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养 我不是你的宝贝

完结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汪小雌 本章:完结

    完结

    正文番

    章一迷上了摄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缘起数码小白yīn差阳错进入了学校摄影协会,熏陶之后,发展到现在,几乎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单反相机以及……镜头群。

    广场上有很多鸽子,多是白的,悠闲踱步,有扑腾起来的,一只落在她肩头上,她偏头“咕咕”逗上两声,兀自停着,竟不怕人到这程度。方才过来,没有买鸟食,见着这只亲近,不免有些后悔。就在这时,广场那头一声哨鸣,满场的鸽子似得了令,全飞起来了,“扑棱棱”,漫天鸽白鸽灰的滑翔迹。她仰头望着,渐渐露出微笑,肩头还停留着小鸽爪的痕迹。她拿起手里的相机看看,反应快一点就好了,那样的一瞬间应该被镜头捕捉到的。

    这里有很多流浪艺术家和街头画家。一家咖啡馆门前摆满雏菊,靠近广场的地方是露天座。一个男人靠在白色椅上,叠腿坐着,旁边的小圆桌上有一只咖啡杯和一只玻璃杯,杯下面是波西米亚风的桌布,垂着细细的流苏,他正往广场中心看着,等看过那一阵漫天滑翔和女孩的微笑,于是伸一只手执起了咖啡杯,袖口上是精致的蝴蝶卷。

    章一立在一位街头画家身后,画家正替一位客人素描。那画像和真人的相似度以及成像的速度她见着心喜,碍于语言不通最终放弃上前搭讪。广场深处有一座喷泉,是文艺复兴时期修建的,正中心是柱饰,上面有两个安琪儿的立体雕像,喷嘴喷出水来,从第一层的荷叶形圆顶漫下来,到了第二层,再漫下来,成了水池上的一圈水幕。一位女郎和友人坐在水池沿上交谈,披一条印花披肩,偏过头对身旁人一笑,梨涡浅浅,连隔在中间的清凉水幕,一瞬间也有了光彩。她慌忙拿起相机,飞快按下快门。眼睛还对着观景窗,渐渐的,手还没有拿下来,嘴角先垮下来了。她立了几秒钟,然后转身走开。

    她走到一家咖啡馆,在一张小圆桌旁边坐下,端起饮料喝。对面的人问:“拍了些什么?”

    她差点没呛到,把相机护在怀里,说:“鸽子和人。”说完盯着他的脸看,似乎想找出什么端倪来。但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放弃了,眼睛又不自觉地往喷泉方向扫了一下,视野里多的是活动的人与鸽子,只好收回来,嘟嘴说:“我想回去了。”

    是有一小下午了。于是说:“好吧。”他们回住的地方,她挽着他的手臂,相机挂在xiōng前,不肯给他,走不了多远就要回一次头。他问:“怎么了?”她拖着他往前走,一面说:“没什么。”

    趁他洗澡的时候,把拍的东西过一遍,翻到最后那张照片,手停在删除键上很久,最后还是拿开了。

    今天要跟他回老宅,周末一大早就过去了。见着盛昌叫一声“母亲”,早没有第一次叫时的别扭和羞怯了,又叫一声“父亲”,盛昌笑着说:“乖。”拉了她的手到房里坐下。现在几乎每次都这样的,把那父子俩支开,她两个到一旁说话。她与盛昌,与其说是婆媳,不如说是忘年之交。盛昌一颗心似还留有童真,总爱听她说些校园趣事,新鲜见闻,甚至与她一起探讨新潮玩意儿,兴致高昂。

    盛昌问:“前两天还好玩?”

    她说:“好玩。到底跟自己国家的不同,偶尔去一次是不错的。”

    盛昌说:“趁年轻,天南海北的多走走,长长见识也是好的。我是没机会的了。”

    她说:“怎么没机会呢?来去也方便,下次再要出去,您跟我们一块吧。”

    盛昌摇摇头,“我告诉你为什么不行。”凑过来些,说,“我呀,晕机。十来岁第一次乘,那回是去日本,多近。晕得,那叫一个惨痛,发了誓,此生再也不乘机。”

    “没准现在好了呢?”

