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女王

6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nihaoma 本章:6

    6

    52赈灾去

    發文時間: 12/19 201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萧平不知道是不是也和我一样看到了孙洋的成长,他竟也郑重的点头同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既然人选已经定下来,剩下的就是实施了,叫来了主管国库的官员调查了现在国库的存粮,庆幸的是如果此时倾国库之所有定然能让西北四万百姓度过这场大灾,然而也有不好的信息,今年本就有战祸,粮食本就不多,如果倾尽所有,今年再出现什么意外,肖国便无抵抗之力。萧平也愁得长吁短叹,终究不能忍心让西北的百姓冻饿而死,拨了大量的物资立刻叫国库的人准备。

    我因为担心孙洋第一次做这样关系重大的事不放心,因此这几天都跟在萧平的身边继续出任他的女官,管理国库的官员出门时,将我叫到一旁,我正奇怪他有什么要对我说,他先塞了两锭银子在我手中“敢问皇夫殿下定的此次救灾的官员为那位?”得,这位看起来忠厚老实,也是朝廷上的两党之一的成员,我也知道,如果是和平年代党派之争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偏偏是此时,让人头痛。提前透出点风声也不是不行,为了让这个探听消息的人觉得银子花的不是那么不值,于是就神神秘秘的对他说“贾大人切莫外传,此次皇夫所定的乃是孙老大人的孙子,女皇陛下的侍君,孙洋殿下。”那贾大人一听就瞪大了眼睛,似是想了许多,急急忙忙的走了。

    回到萧平的书房,把那贾大人所问之事一一对萧平叙述了一遍,萧平叹了一口气“两派的人都没有得到好处,想必明日朝堂之上,众臣又是一番唇枪舌战了。”我也想到如果按着这趋势,明日势必有一大群臣子反对孙洋去赈灾,一定会逼迫萧平选出一个两派之中的人来顶替。又想了想,对着萧平说道,“我们何必非要与大臣商议呢?”见萧平一脸不解的模样,又对他笑道“此时灾情紧急,若不及时派人赈灾,恐伤民心啊!”萧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对外面大喊“来人,速速准备,将赈灾所需物资装车,通知孙洋侍君下午就出发。”

    之前没有想到时间这么急,我又想起前世学习的一些救灾知识连忙与萧平告诉一声就赶去孙杨的寝殿,与他叙叙的说了注意事项。孙洋认真的听,偶尔也插嘴问上几句。颇有几分妈妈担心孩子出去郊游的意思,待我说完问他是不是都听明白了,他微侧着头“就这些了吗?”

    孙洋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满,我开始回忆我是不是落下了什么。

    孙洋见我停下不说了,微微撅起了嘴“你就不想我吗?”

    那可爱的样子让我想起我以前养的小狗狗,水当当的眼睛好像在得不到食物在对我表达不满。我笑着捧起他的脸亲亲他的眼皮,“要好好的回来!”他点头。我又亲“注意身体,”他又点头。我再亲他的眼皮“我会想你!”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却还是不满。

    作家的話:

    悄悄说,大家也要注意身体,我周围的人有好多感冒了,就我一个是健康宝宝,哈哈,大家要向我学习啊!做个健康宝宝。

    另外,礼物,留言,投票神马滴,大家不要客气的给吧……哇哈哈……

    53還梗h

    發文時間: 12/20 201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孙洋不甘心的扑上来拥住我,“这一点不够。”

    我好笑的抚摸着他的头发,“那要如何?”

    他眼珠一转,就像在思索着如何偷腥的小狐狸“要这样才够。”说罢他的嘴便擒住了我的唇,灵巧的舌,带着牛rǔ的甜香,与我的舌互相吸引着,互相挑逗着,我闭上眼睛,感受到他出发前的恐惧和不安。过了许久,他才放开我,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两人相视而笑,好像偷尝禁果的初中小孩,我脸红起来。感受到抱着我的身躯上有什么东西顶在我的小腹处,我的脸更红了。

    虽是浓情蜜意,却也不得不收住,推开黏在我身边的他,“好了,你快收拾行囊,一会就要出发了呢。”他不情愿的将头拱在我的颈窝处“不要,你不喜欢我了。我好难过。”我无奈了,刚刚难道是我看错了,这明明还是个孩子。我抚摸他的肩头“怎么舍得不喜欢你?乖,快些收拾行囊。”话说怎么有种前世看的电视剧里花花公子骗人家小姑娘的感觉?

