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请入住后宫

第八十五章。破计中计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天宫雪莹 本章:第八十五章。破计中计

    第八十五章。破计中计

    “是赤丞相……”修低声的说道,漆黑的眸子却一片冰冷。

    万俟无心眸子一沉,赤老不死的,他半夜三更的来皇宫干什么,刺杀阿邪,他不可能干这种蠢事吧!

    “跟上去……”她倒是要看看这些老不死的在打什么主意?

    一个黑色的身影带着一个蓝色的身影迅速的向着前面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跟着去,本来她也打算去暗域行宫去探探情报,看看这些老东西有什么yīn谋,却没想到他们竟然有人自动送上门来。

    谁知道他们这样跟着,赤丞相却并没有走向乾清宫,也没有去御书房,竟然是太后的慈宁宫,想着上次狐狸也是在这个慈宁宫受伤了,难道这慈宁宫藏得高手和那些老东西有关?

    修紧追不舍,暗域的赤丞相并不胜在于武力,而是yīn谋诡计,所以武功只达到了紫阶中段的水准,比之于修差了一截,所以,他并没有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

    那个黑影避开了所有的侍卫,大摇大摆的走近了太后的寝宫,万俟无心两人也跟了上去,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躲藏着。

    “赤哥哥,你终于来看我了。”那人一进去就从里面传出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额!”听到这声音,万俟无心全身的**皮疙瘩的起了,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着清国皇宫最尊贵的女人,也是一个二十岁男主的母亲,竟然如此娇滴滴的,在这个夜晚听到了万俟无心耳中异常的惊悚。

    太后司马什么时候和赤老不死的勾搭上了?而且还如此的暧昧。

    修一如既往的淡定,除了万俟无心的事情,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动容?

    太后今晚是一身旖旎的纱衣,虽然四十多岁了,但是却像是双十少女一般,急急忙忙的走向那黑衣男子,“人家可是等了你很久了,我以为你不帮我和华儿了。”

    而那个黑衣的男人,就是赤丞相,四十多岁的样子,长相还算端正,傲慢的看着司马太后。

    这个女人虽然长得不错,他对他如此也是因为她有大用处罢了。

    “我怎么能够不帮你呢!”那人看了太后之后缓缓的说道。

    “这就好,这就好,这样皇位一定是华儿的。”太后欣喜的说道。

    “当然。”赤丞相把司马太后捞到了怀里说道:“也不看看华儿是谁儿子?”

    暗处的万俟无心已经不能用震撼来形容了,看这个样子,华王不会是赤老不死的儿子吧!太后司马时候和赤老不死的有这么强悍的奸情。太后竟然给先帝带了一个这么大的绿帽子。

    “那么怎么样才能让那贱种死?”太后yīn狠的说道,眼里闪现了狰狞的杀气,让那个贱种当皇帝已经当得够久的了,久得她无法忍受了。

    这个女人竟然说阿邪是贱种,那么是不是阿邪并不是太后的儿子,不然同样是儿子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差距呢!而且,像这种恶心的女人怎么能够生出阿邪那么优秀的儿子。

    “这个我自有办法,我来是为了那个东西?”赤丞相皱着眉头。

    “那东西真的有这么重要吗?一根草有什么作用?”司马太后很不解的说道,一根草在他心里竟然这么重要,她看那根草看了这么久了,都没有看到那根草有什么特别之处。

    “那东西当然有大用处,能够换的权利绝对不是你能想象的。”赤丞相得意的说道,万俟无需要的东西,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会得到,他到时狮子大张口也不足为惧。

    草,暗中的万俟无心紧紧的抓着修,难道他们说的草就是清心草,难怪父皇的人找不到,难怪狐狸找不到,难怪她也找不到。原来被父皇预测到之后,就被赤丞相第一时间让太后给藏起来了,真是好计谋啊!万俟无心眼里闪过一道杀气,赤丞相这么处心积虑的藏着清心草,恐怕是为了拿清心草去威胁父皇,不可原谅。

    要不是她今天碰巧碰到了赤丞相,恐怕会让他们得逞的。

    “在哪里,我要看了才安心。”赤丞相说道。

    “阿宁……”听到这样的话,司马太后喊道。

    一个穿着太监服看起来的老太监走向前来,看着赤丞相跪了下来喊道:“参见主子……”

    万俟无心看着那个太监,恐怕这个太监就是伤狐狸的那个高手,没想到他竟然是赤丞相的人,也是,凭借太后的能力怎么能够指使紫阶的高?

    “阿宁,带赤哥哥去那里吧?”太后说道。

    于是,三个人离开了慈宁宫,向着偏远的一个地方,修迅速的跟了上去。

    突然,他们走到了一个一片苍凉的地方,万俟无心看着那个宫殿一愣,竟然是冷宫,太后竟然把东西藏在了冷宫之中,他们走进了冷宫,打开了一个机关,然后走了进去。

    万俟无心和修躲在房梁上,看着却没有行动。

    没过多久,三人有再次走了出来,司马太后娇笑道:“赤哥哥,这下你可放心了吧!”

