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夫霸爱,快逃!

飞雨连翩入深廊9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爱过知情浓 本章:飞雨连翩入深廊9

    飞雨连翩入深廊9

    又是一场秋雨,淅淅沥沥不大却连续下了三天也不停,秋风瑟瑟卷着落叶伴着雨丝一派萧条。

    我努力控制自己在天还没亮就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楚世修早已经起床梳洗整齐,服侍我穿衣然后依依不舍的送我出门上朝。

    今日是十月十五,在蓝信出征四十六天后,在我回国十八天的日子,朝堂之上终于传回了暑国与乌旦国这场战争的结果。却是我无力承担的剧痛,暑国兵败,乌旦国顺着暑国长驱直入,估计不日便会与凤翔郡港口同时入侵我仙岛国,暑国将军战死海上尸骨无存。

    我一直低着头站在大殿之上,除了从脚底一***传到头皮的凉意,就什么感觉都没有。蓝信!你怎么可以战死?你怎么可以不遵守承诺?结发还在我手里,你怎么忍心死在冰冷的海水中?

    退朝了,女皇走了,官员们三三两两也离开。大殿上除了连恭送女皇都忘记行礼的我,就只剩下坐在凤椅之后锦塌上的张维庆恳。

    张维庆慢慢从高台上走下,来到我身边淡淡的语气,却带着明显的恨铁不成钢心情。“絮儿,仙岛国即将与乌旦国开战,乌旦国的海上战船发达,现在合着暑国的陆地集体进攻,这就是怡亲王的计谋。你身为寒王现在还有心思顾及一个有名无实的四爹?”

    “他不是我四爹,他是我女儿的生父,我的夫君。”国家兴亡,百姓的安危从来都不是我这个小女人会想到的。我只要我的夫君,我只要一家人平安,为什么就没人能懂我的心情呢?我不是这仙岛国大女人,我只是平平凡凡的一个现代小女子,我只要我的老公,我只要我孩子的爹能回来,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管。

    张维庆猛的甩了我一巴掌,这一巴掌狠的连会武功的我都被打倒,直直的栽到地上,我干脆就不起来趴在地上痛苦失声。蓝信!你怎么忍心丢下我们母女,就这样让黛儿没了爹,让我没了你这个最宽阔的臂膀保护让?

    张维庆背对着我狠狠握住双手,已经有了皱纹的眼睛紧紧闭上。不理我这个寒王大殿之中趴在地上哭泣,心底同样哀伤至极。是他和茹庆兰错了吗?争了一辈子,耍尽天下人却忘记教育好唯一的女儿,造成我现在这副懦弱好色的样子,这就是天对他们的惩罚吗?

    “絮儿,是爹亏欠了你,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懂爹的心?”张维庆终于转过身将我扶起来,放下所有的一切将我们真的拉到父女关系。

    我趴在张维庆的身上,哭得双眼红肿,知道大殿之上不是叙父女之情的时候,低声的说出我的要求。“爹,我要蓝信。即使他死了,我就是冥婚也要将他纳入我的名下,百年之后再续夫妻之缘。”

    张维庆抱着我的手不由的抖了,这话记忆犹新却是出自别人之口。这曾和茹庆兰一模一样的誓言深深的震撼着他的心灵,原来深情真的可以遗传。

    还记得当年被迫入宫时,茹庆兰也曾这样抱着他,对他说:庆,终有一日我会将你迎回茹府,即使我们不能活着等到这一天,那我就娶回你的尸体,一场冥婚也要随你再续夫妻之缘。

    他不知道为什么相貌普通到在这仙岛国可以算是丑陋的他为什么就会被先女皇喜爱,甚至不惜为他改名换姓也要占为己有纳入后宫。可是他知道茹庆兰的深情,知道这份青梅竹马的爱情是他要用生命守护一生的。

    先女皇就算对他百般宠爱,甚至不惜将一个后宫妃子实力壮大,也要爱他宠他,可是在他的心里先女皇只是敌人,是破坏他人夫妻恩爱的罪人。于是,他与茹庆兰问张维茹要来毒药,毒死先女皇。

    他和茹庆兰的缘分并没有因先女皇死去而得到再续,法律条规所限他已经是太后,女皇虽然年幼却野心勃勃,他当然知道做为四大家族之首的茹府到底会遇到怎样的打压,所以他咬牙挺到现在,为的就是将我推到皇位,一家人可以名正言顺的再续亲情。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他不能允许任何人后退,包括自己更包括我。

    “絮儿,明日你挂帅出征,只要你能胜利归来,待你母亲苏醒爹会劝她写下离合书,允许你与蓝信再续缘。”其实人都死了没必要再计较那么多,但是他必须要我出征向天下证明寒王值得拥护。

