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艳曲

无良小番外 1-6完结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水玥萱 本章:无良小番外 1-6完结

    无良小番外 1-6完结

    无良小番外

    ☆、(12鲜币)1 爱你无念(慕容狄番外)

    “他应该很恨我这个母亲吧,从他出生就不曾抱过他一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靠在战秋戮怀中,其实这十年来她也好几次想要回京都看看。那个从一出生便被她抛弃的孩子,一定很怨恨她。

    “没有,瑶儿,我们的孩子很懂事。而且,他一直都知道他的母亲长什麽样子。你忘了吗,我的书房内有你的画像。”

    能像如今这样子与她在一起,幸福和快乐溢满了他的心口。

    “那就好。”闭眼躲在他怀中,紧紧地抱著他。

    “宋钊延托我告诉你,他会好好辅佐新帝,你可以放心。”

    瑶姬略微的一愣,在他怀中点了点头。其实,十年都过去了,对於宋钊延的那些事情也渐渐淡忘。只是依稀记得一个喜爱穿著青色衣衫,温文尔雅的男子。

    “他是个好臣子。”他是好人,却不适合他。

    他不会掠夺,而她是个需要被掠夺才会交心的女人。

    “他至今未曾娶妻,我曾经劝过他,不过他从来不听。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唯独娶亲宁死不听。”

    “那宋氏一族的人不是要急死?”这个皇朝更多的还是世袭,宋钊延这番才华将来必是新帝更为倚重的重臣。他若是没有子嗣,这位子可就不一定是宋氏一族的人接替了。

    “是啊,他家的那些老臣子絮絮叨叨在我耳边说了不知道多少次。”战秋戮笑了笑,想起那些事情还觉得可笑。

    瑶姬也跟著笑了,或许是想到宋钊延一定又是那副死也不就范的模样。

    刚回来就不见瑶姬踪影,严擎循著声音走到竹屋後头,就看到两只交颈鸳鸯坐在湖边。

    “我说两位,能不能照顾一些我们的心情?你们已经恩恩爱爱了一个多月了。”将瑶姬从战秋戮怀中扯出来,抱在了自己怀中。

    一下子失去了温暖,战秋戮只是笑了笑。而瑶姬则是瞪了严擎一眼,却显得有些娇嗔。

    “神经,胡说什麽。”或许是前世和今生的记忆终於融合,让她变得格外的开朗。

    “二哥可没胡说,有了大哥,你都不要我们了。”刚回来的北弥韬立刻加入了鞭挞妻子行列。

    自出宫以後,虽然不曾有过任何约定,但三个男人却各自以兄弟相称。对此,瑶姬不表示任何意见。

    “你刚才一脸兴奋的跑回来,就为了说这些?”索性负手而立,战秋戮悠哉的开口。

    “当然不是。”严擎这才想起来,“听说山上寺庙换主持,我回来就是问问看你们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瑶姬有些无语,和尚换和尚头有什麽好看的。

    “我要去我要去!娘,我们一起去看好不好?”

    还不等瑶姬拒绝,两个小毛头就跳了出来,吵著闹著要去看。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就喜欢这种无聊的事情。

    “闭嘴。”

    “别吵。”

    严擎和北弥韬呵斥各自的孩子,两个小毛头脖子一缩,哪里还敢多说。

    瑶姬被两双充满了期待的童稚眼睛看著,叹了口气。

    “去去去,反正也无聊,去看看吧。”

    “好耶!”

    “娘最好了!”

    他们就知道,虽然爹爹们一副严肃可怕的样子,但是只要娘说一句话,他们立刻就变得格外听话。

    就这样子,一家子六个人,一个美丽的少妇,三个英俊的男人加上两个吵吵闹闹的小不点,一行人向著山上而去。

    沿路上,也不曾有人对他们侧目。其实,住在这夕山的人大概也知道这一家人的身份。毕竟这里曾是战秋戮的封地,就算不认识瑶姬,总认识以前的主子。不过,实际上,他们早就被下了封口令。

    不过,事实上正如瑶姬所料,也真的没什麽好看的。来的基本上也是一些虔诚的信佛之人,像他们这种看热闹的人当然也有,不过也就是看看热闹。

    “喂,你有没有听说,听说这个接任的方丈身份挺显贵的。”显然是一个看热闹的外乡人,大概也是听了什麽人说的吧。

    “嗯,听说了。说什麽这个方丈以前是宫里头的人。”一同前来游玩的看热闹的人继续八卦著。

    “不会是个太监吧?”说罢,两人开始笑了起来。

    瑶姬只是听著,心中却略微的有些在意。

    “瑶儿,我们到前头去看看吧。”战秋戮护著瑶姬穿过了拥挤的人群,站到了最前头。

    隔著一道门栏,那已经胡须雪白的老方丈在跪在金佛前的和尚头上点上了香点。

    “你们怎麽一下子跑到前面来了。”严擎和北弥韬好不容易拉著两个小毛头也挤到了前面。

    瑶姬一言不发,只是看著大殿中的人。一袭水蓝色的僧衣,背对著她,在老方丈的加持下穿上了金线袈裟。

    “无念,望你日後用心打理夕云寺。”老方丈说罢,慢慢的退至一旁。

    新任主持一点点的转过身,直至那张脸映入瑶姬的眼中。紧抓著战秋戮衣袖的手突然放开,用力的捂著自己的嘴。

    “慕容狄!”北弥韬和严擎也是同样的惊诧。

    唯独战秋戮,只是沈默的旁观著。

    “阿弥陀佛。”执著念珠,无念向门外的香客弯了弯身。

    抬头的那一霎那,看到了那道熟悉的人影。那道,他曾在脑中不断思念著十来年的人影。

    “狄……”张了张红唇,可声音却被压在喉咙中,只有一个唇形。

    见到这一幕,无念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意。向瑶姬的方向微微的弯了弯身,便转身走入了偏殿内。

