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夫霸爱,快逃!

今岁花开君不待5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爱过知情浓 本章:今岁花开君不待5

    今岁花开君不待5

    桃小一同样也望着甹绘翎离去的身影,翘了翘唇角。“茹菲絮,你不遵守誓言我会遵守。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杀了你。”

    我赶在他离去前拾起地上的金簪,然后抵在颈部大动脉上。“何必脏了你的手?只要是你想要的,我愿意成全。”

    桃小一浅笑着转过身,望着我还是那样美好。“现在才来这套是不是晚了?当年若不是你负我,我怎会走上今日这条不归路?红颜祸水出,仙岛国定会江山易主。茹菲絮,为了你我甘心当起令天下人唾骂的祸水。为了我你也会背负满身的罪孽,就算堕入黄泉你也必须陪我生生世世纠葛在一起。无休无止!”

    我真的很想告诉桃小一,无论他想要什么,哪怕是我的命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给他。可是到了这个时刻,我突然不知道说点什么好,生生世世纠葛在一起吗?好,桃小一。只要你愿意,想怎么样我都可以宠着你。

    浑浑噩噩的出宫,我忘记坐马车,忘记宫里的寒嫦熙她们走没走,反正什么都想不起来就沿着路向前走着。桃小一虽然多次对我动了杀机,我的心却因此好受很多,若不爱他为什么会恨?他的恨有多深他就有多爱我,通过今天晚上的相处反倒令我看开很多恳。

    缘灭我无力阻止,如今缘起我更无心抗拒。他是我的初恋,即使不再美好仍旧深深的存在于我的心底。

    相反,现在令我伤心的是甹绘翎,三年的同床共枕,三年的抵死缠绵,三年的等待守护全部因为一句:我是陛下的人,打碎所有情意。

    为什么他还要去见女皇?为什么要背叛我?纠结在心底的痛继续蔓延,眼前的景物瞬间模糊一下,扶着墙将满口的鲜血喷出,嘴里的腥甜再次提醒我内伤发作让。

    瘫倒在墙边,我心底仍旧纠结着难言痛楚,甹绘翎妖娆的面孔和蓝琉璃一样的眼瞳倒影在脑海之中。原来我也爱他那么深,深到已经经不起他的背叛与离去。

    “小姐?小姐!”洁岚从马背跳下不敢相信的来到我身边,若不是我那一身褐色的寒王朝服,恐怕洁岚一定不会在这深更半夜认出披头散发如孤魂的我。

    今日游行他也看到了,虽然风头都被桃小一盖过,但是在他的眼中却没有什么会比我更出彩,别说我头戴王冠游行,就是躺在树下懒睡在他的眼中也赛过天仙媚舞,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我靠在洁岚的怀里,努力聚焦看清了来人。“派出仙姿苑所有探子,找到绘翎。”

    看到我的情况就知道是内伤发作,他清楚的知道这内伤由思念而起,只是奇怪为什么内伤发作的我不是要找桃小一,居然是找甹绘翎。不过现在不是多问的时候,洁岚扶着我上马,用力抽了一下马快速的赶回寒王新府,府内有栾迪的药,内伤还是要尽快医治才能不落下病根。

    在马上颠着反倒令半昏迷的我清醒过来,我靠在洁岚的怀里断断续续的说着,我现在需要找个人倾诉,而他一直都是我的蓝颜知己。

    洁岚只听不说,从断断续续似梦呓的话中听明白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最令他奇怪的当然是甹绘翎的反常。三天前甹绘翎为了让我能忘记桃小一还不惜将他送到我身边,那份深情怎是几句话就能磨灭的?不过今天晚上的事确实是怪异,甹绘翎若不是女皇的细作怎么可能出现在皇后居住的轩宁殿?

    若真的是细作,这些年陪着我怎么没见他对我不利?什么任务能三年没有建树?“小姐真的觉得甹爷是细作?”

    我软软的靠着洁岚,心却随着马儿上下跳动。我可以不相信吗?如果可以选择我一定会选不相信,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留他在身边,宁愿他做我一辈子小妖精好好的宠爱,也不愿意看见他那样绝情的背影。

    “我可以不信吗?”我傻傻的,天真的问。

    洁岚低头看着突然变得幼稚的我,今日他终于看清楚我对甹绘翎的心。我的心能装下桃小一,能装下腾翡,能装下甹绘翎,能装下栾迪,能装下幽灵儿,甚至能装下小火焰,那么能不能有他的一点位置?

    洁岚抱着我的手臂不自觉收紧,语气小心翼翼。“小姐,我在你心里是什么位置?”

