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的低调生活(清穿)

胤禛的反击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简一笔 本章:胤禛的反击

    胤禛的反击

    康熙三十二年正月初二早上,乾清宫养心殿内气氛紧凝,康熙帝两眼冒火,死死盯住了户部一干人,仿佛要将他生剥活吞了一样。

    若不是简亲王雅布在陕甘宁练兵,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凭费扬古他们,这驻军粮草能否从户部要到还是个问题,康熙帝万万没想到,陕西省府州县去年旱灾如此严重,仓廪的米谷数量尽如此不足,很多官府仓廪都成了空仓。

    去年冬天天寒,准格尔部冻死牛羊无数,陕甘宁离准格尔科布多很近,时不时到陕甘宁边境抢劫烧杀,夺取牲畜粮食衣物,百姓流离失所,浮尸千里。

    陕甘宁驻军粮草迟迟不到,士兵们半饥半饱,死伤不少,十万大军折损了六分之一,粮草勉强只能维持一个月了。

    外敌加流民,吃不饱穿不暖的士兵,极易生兵变,康熙帝把折子猛地掷到他们面前,一口气堵在xiōng口,晕了过去。

    养心殿里一阵手忙脚乱,唤皇阿玛的,唤皇上的,宣御医的,众人急得直冒汗!

    御医给康熙帝扎了几针,他终于悠悠醒转了。

    他无力地靠在榻上,谕示大学士等人,即刻从襄阳、郧阳等地仓廪调用米谷十五万石,选派贤能官员,给军需运输费用,运送陕西潼关,其中三万石供军需,十二万石由陕西选派得力官员接收,运往西安等地。

    另外派遣内阁学士德珠、户部侍郎阿山过了正月,前往陕西省州府县清点仓廪米谷明细,繕册上报户部,用于赈灾救济。

    议罢陕甘宁之事,康熙帝已很倦怠,挥手让众人退下。

    四阿哥望着户部侍郎阿山远去的背影,冷笑不已,这人为人庸劣不说,汇报灾情居然模棱两可,还延误军机,若不是皇阿玛仁慈,早该拉去砍头了。

    大阿哥胤褆斜了太子一眼,yīn阳怪气地道:“这次四弟可是立了大功了!年前赈灾得力,皇阿玛不仅大力嘉奖,还让全权负责户部事务,像四弟这个年纪,我们上头几个兄弟还在上书房读书呢!真是年少有为啊!”

    太子闻言一怔,旋即明白过来,虽然他也有点妒忌皇阿玛对四弟另眼想看,但四弟对他也是忠心耿耿,实打实的办事,众人也挑不出错来,将来他也需要这样实干的臣子。

    也没碍着他什么事,反而四弟管了户部后,大阿哥的人手就施展不开手脚了,不少被寻错清理出去,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他决定以后一定要好好拉拢四弟。

    正想出言替胤禛解围,三阿哥胤祉从面跟了上来,好奇地问道:“二哥、大哥、四弟你们在说什么?”

    胤褆见他没有先同自己打招呼,心里正不痛快着,挑拨道:“我们正在说四弟呢!这样小年纪就接管户部了,可不是我们兄弟里的头一份!”

    胤祉闻言身上一僵,太子二哥他不能比,他向来看不起勇猛鲁莽的大哥,粗人一个。至于他这位四弟,为人硬绷绷地,也不懂转弯,他从未放在心上,佟皇后养得又咋样,又没有更改玉牒,还不是包衣生的。

    胤禛见胤祉脸色不对,忙道:“大哥您过奖了!小弟做事不过是为人臣子本分,尽忠职守罢了!”

    “好!”胤礽拍着胤禛的肩膀道:“好一个尽忠职守!臣子本分!若大清的官员都和四弟一样,皇阿玛就省心多了”

    说完还瞟了胤褆一眼,胤祉在边上也连连附和,大阿哥气得青筋直冒,但他也不能驳斥胤禛的话不对。

    对太子拱了拱手,转身离去了,胤祉愤愤不平地瞪着大阿哥胤褆远去的背影,有什么了不起,这么嚣张,就因占一个长字。

    胤禛恭送太子和三阿哥胤祉离开后,面无表情地回到阿哥所。

    嫡福晋乌喇那拉氏迎了出来,他这福晋是去年新娶的,是费扬古家的嫡女,后头跟着两个格格宋氏和李氏,两人出身都不高。

    三人含情脉脉地望着胤禛,这段时间胤禛赈灾很忙,已经一个多月没进后院了。

    那李氏穿得尤其清丽,梳着小把子头,穿着一件湖水绿的旗装,映着院前的积雪,分外惹人怜爱,只是那眼睛实在太勾人了,有点轻浮,胤禛顿觉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的。

    他瞟了李氏一眼,居然还朝他嫣然一笑,不由得皱起眉头,这女人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

    一点规矩都不懂,一个月没见,就有这么饥荒吗?

