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夫霸爱,快逃!

今岁花开君不待9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爱过知情浓 本章:今岁花开君不待9

    今岁花开君不待9

    客来居的院子里有一小块菜地不知道是谁种的,但是我们知道是给客人吃的。神医山谷崇尚自然,一切都是朴素的乡村气息,甹绘翎比我来得还早却一直都没有人安排他饭食,当我们看到简陋却齐全的厨房用具时就明白过来。

    夕阳的余晖下,我们像是正常人家的夫妻一样,一起进了菜地,低头认真的辨认着绿油油的小苗到底是平日菜盘里的那种蔬菜。

    “这个肯定是白菜!”虽然话语里是肯定,但是甹绘翎的语气却有点心虚。仙岛国的女子可以不辨五谷,可是他一个男子竟然连最简单的青菜都不识得,还真有些说不过去。

    白菜,我在现代社会可是经常看见,但是这么小的我就不敢肯定。不过就算再小,也不应该和长大的差太多吧?“你确定?”

    “嗯……要不是萝卜?”甹绘翎捏着手里的帕子,苦思冥想仍旧无法确定恳。

    “我觉得比较像生菜。”相比甹绘翎我多少还有点生活常识,蹲下来仔细看着那还不足一指长的嫩芽,突然有些觉悟。

    “应该是菠菜。”甹绘翎蹲下来死不承认自己不如我知道。

    “芹菜。让”

    “韭菜。”

    “辣椒。”

    “鲍鱼……”甹绘翎实在想不出什么菜,干脆直接把地里那绿油油的小苗说成海鲜。

    “哈哈哈!!!”我笑坐到菜地之上,差点没岔气了。

    甹绘翎看着毫无形象摧毁无数嫩绿小苗的我无奈的翻个白眼,无论这些是什么都是我们今天晚上的晚餐,他开始往盆子里摘,好在他聪慧过人就算再没生活常识也知道只要叶子不用根。

    地里除了这一种绿油油的小苗就没有其他的东西,所以他摘了满满一盆牵着我的手离开菜地。平日里见惯妩媚可人的甹绘翎,多是捏着帕子笑语嫣然,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不仅让我心中充满甜蜜。也许能不能当女皇不重要,是不是天下首富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家人可以安安稳稳的度日,不再有分离和泪水。

    在地里摘菜并不是太难,面对油盐酱醋想要下锅这事儿就难了,甹绘翎放下帕子白嫩嫩的小手拿着锅铲真不是一般的不搭。

    我突然有了预感,今天若真的让他将这菜下锅,我想这嫩绿的小菜连进口的机会都不会有的。我急忙拉住甹绘翎的手,轻轻的从他手中将锅铲拿下。“绘翎,在我的国家有一种纯天然的吃法,那就是蘸酱,不过这里并没有酱,不如我们就凉拌吧。”

    说起蘸酱我还真有点馋了,来到异世四年都快忘记那香喷喷的肉酱是什么滋味了。我在这里努力回味美味的肉酱,甹绘翎精明的蓝眼睛看向我,这疑问已经存在很久,既然彼此已经坦诚是不是该问出口了?“絮絮,你的国家不是仙岛国吧?”

    我在肉酱的回忆中醒来,既然我可以对栾迪和桃小一说出实情,那么对现在的甹绘翎当然也可以。于是,我将穿越的事很简洁的说了一遍。

    一直到我说完很久,甹绘翎都没有从震惊当中醒过来,用食指在他眼前晃一晃,我笑着开口。“回魂了!”

    “这……这是真的?”甹绘翎是猜过我曾有过不同寻常的机遇,却怎么也想不到眼前的人竟然是来自异时空的。

    难怪当时的桃小一会不相信我,就连如此坦诚已经以命相托的甹绘翎都不能相信。我突然明白当时我对桃小一坦白的不是时候,就是这样错误的选择让我们含恨选择已死断情。

    “我是自主选择穿越希望在纯净的古代找到值得托付一生的好男人,却没想到华丽丽的穿越到首富唯一的继承人身上,更没想到会遇见这么多好男人,让我一个,两个,甚至五个都放不开手。”这就是命运吧,注定我们跨越所有来完成缘分。

    “絮絮,你是谁并不重要,即使有一天你的魂魄再次飞离,哪怕变成男子,我也会追随你此生不离。”甹绘翎将我揽进怀中紧紧抱住,我突然的伤感即使不用言语表达,他也可以感受到。跨越千年的爱恋,他还有什么理由不更加珍惜?

