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夫霸爱,快逃!

当家小姐不好当1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爱过知情浓 本章:当家小姐不好当1

    当家小姐不好当1

    七夫霸爱,快逃!,当家小姐不好当1

    将楚世修救了上来,他还有呼吸也没有外伤,应该是被呛昏了过去。残颚疈晓我们一路划回雪歌苑也没有遇上茹府原本的船工,看来应该是被人杀了。安排人送楚世修去落英苑,再找人去搜救甹绘翎,我扶着滕翡等大夫来。虽然我一身又是汗水,又是雨水,更多是潭水的衣衫粘在身上很不舒服。我却让滕翡先去了我浴室洗澡,不脱了那身衣裳,一会儿也没办法给大夫看呀。虽然滕翡伺候过我沐浴无数次了,可这还是第一次我服侍他。

    当然,滕翡是说什么都不肯的。可是我却有对付他的独家秘方,那就是命令。雪歌苑不是找不到小奴来服侍他,也不是我想轻薄他,只是我觉得这是目前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了。既然他都可以心无旁骛的伺候我那么多次,我为什么就不能对他好一次呢?

    但是事实证明做和想根本就是两码事。当我还不算费力的将滕翡沾满鲜血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只感觉滕翡整个人都在颤抖的如雨夜狂风下的花朵,他真的就那么怕我吗?一米八几的身材匀称结实,壮实的肌肉勾勒出来的线条完美的展现了力与美的结合,而蜜色yòu人的肌肤上却是一个又一个大小不一的伤口,或多或少的都在流着血。这究竟是经过怎样的一番恶斗?我不知道,但是却可以想象他究竟是有多艰难的扛过来,一心想的却只是将我救上来。面对着自己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在我知道的和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的救命恩人,我是真的一点都不敢亵渎他的。

    滕翡背对着我坐进温水中一声不吭,可是那紧绷的肌肉却让我知道他现在的伤口有多痛。我走到旁边轻撩温水想快速的帮他清理干净伤口。“除了伤口,还有其他地方受伤了吗?”或许聊聊天可以分散他的注意力,降低他的痛苦吧。

    滕翡别扭的僵直身体,久久没回答我,最后只是摇摇头。想想,我问的确实有点问题。“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受内伤?”看着一池的清水慢慢的染成粉红色,我突然想起了在碧云山遇险,那时我的心里惦念的全是桃小一,真的是没有太好的对他。不知道他是不是……“滕翡这是你第几次为我流血了?”

    滕翡轻颤了一下身子,低头看着自己伤痕累累,又是伤疤又是伤口的皮肤。第几次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保护的人安好。“小姐何出此言?滕翡的命都是小姐的,何况区区几滴血?”只是恐怕这样的身子永远都不可能像其他人那样取悦于她了吧?取悦?何时自己有了这样的想法?滕翡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不是一直都认为是为了遵守承诺保护于她才会迫不得已做她的保室吗?其实心里最抗拒的就是室的责任,从什么时候起这最抗拒的竟成了心底的一丝小小的遗憾?他这是怎么了?

    “浴巾在这里,快起来吧。”大夫应该马上就到了,再这样流这样去,他就要变干尸了。

    “小姐……”就在我转身之时,身后水声响起,滕翡站起身来。“怎么了?”听他叫的那么急,我以为出了什么事,本能的转过身来,却看见了一幕清水芙蓉图,还有中间那朵****版的‘黑色芙蓉’。“怎么了?”我马上又背过身去,暗暗吞吞口水,看来这仙岛国女人还真是成熟的早呀!我现在的身体才不过只有十四岁而已,居然见个男人身子就会燃起本能来,难怪要那么早建三层的阁楼养小爷呢!晕!

    “那个……我能不能在您房间等……大夫?”滕翡脸红的连声音都在微微发颤。他也没想到我会突然转过身来,所有还是很尴尬的问我。他的衣服全是脏东西和血,这里我又没给他备衣物,所有他是回不去他房间了。“当然可以,这里也是你的房间呀。”我快步离开时才丢下话。而在心底默默的念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滕翡是我的救命NNN次人,我怎么能YY他呢?简直是太不像话了。

    我站在窗边隐约的可以看见蓝荷中不断穿梭的船只,希望他们可以找到安然无恙的甹绘翎,明天就是花魁大赛了,没有他洁岚就完蛋了。临时找的人那里有时间准备节目面对各大青楼的挑战呢?更何况也真是很难找到像甹绘翎那样出色,一看就知道必胜的选手了。

    “小姐!大夫来了。”茹戏领着一个老大夫站在门口恭敬的报告,而此时滕翡已经光溜溜的躺在了夏被里了。

    “请大夫进来。”我收回心思,现在滕翡的伤才是最重要的。

    大夫先是号脉,然后又看了看伤口,全是出自刀伤,最深的伤口竟然已经深达白森森的骨头了,真不知道滕翡是怎样捱着一声都不吭的把我救回来的。大夫为滕翡缝合包扎好留下药,吩咐小奴每日为滕翡上三次,且嘱咐半月内不可下地,一月不可再沾水了。走的时候竟然低声的对我说:“一月内不可****。”昏!