    “多谢各位施主到本寺参观改换主持,现在已可上香,各位施主请。”小沙弥走到门口,得到了允许的香客和游客纷纷走入了大殿内。

    “什麽无念,他明明是慕容狄!”北弥韬说罢,就想要冲向偏殿。

    “别去。”却被战秋戮阻止,示意他看看瑶姬。

    回神的瑶姬笑了笑,牵起了两个儿子的手。

    “好啦,看完热闹了,该回去了。”

    “瑶儿!”北弥韬和严擎立刻跟上。

    “主子,您真的准备忘记吗?”偏殿内,透过窗户看著慢慢离开寺门的女子。

    “了却凡尘,如今贫僧不过是无念。”拨动佛珠,盘腿坐回了榻上。

    “这十年来,不正是为了能见她而选择了这座夕云寺吗?”突兀的声音出现在偏殿。

    “皇上?!”伺候著的桂公公立刻捂住了嘴,以免被别人听到。

    “如今,我也不是什麽皇帝。”看了一眼盘腿而坐的无念,摇了摇头,他不过是来确定一下。

    “罢了,我还是先走吧。”

    “施主请留步。”最终,无念还是喊住了他,“请你……好好的照顾她。”

    “放弃一切,为的便是与她重逢。”留下这句话,战秋戮纵身而去。

    此刻,无念才睁开眼,不,应该是慕容狄。

    “桂公公,今日就让我最後一次用凡夫俗子的心爱她,爱她最後一次。”

    如同当年城楼上一样,最後一次动心。

    “主子……”桂公公有些动容。

    “瑶儿是最懂我的,或许她也不是那麽无情。”心满意足的笑了,能见到她已是满足,“此後,世上再无慕容狄,红尘俗世与贫僧无关,只有无念。”

    爱你,无念。

    作家的话:

    咳咳咳,接下来的都是无良萱的无良小番外~会有没心没肺欢乐的,也有肝肠寸断悲催的,也有无厘头无节Cāo无下限的~反正,就是无良萱的无良爱好~哈哈哈哈

    ☆、(12鲜币)2 牡丹花开(宋钊延番外)

    拨动琴弦,这已经成了我每日的习惯。抚著古木琴身,那清晰的纹路,就好似我的心一般。

    “大人,您可曾在听老身说话?”

    也是,现在我不是一个人静坐在凉亭中,而是被面前的几个长者缠著。

    其实,他们无非就是为了婚事而来。急著想要把他们的女儿孙女或者任何亲戚女子努力的推给我。

    “皇上今日还有要事找我商量,各位失陪。”

    不由的苦笑,这是第几次匆匆而去。

    偌大的皇宫,看似一切都没变,只是现在的皇上换成了战秋戮。

    慕容狄说的没错,战秋戮比他更适合做皇帝。在位短短三年时间,却让青鸾的百姓信服,连那版图都扩大了三分之一。

    这个时候他哪里会找我,他应该在凤和殿内,对著一片牡丹花发呆吧。

    “皇上。”轻轻地上前行礼。

    “又来了?被逼婚了?”

    笑意盈盈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其他的情绪,可是我却能看到他心里头的寂寞。因为,我也是如此的寂寞。

    “是啊,微臣变成了抢手货。”

    他还是那个和煦的战秋戮,却都只是表面功夫。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连我都一起会遭殃。

    “因为你是朕最信赖的丞相。”再一次转头看向牡丹花,战秋戮的话说的很轻松。

    我没说话,而是同样看著那片盛开的牡丹。

    那是战秋戮为了她而种下的话,可知道她离去前,都不曾对我说过一句话。

    “你後悔吗?”沈默的战秋戮突然开了口。

    後悔?是啊,我後悔吗?

    “不,微臣不後悔。就如同死去的先帝一样,不曾後悔。”

    这就是我的回答,我和慕容狄本质上是一样的。我们爱的都是同一个人,却都知道给不了她幸福。因为我们都是沈沦在皇权斗争之中的人。

    我从来不曾後悔当年与慕容狄达成共识,帮助慕容狄违背她的命令。只有如此,才能让那些顽固的老臣渐渐偏向战秋戮,也只有如此才能名正言顺的让一个皇帝退位。

    “我该离开了。”

    牡丹花开的还是这麽豔丽,而站在牡丹花前的男子终於也有了决定。

    已经十年了,我知道他的忍耐到了极限。

    “皇上已经决定了吗?”

    距离她离开已经第十年,而太子殿下也变得更为懂事,比起战秋戮有过之而无不及,谁都不会想到他只是个十岁的孩子。

    “为了她,朕已坐拥天下数十载。也该是为了她,放下江山之日。”

    听听,这是一个皇帝该说的话麽?

    可私心里,我却是羡慕著的。至少,我相信她一直都在等他。而我,却是那个不被等待的人。

    “你呢?”战秋戮的声音响起。

    “请你转告她,我会守护著她的儿子,辅佐新帝。”

    “决定了,不後悔吗?”战秋戮没有带什麽感情。

    “是啊,从十一年前就做了决定。”

    次日,先皇遗诏是我亲手颁布。我成了太子的导师,不,现在应该是新帝。

    “亚父,父皇是不是去见母後了?”

    御书房中,我看著面前这个才十岁的孩子,却有著他母亲一样的容貌,有著他父亲一般的王者之风。

    “是的,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见到了吧。”

    我只见他轻轻地转动了面前的笔架,书架一点点移开,挂在墙上的是一幅又一幅她的画像。有浅笑著的,有蹙眉的,有她的睡颜,有她的沈思,每一幅画都是战秋戮亲笔刻画下对她的爱恋。

    “亚父,我相信母後也是爱我的,只是她不得不离开,对吗?”