    桃小一和我的悲剧已经足够痛彻心扉,他绝对不要让我的人生再有一点遗憾和痛苦。

    “谢谢你,绘翎!谢谢缘分带我来到这里,让我遇见你,遇见栾迪,遇见腾翡,遇见幽灵儿,遇见桃小一,甚至遇见楚世修。你们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恩赐!”偎在甹绘翎的怀中嗅着他特殊的香气,这香气让我的心安宁。

    “絮絮真的不喜欢楚世修?”在这样郎情妾意的时候再次听到楚世修的名字,甹绘翎愣了愣。

    ‘含情’之夜离现在已经过去七天,楚世修的命只有二十三天了。

    “世修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我还不感动,那我就不配做人。我对他有愧疚有感动,却没有爱。”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宁愿当初狠心拒绝将他送回楚家,也不愿意像如今这样牵绊彼此,让他痛不欲生。

    甹绘翎蓝琉璃一样的眸子垂下望着怀中极度内疚的我,深吸一口气决定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絮絮,洪邦江你酒醉的那一夜,楚世修中了房亦萍的‘含情’才险些***。”

    我抬头对上甹绘翎的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事后我还怀疑过是他用梦魇之术迷了楚世修,才会害楚世修***跳江寻死,甚至因为这事冷落他两天,现在看来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冤枉了我家小妖精。

    “那一夜,他并没有真正的***,所以‘含情’也就没有解,这件事除了我和房亦萍并没有其他人知道。而房亦萍也没有侵犯楚世修,与楚世修真正发生……”甹绘翎说道这里顿住了,这话要他怎么开口说出来?

    “只有你和房亦萍知道?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抬头迷茫的看向他,就如同对腾翡的信任一样,我不想瞎猜心中所爱之人,我只等他给我的疑问一个解释。

    “我曾在皇宫呆了三年,对‘含情’的熟悉程度几乎可以赶上他的发明者栾瑰娇,所以当日房亦萍下毒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当时她是下到你的酒杯里,准备成全你和楚世修。却不想我们酒杯同时落地被你接住,混了‘含情’的酒杯就跑到楚世修的手中,最后被他喝下。”他当时也是猜测房亦萍和楚世修合谋,如今房亦萍死了,楚世修为我顶替杀人罪以死明志对我的真心,现在当然不能说出猜测。“不是房亦萍?那是谁辱了楚世修?”船上当时就只有三个女子,老船长都已经六十的人了,怎么可能?

    甹绘翎将我搂紧,到了嘴边的话却不能开口说出。他精明如妖精当然知道此事定是未来的一个隐患,解铃还需系铃人,到底是谁还是让楚世修自己决定吧。“我不知道,但是肯定不是房亦萍。”

    “你可是承诺过不再对我说一句谎言的。”这小妖精的心思我当然也能猜到几分,他可不是重情守义的腾翡,估计这先将自己利益摆在最先的习惯一时半刻是改不掉的,我不怪他养成多年的习惯,如果不是这样的习惯他在皇宫三年八成也活不到现在。

    “絮絮若是信我,就亲自回去问楚世修吧。”他这也不算说谎,因为别人引起我们之间的误会真是不值得。滟波到现在还没吐口,他也不能过多的引出这些来。能为我解决的他就没必要让我知道徒增烦恼。

    “嗯,那我们先吃饭吧。我都来一天了,一会儿也该去拜见一下师傅。”无条件相信他的话,他是我爱的人值得我如此的信任。

    晚饭我们折腾了很久,好在只有下层的米饭糊了,最上层的还是可以吃,虽然小菜有些拌咸了,但是在两个只望着对方傻笑的恋人口中却比什么都美味。

    吃过饭,我带着甹绘翎去了镇子中间最大的房子拜见圣医老祖。圣医老祖和我想象中医仙的模样十分相似,尤其是那花白的头发和胡须,让我想起远在老君山的师傅。

    圣医老祖的身体不好,时不时的咳嗽一下,仍旧打着精神坐在厅里向我打听栾迪和幽灵儿的近况。

    解除误会,喜儿师妹又恢复初见时热情的样子,招待我进专用的医疗室取了用具为我清理背上的伤口。这一天时间都在开心和紧张中度过,如果不是她提醒我甚至都忘记自己有伤在身。离开的时候我还没忘记向她要了一些治疗过敏和红肿的药,喜儿师妹以为我要用还尽职的告诉我伤在哪里,她来帮我擦。

    直接将甹绘翎弄得脸红耳赤,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这家伙真是越来脸越小了。一副规规矩矩的后宅男子模样,与我初见他时那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乎的花魁模样天差地别。

    不过,我更喜欢现在这样的他。


如果您喜欢,请把《七夫霸爱,快逃!9》,方便以后阅读七夫霸爱,快逃!今岁花开君不待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夫霸爱,快逃!今岁花开君不待9并对七夫霸爱,快逃!9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