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女下凡尘

65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鬼魅影 本章:65

    65

    ☆、(17鲜币)第六十五章

    65

    一晃过了半个月,金瑶的身体恢复了一些元气,虽然还不能下床,但是她的精神已经好多了。她曾几次尝试运功自视身体,她知道幽冥止水和鬼朱砂始终是隐患,她不知道闻临风用了什麽方法暂时压住了它们,但是只要它们一天不除,她将永远不得安宁,可她失败了,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麽变化,但是又不能开口询问。

    闻临风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以致於她每天就像一尊佛像一样躺在床上,等著他把生活所需送过来。但是,她一点也不觉得不安,因为他现在所做的不过是在弥补他对自己的亏欠和愧疚,她受之心安理得,她甚至有过这样的打算,让他带著这份亏欠,她要拖累他一辈子……

    她和闻临风之间的话并不多,通常都是一问一答,内容也都仅限於日常生活,金瑶从不主动与他说话,偶尔闻临风想与她交流,她也总是假装无知淡漠地敷衍过去。而闻临风仿佛也有自知之明,从来不勉强她。她多数时间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发呆,仿佛埋著一口怨气。

    失忆真好,她可以躲在这副外壳里慢慢地舔伤口。她不是在报复,真的不是,她只是害怕失去这宝贵的新生。

    ~~

    ? 一个小小的脑袋在门外探头探脑,原本斜躺著的金瑶放下手中的书册。

    “有人在吗?”安静的屋子里传来一声询问。

    “请进,门没有关。”金瑶略略坐直了一些,把书册放到一边。她认得这个声音,在她昏迷期间,这个声音常常出现。

    一个姑娘熟门熟路地推门进来,她好奇地打量金瑶:“闻大哥托我娘熬的**汤做好了,我给你送过来。”

    “多谢。”闻临风走之前已经交待过了,他会让隔壁家的秀秀送午饭过来,应该就是眼前这一位吧。

    “你要现在吃吗?”

    “现在还不饿,我过会儿再吃吧。”

    金瑶也斜著头打量秀秀,这是一位很普通的乡下姑娘,长得还算清秀,只是……金瑶阅人无数,常年积累的经验使她的眼神如老鹰一般锐利,有些人只要一眼她就能看透个十之八九,这个姑娘有点小小的心机呢。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这样的人还不值得让她放在心上,打过招呼後,她便又拿起枕边的书册。

    秀秀盯著金瑶美丽精致的脸庞有些怔怔出神。

    “怎麽了?”许久不见动静,金瑶再次抬起头,却看到秀秀正直直地盯著她,似乎没有离开的打算。

    “呃,是这样,闻大哥怕你不方便,让我等你吃完再走。”边说著,她边把篮子放在桌上,把**汤和饭菜一一端出来。

    “那就劳烦你了……”金瑶的语气冷淡了些,这阵势是要逼她现在吃吗?

    “不用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你现在不方便,照顾你是应该的。”

    自己人?金瑶有些不悦,她现在虽然是个废人,却也不喜欢别人用这样同情怜悯的眼光看她,尤其是一个自以为熟悉的陌生人。若是平时她一定会不客气的反击,只是现在,她的身份是一个失忆的乡村妇人,性子应该是纯朴的,她应该给予什麽样的反应才算正常呢?屋子里出现短暂的静默。

    “闻大哥对你真好,”秀秀仿若不觉,低头整理饭菜,“他每天都托我娘熬**汤给你喝,而且每次都要放很多很昂贵的补药,有些我们甚至连见都没见过呢。”

    原来,她每天喝的好喝的大补汤竟然都是出自秀秀娘之手,闻临风让她在不知不觉间欠下了别人一个人情吗?她最介意的就是欠别人的人情,因为钱物易还清,人情债却永远纠缠不清。

    秀秀端著一个盘子走过来,上面有她刚配好的饭菜,笑道:“姐姐和闻大哥一定很恩爱吧?”

    她还以为这段时间她吃的饭菜都是闻临风做的,原来不过是一场误会,她暗自嘲笑,也是,他是一个男人,怎麽会做这种女人家的事。

    秀秀见金瑶久久不应,有些不安地道:“呃,闻大嫂,你不会是怪我唐突叫你姐姐吧?”

    “哦,不是……”相对於闻大嫂,还是姐姐好听一点吧,只是这个称呼是自家姐妹才叫的,虽然有一些不明的意图在里面,“你便叫我姐姐吧。”

    秀秀松了一口气,她指著一碟蘑菇炒**肉,笑道:“这蘑菇是闻大哥今天清晨从山上采的,可好吃啦,我们平时都很难采到,他还送了好多给我们家呢……他让娘做了这道菜,说要给你换换口味。”

    金瑶斜眉瞧著这个叫秀秀的姑娘,她似乎很喜欢闻临风呢。

    “真是劳烦你们了,还要大娘每天为我做饭,真是很过意不去。”金瑶欠意地说道。

    秀秀摇摇头,连忙澄清:“其实也不是每天啦,”刚才她有点夸张了,“闻大哥有时候太忙没有时间,才会托我娘帮忙的,他在家的时候都是自己做饭,而且闻大哥每次都会把你不爱吃的**头、**脖、**脚什麽的留给我们。”她突然露出了腼腆的笑容,“姐姐知道我们这种粗陋的地方没有多少机会能吃到这些东西,所以爹和娘都很感激。姐姐,不要客气,我们是邻居,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金瑶思忖了一会儿,并没有完全听进她的话,她只听到自己在意的……

    “他也会做饭吗?”