    这句话出自一个十岁的孩子口中,而他从未见过她。

    “嗯,她是一个很温柔很美丽的女子。我想她离开你时,也是心痛万分。”

    此刻,我不是一个臣子,而是她儿子的亚父。上前抚著画中女子的容颜,就好像多年前一般,每一寸都能感觉到她的温暖。

    “父皇也说母後很温柔,还说母後是世界上最懂得男人最懂得他的人。亚父,我以後可以去见见母後吗?”

    只有此刻,他才会露出孩子般的期盼。

    他被战秋戮教育的太好,以至於从一出生就没有了孩子的心性。只不过,他是战秋戮和她的孩子,合该是不同的吧。

    “嗯,等你长大一些,变成了和你父皇一样的皇帝。那时候,我们悄悄的去见见。”

    终究,我还是想去见她的。

    填满了心房的只有她一人,每夜唯有抱著她的琴才能入睡。可是,我只能远远地看著她。因为,我要为她守护属於她的江山。

    “亚父,那就是我的母後吗?”

    站在稀疏的树林中,远处的竹屋内走出了一道妖娆的身姿。

    我看的有些痴了,那是暌违了近二十年的思念。岁月好像不曾在她身上有过痕迹,还是那麽的妖豔动人。

    “是的,她是你的母後。你看,你父皇也在。”

    那道搂著她的身影,也是这麽多年都不曾改变。

    已二十岁的新帝手腕和当年战秋戮一模一样,而我依然是丞相,这麽多年没变。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每夜与新帝一同回忆著当年我所认识的她的一切。

    “父皇和母後好开心。如果,母後能唤我一声,该有多好。”

    他的声音有淡淡的哀伤,可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我就和他一般,总以为著她的心里应该还有一个位子,可实际上却又害怕出现在她面前。若她只是疑惑的看著我们,甚至都已经忘记了我们是谁,只怕更是受不了。

    “念儿。”

    柔柔的女声从远处传来,我有些怔住,而我身边的他也同样怔住。

    回头望去,却见她依然只是靠在战秋戮怀中,并未发现我们。

    “谢谢你。请照顾念儿。”

    那一刻,已是潸然泪下。她并没有忘记我,也没有忘记她的儿子。

    只是,我们之间早已在二十年前便结束,现在她不过是个平凡的女子。

    “亚父,我们走吧。”他的脸上溢满了笑容。

    “嗯,走吧。”我的脸上,何尝不是笑著。

    “母後记得我,母後从不曾忘记过我。”

    是啊,她没有忘记。或许她还时常会想起我,想著如今稳居帝位的儿子。

    “念儿,你看,牡丹花开了。”

    我指著他手中一直捧著的牡丹花,那是从宫中带出来的。豔丽的牡丹开出来最美的姿态,摇曳在风中。

    我与他略微的止住了步子,转身已没有了她的身影。提步走至竹屋前,轻轻地将牡丹花放下。

    “母後,念儿很想您,念儿也很爱您。”他望著那扇半开的柴扉,诉说著对母亲的思念。

    瑶儿,我好想你,这一辈子我只会爱你一人。

    我的爱意深深的灌注在盛开的牡丹花中,此生不变。

    马蹄声带走了我与新帝的思念,只要能见到她一面,知道她心里不是没有我们。我想,我与他都已经觉得足够。

    柴扉慢慢的打开,女子捧起了那盆摇曳的牡丹,而我却已看不到。

    “很美的牡丹花,不是吗?”玉指抚著片片花瓣。

    在她身後的三个男子带著浅笑,都不曾开口。

    她的心底,始终留著那麽一些位子,留给了二十多年前的一段回忆。

    ☆、(10鲜币)3 偷欢 1

    隐姓埋名在夕云的世外桃源之中,瑶姬除了每日安逸的生活,大概也就是去醉仙居瞧瞧。

    “从一开始你们就认识,你总是欺骗我。”北弥韬搂著瑶姬,心里头总有些不大舒服。

    这简姨和她早就熟识,就连她被送到醉仙居都是一个yīn谋。

    “你生气了?”瑶姬抚著他的俊脸,像是在安抚一般。

    有著她柔柔的声音,北弥韬哪里还能发得出脾气,只是更为将她搂紧。

    “不过,我也是被小姐吓了一跳。”简姨现在想来,当时真是被突然接到的消息吓到。

    瑶姬拉过了简姨的手,心里头总有那麽些温情。

    “对不起简姨,当时宫里头太後和皇後都想对我不利。再者若是太多人知道,恐怕我无法那麽顺利的出宫。”

    幸好当时一直让春儿和夏儿俯视著杜青诗,杜青诗对她们的信任,也顺利让她联络上简姨,得以在醉仙居安生。

    “瑶儿,你当初出宫为的不是我也不是严擎,而是冷狂傲吧?”但若不是如此,恐怕他这辈子都无法遇到她。

    轻轻地点了点头,当初她在宋钊延那里见过冷狂傲。本想著他武林盟主的身份可以帮助战秋戮,这才有意出宫。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躲避宫中的争斗。

    “那你会怪我吗?当初我那般对你?”想起了曾经对她下药,北弥韬总有些不安。

    “我不也是同样不曾真心待你,况且你後来也找来了解药。黑影和残龙可是和我说,你为了找那药引连命都不要了。”这些年过去了,她也早已释怀。

    简姨眼中有些湿润,当年自己和她母亲也算是好友,虽然沦为风尘但自己却远远的幸运了一些。能见著这个从小看著长大的孩子快乐,也算是欣慰。

    “主子,几位门主已等候在偏厅。”门外头传来了黑影的声音。

    今日他们来,也是因为北弥韬要和他座下的几位门主商讨些事情。瑶姬可没兴趣跟著去,从北弥韬身上起身。

    “瑶儿……”他不想离开她。

    “快些去吧,别让人等著。”将北弥韬推了出去,见他依依不舍的离开,心里头也有些好笑。

    “简姨,你也去忙吧,我四处转转。”好久没有到醉仙居,她想去後头的温泉瞧瞧。

    简姨含笑点了点头,也走到了前头去了。

    走至温泉边,泉边种满了桃花树,在这春日的时节,桃花偏偏飘落,格外的美丽。今日的她穿了一袭红衣,不觉想起了曾经也有一片温泉。

    离宫也已三年,心里头却依然会惦记著那人。不知不觉间,竟被他沾上了爱情。回想前世的回忆,似乎也没有爱情的存在。

    “瑶儿。”

    坐於温泉畔的瑶姬一愣,耳边仿佛听到了熟悉的呼唤。只是,转念又是轻笑。难道是她真的太思念他,竟然会出现幻听吗?