    这话若换到平时我肯定会想一想再回答,但是现在这个时刻我哪里还有什么心思。“你永远是我的蓝颜知己,左膀右臂。”

    一句话,将我和洁岚的关系彻底封死。洁岚嘴角漾起苦笑,是他奢望的太多。

    就这样沉默着赶回寒王新府,我们的马还没到门口就被火把照的光亮吸引提前停住脚步,整队的官兵将新府围了个水泄不通。洁岚警惕的看了看被围得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的新府,脑海中不断的回想我今日所说的话。“他们是来抓甹爷的。”

    睁开眼睛看着这些衣着整齐的官兵,听着洁岚肯定的话仔细的回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

    我真是糊涂,竟然只顾着伤心,将桃小一说甹绘翎的话忘记大半。桃小一说:做了陛下的细作却不称职,爱上目标这责任谁负?既然他爱上了我为什么今天晚上会跑到女皇的寝宫去?难道他是被逼无奈?

    再往回想,甹绘翎看见桃小一想杀我,将我拉起说的话:桃小一,日前你伤我妻主,今日你竟然对我妻主下杀手,我甹绘翎他日定要十倍百倍讨回来。他当时那认真的表情绝对不是可以装出来的。

    而现在这些官兵就解释了他为什么会突然一反常绝情的离开,原来他是拒绝了女皇,甚至将女皇惹怒,怕连累我所以将计就计选择独自承担。

    我不知道甹绘翎有什么办法能以他柔弱的身体拒绝女皇,女皇可是培养他的人,当然知道他会梦魇之术,其实避开梦魇之术也十分简单,只要不看甹绘翎的眼睛即可。所以甹绘翎想对女皇使梦魇之术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到底是拼了什么命才能抗拒得了那高高在上,蛮横狠毒的女皇?

    甹绘翎临走的时候还交给我一把奇怪的钥匙,难道这关系到他的藏身之处?我突然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将手伸进怀里,却因为太急直接将钥匙掉在地上。洁岚赶紧从马上跳下将钥匙捡起,顺带看一眼惊呼出声。“小姐,你怎么会有东洋男贞的钥匙?”说出来又觉得不对,脸红红的低着头将钥匙递给我。

    “东洋男贞?什么意思?”难道是个地名?我一个人坐在马上有些不稳,却死死的抓着钥匙,这是他走前唯一留给我的东西,我绝对不会撒手。

    洁岚脸红着回话,毕竟曾是青楼老鸨,有些不该矫情的时候他绝对不会矫情下去。“东洋男贞是随商队流传进我国的,国内十分稀有,本来在国外是保护男子权益锁住女子的,但是到了我国yīn阳相反,所以变成男贞。一个铁裤子配一把钥匙,除了那一把钥匙就算把人劈开这铁裤子也拿不下来,这钥匙与其他钥匙最大的区别就是他的柄上有一个东洋小人。”

    洁岚的解释很婉转,还是把我给惊呆了。

    甹绘翎为了保护自己不受女皇侵犯竟然给自己穿上一个铁裤子?如此笨拙的方法出自谁身上我都相信,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精明如妖精的甹绘翎想出来的。原来爱真的可以让人变愚昧,他一个过来人就算形势所迫委曲求全只要他不说,哪里会有人知道?而且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怪他,却没想到他也是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主,宁可穿上铁裤子惹怒女皇,宁可被通缉逃离人群,他也不肯就范。

    泪默默的从我脸上滑落,原来这就是他留给我的一世情,原来我的一念差点将我们推到万劫不复之地。握紧手里的钥匙,我真的很庆幸自己没有一时冲动,毁了他更毁了我们的未来。只是此刻才领悟会不会太晚?天涯海角我要到哪里寻回我的小妖精?

    “小姐,甹爷也许伤了您,可是看到这些官兵您也清楚他为什么选择狠心离开。您昏迷那日,甹爷为了能让您缓冲遇见桃小一的痛,不惜将另一个男子送给您,只为解您一时之忧。关于甹爷是不是女皇的细作,我不能回答您,但是我知道他是真的爱着您。”洁岚将马鞭递给我,府内再好的伤药也不如寻回我心里的那个人,既然不能相爱,他也愿意看到我快乐幸福。

    那个不能说出口的另一个人,就让他永远成为另一个人。他是我的蓝颜知己,他是我的左膀右臂,他愿意一世不变,默默的生活在有我的天空下,只要我好,只要我幸福。

    “驾!”解铃还需系铃人,心底的痛被思念替代。我用力挥下马鞭扬长而去,希望一切都不要太晚。

    甹绘翎,天涯海角我都要追到你,宠你一生无忧。


如果您喜欢,请把《七夫霸爱,快逃!5》,方便以后阅读七夫霸爱,快逃!今岁花开君不待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夫霸爱,快逃!今岁花开君不待5并对七夫霸爱,快逃!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