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夫霸爱,快逃!

今岁花开君不待1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爱过知情浓 本章:今岁花开君不待1

    今岁花开君不待1

    九王——仙岛国荣耀的皇亲氏族,每一代九王都是陪伴太女成长的竞争对手,虽然与太女的年龄可能相差悬殊,在太女五岁开始习文练武努力掌握上位机会的时候,新老九王也会更替,无论九王之女年龄大小都会进行统一的承袭,若暂无女儿或者女儿实在太小无法上殿议政,则由老九王代替。往上数两代,当今女皇的外婆也是九王之一,现今十五岁厉王的曾外婆是那届的太女。

    这样看来也不能怪仙岛国的人都将女儿看得太重要,怪只能怪仙岛国人们的身体太过怪异,一个女人一生只能生出这样一个女儿,若这个女儿痴傻夭折,就是毁了这一门的香火,彻底断根了。

    堂姐寒珮怡去年和其他八王之女一起举行的承袭大典,但是她突然战死,承袭大典就要再举行一次好昭告天下我过继给寒王。

    本来应该很隆重的仪式,因为同时举行的封后大典而显得有些冷清。相较于我这个寒王继女,大家更希望看一看这个进宫月余却震惊全国的红颜祸水到底有多美,可以将一向勤政英明的女皇迷到今日这地步。可惜女皇的妃子都是带着面纱的,特别是出宫游行,所以百姓只能看见一身艳红后服与无价之宝的凤冠,除了那枝在颈间妖娆绽放的桃花,人们什么印象也没有。

    游行的车撵还没进宫,外界的谣言就已经传遍。红颜祸水终于被大家找到‘根源’,‘据说’桃小一是宫外修炼千年的桃树,受日月灵气成精为妖,被法师所降关押在桃花林之中。却因为法师受女皇迫‘害全家惨死,最后才决定放出桃树精为祸仙岛国,女皇受妖术与美貌所惑才会让原本就三足鼎立的政‘治局势更加飘摇恳。

    这故事编的有鼻子有眼,似真有人看见一样。我随着桃小一的车撵行在不远的后面,人群都是张望那豪华的车撵,把我这个区区的寒王继女完全没放在眼里,议论之声就这样传到我的耳朵里。

    除了一笑置之我还有什么办法?

    栾迪的药非常的好用,内伤在三天之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如丢了魂魄一样没有任何的精神。背部结痂火辣辣的痛,却不肯再上生肌膏,这样的痛对于我来说也是好的,最起码身体痛心里的那份伤就没有那么煎熬让。

    寒王的朝服乃是褐色,八尾的凤凰展翅欲飞象征着寒王本应有的未来,二十个服装师经过寒嫦熙的指导为我定做出来的朝服非常大气合体。头上带的是纯金打造的王冠,冠上八颗东珠耀眼非凡,这王冠的寓意也很简单,九王八珠,冠下的那个人就是珍贵非常的第九颗。

    虽然我无精打采依靠在游行车撵上,仍旧无法改变游行的时间和路线。从早晨一直游行到傍晚,几乎将偌大的凤都每条街道都游行一遍,这一日撒下的花瓣都可以用吨来计算,将每条经过的道路都铺上一指厚粉红的桃花瓣。六月想要寻桃花只能一路向北,寒冷的地方桃花开的也晚,此举劳民伤财令百姓更加怨恨桃小一祸国殃民。

    傍晚宫宴直接将我这个没了出息的寒王忽略掉,主题就是庆祝新皇后龙仪天下,宫宴在御花园举行足足开满三百桌,臣子皆是携家眷而来,人数达到千余人。十几颗夜明珠柔和的光线将高台照亮,桃小一带着面纱娇羞的依靠在女皇怀里亲密无间,这一天他笑声不断看似真的很高兴。

    也对,他当日的梦想就是住在华丽的宫殿,夜明珠为灯水晶铺地,现在别说他只要水晶和夜明珠,就是要天上的星星女皇也会满足他的,如今梦想成真他当然会很高兴。

    我们这一桌都是寒王府的人,盛装出席的甹绘翎难得矫情了一把,竟然也学着宫里的男子带着面纱规矩的坐在我身边,彩色的锦袍秀出他玲珑的身段,只是这样坐着也让人忍不住多看他几眼。楚世修一直痴痴傻傻的当然不能进宫,所以我将他留在新府安心静养。寒嫦熙是携正侧夫来的,再加上祖父,全桌五个人皆是低头不语满腹心事。

    宫宴并没有因为我们的低调而沉闷,无论那个朝代最不缺乏的就是阿谀奉承的官员。这会儿好多官员都是举杯庆祝桃小一荣登后位,大家都看不到桃小一掩在大大的凤冠和面纱之中绝世容颜,却口口称赞新后无双的美貌。冷眼看着一个一个虚伪的嘴脸,突然一个熟悉的面孔走到高台前举杯庆贺,那熟悉的凤翔郡口音让我想记不得都难。