    “瑶儿,你不愿见我吗?”

    温热的怀抱将她层层的包围,瑶姬的身子也微微的僵住。一点一点的扭过头去,却见战秋戮含笑的搂著她,在她的身後。

    “你……”这是梦吗?为何会见到不该在这里的人?

    “我想你了,所以出了宫来找你。”

    她的所有消息他都清楚的知道,在她离宫那日,他就命挽络和刹天守护在她身侧,只是她并未察觉到。

    葱白的玉指抚上了那张刀刻般俊朗的容颜,他的眉宇间有些倦意,可黑眸中却闪烁著晶亮的光芒,在他的眼底只看得到她一人。

    “不是说好忘记吗?”她给了他一个孩子,也希望他能完全忘了她。

    他是帝王,她却不想成为囚困在宫中的笼中鸟。前世的记忆太深刻,被死死地困在囚笼中的她,终於选择了自杀。

    “小妖精,我如何能够忘了那个巧笑倩兮,款摆著妖娆身姿唤著我战的小妖精?”他放不开她,让她离开只是不想她那麽痛苦,“待我们的孩子长大,我就来陪你,可好?”

    再给他几年,当他们的孩子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他就能够陪著她,陪她去畅游山水。

    他……还记得那个承诺……当年,她只是随口一说想要去游山玩水,没想到他至今还记在心中。

    将她一个旋身便是落在了他的怀中,抚著她娇豔的容颜,心里头却只想将她占有。而瑶姬像是直到他的心思一般,环著他的颈项,献上了自己的红唇。

    “瑶儿……”

    轻叹著她的美丽,俯身含住了她的唇瓣,吸吮著这多年未曾碰触的甜美女子。

    这些年他不曾碰过任何女子,只为了她一人。好不容易与她再次相见,早已是欲火丛生,却又害怕那样子的自己吓著了她。

    “战,还记得温泉吗?”一吻罢,瑶姬笑著离开他的怀抱,滑入了温热的泉水中。

    黑眸一沈,他怎麽会忘记。那时的她,便是在这麽一篇温热的泉水中,与他交换著条件。谁又能想到,最後却被她吸引,成就了大业却失去了她。

    随著她一同入了水中,将她压在池壁之上,解开了她衣衫的系带。红色的纱衣飘在泉水之上,而在两人四周漾出了波澜水纹。

    “瑶儿,我好想你。”

    将炙热的分身贴在她的身子上,让她感觉到他的想念。

    一双藕臂环著他的肩膀,将已赤裸的身子送至他怀中。恐怕就算他真的去找了其他女子,她也能够谅解。只是,已经三年了,他依然空悬著後位。整日与宋钊延在一起的他,难怪会被误以为有龙阳之癖。

    “战,我是你的,你无须忍耐。”

    犹如催情一般的话语,彻底击毁了战秋戮的自制力。

    炙热的吻沿著她的颈窝蜿蜒过了锁骨,落在了她的rǔ沟之间。迫不及待的急欲品尝蓓蕾的甜美,吸吮著白皙的rǔ肉。将她的身子微微的托出了水面,那雪嫩的双峰在水面漾出了迷人的波纹。

    瑶姬靠在温润如玉的池壁,玉腿缠绕在他的腰上,他过人的体力托著她的身子,她并没有感到多少的吃力。

    此刻的战秋戮已没有过多的心思与她厮磨,只想要一尝她的身子。

    “瑶儿,我进去了,你忍一下,好吗?”

    双手握著她的双臀,眼里沾满了赤红的欲火。

    瑶姬扭动了一下身子,让她双腿的中心移到了他欲望的顶端。

    ☆、(11鲜币)4 偷欢 2

    黑眸更为的深沈,搂著她的腰肢,将硬如铁棒的分身一点一点的分开了花唇。许久未曾被她那层层花瓣似的甬道包裹,这让战秋戮不自觉的低吟。

    “嗯……嗯呃……呃啊……”

    并没有任何前戏和润滑,突然被他进入的mī穴有些干涩难受。瑶姬努力的敞开自己的身子,却依然很难完全的吞下。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困难,战秋戮的手指探向两人结合处,轻揉著她敏感的花蒂。轻吻上她的红唇,手指揉捻著她的蓓蕾和酥rǔ。

    染上了醉意的美眸半眯著,已有过两个孩子的身子也渐渐起了反应。mī穴中渗出了湿滑的蜜汁,一点点的沾上了才进入了一半的铁棒。

    战秋戮已感觉到了她的变化,扶著她的腰肢,腰杆突然的用力。分身接著滑腻腻的蜜汁就这麽直入到底,一瞬间被温湿完完全全的包围著。

    “呀……”瑶姬惊叫,只来得及搂住他的脖子。

    大掌托上了她的双臀,托著她略微的上下晃动,而那分身也开始了强而有力的律动。

    才几个回合下来,瑶姬便已开始娇喘连连。

    细腻的泉水冲刷著两人的肌肤,不断地漾出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不知何时,一阵轻风而过,桃花偏偏落於水中。有些也落在了他们的身上,显得格外的迷人。

    迷醉於这种肉与肉完全贴合交缠的感觉,许久未曾出动的猛虎一旦出闸,不吃个全饱又怎麽会罢休。

    “瑶儿……我的小妖精……你还是那麽紧,那麽美丽。”

    吻著她额头渗出的汗珠,带著她淡淡的体香。

    “嗯唔……战……啊嗯……”

    红豔的小嘴好像除了吐出让男人更加动情的呻吟,已经说不了话。

    肌肤上渗出的汗珠被泉水冲刷著不曾残留痕迹,空旷无人的水面上回荡著的是她完全失控的娇吟和他的嘶吼。

    “瑶儿!”