    爷可不是块大肥肉!

    胤禛冷着脸,吩咐道:“李氏禁足三日,抄写女诫一百遍!写完后,福晋再派个嬷嬷来,好好教导离氏规矩!什么时候学好,什么时候放她出来!”

    李氏惊呆了,愣在当场,乌喇那拉氏和宋氏见了,不由有点幸灾乐祸,心中暗暗欢喜。这个风骚的额狐狸精,仗着额娘所赐,整日耀武扬威的,一个格格谱子都干得上侧福晋了!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居然站在门口勾人,难怪被爷嫌弃了!

    乌喇那拉氏恭谨地答道:“臣妾会妥善安排此事,是臣妾教导无方,连累爷了!”

    “不干福晋的事!”

    胤禛和乌喇那拉氏说了几句,转身去了书房。

    乌喇那拉氏挺直腰板,昂首回正院去了,宋氏一吐心中的恶气,扭着腰肢也走了,只剩李氏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儿,跺跺脚,也回去了。

    胤禛回到书房,想着这些妻妾不由一阵头痛,没一个贴心,都不是省油的灯,让人看了就烦。尤其是那李氏,仗着是额娘给的,宠她几次,尾巴都翘上天了,连嫡福晋都不放在眼里,这还没孩子,若有了孩子,不就翻天了。

    若不顾及那点可怜的亲情,早就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送到庄子里去了!

    她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出身的,福晋是什么出身,拿什么和福晋比!

    得敲打敲打,冷落她一阵子才行。

    就如同扬丹所说得那样,这后院女人多了,烦心事也多了!他阿玛简亲王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喜欢的留不住,不想娶的非得娶,情愿跑西北吃沙子,也不想呆在王府里!

    想到扬丹,胤禛心里舒服了很多,比起这小子来,他的日子也算好过!虽然赈灾很辛苦,但比他饿肚子打战强多!

    也不知这批粮草,什么时候才能运到陕西,送到简王叔和岳父手上,还好有简王叔在,仅凭他一面之言,皇阿玛未必这么快就调运粮草过去了。

    等会儿派高无庸到户部打听一下!

    这个户部侍郎阿山有这样大的胆子,做出这种事,后头的人不用说,肯定是大哥和明相他们一伙干的!

    他们八成看上岳父和陕西巡抚的位置,想安插自己的人手取而代之。

    胤禛叹息道,大哥也不想想,既然兵部已归他管了,皇阿玛怎么可能会把户部交给他呢?

    明摆着是要挤兑太子,要不然,怎会轮上他这个年幼的皇子掌管户部呢!

    至于那些边境重镇巡抚、总兵,那都是皇阿玛的心腹重臣,不是他们想换就能换的!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眠!

    就是亲身儿子也不成!

    父皇!父皇!

    这顺序不对,应是皇父!先是皇上,才是父亲!

    胤禛沉矜片刻,不对!这事不对!

    明相可是只老狐狸,绝不会做出这种蠢事!

    阿山背后的人应该是大哥,很可能还是背着明相干的!只有这样才说得通!

    也只有大哥这个愣头青,才会用这么一个蠢人,干出这种蠢事!

    大哥你也太急了一点,皇阿玛还年轻着呢!

    你瞧,太子二哥多聪明,老老实实守在东宫里!

    很过过完了正月,二月初一那天,内阁学士德珠、户部侍郎阿山动身前往陕西了。

    程逸轩打算今年搬回张家口,阿尔穆和塔娜商量着要在那边开家腊肉铺子。

    若寒则打算跟去巡视一下新置办的产业,再置办一些产业,扎木合纯粹是附带的,省的张玉明特地派人来接他。

    程逸轩把家里托付给吉尔达夫妻了,让他们帮忙照看着。

    小胖子让若寒许了很多小玩意才肯罢手,同沈墨跟着塔克,恋恋不舍地回山谷去了。

    至于小若阳,就跟着塔娜阿妈了,部落人还没走,这边比山谷孩子多,就热闹多了。

    说什么也不肯跟塔克老人回去,塔娜阿妈也舍不得他,只好由他了。

    若寒年前就把剩余的银票带过来,当时就想托程逸轩帮她在张家口置些产业,以后回王府,手头没些产业旁身可不行!

