不承认,压抑的好奇心终于被他勾起了,“慕云锦,你到底想说什么?”

    一旁的苏绣发现慕云锦那张高深莫测的脸突然变得yīn沉下来,心里渐渐升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无边黑暗衬得他眸内星光如闪,他说,“你们过去是什么关系或是发生过什么事儿,我不管,但是从现在起她就是我的女人了。准确地说,应该说苏绣早就是我的女人!慕枫,你听好,不管你有多么的后悔,都请靠边站!因为,早在结婚前,苏绣就已经是我慕云锦的女人了!”

    他的女人?!反复好几次的强调仿佛是别有深意地说明着什么……慕枫心里一紧,突然就明白了慕云锦暗指的那层意思。

    顿时气得满脸惨白,两手握成拳状,已是处在暴躁出手的边缘。刚提起一股气想要把拳头挥出去,却听见另一边的苏绣发出一声悲愤的尖叫声。

    “慕云锦,你疯了?你为什么要说出来!”

    苏绣心里惊骇极了,本来就是一场荒唐事,竟然被他这样肆无忌惮明目张胆地说出来,而且还是当着慕枫的面!

    他……到底在干什么!

    然,她本来是想制止慕云锦的疯言疯语,可是当她看见慕云锦脸上露出的得意之色后,立刻就后悔了。这么说,无疑肯定了慕云锦的话,难怪他那么得瑟。

    慕枫的脸明显黑了好几分,额角的青筋突突跳起来,那张本来还很清俊的脸此刻冷得像寒霜一样,里面冰刃的光芒几乎刺穿了她。

    咬牙质问,“苏苏,你是说这都是真的?”

    “慕枫……”

    苏绣从未想过用这样残忍的方式刺痛慕枫,即便没有了爱情的可能,但是这样的结果对慕枫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最令人可恨的是慕云锦,这种事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口的事,可他就这么肆无忌惮毫不遮掩地说出口来,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况且他突然悄声出现,并且出言不逊,想必对她是不太信任的,否则也不会悄无声息地跑来偷听。既然如此,她何必给他好脸色看?

    然,慕云锦却不这么想。

    当看见苏绣的脚步不自觉地向慕枫走去,整颗心仿佛一瞬间被浸在了苦水里一般。这死女人,她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她想反悔吗?她把他当作什么了,想要和慕枫死灰复燃吗?她脑袋还算清醒吗?

    心里就像是被人掐出了血,他霍地上前一步拦住苏绣,带起强大的气场,气势迫人。

    他的眼里冒出小团火焰,几乎想挥她一巴掌,直恨得牙龈咬紧,“苏绣,你给我站住!刚才我说过什么,要演,就得给我演得像是那么一回事儿!”

    他死死地拉住苏绣,嗓子压得极低,仿佛压抑着即将爆发出来的怒气。

    然,潜藏在心底的抵触终于被他的强硬从黑暗的最底处勾出一丝几丝来,苏绣懊恼并且极度反感他的霸道和强势。

    “放开我,慕云锦!”她抿唇,凝声道:“你怎么能对他这么残忍呢?好歹,他也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吧。”

    她眼底的不忍和那一点硬碰硬的抵触则彻底激怒了慕云锦隐忍的怒气,他一把抓住苏绣的双肩,倏然压下身来,全然不顾苏绣被抓痛的双肩,用力摇晃着。

    在旁的慕枫仿佛成了无关紧要的背景,鸷冷眸光如出鞘的冰刃,玄寒森冷地擒住她的双眼:“苏绣,别告诉我你到现在还想着他!你忘了你们苏家的仇恨吗?你这么快就忘了他们过去是怎么对你的?还有你姐,你这么快就忘了你姐是怎么死的了?你有没有想过苏墨和宁子,这些年你们是怎么过日子的你都忘记了吗?苏绣,你醒醒吧,不要被自己的同情心蒙蔽了双眼,他根本就不是值得你去原谅的人!”

    “是!我是没想原谅他们,也没有忘记过去的那些事。可是,我又起码的良知,我知道不能用这样卑鄙的方式去打击对方。我说过什么?我最讨厌被人利用,你刚才说那些话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失去贞Cāo,对男人来说或许是无所谓,可对我一个女人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慕云锦,你记住,就算是我们结了婚,可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还没有亲密到能把这种私事敞开来说的地步!”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五官如同抹了一层薄冰,每一寸都透着寒霜之气,慕云锦从未见到她有这么生气的时候,仿佛直想在他xiōng口连扎几个血洞一般的忿然。

    慕云锦突然觉得有一丝的凉意从心底泛滥,正渐渐地扩散至周身,越来越冷,直冷得他心口酸涩难耐。

    她竟然还向着慕枫?他们都结婚了,她竟然还向着他?为什么,难道她还爱着他吗?