    紧紧地将她的双臀压向自己,分身完完全全的深入,浇灌著这具属於他的身子。

    只顾著趴在他肩头喘息的瑶姬,还未察觉到他还未满足。离开了她的身子,将她从泉水中抱出,两人一同上了岸。

    谁知,战秋戮并未为她穿衣,而是将她放在了衣服上。刚跑过泉水的身子一片绯红,晶莹剔透的看不到任何瑕疵。

    “战,你……”目光落在了那根本未曾有任何变化的欲龙之上,心里头有些吃惊。

    “瑶儿,你不想要了吗?”

    若她真的这般说,他大概也不会再占有她。反正这麽多年,每次一想到她,他也是这般痛苦却又无奈的忍受过来。

    岁月似乎总是没有在这个男人脸上留下痕迹,微微的起身搂著他的颈子。将自己的红唇贴上他的唇,抓著他的贴在了酥xiōng之上。

    “这些年,我好想你。”贴在他的耳畔,诉说著自己的思念。

    “瑶儿!”黑眸中闪烁著惊喜。

    迫不及待的将她的双腿架在了肩上,身子挤在了双腿间。而瑶姬则是环著他的颈子,可以清晰的看到已在两片花唇之间的火热巨龙。

    “瑶儿,看著它,它会代表著我将你完完全全的占有。”

    那炙热的分身一点点的消失在粉嫩的花唇之间,而她的身子也正在被填满。小腿无力的垂在他的肩头,圆润的脚趾微微的有些蜷缩,口中发出了舒服的咕哝。

    “战……要我……嗯唔……”

    微微的摆动腰肢,似是在引诱著他的占有。

    充斥著欲火的双眸紧锁著她动情而绯红的脸颊,双手与她的十指紧紧相扣落在她的耳畔两侧,自上而下的用全身的力道将分身送入了她的mī穴中。

    “呀……”

    “吼……”

    两人皆是发出了惊叹和嘶吼,身子毫无缝隙的贴合在了一起。

    强而有力的力道不断的撞击著她的耻骨,也撞击著她最後的矜持。心里头彼此思念著对方,互相爱著对方的两人,抛却了所有的杂念,专心体会著这种水rǔ交融的感觉。

    一次又一次的浇灌著她的身子,倾洒在花壶中的炙热是他对她所有的思念和爱恋。

    将她翻了个身,让她趴在衣服上,却抬起了她的双臀。

    “瑶儿……瑶儿……我的瑶儿……”

    跪下轻吻著她的背脊,沿著背脊一路吻至她的白皙臀瓣之上,吸吮著带著yín靡香气的渗出了汗珠的臀肉。

    “嗯唔……”瑶姬嘤咛了一声,已经累极的她星眸微闭。

    许是他们太过於激烈的交缠,让桃花散落的更为多了些。白皙的背上沾上了好几片粉色的花瓣,却一点都不突兀。

    赞叹著她的美丽,也分开了她的玉腿,将分身再一次灌入了已湿淋淋的mī穴之中。

    交缠在一起开始,盈满了愉悦的泉边,是两个许久不见的爱人的吟唱。

    女子的娇吟交融著男人的低吼,吟唱著让人脸红心跳的yín词豔曲。

    赤身裸体的搂著怀中累极的女子再次滑入泉水中,手却依然流连在她的肌肤上。

    “战,你说我们这算不算偷欢?”

    他背著天下人来这里寻她,而她则是背著外头的北弥韬和严擎与他交缠在一起,两人就好像偷欢一般。

    勾起了她的下颚,指腹摩擦著她的红唇,眼中的感情可以溢出来。

    “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为了她,他可以放弃一切,也可以夺取一切。

    贴在他xiōng膛上,听著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她忆起了当年城楼上的那一幕。

    怕伤了她,他丢下了手中的兵器。若那是慕容狄是故意而为,恐怕已失去了防备之心的他会死在有心之人的手里。

    不过,这也是慕容狄故意而为之的吧。那个男人,他的心思她却没有办法回报什麽。

    “战,慕容狄曾给我过一道密旨。”

    那个男人为了让她可以安然的呆在宫中,将一份可以毁了战秋戮的密诏亲自交给了她。只是,恐怕此生她都用不著。

    “那你就留著吧,我不想知道。”

    不管那是什麽密诏,他都不想知道。他那颗无情的心里头只住进了一个人,若是有一日她真的要他的命,他会心甘情愿的给她。

    “战……”依偎在他怀中,享受著这片刻的温存。

    许久许久之後,待北弥韬寻来之时,却见瑶姬一人并未穿外衫,坐在温泉湖畔,桃花散落在她披散的发间。

    “瑶儿,你这样子会著凉的。”脱下了外衫为她披上,也看到了水中已飘远的外衫。

    瑶姬含笑的回过头,靠在了北弥韬怀中。

    “韬,我有些累了,你抱我回去睡吧。”

    “好。”

    抱起了她,他什麽都没问。

    在他怀中睁开眼,瞧著东方的那片清澈天空。

    她会等著,等著有朝一日可以游山玩水。她和他,还有北弥韬和严擎,四个人一同去游览青鸾的美景。喜欢本文请下载魔爪小说阅读器(www.mozhua.net)