    对于这些王府来说,一万两银票,实在算不了什么?只怕这点银子很快就用完了,还不如添些产业,有个进项也好。

    那边扎木合阿妈见若寒也跟着去,觉得很奇怪,忍不住问了一声。

    扎木合告诉他阿妈,若寒在张家口有产业的,她过去就是看看自家产业经营的怎么样。

    扎木合没想到这林若寒闷声不响地,居然是有钱人,她真得看走眼了。

    她私下里问阿尔穆:“那个林若寒,在张家口也有产业?”

    阿尔穆迟疑了一下,他这个嫂子人不坏,就是有点小家子气,八成看上若寒的身家了,想为扎木合打算。

    不过扎木合是他堂弟,人品相貌都没得说了,再说若寒也挺不错的,他总不能不帮自家人吧!

    斟酌着说道:“嫂子,我也不是很清楚若寒到底有多少家底,只知道若寒母亲给姐弟俩留有产业,具体多少,塔娜也不知,只有她阿爸阿妈和塔克老人知道。”

    “塔娜就一点都没提过?”

    “那倒说过,去年若寒给塔娜阿爸五千两银票。在张家口书院边买了好几个小院子,出租给学子,还置办了一个小庄子。”

    “五千两银票?多少人家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她肯定不止这一点,手上应该还有?她应该还有其他产业吧,在京城吗?”

    阿尔穆摇摇头,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塔娜没说过!”

    扎木合阿妈恨铁不成钢,指着阿尔穆道:“我们帮你找了门好亲事,你也要拉扯一下你苦命的叔叔一把!你不能眼看着你堂弟吃苦吧!”

    “有这样的机会,你就帮他一把吧!扎木合和若寒的事,就交给你了!”

    “婶婶,我也想帮扎木合的,但若寒还是有点困难,她不是汉人是满人,很有可能还是满人高官的子女,满人都要选秀的,不许私自婚配,私自婚配,要坐牢的!”

    “这我就不管了,若她家里人会找他们,也不会两年都没音讯了,让两个小孩在西北吃沙子!只要塔克和你岳父他们不说,谁知道呢?不过若寒的婚事,你岳父做不了主,要塔克老人家点头才算,啥时遇到他,去探探他的口风!”

    说着一阵风一样走了出去,阿尔穆没想到平时动不动就喊累,走不了几步路的婶子,急起来,踩着小脚,也能走得很快!

    塔克老人已经带着乌达木和沈墨走了,程逸轩则带着若寒,去多伦诺尔办官凭路引去了,塔娜则和阿尔穆一道出去放牧了,家里只剩下塔娜阿妈和小若阳了。

    扎木合阿妈热情地和他们打了个招呼,还很亲热的摸了摸若阳的头,小若阳很奇怪,扎木礼哥哥的阿妈,今天怎么对他这样好,以前都不怎么理他的。

    塔娜阿妈则感到一阵鸡皮疙瘩,这女人平常不登门,登门就是求人办事了。

    赶紧坐正身子,同她打了一声招呼:“你可是难得出门的人,今天怎么想到上我这儿来?”

    “姐姐真是的,没事就不能来串门?”

    “那是,谁让妹妹平常不出门啊?换谁都会感到意外的。”

    “那好,我以后日日来,姐姐可别嫌弃!”

    从那以后,扎木合阿妈时不时过来坐坐,两人一块儿刺绣,一块织地毯,逗逗若阳,谈谈孩子,倒也相处的不错。

    扎木合阿妈有意无意的,从她那阿妈、扎木合等人,打听了不少一些有关若寒的身世的事,她收集到不少有用的信息。

    林若寒姐弟是满人,大户人家出身,家住京城,在京城那边有产业,上次已经有两个京城来的贵人,自称是他们兄长,还去过张玉明家开的药铺子,再想到族长对这姐弟一直非常关照,越发肯定姐弟俩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扎木合阿妈不由盘算开了,能娶到若寒是不错,不能娶上,让她兄长帮忙扎木合谋个差事也好!不管结果如何,与若寒交好对他们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出发前,她交代扎木合一定要和若寒好好相处!

    至于有些话,她也说不出口,毕竟扎木合过了新年才十一岁。

    或许是二月初一这天的日子太好了,选这天出门的人很多。

    程逸轩、扎木合和若寒一行人也选这个日子出门,他们接到张玉明的信,他已经回张家口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侠女的低调生活(清穿)》,方便以后阅读侠女的低调生活(清穿)胤禛的反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侠女的低调生活(清穿)胤禛的反击并对侠女的低调生活(清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