    盛昌说:“我是最怕‘井绳’的人,挨过一回咬,一辈子都忘不掉的。”

    “嗯……那可以乘船啊。”

    “怕是不行,海面上晃起来也是厉害的。除非是大的游轮,又嫌驶得太慢。”

    她呵呵笑起来,“那我没辙了。”

    盛昌问:“有什么新鲜的,你说来我听听。”

    她说:“好东西从我嘴里出来就逊色了,我一路拍了许多照片,下次带来给您瞧瞧。”

    盛昌点头说:“那敢情好。”又问:“闵儿没带你去见什么熟人?他海外朋友也多。”哪知一提这个,她有些黯了,不言语。

    “怎么了?”

    她还是说了实话,“有天……在一处见到凯旋了。”

    盛昌来了兴趣 ,笑着追问:“你们三个碰面了?闵儿什么表现?凯旋呢,她怎么样。”

    她说:“就我一个见到她,其实,她没有看到我……我还怕她发现,没久留。”

    “拖着闵儿走了?”

    “嗯。”

    盛昌伸手刮刮她的脸,“傻丫头,你怕什么?这都过了三年了。”

    她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不如她。她那样的人……”

    盛昌说:“凯旋是很优秀,但你也不差,况且闵儿喜欢。”

    她声音低下去了,“他以前也喜欢过凯旋的。”

    “你原是在意这个。”

    她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您告诉我他们当年的事好不好,我想知道得不得了。”

    “为什么不去问他?”

    “不想他再回忆一遍,也不想听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你能这么说,那就是明白这些都是过去。”

    她往下塌塌肩,“可我还是想知道。心里总有个疙瘩,顺不平。尤其是这次见到凯旋,隔了近三年,说比以往更加光彩照人,一点不夸张。她怎么就能……美成那样呢?”她看着盛昌,“您也一样,一点不留时间痕迹,像玉一样,越久就越是从内往外地养人眼。”

    盛昌“哧”地一声,“你这孩子。说好话也没用,因为他俩之间的事,别人一概不知。看,我才一这么说,你就不乐意。你要真想知道,自己去问他,知道了我就说你本事。”

    钟闵上床,看她侧身睡着,刚把手放在她肩上,就听她说:“我肚子痛,别碰我。”

    “完了还疼?”

    “谁说完了?”

    他没再说什么,躺好,还是问她一声:“关灯了?”

    她不耐烦:“唔。”

    黑暗里,过许久,还听见她翻来翻去,他没出声。

    第二天,她醒过来,旁边哪还有人在,赌气地捶他枕头,一叠连声:“臭钟闵,坏钟闵……”磨磨蹭蹭下了床,一眼瞄倒床头柜上放着什么东西。拿起来一看,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个女孩,穿一条白色挂脖的小礼裙,裙身腰迹收得极窄,有流苏垂下来,像清凉的细银雨丝。披着头发,哗啦啦一匹黑绸缎子,懒懒倚在白玉阶的扶手上,唯独眼睛,一眼就从那照片上望进人心里去。她呆在那很久。最后,打开房门,咚咚咚地下楼去,黑头发扬起来了,脸上是甜而静的笑,找到他 ,一个纵身,蹁跹落入他怀里。

    番外二三事(1)

    学校主办全国大学生运动会,招募志愿者,就章一这只,还不上赶着凑热闹么?几次面试通过,这天捧着发下来的统一服装回来了。钟闵接过来摊开看,也说不出是什么表情:“这么短?”

    她比划一下,“也没多短啊。”就知道他要这么说,如果不是想着拿回来过道水,鬼才让他看到哩。“今天还讲半天礼仪,一个个的,搞得……都硬出**xiōng脯来了。”听听,上大学快两年了吧,他家小媳妇也做足四年了吧,人前还好,只要当着他,什么俗说什么。也难怪,自从进了大学她就是形散神也散,他似乎,也懒得说她了。

    四仰八叉地往后一倒,“还要求穿白色细跟鞋,正好我有一双……”

    “不是说磨脚吗?”

    她嘻嘻笑着翻身,支起脑袋偏着看他,“我问过了,回来的时候专门买了后跟贴……现在就去试。”说风就是雨,跳下去,把衣服也拿过来,“干脆一块试。就分了个大小码 ,也不知道合不合适。”嘀嘀咕咕,去更衣室了。

    怎么说呢?扮相还是很学生很清纯的,短袖白色字母T,下面的有点像千褶裙,只是短得实在让某人很不爽。就见她蹬了一只鞋,绷直了腿,俯下身去扣鞋面的搭扣,小屁股其实没撅,但已经快看到小裤边了。她还嘀咕呢,“怎么扣不上?”两只手都下去了,这下好,裙子本来有蓬度,就跟有小股风吹似的,连同那裙底风光,它自己来个若隐若现了。某人抱着手臂站在最佳位置,既不上前,也不出声,看她在那折腾。

    两只鞋都穿好了,站起来,扯扯衣服边,照照镜子。那腿绷得紧而直,短裙又是高跟鞋,再腰一收,xiōng一挺,曲线都出来了。自己也美着呢,转着左看右看。紧把肩往后拉,还嫌不够挺呢?在镜子里问他:“怎么样?”