    七夫霸爱,快逃!,当家小姐不好当1,第2页

    姐是那么好色的人吗?我郁闷。不过算了,谁叫滕翡光溜溜的躺在我房间里呢?随他们误会吧。等我看着茹诗熬好药回来,滕翡已经睡着了,似乎伤口有些发炎所以发着烧,光洁饱满的额头上是密密的汗珠,嘴里小声的念着什么。我将药放在桌上凉着,轻轻走到他身边仔细的听着,可是仍旧一个字都没听懂,滕翡难道是别国人?怎么听起来像是说的外语呢?不管了,我扶起滕翡将药吹凉,然后一勺一勺的喂他喝下,这药就是管消炎和退烧的,成份名贵,相信他应该不会有事了。

    刚喂完他,茹柳来报所有船只已经将翠静潭翻遍了。甹绘翎现在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下麻烦了,我还的马上去仙姿苑找洁岚商量对策。离明天花魁大赛只有不到十二个时辰了,想赢是不可能了,只能看看有没有办法不输的太丢人才好。沐浴****后匆匆备轿赶往仙姿苑,我的脑袋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到底是谁下的手?这又是冲谁来的呢?若是冲我在水底有的是下手的机会,楚世修也溺水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应该不会是秋雁归做的,虎毒不食子,就冲秋雁归家宴对楚世修的庇护,他也不会选在楚世修还在船上的时候下手的,想来暗的他机会很多。

    而现在除了滕翡一身外伤以外,唯一丢了的就是甹绘翎。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肯定甹绘翎没死,难道是其他青楼知道了内部消息先想办法除了甹绘翎,好为明天做准备?轿子直接抬进了仙姿苑的中院,洁岚正在监督龟奴们为明天的大赛做最后的准备。见我突然来了,以为是送甹绘翎来最后彩排,见只有我一个人,他脸上的笑容顿了顿。

    “找个雅间,我有事与你商量。”我率先上了楼,心情烦躁的很。

    当我把事情像洁岚讲了一边,洁岚的脸色都白了。呆呆的坐在凳子上,有好久都没说话。“除了甹绘翎你没准备其他的预备选手吗?”我也知道希望渺茫,可是总比无人迎战的好。“只能让其他人试试了。”也许这就是天意,我们谁都没想到消息会走漏,竟然有对手清楚的知道这次花魁人选就住在茹府的雪歌苑。

    “尽力就好,若败了,我也会安排你接管茹府其他的商铺的。”我拍拍他的肩膀算是安慰他,洁岚是个人才,相信无论换那个铺子他都没问题的。

    洁岚抬头留恋的看看四周,“仙姿苑是洁岚的心血,若小姐真心待洁岚,就请小姐保住仙姿苑让洁岚戴罪立功吧。”若是这次花魁大赛不能如期夺冠,洁岚不仅要引咎辞职,仙姿苑的生意也会减少大半,而依茹府以往的风格恐怕仙姿苑多半会被卖掉。

    “对了,我记得你说每年花魁大赛的小倌都是各地选拔上来的?是你下去选的?还是经由其他人手?”这是个我很久以前就想问的事了,只是觉得不是太重要所以就没想起来问。“仙姿苑是茹府生意里唯一的一家妓院,所以各地选拔小倌均是由三老爷在各地的当铺经手的。三老爷的当铺从来都是不光可以当金银,更是可以当人的。”

    俞延喜?怎么又是他?他的当铺经营有问题,今年的选拔又出了问题。是巧合?还是他的yīn谋?而这次甹绘翎在雪歌苑的消息走漏,难道也是他做的?那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次花魁大赛你尽力就好,至于其他的自会有人给你扛着。”不管到底是为什么,俞延喜你最好别让我抓到把柄,否则这次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是。”洁岚以为他一定要给人背黑锅了,毕竟全凤翔郡的人都知道俞延喜是个无法无天的浑人。以为这口恶气是没法出了,却没想到峰回路转。看来当家小姐根本就是和俞延喜对上了。他可是在心底里好好的佩服了一把茹菲絮。更加坚定了跟随茹菲絮的脚步。


如果您喜欢,请把《七夫霸爱,快逃!1》,方便以后阅读七夫霸爱,快逃!当家小姐不好当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夫霸爱,快逃!当家小姐不好当1并对七夫霸爱,快逃!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