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夫霸爱,快逃!

年年花开复谁在4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爱过知情浓 本章:年年花开复谁在4

    年年花开复谁在4

    女皇虽然已经不像桃小一初入宫时日日不早朝,但是多半的时间也不是在处理正事,百分之六十的事情都是交给孝慈太后和扈相国共同把持。桃小一就像一个猫薄荷,而女皇就是一只猫,明知道传说的后果仍旧戒不了改不掉的上瘾。天天后宫宠幸于他,对于他的要求绝对满足,要星星不会给月亮。桃小一要求女皇废了后宫专宠他一人,女皇一样照办,甚至杀了为众妃出头的前任皇后。其他妃子更是敢怒不敢言,此刻集体圈进在冷宫之中。

    今日被扈相国与孝慈太后共同逼迫才不得不临时‘加班’在大殿主持房亦萍被杀一案,没想到我突然晕倒,上殿的竟然是本案受害者楚世修。其实谁来都无所谓,她要的只是速战速决好回宫去见桃小一,一向精明狠绝的女皇竟然听信了楚世修的说辞,直接将他定罪为凶手,不待所有人跪安就起身回后宫了,看似一时半刻也离不开桃小一的样子。

    扈相国和孝慈太后互相看了一眼,桃小一是很美,美的宛若仙子,但是他们和女皇斗了这么久,她是什么人两人心中都清楚的很,所以谨慎的闭嘴不言,让这场戏继续下去,到底谁是赢家不到最后是分不出来的。

    扈相国出了凤玄殿心里一直都不踏实,九王这些年已经有五个归顺于女皇,剩下这四王属寒王的势力最大,根基最稳,虽然当年的夺嫡令寒王与女皇这些年关系都不佳,却也难保不会因为意外出现的我而发生什么变化。

    桃小一的专宠无论是真是假都已经奠定目前他在宫中的地位,经他仔细调查竟然发现桃小一当年和我的那段情,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在心爱之人面前提剑自刎)2C这份爱的执着与狠戾绝对超越一般人。桃小一早不入宫晚不入宫,竟然是在宣布新任寒王是我的时刻突然不折手段的进宫为妃,又霸道专横的废除宫内其他妃子,令其他有心人顿时变成‘瞎子’对女皇的动态更加摸不清楚恳。

    红颜祸水出,仙岛国必将大乱,这些事情无论是巧合还是天意看来她都非常有必要去会一会新任寒王,她的小姑子。

    坐在新府花园之内,奇花异草争奇斗艳我却没有一丝欣赏的心情。茹戏在旁边为我打扇,我不开口说话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多嘴的。主仆两个就这样一个下午都没开口,而隐在树荫下的彩色身影更是呆站了一下午。

    傍晚的时候有老府的小奴来传话,正厅正在摆宴迎接扈相国和大少爷回门,连不满半岁的小侄女都抱回来了。姑母虽然知道我身体不好,却因为房亦萍的事而要求我一定要参加宴会。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虽然扈相国是她儿媳妇,但是和自家女儿比起来仍旧是差一截,而且就冲她给我捎来的话也能断定,她与这个儿媳妇关系确实不怎么样让。

    打发了传话小奴我并没有起身,坐在那里一个下午身体基本已经麻木了,这会儿只能慢慢活动手脚等这劲儿过去。趁机将这突然到来的扈相国好好想了一遍。

    姑母虽然不到一年的时间将两个儿子嫁与她,却明显不待见她。扈相国娶了两个堂兄几年直到今年才肯生育女儿,昨日我到来全家团圆宴她没来也没放大堂兄来,今日朝堂看似秉公汇报房亦萍的事,抓了楚世修关在天牢以后又特意跑来回门。

    看来这回门是假探视才是真,夫家的亲戚在仙岛国真算不上什么近亲,正君的亲戚还好一些,其他夫君的亲戚更算不得上得了台面的亲戚,连称呼都是表级别的。难道这扈相国昨天把我当成如室的表亲,今天陪正君回来表示我们又成近亲了?

