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夫霸爱,快逃!

江上何人初见月2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爱过知情浓 本章:江上何人初见月2

    江上何人初见月2

    七夫霸爱,快逃!,江上何人初见月2

    木帆船平稳的行驶在洪邦江上,揽着甹绘翎坐在纱室之内望着白波荡漾的江面,心境也似这江水翻滚不定。欤珧畱晓滟波一身薄薄的纱衣坐在船板之上,江风吹起他碧绿的头发有时甚至会遮住眼睛,但是他仍旧专心致志的弹奏着筝,清脆的曲子演绎的淋漓尽致,看来心境变化的不止我一个,还有他。

    江面上偶尔划过渔家小船,眼见官船自会避之绕行。耳畔此刻除了不停呼啸的江风,剩下的皆是滟波始终没有停顿的筝音。

    若说官员之间互相送个美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滟波出现绝对属于正常现象。我有两个选择,一是大方收下,至于滟波的下场完全看我的心情和他的手段。二就是直接退掉,这样比较不近人情,以后关系就难处了。可是这房亦萍除了让滟波出场秀了一段怪怪的筝曲以外什么也没说,更何况滟波明显已经不是处男之身,送这样的男子给上级她可是有些犯忌讳的。原创首发。

    房亦萍已经下去安排日常工作,滟波却没走,看我拥着甹绘翎进纱室休息,室内已经没他的容身之地,竟然直接将筝抱出坐在地上演奏。曲子换了一个又一个,但是曲曲都可以让人听出不同的意境,多了感情的曲子自然够吸引人,只是不知道他这感情到底出自那里,又要向谁抒发。

    仙岛国朝堂我虽然一天都没上过,但是仙姿苑给我的资料却是极全的。当今朝堂分三派,第一派当然是女皇,女皇年幼登基至今以二十载,正在逐步掌握实权,随时准备大权独揽,真正的凤临天下嫔。

    第二派就是当今的孝慈太后,太后并无所出,但是因为当年极其得宠,这权利也就逐步大起来。孝慈太后为人果断狠毒,不仅权倾后宫无人匹敌,就是朝政也事事插手,真正的不垂帘也听政。多年培养的心腹遍布朝野各个部门,早已经像老树粗壮的根脉一样稳稳的扎在这仙岛国内。

    第三派在仙岛国也算是新支,就是相国派。这扈相国本是女皇的支持者,可能是因为女皇极力想分散孝慈太后的权利,所以培植起扈相国,但是最后扈相国却功高压主,成了仙岛国第三派。扈相国门生众多又文书双全,真真是上得了翰林院,下得了苦战场。

    仙岛国现在是三足鼎立,国泰民安,但是人人都清楚这种三足鼎立不会持续多长时间,因为人的野心绝对不允许其他两方存在的庐。

    想完当前局势,又开始分析姑母应该算那一方的呢?二十年前的夺嫡,姑母——前寒王可是最有力的争夺者,和当今女皇,前任太女可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女皇登基后这二十年虽然外界没听说一点不和的矛盾发生,不过想也知道她们绝对好不到那里去。所以姑母应该不算女皇那边的。

    至于孝慈太后,我想他和姑母的关系也绝对不是好的。这次仙岛国出兵只是一场小规模的战争,打的不过是一个小国——辟国,根本不需要一等忠勇将军的表姐出马。却因为孝慈太后而临时派出,结果战死沙场连遗体都没有寻回,孝慈太后和姑母这梁子结深了。

    唯一有可能关系不错的或许就是这个扈相国,因为相隔一年的时间姑母曾将两个儿子先后嫁与扈相国为正夫和如室,而扈相国的侧夫至今悬空,两家因为姻亲关系走的很近,扈相国的女儿年初出生,听说是我那做了正夫的堂兄亲女。小,说,者wwW,BooKzx,neT第一时间更新。

    这些关系看起来条理清晰,但是细分析起来又有某些不对的地方。我理不清也懒得理,无论她们都是什么关系,到我这里统统没关系,我只要安安稳稳的坐上那王位,以王爷之尊和亲去暑国弄死那个本就该病死的王爷就OK了,至于将来回国我也没打算做什么寒王,我只要和我的夫君在一起,一家人太太平平过日子就好,其他人的事与我无关。

    “夫人,江面风大,我们回舱吧。”江面真的起风了,越加肆虐的吹起来。甹绘翎抬袖掩面,与我说话都有些费力。

    我起身拉着甹绘翎的手出了纱室,想了太多事情竟然没发现滟波还在弹筝。江面风大吹得他满头发丝凌乱的四处飘荡,他却执着的不理不睬,只是专心的演奏着。

    突然,越加强烈的一阵江风吹过,我和甹绘翎相牵的身子都忍不住向前一步,滟波坐在那里的没有依靠更是危险,向后一个猛翻直接就趴在船板上。最惨的还要数滟波的筝,随风磕在船板上转了几转,最后直接从船尾掉在翻涌的江里。