    他定定地凝视着眼前正一脸倔强的女人,她一动不动站在原地,脸上连表情都欠奉。黑暗中她的视线正望着慕枫,而慕云锦只觉得仿佛在她脸上看到了跳跃的阳光,不知不觉中重重yīn霾便笼罩在他的心底。

    突然,慕云锦意识到了一点:她是他灰暗生命里唯一的一缕阳关,但这缕阳光却不唯一地照耀着他。慕枫夺去了他该享有的父爱,而如今却想要抢走这一缕阳光……

    慕云锦默默闭上眼睛,良久才重新睁开。

    苏绣见他不说话,心里却是伤心透了,也失望透了,她没想到慕云锦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关键是他连一点儿认错的意识也没有,还用狠狠的目光看着自己,顿时的怨气可想而知。

    也罢,这两兄弟都不是什么良人,她已无力应付,自觉身心疲累,索性转身想要离开。

    却被慕云锦从身后拽住,冷冷的声音传来,“苏绣,今天可是我们新婚,你不能一个人走!”

    到底是担心她一个人走不安全,还是不甘心认输,慕云锦已难以辨清。他只知道,如果现在就让她走,或许这一次就真没办法挽回了,说不定他比慕枫还“死”得惨!

    “放开我,我要回家了……”苏绣无力地晃了晃被紧握住的手腕,自然是没办法挣脱。

    家?她说的是位于城郊外的苏家吗?不行,绝不放她走!

    慕云锦将她攥得更紧,一手抓着她的手腕,一手搂过她的腰,带着她往停车的地方走去,“那好,我们回家再说!”

    即使要回去,也得和他一起,而且是回他们的新家!

    苏绣的身体有些发软,一半儿原因大概是因为情绪过激造成的,一半儿原因或许是脚伤还未完全好,被慕云锦这么一拖拉,整个人就倚靠在他身上,却努力地朝相反的方向推搡他,“你走开,别来管我!”

    “你想要自己走?不行,我绝不放手!”

    慕云锦后半句话,别有一番含意,苏绣岂能听不懂,可她不想再和他多说什么,心里又气又恼。两人反复拖拽之间,苏绣一不小心弄伤了自己的手,顿时痛呼出声。

    “你弄痛我了,快放开!”

    蓦地,一阵大力袭来,斜斜地从慕云锦身后击打在他的脸上。慕云锦踉跄了一下,本能地放开了苏绣。尔后,苏绣被迅速地裹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慕枫愤怒的声音仿佛从动地狱里嘶吼出来的一般,“你这个人渣,你弄痛她了!”

    慕云锦怀里落了空,着实怔忪了好一阵,直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这才惊醒了过来,面色yīn郁,“慕枫,放开苏绣,她是我的!”

    慕枫狠狠冷笑,“你的?哼,你不配!”

    “我不配?难道你配?!”慕云锦平时并不是个爱冲动的人,现在却也冷静不下来了,“我们的红本子上清清楚楚写着是夫妻两个字!我跟她,无论是名还是实,都是货真价实的两口子!这是法律都改变不了的事实,哪里轮得到你来评头论足!”

    恰恰这就是慕枫最为憋屈的事,他最难忘的初恋,耗尽心力与时间去爱的人,到了最后却不是他的女人……

    再找不到一句话来反驳慕云锦,气急了的慕枫连跨好几步,冲到了慕云锦的面前,然后一拳轮过去,这次正中慕云锦的左脸颊。

    慕枫在英国的那段时间学过一阵子的拳击,所以这一拳无论是力道还是技巧,都用了百分之百的能力,而慕云锦也不曾防备,所以挨了个结结实实,顿时嘴角沁出了血丝。

    而慕枫连打了两拳,像是打上了瘾,眼见着慕云锦嘴角出了血,他一下子就有了底气,全身热血沸腾起来,指着慕云锦怒斥,“慕云锦,你这个衣冠禽兽,要不是奶奶向着你又怕她老人家生气,我早就想要打你了,这次可是你主动挑起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又是一记铁勾拳轮过去,目标是他的下颌。

    怎料这一次,慕云锦已经有了防备,他及时躲过后便反手攻回来,一拳打在了慕枫的鼻子上,慕枫的鼻子开始流血。他只觉得鼻子热热的,顺手一摸,满指鲜红。

    一口气难平,慕枫的眼里充了血,嘶吼一声后便冲上去与慕云锦扭打成一团,他们一会儿撞到了树干,一会儿撞到了灌木丛,把满园的姹紫嫣红搞得惨不忍睹。

    眼看着两人的打斗越来越激烈,苏绣心里开始着急了,想要插进去阻止却又未果,只能站在一旁直跺脚,“你们别打了!别惊动了奶奶呀!住手,听见了吗,快住手!”