    “放心……”赤丞相把司马太后抱到了怀里,手不安分的在司马太后身上游走,到处点火。

    “赤哥哥,不要,这里是冷宫……我们回……”司马太后抗拒的说道,脸上有着羞涩的红晕。

    “不要,我就喜欢这里……”赤丞相邪笑道。

    “阿宁还在呢!”

    “阿宁……”赤丞相冷冷的说道。

    黑影一闪,这个偌大的冷宫中就只剩下司马太后和赤丞相两人,当然,除了暗中的万俟无心和修以外。

    衣衫尽去,冷宫的地板上两个身影纠缠着,娇喘连连,剧烈的晃动着。

    而万俟无心看得心惊肉跳啊!没想到太后和赤丞相竟然这么开放,在这冷宫中竟然……

    万俟无心僵硬的感觉到自己身后的人越来越炙热,万俟无心嘴角抽搐着,这两个人激烈就激烈了,竟然还带坏她家修,真是可恶至极。

    “心儿……”修低沉的声音说道,热气喷洒在万俟无心的脖子上,心里有着怪异的感觉。

    万俟无心伸出了白皙的手挡住了修的眼睛,低声的说道:“修,别看……”

    只是……一群漆黑的乌鸦飞过,就算闭上眼睛还是能听得到啊!而且那声音越来越清晰。

    两个身影紧贴着,修细细的吻已经落到了万俟无心的脖子上,本来就对万俟无心的已经就已经压抑的紧,现在被那下面两个人刺激的,已经快忍无可忍了。

    “别……这里……”司马太后简直是害人不浅啊!

    “修忍不住了。”修沙哑的声音。

    “忍不住就别忍了。”万俟无心气恼的说道,说完之后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被下面这群人感染的岂止是修,万俟无心也自己也不是那般淡然如水,尤其是下面那么火爆的春宫大戏,明明两人都加起来一百多岁了,还是那般的越战越勇,无止无休。

    修听到万俟无心的话,像是得到鼓励了一般,炙热的吻在继续的,衣衫被拉下来了,露出了香肩,连根越靠越进。

    万俟无心一愣,他们这算是在冷宫里偷情么!万俟无心捧着修的脸,吻上了他的薄唇,一身火已经在泛滥了,必须要解火。

    就在两人要不可自拔的时候,突然间,万俟无心身后的木头禁不起两人的重量发出了响声,下面在耕耘的赤丞相终于停下来了。

    “赤哥哥,怎么了,人家还要嘛!”身下的太后传出了桥娇百媚的声音。

    赤丞相看向万俟无心的位置,没有人,也是,这里恐怕除了大皇子和他一般强,没有人能够躲着不被他发现,看来是他多虑了,抱着太后说道:“我们去慈宁宫继续。”

    还没等太后回答,黑影一闪离开了冷宫。

    这是,火热的修也清醒了过来,拉好了万俟无心凌乱的衣服,带着自责说道:“修唐突公主了。”他差点在这里要了公主,就算公主愿意,他也应该让公主舒服才对,而不是这么草率。

    不过,当时,自己完全不能控制自己。

    万俟无心踮起脚尖在修的脖子上狠狠的咬了一口,说道:“你说什么?”

    那一点一点疼痛就想是一击电流一般充斥着他全身,让他身子一僵,说道:“修想让心儿舒服,这里不合适。”

    万俟无心邪恶的笑道:“你怎么知道这里不合适呢!你看刚才那两人好像很刺激的样子。”

    修抿着唇不说话,是很刺激,这他不能否认,

    万俟无心把玩着凌乱的发丝,问道:“修,你确定不继续。”

    修紧紧的抱住了万俟无心,沙哑的声音说道:“你是在折磨我。”

    “好啦好啦!不玩了,我们去密道看看吧!”这里实在是简陋,而且刚才那两人在这这里激情过了,她可不能用别人用过的地方。

    按照着刚才他们打开密道的方法,万俟无心轻而易举的打开了那个密道,那是一个很简陋的密道,走完几阶阶梯之后,就看到一个圆形湿润的泥土上有着一个平凡无奇的小草。

    虽然,平凡无奇,万俟无心却知道,那是清心草,她来这清宫寻找的清心草。

    万俟无心想去摘草,却被修给拦住了,修脚不沾地的飞了过去,把新鲜的草摘给了万俟无心。

    万俟无心看着那没有东西的空地,两眼一亮,从暗凰令里拿出了一个干草,然后倒上了药水,那棵枯草马上就慢慢的变活了,叶子也变成了绿色了,而那样子长得和修手里的那棵清心草差不多。但是细细一看却发现着两者有细微的不同,不是熟悉药草之人不仔细看是不会发现的。

    赤丞相不是要那清心草威胁父皇吗?她就拿一棵草去让他威胁,看他能够得到什么东西?