    ☆、(10鲜币)5 停车,做爱,枫林晚

    “就这麽把孩子们丢给简姨好吗?”虽然立刻夕云已经有好几日了,但瑶姬心里头还是有些担心那两个调皮的儿子。

    “出来游山玩水还带两个拖油瓶,休想!”北弥韬恨恨的盯著瑶姬。

    有了孩子的女人大概都是如此,三句话离不开孩子。

    “是啊,何必想那麽多呢。”严擎倒是很温柔,没有了往日的严肃。

    而一直搂著的战秋戮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好不容易放弃了一切跟著她,谁晓得现在没事儿就要和两个小鬼头吃醋。

    “等回去了,直接把那两个小鬼装麻袋丢湖里。你们不缺儿子吧?”扇子摇啊摇,帮瑶姬扇去秋老虎的威力。

    不过,就他那出口如冰块的话,也不用什麽扇子,足够让人冻死。

    “掐死更好,瑶儿再给我们生个女儿。”生儿子就是讨债的,北弥韬一想到那两个总是缠著瑶姬的孩子,真想掐死他们。

    “这样子瑶儿会伤心的。”嗯,看起来还是严擎善良,“直接丢进宫里吧,正好陪陪大哥的念儿。”

    瑶姬差一点把喝进去的水喷出来,这是为人父该说的话麽?用不用还和自己的儿子吃醋呀!

    “我说,前面有片枫林,不如我们去看看吧。”还是转移话题比较好,否则她两个可怜的儿子就真的可怜了。

    马车慢吞吞的沿著山路而下,直至一片枫红的枫林。瑶姬兴奋的第一个下了车,忍不住踏入枫林中。

    “再前头已经安排好了客栈,我们可以在枫林玩上一个时辰。”走到瑶姬身边,战秋戮伴著她一起踩过枫叶。

    至於北弥韬和严擎则是一个牵著马车安置,一个则是准备点食物,估摸著瑶姬也该饿了。

    脚下的枫叶踩上去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加上红透了西方天空的夕阳,有一种说不出的秋高气爽的感觉。

    “我记得,以前当我还是另外一个时空的女孩时,我总是喜欢在秋天出去游山玩水。这种秋高气爽的感觉真好。”靠在树干上,瑶姬向战秋戮诉说著前世的记忆。

    其实她记得也不多,也不明白为何会带著前世记忆轮回而来。或许是因为前世看尽了所有男人的虚伪,所以带著这份来寻找这些真心的男人吧。

    “只要你喜欢,就算再次轮回我也愿意陪著你。”单手撑在她的头顶,战秋戮抚著她脸颊上淡淡的红晕。

    “我念首诗给你听吧。”瑶姬将头靠在她的手臂上,“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於二月花。”

    听著她喃喃细语,犹如受了蛊惑一般。那妖豔的容颜,妖娆的身子,此刻就在他的怀中。

    “停车坐爱枫林晚,嗯?”战秋戮略带邪佞的笑了。

    本来好好的一首诗,被他就这麽挑出一句,瑶姬顿时觉得有些满头黑线。抬眼瞪了他一眼,好好地欣赏个枫林,他非要想著那些。但这麽想著,脸也是红了大半。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啦!”娇嗔的跺了跺脚。

    心间漾起了柔情,忍不住扣著她的下颚,吻上了她的唇。

    原本还有些娇羞的瑶姬微微的愣了一下,却立刻环住了他的颈子。微启的红唇中探出了丁香小舌,与他交缠在一起,成熟的身子更添魅力。

    一吻罢,瑶姬已是气喘吁吁,而战秋戮的眼中却染上了情欲。

    “战,这里可是野外耶。不如待会儿到客栈……”

    “不会有人的,我都安排好了。”说著,他开始解开她身上的腰带。

    “你……哼,有什麽了不起。真搞不懂,为什麽你都不是皇帝了,战匪他们还跟著你。”嘴上是有些抱怨,手却没有阻止的意思,任由著他将她剥的只剩下兜衣和亵裤。

    “挽络和叶子不同样也只跟著你。”

    说起这个,就连瑶姬也没想到,叶子竟然最後会和残龙成婚。那个一直怕残龙怕的要死的叶子,费了好大劲才接受他。

    “呵呵呵,是啊。”露出了调皮的笑意,这是隐居之後才有的。

    前世的记忆和今生终於融合,成为了一个完整的瑶姬。至於前世她不再去想,只要今生能和战在一起,能有北弥韬和严擎陪伴,她已经知足。

    “瑶儿,你好美。”再一次吻住她的唇,吸吮著她的气息。

    解开了兜衣的系带,轻轻的扯落在地,一对如玉的酥rǔ弹跳而出。灼热的大掌立刻把玩在手心,将它们搓揉成想要的任何形状。

    只消片刻,两人的衣服便缠在一起全部落在地上。而战秋戮一手揽著她的腰,一手将她微微的放下,将她放在了铺著衣服的枫叶上。

    “战……”轻声的呼唤,同样的带著爱意和满足。

    战秋戮埋首於她的酥xiōng之中,含著柔嫩的蓓蕾吸吮。明明已经有过了三个孩子,她身子的每一处却依然犹如当年,不曾变过。

    指尖滑至腿间,抚弄著花唇。唯一的变化,大概就是她更为的敏感了吧。

    “瑶儿,你这里还是那麽紧。”手指滑入甬道,湿哒哒的甬道让手指顺畅的滑动。

    “嗯唔……你……你好讨厌……啊恩……”突然甬道内又多了一根手指,让瑶姬再次惊呼。

    将她雪白的双腿分开,身子挤入其中,手指不断的抽动,直至那潺潺的蜜汁涌出。

    “瑶儿,说爱我。”