    可是,他们却对苏绣的劝阻置若罔闻。

    恰巧这时候,慕云锦顺手捡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扑上去压住慕枫,挥舞着向他的脑袋砸去!

    苏绣吓得起了一身冷汗,赶紧上去抱住慕云锦的腰,大喊:“慕云锦,你疯了?!你想要做什么,快住手!”

    正巧这时候,因为听见院子里乱哄哄的声音而急急赶来的慕萧白,看见的情景恰恰就是慕云锦挥起石头砸慕枫的这一幕,顿时气得怒不可遏。

    “慕云锦,你给我住手!你想要做什么,亲手杀害你的弟弟吗?!”

    慕萧白的视线落在了慕枫的鼻梁上,那鲜血如注的情景震慑住了他,他跨上去蹲下,扶起慕枫的身子大喊,“慕枫,你怎么样?还能行吗?”

    慕枫也是真的蒙住了,大概被慕云锦刚才那骇人的表情给吓的,怔怔的,还未回过神来。心里后怕极了,心想如果这一石头挨下来,怕是命真的就丢了。

    见他还在发呆,慕萧白生怕他有事,拍了拍他的脸,“慕枫,你醒醒,慕枫……”

    他的话音还未落,一道凄厉的尖叫声从不远处传来,“啊!儿子,你怎么了?!”

    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谁的声音了,周香玲踉跄地跑来,一把抱住慕枫,惊慌失措地看着他那张布满鲜血的脸,又抬头看向慕云锦,一边流泪一边控诉道,“慕云锦,你怎么能这么对慕枫?他可是你的弟弟啊!”

    慕云锦站起来冷笑,“你怎么不问问你的乖儿子,是谁先动的手?”

    “住口!”慕萧白气急怒喝,转过来一脸的悲痛欲绝,他站起来指着慕云锦的鼻子说道,“慕云锦,你怎么能这么做?你怎么不好好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像个兄长,哪里还像是咱们慕家的长子?!”

    慕云锦yīn沉着脸,直视着自己的父亲,“爸,是他先动的手,你为什么要袒护他?”

    “是不是慕枫先动的手我不管,我只相信我看到的事实,我看到的是你拿着石头要砸他的头!难道,是我看错了吗?你还想抵赖吗?何况就算是他先动手,那也一定是因你而起。”慕萧白正在气头上,人一激动很多不该说的话便怎么也刹不住了。

    “慕云锦,我是你老子,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如果不是你做了什么事或是说了什么话刺激了慕枫的情绪,他是不会先动手的。你和慕枫不同,他善良,你狡诈,他会动手打你那是怒极所致,而你会动手打他一定是因为心狠手辣。如果人心有黑与白的两种类型,他就是白的那一类,而你,就是那黑的那一类!”

    “他善良?我狡诈?他怒极所致,我心狠手辣?他是白,我是黑?”慕云锦身体僵硬,声音发冷,带着颤抖,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辩解,也是不可能让慕萧白相信自己的了。

    他冷冷地看着慕萧白,忽地笑出来,带着一抹无奈,还有绝痛。讽刺性地反问道:“爸,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爸。”

    “你!混账……”慕萧白一口气差点儿喘不上来,话全部卡在了喉咙里,眼见着他呼吸不顺畅,周香玲又赶紧上来扶住他。

    慕萧白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周香玲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慕云锦,一脸悲愤,“云锦,就算当年我再怎么不对,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妈妈。她过世了,我一直很愧疚,为了弥补,我和你爸悉心照料你,把你养大,可你呢?你是怎么回报我们的?你有没有想过,是你自己始终放不下,是你自己心存怨念,现在又来怪罪在我一对儿女身上,你这么做,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儿良心?!”

    “呵?良心?你跟我谈良心?玲姨,我没有听从吧?从你这样的人嘴里,竟然还好意思说出良心这两个字?!我倒是想问问你,当年你破坏我爸和我妈感情的时候,你怎么没想到良心这两个字?!”慕云锦的口气满是不屑的嘲讽,鄙夷的视线里毫不掩饰讥诮之意。

    “你……”周香玲哑口无言。

    同在一个屋檐下相处了十几年,周香玲不但从未得到过慕云锦的认可,就连作为长辈的身份也从未得到过他的尊重。曾经在对他母亲的死这件事儿上,周香玲内心里其实多少有些愧疚和自责的,但恰恰是慕云锦这种抵触的态度极大地刺激了她的野心和**。

    眼下被慕云锦如此一说,周香玲更是气得浑身发抖。

    ------题外话------

    呃,好吧,我承认我慢了一步,**斩了一半儿,剩下的留到下一章去了,那啥下面的内容你们绝对想象不到……顺便说一声哈,求各种票票!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内缠绵3》,方便以后阅读婚内缠绵第3话 再次高潮(震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内缠绵第3话 再次高潮(震撼)并对婚内缠绵3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