    他打一眼,扔一句,“还行。”无情无绪的,又问:“明天穿?”她说是啊。

    “你刚刚不还说过水,这下不嫌脏了?”

    “噢!”她蹦跶,“我给忘了。”弯下腰解鞋扣,两下甩出去就往浴室走,“我先洗澡。”

    天气热,又训练礼仪,出了汗,还是挺累的,放了一池水,打了N多泡泡,要泡澡呢。一切准备就绪,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扔在脚底下,跨浴池里去了。头枕着舒服了,脚又不老实,就在水里扑腾,那泡沫飞得哪都是,她还笑呢。看见他进来了,说:“你帮我把小鸭子拿来行不行?”

    她说的小鸭子是一组浮水玩具,嫩黄的,造型非常萌,自从买回来就成宝贝了,泡澡都要放上,几只鸭子就在水面上漂来漂去,确实情趣。看他站着不动,用手拍水,“听见没?”他转身去了。

    过一会,鸭子是给她拎来两只,往水里头一扔,就解睡袍,他这是……“你不是刚洗了?”

    “我看看你为什么喜欢这鸭子。”

    “……”

    他一进来,水冒了一截,还真抓起一只鸭子捏一捏。她说:“还有一种 ,会发声的,只是没这么好看。”他“唔”一声,这浴池圆的,挺大,直接扔一头去了。叫他,“捡回来。”他只是笑。又叫两次,他还这样,她哼一声,“讨厌”,就摸着过去捡。还没摸多远呢,他横过一只手臂将她腰一捞,人立马贴他怀里,回头不免娇嗔,他寻着她的嘴就亲,多少不依不饶全吃进肚里去了。

    他亲了一会,放开她,她满眼都是泡泡,心里也正冒泡泡呢,人被他圈着往前一步,就抵到了浴池上,他凑到她耳边,声音温温柔柔的,“喜欢鸭子?”这语气,她咋就觉得不妙呢?还没回过神,两腿分开,他就挤进来了,她啜一口气,扭着不让他再进, 哪里抵得过,他往里一刺,“嗯?”她本来就泡得酥酥软软的,这下,直抵到她最娇最弱的那一处,鳞鳞刺刺全没有了,顺得,多少柔的媚的都下来了,软下来了。虚哼一声,不说喜欢,也不说不喜欢,只往后偏头看他,气鼓鼓着小嘴,水底下蹭蹭,这就是上头怨着,下头勾着,再加上两眼氲着水汽,湿汪汪,眼尾挑着,红嘟嘟的脸蛋,红红的嘴,那就是惹人爱的小模样。怎么,都爱不够啊。

    今天运动会第一天,人回来了,脸子不好看,往沙发上一摊,直嚷:“身板要挺直,笑容要保持,站了几个钟头,真真累死个人。”其实她也没这么娇气,主要还是那双高跟鞋穿得,一往太阳底下去,就要喊头昏。

    他在旁边坐下来,“明天还要站?”

    她扑上来挂着他脖子,“不想站,是真不想站了。”

    “那就别去了,在家休息。”

    你看他说得轻巧,她还指着这点素质分去争奖学金呢。把头靠在他肩上,蔫蔫说:“最近做什么都提不起劲。你说,我是不是病了。中暑了?还是贫血?”

    他说:“正巧明天又检查,你别去了。那边刚还打电话让你一块去。”他说的检查是身体检查,那边指盛昌,在称呼上,他一直是尴尬的。

    说她一身长线也不奇怪,因为总喜欢被人引,说白了就是等你这一句话呢。面上还是犹豫不决的,“这样,不太好吧,虽说接待工作都在今天,那万一有事儿……”

    他一点面子都不给,“少你一个就不成事了?”

    郁闷闷。

    ————————————————翌日————————————————

    “不是说你在做什么志愿者?”

    “嗯,站得头昏,向组织请了假的!”