    他坏心的在我的颈边吹气,这身体本就敏感,此时被他撩拨不禁战栗“别闹了。”我的声音已经不稳了。舔了我的动脉一下“不嘛~~~还有一段时间。你要是不陪我就是不喜欢我了!我就不管我自己的身体了,在路上也不好好吃饭!”我顿时哭笑不得,没见过这样威胁人的。

    来不及多做挣扎,就被孙洋推倒在床上,他的手带来的战栗,让我的皮肤上起了一个个小疙瘩,情不自禁的叫出声“啊……别……”

    “嗯,要有好长时间见不到了……会想的……”孙洋的声音蕴含着他青涩的欲望,在这样的刺激下,身下就湿了。无语中,这身体实在太极品了。因为时间紧迫,孙洋并没有褪掉我的衣服,只是将手探进我的xiōng口,揉捏着,“啊……”浅吟轻喘,孙洋听到后变得更加激狂,一把扯破了我的裤子,伸手探到我的花穴前,感到已经湿了,不客气的冲刺进去。

    我的叫声更妩媚了,好像是要弥补未来很长的时间不能见面,孙洋做的很专注,也很霸道。我在他的重顶之下爆发出了高氵朝的液汁,忍不住喘息着求他“孙洋,停一下,我受不住了,啊……”他反而是一个重顶,好像要顶进我的心里。

    “嗯,我想要……给我……嗯……”年轻的身体受不得这强烈的刺激,他不停的喘息着。

    我也怜他即将远行,伸出双手抱紧了他。感受到我的回应,他更加用力的顶撞着我的花心,我闭上眼睛感受着,直到他大吼一声将白色的种子深深地种进我的子宫。

    作家的話:

    哇咔咔……最近h细胞又被激活了哦……哈哈……喜欢的亲别忘记投票哦……

    54送别与偶遇

    发文时间:12/21 201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由于孙洋出城的事不能太多人知道,宫墙外的人也没人与女皇相识,所以只有我和小喜为孙洋送行,站在长风穿梭而过的城门,我的孙洋牵着马缰,微风拂过他的鬓角,微微含笑的唇角,还有那眼中的坚定让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孩子了。

    我再次拥抱他,为他整理衣襟,“好好回来,若有特殊情况,保命要紧,……”我越来越有老妈子的潜质了。孙洋含笑的听着(难为他了……)终于随行的军官耐不住了“殿下,出发吧,再不出发今日就赶不到休息的地点了。”我红着脸放开了一直拽着孙洋的手。

    终于他们出发了,长长的运送粮食的队伍,我注视着昂头骑马走在队伍前端的那清俊的少年,直到看不见他单薄的身影,于是终于理解了那句诗中的感情……“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小喜是不知具体的,只大约知道我与萧平与孙洋的关系不一般,安慰道“姐姐别看了,过些时日殿下就会回来的。”

    我转头对她笑道“小喜,我还没在这天子脚下游玩过呢,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一定要逛到腿软啊!”小喜也笑了,“嗯,小喜也想走走。”

    于是两个女孩子手牵着手在灿烂的不像话的的日光下,走街串巷即使在街上看到的东西不及宫中平时所供应的,两人依然看的兴致勃勃,久违了,自由的空气。买了许多东西,抱着摇摇晃晃走着,小喜多次要帮我拿,我都拒绝了,小喜自己也买了许多东西,而且看小喜细瘦的手臂,还不及我的粗,让她拿东西总有一种负罪感。一个不留神竟撞到了人,东西撒了一地,我连声说着对不起,一边躬下身捡东西,一直低着头竟没有看清被我撞到的人的脸。只看到那人纤尘不染的白袍,还有玉色的鞋子缓缓地走过来,我心中打鼓,莫非撞到的是哪家的千金?不然怎会有如此的干净的鞋,又看那人的脚,才确定这人是个男子。

    他弯下腰帮我捡东西,笑得温和“怎地如此不小心?”那温和的声音让人不由自主的误认为被其宠爱着,我抬头看他竟然是文余。

    第一次见他是在上朝的大殿上,众人都低头,只有他一身书生气质,偏偏满眼鄙夷,满眼狂傲。之后便是去西南亲征,他的疲惫,我看在眼里,他受伤我也知道,此人一届书生却可以为国家而战,不由得心生敬佩“谢谢大人。”这是我此时能想到的话,他微笑着帮我把东西放在我的怀里,还嘱托“下次走路要小心些。”仍然是温柔的声音,转身离去,想着他对素不相识的女子都这么温柔,他以后的夫人该是有多少闲醋要吃啊,心下一想又笑自己咸吃萝卜淡Cāo心,抱着一大堆战利品和小喜一起回宫了。

    作家的话:

    我哭……前天刚显摆完自己是健康宝宝……今天就咳嗽了……以后再也不敢吃泡椒猪皮了……掩面泪奔……

    谢谢各位亲的留言,偶会努力滴……群么一个……

    55诉情

    发文时间: 12/22 201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到宫中萧平看着我买的一堆东西,摇摇头笑眯眯的看着我满头是汗但开心的不得了的脸,低声的说道;“真是小败家子……”

    我白他一眼不予理会,抱起我的东西在我的屋子里布置,他也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随意的捡起其中一个昆仑奴的面具,想捣乱似的道:“怎么?还不服?不是败家子怎么还买有划痕的东西?”

