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夫霸爱,快逃!

城隍庙之约2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爱过知情浓 本章:城隍庙之约2

    城隍庙之约2

    七夫霸爱,快逃!,城隍庙之约2

    第二十下,我还是忍受不住了,被打的单膝跪在了地上,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残颚疈晓眼睛虽然有些发花,可已经能适应光亮看清楚屋内的人。屋内现在站了十几个黑衣人,都没有蒙面站在一个白衣男子的身后。

    见我有些支撑不住,白衣男子挥挥手,我身后的那个黑衣人才拎着那足足有手腕粗的木棍回到了白衣男子的身后。我摇摇头让自己精神起来,然后站起来等待他开口。

    “为什么不反抗?”白衣男子玩味的说。

    “有气对我撒,别伤害我男人。”我直接挑明,是希望他们知道甹绘翎对我的重要性,既然想要挟我,就别动他。

    “那怕用你的命换他的命?”白衣男子挑眉,那张脸俊逸中竟然带了几分耶律云海的刚毅,此人如果不是耶律云舒那就应该是禹王耶律云展。所以我肯定他们不会杀我峥。

    “当然。气你也出了,现在说说怎么样你才能把甹绘翎放回来吧。”我真是上辈子欠耶律家的,刚来寒国就被耶律云海敲了竹杠,离开竟然又被耶律家的人要挟,我到底欠他们耶律家有多少债要还?

    “我要你进宫帮我刺杀耶律云?卑滓履凶涌醋盼易笫稚系挠癜庵福淙豢凇Q鄣啄鞘妊墓饷⑸炼牛枪勺雍抟馊萌朔⒑H绱说暮蓿训浪乔疤右稍剖妫?br />

    “耶律云舒,我到底欠你们耶律家什么?我凭什么要杀耶律云海?你又凭什么认为我能杀得了他?”耶律云舒身边那么多高手,如果能杀得了耶律云海他怎么会等到今天?叫我刺杀耶律云海?他不如现在直接在这里把我杀了更痛快客。

    “就凭那玉扳指。”耶律云舒看着我左手拇指上翠绿的玉扳指,眉头微微皱着,可语气很平缓。

    “玉扳指有天下至毒?我能毒死耶律云海?还是他是个暗器?百发百中?”靠!我发疯了,我是真的发疯了。他要钱我可以给他钱,他要物我可以给他物,可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居然要我刺杀那战功卓越的耶律云海。是我疯了?还是他疯了?

    “如果你还想活着见到你那妖精,就按我说的做。”耶律云舒竟然还好意思和我卖关子,我现在真是恨不得上去扇他一巴掌。

    “让我先见见绘翎,否则我凭什么相信你?”一个月了,我必须要见到他好好的,那么娇艳妖媚的甹绘翎,能不能受的了被人俘虏的苦?

    耶律云舒想都没想就挥手,然后由黑衣人从一帘之隔的地方带出了甹绘翎。

    他还是那么妖媚,即使是被人困住堵着嘴巴仍旧减不了他一丝一毫的美丽。人一点都没变,可那双大眼睛里此刻却蓄满了泪水,一滴一滴的滑到他嘴中堵着的布条上被吸的很干净。

    我的背伤的很重,可现在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快走几步来到他身边,将他嘴里的布条拿出来。“绘翎你还好吧?”

    甹绘翎的泪就没断过,像一条细细的小河一样流淌在他白皙的脸颊上,他点点头,那小河就流的更快了。“那就好,你在这里等我,我会救你出去的。别怕!”

    “好了,人你也见过了。三个月之内我要听到耶律云海的死讯,否则你现在就可以和他说永别。”耶律云舒一摆手,黑衣人又将甹绘翎带回了后面。

    我看着甹绘翎那艳丽的衣角最后消失,然后木然的点点头。我不能妄动,十个我也绝对没有胜算,所以我能做的就是站在这里等待。

    可等来等去耶律云舒也没有提过幽灵儿一个字,难道幽灵儿不在他手上?还是他在等待机会一步步的利用我?直到最后我离开城隍庙,我都没有听到关于幽灵儿的一个字。甹绘翎目前没事,我的心放下了一半儿,可悬着的那一半儿就更加的不舒服。幽灵儿你到底在那儿?

    城隍庙内,甹绘翎坐在左边瞪着右边耶律云舒。“谁叫你打她的?”耶律云舒挑挑眉,口吻中有一丝玩味。“心疼了?你就不怕女皇知道……”

    甹绘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将不小心泄漏的情绪收回去才冷声说。“女皇是让你管她要粮草,你自作主张就不怕女皇知道?何况,她就算不受伤都不可能轻易杀了耶律云海,你居然还将她打伤?”