    “当然啊,要不他怎麽照顾你呀?除非是不得空的时候。闻大哥好像很忙,常常要出去做事……”秀秀把碗筷递给金瑶。

    金瑶没有伸手接,又是她误会了吗,如果他肯为自己做这些事,也许他对自己还是有点用心的吧?

    “他出去做什麽事?”

    秀秀有些诧异地看著金瑶:“你是他的妻子,闻大哥在外面做什麽事你不知道?”

    她怎麽会知道呢,她应该会知道吗?他在外面做什麽事与她有什麽关系,金瑶摇摇头。

    秀秀深吸一口气,仿佛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她突然有些幸灾乐祸,同时又深深同情起金瑶来,身患顽疾,夫君又不肯坦诚相对,挺可悲的是不是。

    “我听爹说过一些,闻大哥好像是做大生意的人,所以要常常出去应酬。不过,他的功夫可好了,他曾是我爹的救命恩人。”

    “哦。”因为是救命恩人,所以他们如此百般关照是为了报恩?

    秀秀举著碗和筷子的手僵了半天:“姐姐,你还不想吃吗?”

    金瑶回过神来,原来秀秀是要让她自己吃饭啊,这时她才猛然发现,自清醒以来,不管是喝药还是进食都是闻临风亲手喂她的,她竟然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以至於在秀秀面前闹笑话,她不会以为她在摆架子耍脾气吧。

    她吃力地接过碗筷,看著托盘里的鲜肉**汤和两碟清淡的小菜,不知道为什麽突然就没有了胃口。

    装著饭的碗好重啊,她的手都有点抖了,没有闻临风在身边,她连自己吃饭都做不到。而秀秀正充满希冀地看著她,她应该是希望能圆满完成她闻大哥交托的任务,之後能博得他的好感和赞扬吧?小姑娘的心思就是如此单纯,与她当年很像,她应该怎麽做呢?是助她一臂之力,还是落井下石?这一想,眼前的那些饭菜就更没有胃口吃下去。

    “姐姐,快尝尝这**汤,已经熬了一个时辰了,味道一定很好。”秀秀羡慕地说道。

    金瑶调节了一下气息,想让自己的胃放轻松些:“好的。”

    ~~

    闻临风在傍晚时分回来,他一进到房内,就看到金瑶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

    “瑶儿,怎麽了,哪里不舒服?”摸了摸她的脉搏,又探了探她的额头,除了气息有些轻浮,并无大不妥,可为什麽脸色这麽白?

    “没什麽,可能是天气转凉,有些冷吧。”

    闻临风连忙转身,从外屋把自己的毯子拿过来,盖在金瑶身上。

    金瑶咬了咬牙,额头上开始出现冷汗:“相公,我想休息,你先出去吧。”

    闻临风凝重起来,她的脸色很差,一定是出了什麽事:“瑶儿,你的脸色很不好,我还是在这里守著你吧。”

    “不用……”

    刚说了两个字,肚子里翻江倒海的食物终於再也抑制不住,金瑶扭身趴到床边,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吐得肝肠寸断,直到把今天吃的所有东西全都吐出来。

    闻临风扶著她,轻顺她的後背,紧锁的眉头显示他此时非常忧心和焦虑,他毫不嫌弃地用自己洁净的衣袖,把金瑶嘴角残留的污渍轻轻拭擦乾净。

    “是那些蘑菇吗?”看著金瑶虚弱的样子,闻临风心里充满自责,他真是粗心大意,没有考虑到金瑶现在的身体状况可能不适宜吃那些东西。

    “不知道……”

    把东西吐出来,终於好受多了,金瑶小声说道:“相公,你在责怪自己吗?我想,可能不是你的错吧,因为今天我都没有吃蘑菇。”

    “那是……”

    “其实,我今天不是很想吃东西,秀秀把饭菜送过来时,我只吃了一些饭和**肉,你知道的,**肉不是非常软,所以吃下去後,可能有些消化不良……”

    闻临风总算明白了,都是他的错。当初,因为金瑶的身体机能还没有恢复,所以他每次都会把食物煮得很烂很软,以便她下咽。杜云河曾经告诉过他,给她吃的食物很重要,要格外留神。他真是大意,不应该把金瑶的饮食交给别人,他早就应该想到,别人毕竟不像他这麽有耐心,虽然他临走之前已经千叮嘱万交代,结果还是出了差错。

    金瑶突然被闻临风一把抱进怀里,她吓了一跳,想推开他,却被他拥得更紧,听到他在耳边喃喃自语:“瑶儿,对不起,以後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不要抱得那麽紧吧,她现在还是个病人呢。

    她真不是故意的,也不是想破坏人家小姑娘的好事,她只是、只是实事求是,顺其自然罢了……

    果然,从那天之後,秀秀再也没有提著饭篮子在屋子里出现,而闻临风则坚持每天为她做饭。


如果您喜欢,请把《蛇女下凡尘65》,方便以后阅读蛇女下凡尘6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蛇女下凡尘65并对蛇女下凡尘6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