    竟然是杭希赫,这女人出现在我面前三次,次次都令我记忆犹新。随着她潇洒的一仰而进之后行礼退回到她的桌前,吏部尚书这么大的官儿当然也是自己家人一桌,她那一桌有两个年轻女子以及五个年轻男子,其中的两个人更是我熟悉的,竟然是甄似画与杭希赫。

    多年未见甄似画早已脱去当年的稚气,双螺髻也已经换了成人的宝凤髻,如狐狸般精明的眼睛更似秋雁归。仍旧改不掉的奢华气质,与杭希赫肩并肩的坐在一起,女才男貌倒是十分的般配。见婆婆敬酒回来,甄似画还体贴的将茶水递过去,杭飞鸿回了一个笑容接过在座位坐下。

    洁岚曾说过,甄家现在依靠着升职为吏部尚书的杭飞鸿,看来这话一点都不假,甄似画的高傲在我初见她第一眼就有深刻印象,没想到她也有当众巴结婆婆的那一天。

    “臣栾瑰娇祝吾皇陛下与皇后娘娘永结同心,情义绵长。”一句话不大的声音将我的目光从杭飞鸿那桌调回来,高台之下的红毯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女子一袭如雪的御医官服,精致柔美的容颜,黑色的长发在夜明珠的照射下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就是不听到那个名字,只看见这一头长发我也能肯定这就是栾迪的姐姐。

    我到凤都八天基本都没出过寒王新府,当然也没去拜会我的大姑姐栾瑰娇。栾迪对我情深意重,这么多年苦苦守候和他温润的性子真是让我情难自禁,所以不管未来的路有多辛苦,我也一定要得到栾家上下的认可将他光明正大风光的娶回来。目前只是没到时候,所以我选择不见以免将两家的形式弄得严峻,以后不可收拾。见我一直盯着栾瑰娇愣神,甹绘翎当然也知道我是想起栾迪,栾迪的家书是由洁岚在我昏迷时带回来的,虽然书面上一个相思的字也没有写,里面的情谊却是无尽,现在只要是不让我想起桃小一,想起谁都没关系。

    “夫人,三天前洁岚管事归来,捎回正君的家书。”甹绘翎将身子靠近我,掩在面纱之中红艳的薄唇发出小小的声音只有我能听见,在这喧闹的宫宴之中异常清晰。

    “家书呢?”我终于来了精神,虽然才分别两个月,但是在这男友嫁人新娘不是我的时刻里,更加思念温润体贴可以令人心安的栾迪。

    甹绘翎当然不会随身携带栾迪的家书,终于见到闷闷不乐的我有了精神,就附在我身边轻语,栾迪的信是什么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话能让我开心。“正君说: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我忍不住抿唇一笑,手臂环在甹绘翎纤细的腰肢上用力的捏了一下。“小妖精,你以为栾迪和你一样没有正调吗?这情诗是你自己做的吧,快说,栾迪的家书到底说的是什么?”

    栾迪的性子我比谁都了解,要他在家书上写这么肉麻的情诗恐怕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都是不可能的。

    甹绘翎吃痛蓝琉璃一样的眼眸眯起,本来就妖媚无双的他此刻半掩着面纱更是风情万种,连寒嫦熙都多看了他两眼,不过碍于长辈的身份她迅速将目光转过去。

    甹绘翎贴在我的怀里,手臂勾住我的腰身,三个月微微隆起的肚子已经明显起来,他不敢用力只好僵硬着身子贴着低语道。“咳唾千花酿,肌肤百合装。无非瞰沉水,生得满身香。”

    这是当年我们在翠镜潭泛舟时他送我那有些黄色意味的诗,今日听来也让我的心头一颤,少了当日那调戏意味,多了一份浓浓的爱恋。时间真是改变了很多人,明明深爱的那个人现在嫁给别人,对我另有所图的细作此刻以我唯一夫君的身份坐在我身旁,仿若无人亲密的搂在一起。

    我蹙着眉头将甹绘翎搂紧,心底的感慨何止万千。

    “翠潭不可采莲,莲叶空自田田。无鱼戏在莲中,我亦难入莲间。”这诗是当日楚世修回敬给甹绘翎的,却可以映出这些年我的心境。我是爱上别人,这别人又不止一人,而心底最深的那个‘莲间’这些年都没人能真正到达,那为桃小一空了的‘莲间’穷极一生都不会被其他人替代填满。


如果您喜欢,请把《七夫霸爱,快逃!1》,方便以后阅读七夫霸爱,快逃!今岁花开君不待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夫霸爱,快逃!今岁花开君不待1并对七夫霸爱,快逃!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