    盛昌说:“运动会,那比赛就看不成了。”

    她“嘿嘿”,“陪您检查身体要紧。”

    “少谄媚啊”盛昌笑,“那检查吧。”

    这不检查没什么,一检查就查出好的来了。我们小章一等一个机会,等得那叫明媚忧伤,什么机会?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机会呗。眼下,这机会不就来了么,同时也宣告了咱钟同学的苦日子来临。

    番外二三事(2)

    钟闵的车去公司,到半路,电话打来了。挂断,司机立马掉头。回到医院,就见他父亲,盛昌,当然还有自己窝里的那个,三个人竟然都是无情无绪的。这气氛用个词来形容,叫游离,虚的,摸不清的。他走过去,只问:“确定?”

    旁边有医务人员回答:“确定。”人一家子齐了,外人自当退场。

    他说:“搁这干吗?有话回去说。”把手伸到章一面前,她当没看见,那手就虚在空中。明白了,明显在闹情绪。他收回来。

    盛昌眼底还是有喜色的,拉着他父亲起身说:“都检查完了,那就回吧。”

    回吧。两辆车,不同方向。这家子今天还真有点奇怪。

    从上了车,他眼睛就没干别的,一直盯着她看。她今天穿T字背心和牛仔背带裤,没扎头发,头倚在车窗上,眼睛看着外面,风景和人。小脸上有情绪了么?有,真的是一半明媚一半忧伤,别扭呢。

    回家上了楼,门一关,他终于有正常反应了,把她搂在怀里坐着,她一有点动作,就紧着。比沉得住气,她哪里行,总算开口了:“你就没什么表示的吗?”那语气,控诉啊。

    他把下巴抵在她头顶,“有。我高兴。”

    他那是高兴的样子吗?当时在医院,医生一句话把她整个人震懵了,只听到“怀孕”二字就真懵了。云里雾里,好半天才要问,谁怀孕了?

    懵的人不止她一个。钟父的心情复杂吗?复杂。他四十岁才得一个儿子,这儿子现在也三十出头了。人一到晚年,这心眼就小了,饶是他面上不说,谁晓得他天天夜里念孙子呢。盛昌自不必说,她没有孩子,不见得不喜欢孩子。可,谁让儿媳妇小呢。一念及章一,这心情就复杂了。可又怎比得上她自己的复杂呢?

    她刚二十岁,潜意识还拿自己当孩子呢。她这一只,其实够矛盾,当初挺xiōng抬头装出大人样,现在遇到这种伟大的转变时刻,龟缩了。她内心小世界,怨啊,怨她男人播了种,种在她肚子滋生萌芽。怨啊,怨整个钟家都等她的消息呢,她明眼看,哪有不知道的。怨啊,怨自己的肚子,怎么……就怀上了呢。

    那会她坐在医院里,想着,他会是什么反应呢?像电视剧里演的,托起来转啊转,还是一把揉进怀里,声音哽咽着说“我们有孩子了”。她还记得有个女人曾坐在对面,一袭黑裙静静,艳色却径自难收难管。对她说:“他高兴得……简直像是孩子的小哥哥。”她脑子先是懵了,现在高速旋转,一直等到他来,只问了一句:“确定?”高速旋转着的,瞬间被抽了轴,嘁里哐啷,然后轰的倒下了。

    她想着,就更怨了。头缩下来,再往上重重磕在他下巴上,他“嘶”地抽口气。她一开口,声音又酸又冲,忍了半天的泪,可算是下来了。“都是你,都是你。我早说了,安全期不安全,你不听。让你戴那什么,也是时有时无的,我让你害我,害我!”说着小拳头就落雨点了。

    其实,他的心情也矛盾啊,依家里头的意思,那就怀一个吧,可一看她那娇弱弱的小模样,让她生孩子,他都不放心,也,不忍心啊。那时有时无就是这么来的。现在有了,谁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刚才站在她跟前,两只手心里掐满了指甲月亮,直想搂她入怀,都忍着。有了也好,反正迟早的事,再说,有他看着呢,能不顺顺当当?

    她还在说:“我还读书呢,你让人笑话死我。呜呜,我怎么就净遇得上。”

    他既打定主意,这下还不哄着她。亲一亲,磨着唇,呢着:“我的小乖乖,以后有个小小乖乖不好吗?”

    “不好!我才二十岁,我不想生孩子,呜呜,你们家,欺负人……呜呜,婚礼都没有,这都钻出孩子了……”

    “都是你……你怎么就这么讨厌呢?我不干,我不干,你说什么我都不干。”

    “我小的时候好骗,任你胡来,现在你还骗我,还胡来。我打你,打死你,让你骗我生孩子!”