    舔著她的耳垂,将分身滑至花唇间上下摩擦,更想要听到她口中的爱意。

    瑶姬的一双藕臂将他的颈子搂紧,将他拉直自己的面前。

    “那你呢,战?”她才不会先说。

    黑眸一沈,那双白玉美腿已环上了他的腰肢,甚至若有似无的正用身子挑战他的极限。

    “我爱你,只爱过你一个,我的瑶儿。”

    “我也爱你……啊……嗯唔……”

    一得到她的爱语,那分身就立刻分开了花唇,一层层的顶入了紧致的mī穴中。

    偶有几片火红的枫叶飘落,枫林中溢满了男女的呻吟和低吼。

    稀稀疏疏的枫林,飘满了枫叶的殷红地面,交缠著两具赤裸的身子。

    一次又一次的享受著情欲的巅峰,仿佛有用不完的体力。

    “瑶儿,我的瑶儿……我爱你。”

    ☆、(12鲜币)6 四人行……掩面而去~(全文完)

    “光天化日,大哥和瑶儿真是好有兴致。”说是这麽说,但北弥韬那双赤红的眼出卖了他。

    “可不是,也不怕别人看到。”严擎略带压抑的声音,也是充满了情欲。

    只消听的瑶姬那声声娇吟,他们已经是无法招架,何况是看著她雪白的胴体正承受著云雨之欢。

    “嗯啊……”

    伴著瑶姬的一声呻吟,战秋戮终於再一次将所有的炙热浇灌入她的花壶中。满足的分身自她体内抽出,两片花唇已肿胀外翻。

    “嗯……擎……韬……”瑶姬显然还未从情欲中回神,略微的呼唤了一下面前的两人。

    可她却没有发现,她这副模样挑起了丈夫们的占有欲。

    严擎和北弥韬交换了一个眼神,十多年的默契已经不需要多说。

    “瑶儿。”北弥韬上前略微将瑶姬扶起,却又是堵住了她的唇。

    而严擎则是上前先略微清理了一下那一片泥泞的私处,这才脱掉了自己所有的衣服。那几乎是青筋暴露的分身显然已经是克制不住,顶在了她的大腿根部。

    将雪白的双腿分开,一点点的将分身顶入了已经湿滑的mī穴中。严擎扶著她的腰肢,而北弥韬则是扶著她的双臂,两人微微用力,瑶姬一下子便变成了骑在了严擎身上。

    “啊恩……擎……别啊恩……好深……”

    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那一个点上,让mī穴将他的分身完全的包裹住,也一下子让她立刻绷直了身体。

    北弥韬则是半跪在她的身後,双手伸到前头抚弄著敏感的酥rǔ。

    严擎托著她的双臀,缓缓地开始了律动。慢慢的撞击变的强而有力,而瑶姬的呻吟也开始变的大声。

    战秋戮已经穿好了衣服,却也上前抚著她和严擎的结合处,让她能更多的渗出蜜汁,免得她太过於难受。

    “嗯唔……擎……慢点啊……嗯哼……”

    将上半身靠在了身後北弥韬的怀中,软绵绵的身子已经无法自己支撑著不倒下。

    红豔的花唇中正吞吐著灼热而巨大的棒子,美丽的小脸上盈满了动情的红晕。

    直至那分身从她体内一点点抽出,而她整个人则是倒向了後头,躺在了北弥韬身上。那火热的分身从她後头再一次进入了敞开的mī穴中,引得她不由得再次娇吟。

    “瑶儿,喜欢这样子吗?”

    北弥韬靠在她的耳畔,舔著她敏感的耳垂,引来她缩了缩脖子。

    瑶姬抓著他环著自己小腹的手臂,双腿勉强曲起撑著地面,却也变成了坐在他身上。

    北弥韬移动了一只手掌,握著她那酥软的雪峰,指间揉搓著蓓蕾,任由著蓓蕾怒放绽开。

    “嗯……喜欢……韬……快一点……”

    情欲已经迷醉了她,扭动的身子被男人们点燃,一次又一次的享受著云雨之巅的快感。

    不会有人进入的枫林中,交缠著四道身影。

    直至夕阳只剩下残破的余晖,蓝透的天空也渐渐地染上了灰色。已经满足的三个男人才将瑶姬的衣服穿上,将她抱上了马车。

    四人就这麽走走停停,沿著当初制定的路线一路游山玩水。

    “瑶儿,想去京都看看吗?”依然还是战秋戮搂著她。

    此刻的他们其实已经离京都不远,只是他们已经玩遍了周边的小镇,却始终不曾踏入京都半步。

    “京都麽?”掀开了马车的帘子,周围的繁华的街道。

    道上有小贩的贩卖声,也有来来往往的赶路人。

    “叶子和残龙现在在京都吗?”仔细算算,好像前段日子听北弥韬说起过。

    北弥韬点了点头,这几年基本上他将一部分势力渗入京都。不过,更多的他只不过是想保护她另外担心的一个男人,确切来说是一个男孩。

    “那就去看看他们好了。”严擎率先给瑶姬做了决定,反正按照她肯定是不愿意去的。

    马车已经不等瑶姬阻止,沿著京都的官道而去。

    显然,貌似这几个男人越来越自作主张了嘛,完全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至於叶子和残龙,见到他们的出现,一个是开心得不得了,一个则是郁闷的不得了。

    “小姐,太好了,好久不见你,叶子都想死你了。”一见到瑶姬,叶子立刻扑了上去。

    很可惜,扑到一半被残龙转了一圈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呃……”瑶姬无语的望向了一脸理所应当的残龙,“你的占有欲比我家的男人还强。”

    “夫人没事跑来,难道专门是为了勾引我家娘子?”一想到自己的老婆心里头最惦记的竟然不是他,挂在嘴边的老是小姐小姐的,怒火妒火反正一肚子火。

    “咳咳,残龙,这是你该有的说话态度?”不等瑶姬开口,看不下去的北弥韬已经出声。

    妻奴!绝对的妻奴!