    女皇的心思是什么他懂,女皇为什么让桃小一多次与我相会,甚至不惜留着桃小一清白的身子跟了我。张维庆没有一点是不知道的,别忘了女皇是在他身边长大,她的那点小算盘都是在他身上学来的,今日想用来对付他的女儿?那是做梦。

    女皇当年能放弃妖媚的甹绘翎送到茹府,今日放弃江湖第一美男桃小一也是正常的。她是从小生活在皇宫中没有感情的冷血女人,她的心装了家国天下怎有空地放下男人?就算有那也是一阵风,吹过就没了。再美的男子在她手里都是工具,能吃就吃,能用就用。怎么可能像他的女儿一样,将这些感情当成人生的全部?这是他的幸更是他的劫,能不能躲过这最大的劫数,一切就看天命。

    我归国女皇派桃小一来接,勾了我所有的思念却再也不让我接触到桃小一的任何消息,搞的我满心满脑都是那个男人的影子无心正事。反间计虽然没成,却也打垮了扈相国所有的信念,如今人日日称病不上朝,手下力量逐渐溃散。等来了外敌入侵这个最好的时机,不得不说女皇这以不动应万变的招数确实很厉害,她总是喜欢用最少的力量争取最大的利益,这也算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地方吧。

    只是有他张维庆在,他就不会让女皇的如意算盘打响。现在将我支出打仗一来可以让我累计声望,二来可以远离凤都不再受桃小一的影响,三来也是到了他们这两个皇室之人真正斗争的时候。女皇必须死,桃小一也必须得死。他和茹庆兰谋划了一辈子的事,怎么也不能坏在那个妖后的手里。美色是福更是祸!

    “好。”我努力控制情绪自己站好,浑身的血液仍旧不断的凝结,好冷!“回府好好休息,明日准时出征。”张维庆拍拍我的肩膀,将狠戾的目光掩饰住。

    “爹,小一……还好吗?”我拉住张维庆的手,虽然知道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开口问他,却还是忍不住。他们都是我的心头肉,哪个不在我身边都会让我惦念非常。十八天音信皆无,哪怕连他平日证明他安好的打打杀杀都不再传来,我真的担心他是不是被女皇发现已经不是处子之身,然后动了杀机。

    张维庆拍拍我的手,一脸认真的神态。“他很好,每日待在轩宁殿养着,你放心的走吧。宫里有爹在,他不会有事的。”

    “爹!你真的能帮我照顾他吗?”他这样说我反到不能相信了,想到我们三个初见那时,他可是摸着衣襟对桃小一说话,那是他杀人的习惯,又明知道我对桃小一的深情,他怎么可能去照顾桃小一呢?就算他真的是疼爱我,应该也不会对桃小一好的。其实不光是对桃小一,我觉得他除了对栾迪没意见以外,对我所有的夫君都不太看好。归根究底就是他们都长得太俊俏,在张维庆的眼中红颜是祸水,我总是太过于迷惑在他们的美貌之中不能自拔。

    对于我的怀疑,张维庆也只是浅笑。“你心里有谁怎么想的,爹怎么会不知道?放心走吧,爹等着你凯旋回来。”

    我真的不放心还想再问问,然后让他给我个明确的答复。却在这时,张维庆从腰间取出三个金质的飞镖,不用看三枚射出,分了不同的三个方向直接杀了三个偷听的宫男。他早都知道他们在那里,可是临死前总要给人家留点什么不是?这秘密的对话就算是送他们离去的礼物吧。

    在我震惊的目光中,那三个宫男气绝倒地。这说明什么呢?张维庆居然光明正大的在大殿之上杀了女皇的探子,而且用了属于自己的东西杀死,不再隐瞒他会武功的秘密。是要明着开战,将皇位彻底的推翻颠覆吗?

    “絮儿,事到如今没有人有退路,进则成,退则亡。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你回去好好想想,做不做女皇由不得你,也由不得我。”张维庆说完转身离开,最近爬上皱纹的脸没有一丝的情绪,他陈述的是事实,这些年积累下来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我无奈的闭上眼睛,是我的心太小吗?是我人生的目标放错了吗?可是亲情爱情不比江山社稷重要?我搞不懂,也理不清,这人生利益与情感纵横交错,一步踏错我都无力更改。就像蓝信的死,如果当初不是我为了回国执意劝他,他就不会离开我们母女,长眠在冰冷的海水之中。


如果您喜欢,请把《七夫霸爱,快逃!9》,方便以后阅读七夫霸爱,快逃!飞雨连翩入深廊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夫霸爱,快逃!飞雨连翩入深廊9并对七夫霸爱,快逃!9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