    他把她一放,身子转正了,脸渐渐沉下来,她还在嚷嚷不休,过一会他只说:“爹最近身体不太好。”

    明明他只说了一句,为什么她就静下来了?是的,她知道,有两次见着盛昌,眼圈都是红的。钟家人对她好吗?扪心说,好。她把手放到肚子上,他一手轻轻按在她的手背上。

    好。

    那就好吧。

    —————————————小生命的分割线————————————

    章一一遍遍告诉自己,他长他的,你什么别管。但眼看肚子一点点鼓出来,心情又开始复杂了。一复杂她就开始使小性了。她现在拽啊,是钟家的重中之重啊,连钟父都表了态。前段时间还闹着要上学,这下,自己也不好意思去了。学校方面的事自然轮不到她Cāo心,她现在每天做的事就是养。其实这是不好的,越养越娇,越娇越养。你看她靠在床上,两腿分开放,怀里抱着大枕头,边捞旁边的水果拼盘吃,边看星际宝贝,看到一处,手指头还放嘴里,只顾眯着眼睛笑,也不知到底是酸的,甜的,还是乐的。

    他走过来说:“别看了,眼睛该休息了。”

    她也不说话,拿小下巴望着他,颇趾高气扬。她不听,你就再说,再说她就不高兴了,不高兴夜里就闹腾了,白天她精神头是养足了的,因此闹起来着实让人伤脑筋。这还是开头,以后还有得受。

    说起来,她这只简直是幸福得冒泡,多少人在怀孕初期过不了孕吐这关,她就没事,整天大吃大喝。人说酸儿辣女,她是酸的也吃得开,辣的也吃得嗨,你说她怀的是什么东西?她自己也是知道的,有次还跟他说:“不会是一男一女吧。那长起来,还不把我肚子撑破了。”

    孕妇也需要适当运动。她现在就是犯懒,还不是宠出来的。没显怀就这样,以后肚子大起来那还了得,连走几步路都要他陪着。他能怎么办,陪着吧,以前是娇养一个,现在是两个,说不好……还有第三个。

    番外二三事(3)

    其实早知道怀着的只一胎,她既在嘴上说,谁知道是不真的想要双胞胎,甚至龙凤胎。现在还看不出男女,她就一天到晚瞎琢磨。刚知道怀孕那会,两个人是别扭了一阵,现在好了,怎么正常怎么来,成天叨唠着男孩儿女孩儿啊,男孩儿叫什么,女孩儿又叫什么。她把汉语词典翻出来了,还有高中全班订购的古汉语辞典,这还不够,问他:“你有‘康熙字典’不?”

    “没有。”凑过来问,“看中哪个字?”

    她正翻难检字表呢,叹气说:“可算知道我为什么叫章一了。”因她自己名字简单,所以总想起个复杂的,还要外形好看的,叫起来响亮的,最好起码多数人是认识的。把字典往他手里一塞,说:“我不管了,紧费脑子。”听听她这是什么话。(作者:俺也讨厌起名字!= =)

    突然又想起来问:“为什么……要叫你醒山?”她早就想问了,心里不舒服,是非常不舒服,因为叫起来仿佛是另外一个人的独一无二。

    他看她一副要抓小辫儿的模样,淡笑着说:“是很小的时候,学古人命字。我母亲是萧山人,为纪念母难,我就给自己命了这个字。其实命字是挺讲究的,那时候哪里懂,后来弃而不用了,偏偏有人喜欢,一直叫到现在。”

    她撅起嘴,脸色相当难看,气鼓鼓说:“我知道那人就是凯旋。”突然转身跨到他腿上坐着,“我不喜欢这两个字。”红嘴唇贴上他的,喃喃说:“也不喜欢她这么叫你。”他啄她一口,“嗯。”她不满意,“下次她再这么叫,不许你答应。”他笑着看她,不作声。她半撒娇半威胁,“好不好,好不好?”她其实很难得有这么明显醋意的,他一把搂住了,抱起来,半扛在肩上,疾步往卧室走,她重心往下坠,出拳打他的背,他拍拍她的屁股,“好!”把她放在床上,错开身免得压到她,吻上去,她主动伸小舌头到他嘴里,香丁与唾液,濡湿与纠缠。分开来,他手指揉着她的唇,“好不好,好不好?”她笑起来,小眼神之傲娇,之勾人,也拍拍他的屁股,吐出香香的字:“好。”

