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夫霸爱,快逃!

今岁花开君不待7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爱过知情浓 本章:今岁花开君不待7

    今岁花开君不待7

    喜儿师妹不仅长得像仙女,性格也绝对是个仙女级别的,就算她对我如此急躁要去找一个俊俏公子很失望,还是直接带我去甹绘翎现在居住的地方。

    神医山谷之所以与世隔绝,不光因为所在地是无人出入的山谷,还因为入谷的通道十分隐蔽,真不是普通人能找到的。甹绘翎与栾迪、幽灵儿同在老君山陪我两年,彼此的交情匪浅,所以在那左拐右弯的入谷处我就已经十分肯定喜儿口中的俊俏公子绝对就是甹绘翎。

    过了入谷口我用力的挥着马鞭,扬起一路尘土飞卷,颠地喜儿师妹只好抱紧我的腰肢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要再和我同乘一骥。

    终于赶到谷内的小镇,镇子并没有想象中的发达,一个个别致的院落由中心的大院落呈放射状四散于整个山谷之中。少了城市的喧嚣感,多了几分宁静和谐的乡村气息。难怪喜儿师妹一身仙女范,一看这镇子我就完全明白了。

    “客来居在右方,谷内来客皆是住在那里。”这地名有点像酒店,我弯唇笑笑顺着她的指引想继续前行恳。

    但是想进镇子就不能骑马,这是对人家的一种不尊重,忍着心里的焦急我只好随先跳下马的喜儿师妹步行进镇。

    忍耐着这种百爪挠心的焦急跟在不紧不慢仙女范十足的喜儿师妹身旁,我这心就别提急的有多难受了。好在镇子不大,就是喜儿师妹这样走不到五分钟我们也到了客来居。

    谷内的生活很随意,就算是待客的地方也如此。看见客来居三个字的木质大牌匾我哪里还能等喜儿师妹,直接运轻功跑了过去推开门,眼前出现的景象让我再次泪流满面让。

    木栅栏的院子里有一块小小的菜地,地里种着绿油油的小菜,偏中有一口带着辘辘古韵十足的水井,水井后是一件木质平凡的小屋。屋前有一棵不高的垂柳,柳树下一张原木色普通的小桌上摆着笔墨,一幅画到一半的黑白画卷。

    本来专心作画的人儿因为突然而至的开门声抬起头来,手里握着笔停顿在半空中。还是昨夜那一身华丽美艳的锦服,还是那张妖异俊俏的脸,还是那双蓝琉璃般泛着碧绿光芒的眼瞳,只是这双眼瞳此刻也和我一样不住的落泪,滴在桌面的画卷之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毛笔因为他发颤的手震动就这样合着泪滴在桌面的画卷之上,看来他那幅画是别想要了。

    甹绘翎!真的是我的小妖精!相比我此刻的狼狈,他就算站在如此简陋的地方仍旧是那样妖娆俊美的公子哥,我终于找到他了!

    昨夜他离开皇宫,随后就有大批官兵被调动,他只好趁着通缉画卷没落实到每个官兵手中赶紧离开凤都。三年的圣宠让他太了解女皇,也太清楚自己这次到底闯下多大祸。所以他才会说出那样绝情的话,选择这样迅速离开。

    他在凤都没有亲戚朋友,随我进宫赴宴身上当然不会带太多钱。唯一的钱买了逃命用的马,要去哪里藏身躲避追捕呢?突然他想到了当年栾迪告诉他进入神医山谷的方法,也就只能躲在这样一个世外桃源他才能避开追捕。一路向北,越走他的心越不安,是他当时太急躁大意根本没决定到底去哪里就着急离开,天大地大他连个线索都没留下让我去哪里找?

    那我又会找吗?在他说出那绝情绝义误导我的话之后,我不恨死他就怪了,怎么可能还来寻他?

    连夜进了神医山谷拜见圣医老祖,圣医老祖慈悲心肠当然不会拒绝如此受迫‘害的甹绘翎留下,更何况他还是圣医老祖三弟子和四弟子的连襟?于是昨夜他就住进了客来居,这无人简陋的环境正合了甹绘翎的心意,于是他从天明到现在都在静心的作画,他需要要自己静下来,他若是现在出谷那么所有努力都白费了,他不能冲动的害了我。

    再也顾不得什么直接冲了过去,甹绘翎将笔丢在画卷之上张开双臂将我紧紧纳入怀中。

    “絮絮!”这是第一次他唤我的名字,却像早已经叫过无数次一样熟悉。

    “小妖精,你怎么忍心说走就走?还把自己锁起来跑掉?”我抱着甹绘翎纤细的小蛮腰一下就感觉出那东洋男贞的存在,这样一个铁的东西穿在那么重要的部位到底会有多难受?心如同被万千的钢针穿过般。这个为爱犯傻的小妖精,到底要我怎样心疼你才好?

