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内缠绵

第20话 陈年旧事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一叶扁舟 本章:第20话 陈年旧事

    第20话 陈年旧事

    苏眉选的师范学校念书,因为只有师范学校里师范专业的学生才有生活补助。

    每个月学校补助七十块,她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就是七十块,而弟弟妹妹的生活费则是她平时兼三个职挣来的。

    苏眉说过:“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了弟弟妹妹。”

    当父母仅剩的家当都用完了的时候,苏眉遇见了那个包养她的人,也就是慕岚的老公,当时三十四岁的薛凯。

    苏墨和苏绣一开始也为苏眉的行为不耻,无法理解她的所作所为,更无法相信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

    后来,苏墨开始绝食,而苏绣也脱离了慕枫的朋友圈,开始浪荡各个酒吧。

    直到有一天,苏眉给了他们一人一个耳刮子:“我对他有感情,你们俩就别折腾了,我过得很好。”

    后来,苏眉最终选择了离开薛凯。

    半年后,苏眉遇到了姐夫,两个人结婚后生下了苏宁。

    原本以为一家人终于可以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怎料姐夫出了一场车祸后便不治身亡。

    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和弟弟妹妹,那日子过得如何可想而知。

    苏眉最后一次去找曾经包养过她的薛凯时,心情是平静的。她说她要帮苏绣找一个好工作,要帮苏墨上好大学,还要给宁子留一笔抚养费。

    苏眉说:“一步错,步步错。苏绣,以后千万不要像我一样走错路,一定要找一个值得你爱的男人好好过日子。记得帮我照顾宁子,她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一切都是我的错。”

    苏绣没听出她这是在交代后事,她只以为苏眉是在告诫她不要像以前那样轻易地就爱上了慕枫,以为爱情有多美好,却到头来,发现慕枫故意接近她并让她爱上他,其实是别有目的。

    换句话说,慕枫利用了她,不但欺骗了她的感情,还想借此报复她的大姐苏眉。

    想起这件事,苏绣自然是后悔的,可她一向嘴硬,坚决不提这事。她一边若无其事地吃着小面,一边敲了敲宁子的脑袋,“我可不想带个拖油瓶,大姐,还是你自己照顾她吧。”

    然而,那天晚上苏眉没有回家。直到第二天,警察在附近的一片小湖里找到了她的尸体。

    没人知道她曾经经历过什么,也没人知道昨晚她遭遇了些什么,更没人知道她为何会选择跳河自尽。

    至于苏绣,她永远都记得自己抱着姐姐冰凉的尸体时,那种万劫不复的感觉。

    那时候苏绣的眼泪早就哭干了,周围的亲朋好友无不悄声叹息。

    这是苏绣十九年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直面亲友的死亡。不久前还在为一家人煎炒烹炸的那个贤惠的大姐苏眉就这样香消玉殒了。这让她感到了世事的无常,生命的无奈,还有,便是无边无际的孤单。

    那个曾经可以倾听她所有心事的善良的姐姐不在了,那个对自己的弟弟妹妹无微不至的姐姐不在了,那个在生命力倾注了所有精力和年华去呵护全家人的姐姐不在了……

    苏绣和苏墨两姐弟抱着苏眉的遗孤宁子哭成一团,哭得死去活来的景象对苏绣来说太过残酷。

    之后的那几日,她手足无措地抱着还未断奶的宁子,拙嘴笨腮地劝慰着苏墨,可就连不到二十岁的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几近崩溃的边缘……

    那种悲伤到凝滞的情绪,让苏绣压抑得喘不过气来,她不断地挣扎,最后“啊”的一声尖叫后,才从噩梦里惊醒过来。

    睁开眼时发现窗外已是一片鱼肚白,晨光透过纱窗零零星星射进屋内。

    “小姨,你又做噩梦了?”被窝里的宁子揉着惺忪的双眼问道。

    苏绣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弯腰吻吻宁子的额头:“嗯,小姨的老毛病又犯了。”

    替宁子掖了掖被子,把她哄睡着之后,径自进了浴室拧开水龙头,她直愣愣地站在莲蓬低下,仰起头任由水柱打在脸上……

    ------题外话------

    这章稍微沉重了点儿哈,不过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大家放心哈。


如果您喜欢,请把《婚内缠绵20》,方便以后阅读婚内缠绵第20话 陈年旧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婚内缠绵第20话 陈年旧事并对婚内缠绵20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