    爬到他身上,替他解开,用手握住了,套一套,要笑不笑地看着他,慢慢低下头,送进嘴里,滑腻腻的小舌,一经舔上去,那嘴里的愈昂了头,张了眼,眼子泌出东西了,如龙头上透明的一颗珠,勾在舌尖,混在银丝液里缱绻,最终吞下去。他捧着她的头抬起,吐出嘴里的一根擎起来,粗而壮,热烘烘上头裹着亮晶晶,散着气丝丝。从确诊过后,他克制下来了,头三个月,实在想了,她就用嘴,她技巧差,力道也输,往往到最后都是用手才出来的。可今天明明才开始。他坐起来,只是抚她的脸,那眼神……竟然有点委屈的。她躺下来,说,别压着宝宝了。他一声不吭,附上来,探手往她下面摸,桃源口涓涓,伸进两指,滑而湿,仿佛无数小吸盘。哪里还忍得住,一点点捣入,密而无隙,洞深而窄,根入,是主非客,旧径重开。那蓬门户,粉嫩贝,珊瑚珠,销魂 洞,湿声潺潺,那迷离眼,藕莲臂,耸云峰,樱桃口,娇喘吁吁。两腿间,是娇恩客细柔抚慰,还是红头将军披甲伐挞,软酥酥承载着他,湿这两片芳草,溅这一榻琼浆。真个冤家阿,滑唧唧同你难舍难分,我洞中有蜜,纠缠你这一刻,世上便已千年,怎道不销魂。

    中途换过两次姿势,因为她说累,他顾及她的身子,不敢压着她,不敢用力,不敢太快。她今天水特别多,特别容易兴奋,一声声叫得也美,真想就这么一直爱她下去。埋着,她那里愈发娇气,不敢顶着她, 退出来一点,仍锁着。她嘘嘘啜着气,被疼过的身子粉嘟嘟,窝在他怀里,餍足了,软绵绵打个哈欠,真正娇儿无力啊。搂着,还心肝宝贝的唤着,亲着她,就这副娇到极致的摸样,叫他怎舍得放手啊。轻轻拍着,以为她睡着了,突然笑嘻嘻张开眼。问她笑什么,她又不说。多问了几次,她说了,还有点不好意思,“我想起一个笑话。然后就想……我们这样,宝宝到底知道不知道。”他咬一口她的鼻子,“小坏蛋。”她扭一扭,“你还不出去。”他狠狠咂她一口,“好容易进来,不出去。”轻轻一顶,“想不想他?”她笑着不说,他又一顶,“嗯?”她将下面一收,“她想。”他疼出一个妖精啊,清纯容颜,轻启口,说出的竟是这样的放荡话,偏偏是他爱听的。他作势要再来,她连忙讨饶,“别啊,真没力气了。”

    两个人蔓藤一样缠着,身下一塌糊涂,仍连着,密不可分。她这段日子,说骄横都不足为过,难得有现在这么乖巧的日子。说来,这怀孕的日子也实在无聊,他说请同学来陪她,她赶紧说不行,让同学知道了,她以后丢脸丢死了,他也就没再提。以前有兴趣的,什么都不想做了,倒能一心一意的看书了,只是看完一本就要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他有时候还真没办法。加上跟盛昌的感情愈好了,学得那叫一个精,一般的手段还拿她不住。

    似乎……折腾他成了最大乐趣,有时候睡到半夜,就开始嚷,我想吃什么了,我想吃什么了,推说明天,她还不肯,就闹你。头疼不已,想法子替她搞来,一看,小女人趴在他的枕头上,睡得呼呼正香。他就是有千万分浮躁也生不出一句抱怨来,纵然有半句,见着这样的安谧,还能说什么呢。

    还离不得他,这一点倒愈发像个孩子了。软软一团黏在他身上,就扒不下来了,跟他混到公司去。种种她没见过的,可算是有兴趣了。在他办公室里玩,无聊就玩游戏,有时候什么都不做,就是看他,被他发现了,也不躲不避,嘻嘻一笑,小虎牙露出来,心就被一戳。是他宠出来的,就这么一辈子宠下去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娇养 我不是你的宝贝》,方便以后阅读娇养 我不是你的宝贝完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娇养 我不是你的宝贝完结并对娇养 我不是你的宝贝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