    “絮絮……我以为我等不到了。”甹绘翎将我更紧的抱住,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确定这不是个梦。

    “傻瓜!当你排除万难坚定选择爱我的时候,为什么不坚定一下我爱你的心?我心尖的肉丢了,我怎么可能不找?”我靠在他的肩头,泪水一滴一滴的冲刷脸上因旅途奔波刮上的灰尘,似泥汤般滴在甹绘翎纤尘不染的彩衣之上。

    “絮絮……你真的不怪我骗了你?不怪我利用你?不在乎我曾是女皇的秀男?甚至昨夜还被女皇召见?”这事就像个死结系在甹绘翎的心中,他极力想忘记却无时无刻记起。

    听着他哆嗦的话音,我当然知道他有多在乎,多难受。“我当然都记得,我当然怪你。”

    甹绘翎无力的放开我,却被我一把搂紧。“我记得某只妖精为我抗旨送给女皇假莲雨花,我记得某只妖精为我甘愿住进破庙永无止尽的等待,我记得某只妖精为我一时快乐不惜运用劳神费力的梦魇之术,我记得某只妖精为我遮风挡雨然后一病多天无法起床,我记得某只妖精为我能解一丝情愁不惜将其他男人送来,我只记得……某只妖精为我保留贞洁,不惜被女皇通缉追杀,宁愿穿上那十斤重的铁质内裤。”

    甹绘翎浑身都在颤抖,原来无论是分离还是相守,他的付出我都如此了解。

    “我怪你,我真的很怪你,我怪你从来都只知道为我着想,我怪你不知道爱惜自己,我怪你选择独自背负一切,我怪你选择离我而去,我怪你……从来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边说边流着泪,几乎每一句的话语都令我失声痛哭。可是我的心此刻是幸福无比,我真的很庆幸我们没有这样错过,我真的很庆幸我找到了我生命里如此重要的小妖精。“絮絮!”甹绘翎再次将我拥紧,平日里那好听妖媚的声音完全被哭腔代替。除了深情呼唤我的名字,他还能说些什么来表示此刻的心情?

    “甹绘翎,你愿意嫁给茹菲絮吗?从今天开始互相拥有,互相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与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如果现在不是求婚的最佳时刻,还有什么时候才是?

    “我愿意。”甹绘翎靠在我的肩头郑重的点头,当日无缘在老君山上成为我真正的夫君无非是顾及女皇,今日都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此生此世早已经没有什么力量能将他与我分开。

    “我代表上帝宣布我们是合法夫妻。”我将手上的戒指摘下套在甹绘翎右手的无名指上。“在我的国家这个手指在成亲前叫无名指,之所以没有名字是在等待这枚成亲戒指,套上了我的戒指,从今以后你的这个手指就叫茹菲絮,你就是我的人。”

    甹绘翎眨着泪湿的长睫望着手中那并不是很名贵的戒指,珍惜爱恋的抚摸着。“我虽然不知道上帝是谁,不过絮絮代表这个人就说明这个人对你的重要。那我也代表上帝宣布,甹绘翎从此都是茹菲絮的,除非日月颠倒,江河倒流,甹绘翎今生不会再对茹菲絮说一个字,哪怕是善意的谎言。”

    泪还在脸上挂着我看着难得认真的甹绘翎傻笑起来,双手环住他的小蛮腰傻兮兮的开口。“东洋男贞在国内可是很难买到的,你这个小妖精还真是神通广大,不仅买到还随时备在身边。前夜你我耳鬓厮磨纠缠一夜我怎么没见过这东西?”

    甹绘翎瞬间红透俊颜,平日随性大胆的他没想到也有如此难为情的时候。“东西是我托乔渊买来的,因为他之前一直都昏迷,所以才在洪邦江上第一夜以小船追上我们送到的。昨夜我就让茹秋帮我带进宫,听见宫男传话我便去了芳间穿好。”

    “这锁真的只有一把钥匙能开吗?”他就不怕自己说了那种伤害我的话,我一气之下将钥匙丢掉?他难道准备穿着这十斤的铁内裤过后半生?

    “絮絮……钥匙呢?”甹绘翎白皙的皮肤已经红如石榴,妖艳俊美的让人好想吃下去。

    我不紧不慢的伸进怀中,左摸一下,没有!右掏一下,没有!

    “钥匙呢?”脑袋嗡的一下,差点没炸开。这关系到我们两个人今后‘幸福’的钥匙怎么不见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七夫霸爱,快逃!7》,方便以后阅读七夫霸爱,快逃!今岁花开君不待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夫霸爱,快逃!今岁花开君不待7并对七夫霸爱,快逃!7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