    我瞟了他一眼,怪声怪气的说:“还不是前些日子,某个混球在我xiōng前踹了一脚,以至于我今天在集市上摔了一跤,结果东西全掉了。”本是想要反驳他的话,因为心情好竟然不再惧怕,说完了看见他面色含霜,才想起后悔,一时间手足无措。 他铁青着脸:“还会痛吗?”声音却是怜惜的,上前将我揽进怀里:“我那时是真的没有认出你。”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的靠在他的怀里。

    他接着说:“父亲教育我,我严以待己,宽以待人,”很是怀疑的看了他一眼,他的脸可疑的红了“但是我最恨的一个人就是我自己了,从来没有像那次一样恨自己。我迟疑与对女皇的爱,最终没有对你说出那句话,直到你闭上了眼睛……”他的声音哽了一下,似乎回忆起那时的痛苦,闭紧了眼睛“我恨自己,醉酒时碰了紫鸢,我已经恨自己爱上女皇又爱上你,还要害你不甘心……却又在此时动了紫鸢,更是恨极,心里明白不是她的错,可是那天就看见了她像极了你的眼神,忍不住出声训斥。第二天你为我洗脚,是在无法忍受肮脏的身体被第三个人碰触,对不起,对不起……“他轻吻着我的额头,声音里有说不出的愧疚。

    我也无声的靠在他的怀里,也许就这样吧……就这样被命运摆弄……无法抗拒……

    作家的话:

    今天实在是难受,头疼欲裂,暂时先更这么点吧……亲们原谅我啊……

    56沧海桑田

    发文时间: 12/24 201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婉儿,婉儿……”是云巷的声音,他在呼唤我,穿透层层的迷雾,我走到他身边,他的笑容是我见过的的嘴灿烂的笑容。他说“跟着我走。”牵起我的手,即使四周迷雾重重,我也不再惧怕。

    渐渐地,我可以看见迷雾中的树越来越多,我们好像是在走进一个森林,我抬起头,森林的上方依然迷雾重重,不见日光,身后是一片黑暗。依稀能听见身后有什么人在狂乱的喊着“怎么能再次离开我!”撕心裂肺,我忍不住回头观看,因为那是萧平的声音。云巷拽紧我的手,不让我挣扎,我大喊:“等一下,那是萧平在喊,我得回去看他。”

    云巷猛然回头看向我,有我读不懂的情绪在他的眉间流淌:“不能回去!你只有一次回到女皇的身体的机会,你以后愿意回去,我还可以送你回去,现在已经不能回头了。”说完他就继续拉着我向前走,我已经被他扔出来的消息震惊了。就要回到女皇的身体里去?虽然当初不知道为什么会从那个身体里脱离,却也从未想过我会再回去。回到女皇的身体里,萧平会怎么看我?是不是还会将我当成女皇的替身?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只能呆呆的跟在云巷的身后走。

    不知走了多久,已经是森林的深处,在一个小型的湖泊停了下来。云巷转身面对我:“婉儿,女皇的身体就在下面,一会你不要害怕,跟着我走就可以了,我在这湖中呆过有上百年了,湖中的凶物已经都被我打死了。”说完就牵起我向湖中心走,人类本能对水是有恐惧的心理的,当凉凉的湖水漫过我的xiōng口我就开始惊慌,云巷感觉到我的惊慌,用温暖的手握紧我的手,我才敢继续向前,奇怪的是我并未感到窒息。距离水面越来越远,我也明白了云巷为什么要在入水之前对我说那些话,在水底不见天日,抬头是幽幽的水波在头顶不断地流动,除了偶尔有小鱼游过,几乎就像是一片死水,令人从心底发寒。

    水底有着千万年前的珊瑚遗骸,沧海桑田,这个词有多奇妙?在一片珊瑚交错中,我看见了恬静躺在其中的女皇的身体,即使我曾经照过许多次镜子仍然被此刻的她所震撼,她真的太美了,一道道水纹折射的光在她的脸上晃过,美得让人心碎。好不容易移开视线令我吃惊的是,旁边竟然还盘踞着一只巨大的章鱼,侧头看见云巷一点都没有吃惊的样子,随即想到这可能是云巷的元身了,那我身边的竟然是云巷的灵魂吗?他这样灵魂出窍就不会有危险么?心里一阵暖流涌出,他对我的好我会一直记着的。

    作家的话:

    抱歉各位亲,我这几天都病着,今天晕在洗手间了,家里没人,坐在地上缓了一个多小时才能都,亲们要保重身体啊,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啊……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口女王6》,方便以后阅读重口女王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口女王6并对重口女王6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