    残龙当然不敢说出来啦,也就是心里头暗暗的咬牙切齿著。

    “别在心里偷骂,有本事你也别老是跟著你娘子团团转。”北弥韬毫不在意,跟著搂著瑶姬的战秋戮,和严擎并肩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府中。

    “夫君,你是对我家小姐有意见吗?”叶子再笨也看出个所以然来,再说这麽多年夫妻,她还不知道丈夫的占有欲麽。

    叶子没有了当年的害羞和猥琐以及害怕,有的是河东狮的姿势。

    “呵呵呵,娘子你误会了。小姐不只是你的小姐,也是我的小姐,我们大家的小姐。”

    残龙唧唧歪歪说了一堆,小姐长小姐短的,听的瑶姬觉得她快晕了。

    “停!我说你们两夫妻稍微克制一下,要恩爱晚上该干嘛干嘛。”

    瑶姬毫不避讳的说著,听的叶子和残龙脸立刻红了。

    “小姐!你一定是被他带坏了,怎麽说出那麽羞人的话。”叶子一边说,一边指著北弥韬。至於後者,毫不在意~

    瑶姬立刻钻进了战秋戮怀里,不停的抖啊抖,抖的叶子看的都以为她病了。

    “小姐,你没事吧?”

    “哈哈哈,叶子,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哈哈哈,你怎麽还是那麽看不惯北弥韬。”说也奇怪,叶子谁都可以接受,就是看不惯北弥韬。

    “那……那是叶子实话实说呗,哪有看不惯。”哼,如果当年不是北弥韬,她怎麽会嫁给这个占有欲又强,又喜欢管东管西的残龙!

    至於一旁的北弥韬则是摇著扇子,废话,他已经要和两个男人抢老婆。当然要把这个老是盯著他老婆转的女人给踢走!

    瑶姬看著每次他们都喜欢出现的斗嘴,脸上的笑容始终没有褪去。

    “瑶儿,明日我们去看看皇帝的巡城吧。”

    战秋戮搂著瑶姬,在她耳畔轻轻的低语。也只有他才清楚,明日是一年一度作为皇帝的巡视皇都的日子。也只有他清楚,她始终是想念著自己的孩子。

    他们并没有出现在皇帝的面前,只是远远地看著。那个与瑶姬有几分相似容颜的新帝,在丞相宋钊延的跟随下,坐著辇车经过了人群。

    “我们回去吧。”她开了口。

    “走吧。”北弥韬挥动了手中的鞭子,马车自小道缓缓离去。

    “战、擎、韬,谢谢你们让我不再是一个人。”

    夕阳下,或许那些正史野史还会记载著关於那个继承了侄子皇位的皇帝,或许也会记载著那段昏庸皇帝和魅惑贵妃。当然,也会不乏许多杜撰的说书人口中的秘辛。

    “瑶儿,我们爱你,永远。”

    豔曲妖娆,吟唱在心。痛过,恨过,爱过,便成为永恒。

    作家的话:

    结束咯~结束咯~全文结束咯~

    谢谢所有亲的支持~~~麽一个~~~

    ☆、结束语

    历经了近三年的时间,终於把吟豔曲完结了,萱萱也是大大的满足了~

    文的最後请容许萱萱罗嗦罗嗦~~~了解的萱都知道,开篇和结尾的罗嗦是少不了的~

    其实当年开吟豔曲的时候,只是一时冲动,想要写一篇男女主如果被丢到别的小说里面肯定会是配角的这样子的男女主。

    一个妖娆的女主,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主,顺带有好几个其他男主,这就是当时萱萱开文的冲动动机。

    没想到开了文没多久,萱的工作一下子变得好大,一直很忙很忙,甚至中间出现了一个月断更的情况……

    萱真的很感谢到今天为止还坚持月月等待著萱更文,从开文至今一直坚持到现在的亲们,是你们的坚持、留言、投票和鼓励,才能让萱萱一直坚持到现在。

    吟豔曲是萱萱转到鲜网来的第一篇文,萱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现在支持萱的亲是当初跟著一起过来的(应该很少吧……)。所以,这篇文对萱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

    特别要感谢的是小岚岚(苍穹过痕),真的是从萱还叫著聆紫萱的时候,一直到现在改为水玥萱,依然支持著萱的~当初不论是禁恋素心还是亚父或者是其他的文,也都非常支持萱,真的给了萱很大的鼓励!

    不过……好久木有看到你的留言了,自从开了帝殇後就木有见到你了……如果看到,请呼叫萱~~~让萱晓得乃还是在滴~~~(这个要求应该还不算过分吧?嘿嘿嘿~~~)

    同样的,还是要谢谢所有喜欢吟豔曲的亲们~

    吟豔曲主打的依然还是情节,就好像萱的其他文一样,主打是情节。至於肉肉部分完全是需要才会写~~~

    现在吟豔曲已经完结,萱会将心力全部放在涩女上。涩女肉肉和剧情的比例大概是差不多一半一半吧,这对萱萱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肉肉文了哟~~~

    顺便预告一下,等萱写完涩女,会开烙花殇系列中的昙花篇,讲述的是民国时代的爱情纠葛~~~

    这篇昙花系列大概是萱为数不多的是一位非女汉纸型的女主,而且是甜文加肉文哟~~~男主们一个比一个强大……(不多说,等涩女写完大家就晓得啦~~~)

    之前看到网上说萱写的都是虐文,萱表示就是喜欢虐男,哈哈哈~~~不过昙花大概是第一本说不定也是唯一一本不虐的甜宠文哟~~~(谁晓得呢,远目中……)

    吟豔曲已谢幕,鞠躬,谢谢大家观赏~~~


如果您喜欢,请把《吟艳曲1》,方便以后阅读吟艳曲无良小番外 1-6完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吟艳曲无良小番外 1-6完结并对吟艳曲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