    “好了,这下耳根清静了。”甹绘翎冷冷的看着筝掉落的方向,话语顺着江风直接飘进滟波的耳中。

    他本没什么特殊反映,但是听了甹绘翎的话突然就在这狂风之中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居然顺风向船尾而去

    本文来自小。说。者Www。bOOkzx。Net。

    七夫霸爱,快逃!,江上何人初见月2,第2页

    “天呐!不会又是谁的遗物,然后犯傻跳江寻吧?”我无奈的对天空翻个白眼,将甹绘翎的手按在纱室的支柱之上,轻功一跃追滟波向船尾。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就这样死了。

    怎么这么倒霉?这古人的死心眼能不能用在正经地方?什么物件能大过自己的生命去?我就纳闷了。

    我追到船尾的时候滟波已经一条腿都在船外了,马上就要跳下船。我赶忙拉住这个死脑筋的人,一个用力又将他拽回来。“什么东西能比过人的生命?这么做值得吗?”

    滟波借势靠在我身上,掩藏在我怀里的嘴角勾了勾,开口却是哀怨至极。“殿下,此筝乃是父亲遗物,就这样丢了还不如将奴的命拿去,更让奴心安。”

    我继续翻着白眼,耳边呼啸的江风好不容易将我的怒气吹散。“你的生命还是你父亲给的呢!你怎么没想过好好珍惜?”

    滟波不语,躲在我怀里舒舒服服的避着江风,身子规律的抖动,猜想应该是哭了。“哭出来就好,上岸我再送你一把筝寄托思念就好了,别再想不开了。”

    我拉着滟波想回舱就有些困难,从船头到船尾是顺风的,回去可就是顶风,右手掩住越见强势的江风,左手拉着柔柔弱弱的滟波,几乎是走两步退一步才回到纱室的位置。

    甹绘翎看着紧紧依偎在我怀里一脸奸计得逞的滟波,气就不打一出来。本想松开拉紧支柱的手,逼我放开滟波去顾他的,但是聪慧如他怎么也不会拿我的性命去开玩笑,这江上突起大风,绝对会马上伴随大雨的,他怎么也不会将这种危险的玩笑开在自己和所爱之人身上的。所以乖乖的牵住我的右手,三个人平安的进了船舱。

    进了船舱,我马上松开滟波的手,他却又将我的手握住,靠在我的左臂旁,挺高的个子此刻偎的像只受惊吓的刺猬,看起来还真有些怪异。“殿下,让奴服侍您好吗?”

    “一个***早已经不洁的小倌,你还敢开口说这种话?你当我家夫人是什么人?会要你这种货色吗?”甹绘翎看似柔弱但是这力道却大的惊人,第二次‘随随便便’就将滟波推的倒退三步。

    “小倌?那敢问如王君三年前又是何身份?哦,对。您不是小倌,而是仙岛国闻名的花魁。”滟波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的回嘴。

    这人竟然知道甹绘翎的出身,甹绘翎在仙姿苑只公开露面过一次,难道滟波当时也在?他自称奴,难道是那家青楼参赛的小倌?

    甹绘翎晶莹的蓝琉璃眼睛仔细的看了一遍衣服已经被江风吹的凌乱的滟波,转了转眼睛。突然就想起这个曾有一面之缘的滟波。“你是幻彩阁的当家小倌,艳碧莲这棵大树都倒了,你们这帮猢狲怎么还yīn魂不散?”

    不错,这个人就是当初花魁大赛之前抓走甹绘翎的幻彩阁的小倌。当日甹绘翎被艳碧莲绑上船,艳碧莲见色起义,改了初衷将他带到陆地,在进客栈的时候,出门迎接艳碧莲的就是这个滟波。

    滟波当日浓妆重彩,一身脂粉味十足的青楼小倌样,两者相比确实相距甚远,所以刚才在船上初见时甹绘翎并没有太在意。

    滟波突然跪在地上,重重的对我磕了三个头。“艳碧莲夺我家产,将我逼良为CHANG,父亲亦是被她所害,此等大仇滟波曾发誓就算化成厉鬼也定要找她报。谢谢殿下为滟波了却此生残愿,滟波愿为奴为厮报答殿下的大恩。”

    这话说得有点出乎我和甹绘翎的意料之外,我与甹绘翎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着不能确定。人嘴两扇皮,别怪我们太谨慎,都不是初入江湖的人,别人说的话可信度绝对不到一成。

    “既然仇已经报了,那你就回乡好好生活去吧。我不缺奴,也不缺小厮。”我拉着甹绘翎越过跪地的滟波向主间走去,丢下这话算是仁至义尽。


如果您喜欢,请把《七夫霸爱,快逃!2》,方便以后阅读七夫霸爱,快逃!江上何人初见月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夫霸爱,快逃!江上何人初见月2并对七夫霸爱,快逃!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