    耶律云海转过脸将那轻视之色掩盖在yīn影之下,仙岛国的男子果然不能算是男人,心里到什么时候念的都是那儿女私情,什么时候有过他这样的鸿鹄大志?不过目前他还有利用甹绘翎的地方,所以不能表现出来。

    &n

    七夫霸爱,快逃!,城隍庙之约2,第2页

    bsp;他明着是去了暑国借兵,可是人人都知道从暑国发兵是要经过仙岛国才会到寒国的。所以早在他去暑国之前就已经和仙岛国的女皇有了约定,这才可以率暑国30万大军途径仙岛国没事,而在两个月后到达寒国。

    虽然仙岛国的男子耶律云舒极度鄙视,可这仙岛国的女子却让他不得不刮目相看,女皇的计谋就是他一个男子那也绝对是佩服到五体投地。若不是自己先一步找上女皇,恐怕死的那个很有可能就是他。

    还有就是这个茹菲絮,如此情深义重的女子,别说是在那女子为尊的仙岛国,就是在这女子卑微的寒国也是少有的。若是这次她能成功的杀了耶律云海,那他一定要将她纳入后宫,让她死心塌地的为自己。

    这边耶律云舒在那感叹对比,那边的甹绘翎感动也绝对不少于耶律云舒。他在后面帘缝里可是清清楚楚的看清我是怎样为他挨完那二十棍的,这两年他陪着我练功,可是一点点的见证了我武功的进步。所以他知道我绝对是躲得过那棍子,又听见了我的话,明白我是为他挨下的。如此真爱他的女人,他又怎么能不感动?

    不是他老是想拿我和女皇比,可往事历历在目。他是想不回忆都不行,相对女皇明显的自私利用,和今天我舍命相护,如此天差地别的相对,他就是块石头此刻也已经被捂热感动,不能再去做伤害我的事。

    他要保护我,所以他必须留在女皇的队伍里。为我,为茹府,他也必须要留下来,直到有办法一劳永逸才可以。

    就在甹绘翎想一劳永逸的办法的时候,耶律云舒才回答了他刚才的话。“你以为耶律云海不知道我偷偷入境?你以为耶律云海会不知道我抓了你威胁茹菲絮?我听说抓你的时候还丢了一个幽灵儿,现在他人在谁手上还很难说。我若不让茹菲絮受点伤,她怎么能入的宫去?”至于入了宫能不能杀得了耶律云海,那根本就不是他考虑的。

    “女皇可没说要她入宫杀耶律云海,她是女皇在仙岛国重要的棋子,你这样毁了女皇的棋子,就不怕女皇知道变了支持的对象?你可别忘了,耶律云展现在可还在凤都呢。”甹绘翎看着耶律云舒,猜测着他到底是什么用意。明知道我不能杀得了耶律云海,却偏偏敢违反与女皇之间的协议,他难道就不怕女皇一个不高兴改支持耶律云展?

    “棋子当然要发挥棋子该有的作用,我会和女皇解释清楚的。”耶律云舒将早已经准备好的话回给了甹绘翎,他敢当着女皇的人面前这样做,当然已经想好了对策。

    “我不管你怎么做,但是你必须保证她的安全。否则我一定会上书女皇,亲疏远近相信太子殿下一定分的清楚。”甹绘翎是女皇宠爱三年的男子,虽然他并不是女皇真的妃子,可当年的宠爱却是史无前例的。所以甹绘翎陪着女皇接见过各国的使臣,这里面也包括当年身为太子的耶律云舒。

    耶律云舒虽然对这种明显后宫女人般的骄傲很鄙视,可眼前还有需要甹绘翎帮忙的地方。他可是亲眼见过甹绘翎有多受女皇宠爱的,所以今天他就算再气,也不能表现出来。没想到他堂堂寒国太子,竟然要看一个卖身细作的脸色。脸上忍不住有了怒气,可嘴上仍旧要说。“大人放心。”

    耶律云舒是寒国嫡出太子,皇后唯一的儿子,自出生就被加冕为太子。从小更是锦衣玉食被所有人捧在手心里娇宠长大的,那里受过这等窝囊气?可反过来说说,他被耶律云海追得四处逃亡的日子让他成长了很多,这一路在仙岛国为了得到女皇的帮助,甚至他还爬上过那万人骑过的女皇床铺,忍辱求欢为的不就是复国吗?他连那样的委屈都承受过来,今天对待一个甹绘翎,他又有什么忍不下去的呢?

    名义上在暑国30万精兵,可那个国君会傻到将自己国家那么多精锐部队给一个失了势的别国储君?实际上那不到15万人的老弱残兵根本对他帮助不大,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利用女皇和这个手里拥有寒国传国玉扳指的女人。就算忍受再多的屈辱他也一定要将这江山夺回来。


如果您喜欢,请把《七夫霸爱,快逃!2》,方便以后阅读七夫霸爱,快逃!城隍庙之约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夫霸爱,快逃!城隍庙之约2并对七夫霸爱,快逃!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