    仙姿苑的情报里扈相国可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看来今天晚上我有得拼了。

    搭着茹戏的胳膊站起来,回身正看见一片色彩艳丽的衣角离去,心不自觉的抽痛起来。我知道我的冷漠伤害了甹绘翎,我更知道他爱我,可……我真的不能原谅他的价值观,这种只在乎目的不在乎手段的做法我真的接受不了。

    “小姐,扈相国是陪大少爷回门来的,您是不是也应该带甹老爷一起去?”我的夫君都没成亲这先后顺序也没法排,所以下人们都不叫几老爷,区分他们都是用姓氏。

    “不必了。”若是现在面对他,我真怕自己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令两个人痛苦产生更多的情感裂痕。有些事情真的不是勇敢面对就能解决的,我们还需要时间。

    回房更衣茹戏仍旧默默的跟随着我,换衣琯发细心妥帖的服务,其他的话一律不说。

    甹绘翎坐在床头也不吭声,刚才老府小奴传话他在我们身后,内容当然已经听见,现在坐在这里就是等我开口带他一起去。这次进凤都我就带了两个夫君,楚世修此刻关在天牢里,唯一能陪我撑台面的就只有他。

    夫妻俩闹别扭是正常的,虽然他不能理解我为什么突然就发这么大的脾气,还是为一个在他意识里完全不值得的人,但是已经气一下午是不是也该收场了?现在大敌当前怎么也不放心我一个人去,最后想来想去,本已经进了自己屋子的甹绘翎转身又来到我的房间等候,茹戏跟着进来服侍他就没好意思开口,坐在那里等着茹戏离开。

    直到我穿戴整齐带着茹戏出门的一刻甹绘翎终于是坐不住了,亏他以为自己聪慧过人已修炼成百变妖精,可每次一对上我,他这妖精就变成痴儿,完全任人牵着鼻子走。

    “夫人!”甹绘翎猛的从床边站起来,妖艳美丽的脸庞显露着焦急。

    我脚步停顿一下并没有回头,紧接着带着茹戏大步走出去。楚世修还有不到一月就要因为我被砍头,现在问题的关键就在扈相国身上,我要积极去迎战哪里还有心思去顾及甹绘翎?无论事实的真相是怎样的,我都下不去狠心责怪甹绘翎,唯一能做的就是躲避,他是我爱的人,是我的心头肉,就算再错我也不忍心真的去伤害他。他是我的爱人,他做错的事我就有责任去为他承担,所以为他为我自己,无论什么代价我都必须救出楚世修。

    甹绘翎捏着帕子紧咬红唇,看见我离去的背影在地上狠狠的跺了一脚。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能让一向疼爱他如心尖的我突然对他视而不见?难道……这几日的相处让我爱上楚世修了吗?想到这里甹绘翎的头比心还疼,他可以接受任何人成为我的夫侍,但是楚世修不行,不光因为木帆船那晚的事,更因为他和秋雁归那永远也断不了的血缘关系。夫妻三年我什么性格甹绘翎怎么会不清楚?恐怕到时一个心软受伤害的肯定是我,所以他绝对不能让楚世修进门,给秋雁归伤害我的机会。

    怎么样才能除掉楚世修?本来念在楚世修对我的一片情,甹绘翎白天还向寒嫦熙求情,可是这一下午的变化让甹绘翎已经下了绝对不能留他的决心。

    我今天晚上去赴宴的意义是什么,甹绘翎就是用膝盖想也明白。他当年在皇宫的时候见过一次扈相国,那双闪烁不定的眼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她肯定不会是一个真心对别人的主儿,对于自己养的狗更是不会真正爱惜,难保不会因为什么利益而放过楚世修。

    目前能决定楚世修生死的人还有两个就是女皇和孝慈太后,女皇他肯定是不会去见的,不光是因为他的身份不便出现在皇宫之中,更是因为他不想见到女皇,他的处子之身已经交给我,以后再发生什么事都是别人看不出来的,以他对女皇的了解,再见绝对不会轻易脱身,所以他是不能再见到她了,就是见也必须带‘装备’去才能保护好自己对得起我。

    孝慈太后现在成了他唯一的希望,当年皇宫之内他也曾见过一次这位仙岛国第一男子。说他是第一男子一点也夸张,这位孝慈太后人不俊美,亦不高大,却可以迷得先女皇荣宠一生,没有子嗣仍旧稳做后宫半辈子,甚至亲手造成如今仙岛国三足鼎立的‘盛世’。

    这里面还有一个小小的疑问甹绘翎一直都想不明白,当年孝慈太后手握重权,女皇又年幼,虽然有九王压制也不是完全没有胜利的机会,为什么他当年就是没有兵变让女尊国在这片大陆上消失,与其他国家一样成为男尊国?他在等吗?等什么?又为什么呢?如今才开始争难道不是为时已晚吗?

    这些问题或许他一辈子都没机会知道答案,他也只是一闪而过这些问题,眼前最头疼的就是要怎么去见孝慈太后,以什么身份去,又要怎么不惊动女皇进入太后的御安殿?

    他悄悄离开寒王新府直奔皇宫。


如果您喜欢,请把《七夫霸爱,快逃!4》,方便以后阅读七夫霸爱,快逃!年年花开复谁在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夫霸爱,快逃!年年花开复谁在4并对七夫霸爱,快逃!4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