    第二天,阳光明媚,艳阳高照,

    一队队队伍都向着北郊的皇家狩猎场走去,清国皇家狩猎场不仅是清国最大的狩猎场,而且是七国之中最大的狩猎场,

    三面环山,天然的屏障,圈养着无数的野兽,供皇家狩猎之用。

    七国队伍和暗域的队伍全部都到齐了,被废了一个手臂的万俟无奈竟然也硬着头皮到场了,同样是赤丞相,看着七国的队伍说道:“今天的比赛纯属增进七国的友谊,分为两场,第一场是比试剑术,第二次就是捕猎。”

    “第一场剑术必须骑马射箭,每个国家派出一个代表,一箭定输赢。”

    射箭啊!万俟无心看了看孤烨邪,这点事情阿邪可以搞定,反正这一场不管结果怎么样?都是离国胜了,真是便宜了离国。

    “各位七国使臣,有没有意见?”赤丞相问道。

    “有……”一个无比响亮的声音说道。

    赤丞相那张伪善的脸一僵,竟然还有人不给他面子,看向了离国方向的那一对人。

    穆丞相急忙的拉着他儿子,低声的说道:“混账,这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敢问穆公子有什么意见?”赤丞相不耐烦的说道。

    “我们离国意见赢了,这次比赛就算我们离国赢了,也没有什么好处。”穆琉枫吊儿郎当的说道。

    “我说了,这次是为了增进友谊,和结果无关。”

    “六国恨不得把我们离国给吞了,有什么友谊好增进的。”穆琉枫无辜的说道。

    赤丞相身体微微的颤抖着,这是实话,只是怎么可以到这种情况下说出来。

    一旁的寒国太子笑道:“穆公子真是说笑了,我们怎么会这么想呢!”

    “是啊是啊!穆公子真的是说笑了。”一堆人附和道,虽然有这样的一个心,但是也不能当着暗域的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啊!

    穆琉枫鄙夷的看着透明,一群虚伪的人。

    万俟无心嘴角抽搐的看着穆琉枫,这货彪悍,当着这么多人把这样的恶话说出来,既然这样,是没有必要的去参加这无聊的比赛。

    这个比赛本来就很虚伪,国家是凭借利益而维持和平,绝对不是凭借这个沙漠劳什子的盟会维持的。

    “那穆公子想要怎么办?”赤丞相好声好气的说道,这个穆公子绝对脑袋有问题。

    “我想,如果我赢了,我想向和我一样聪明的莫公子要一个香吻,我仰慕莫公子以久了。”穆琉枫把目光看向万俟无心。

    穆丞相听了,快要吐血了,他儿子喜欢莫公子,喜欢男人,差点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而几道冰冷的杀气袭向了穆琉枫,穆琉枫坦然的接受着。

    万俟无心嘴角抽搐着,这是什么主意,这个二货不想活了吧!

    “我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像莫公子这种绝色,我也垂涎已久了。”这时传来了一个魅惑的声音,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炙热的看向了万俟无心。

    更让万俟无心哭笑不得的是,孤烨邪握紧着他的手说道:“无心,我一定会赢的。”嘴角被莫无情干扰,连个吻都没有,这正是一个好机会。

    “既然,穆公子,琦太子,清帝都同意了,那么就这样决定吧!”赤丞相说道,看向万俟无心那张绝世的脸,这个男人魅力真大,这么多优秀的男人追求他,就连……

    “我不同意……”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莫无情开口了,这些男人想占心儿的便宜,怎么可以……

    “莫庄主好像不是七国之人吧!反对无效。”孤烨邪说道。

    “是啊是啊!反对无效。”穆琉枫第一次认可孤烨邪的话,他可是很久没有珂无心亲热了,怎么能够错过这个机会。

    “对啊!”某妖孽唯恐天下不乱。

    “这……”赤丞相为难了,一个是大皇子,一个是七国的代表。得罪哪一方哪一方赌会死不罢休。

    然后两方僵持着。

    “大皇兄,我自有办法。”万俟无心紧贴着万俟无情的耳边说道。哼!想占她便宜,想都别想。

    接下来,一对对人马骑着马准备开始,而前方一百米的地方有着一个靶子。

    穆琉枫骑在了褐色的马上,兴奋的说道:“小爷第一个,小爷绝对能够胜利的。”马如利剑一般的冲了过来,穆琉风拿着弓,迅速的上箭,动作一气合成。

    万俟无心眸子一沉,这动作,真的是个废材该有的吗?不是,难道他除了武功差以外,其他的都是装的。

    就在万俟无心腰感慨他很不错时。却听到了“啊——”的一声,穆琉枫却一个没有坐稳,从马上掉了下来,箭也“嗖——”的一声飞了出去,整个人往下掉。他撕心裂肺的喊道:“无心,救命啊!救命啊!”

    这样一掉下去不死也会半残,听到了惨叫声,白影一晃,迅速的过去接住了穆琉枫,穆琉枫一双漂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直线,说道:“无心,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

    “你对我真好。”

    而后面紫仟漓骑着红色的马看到这一幕,上箭拉弓,但是对着的却不是靶子,而是穆琉枫的脑袋。

    “啊——杀人啊!杀人啊!”穆琉枫急忙的喊道,万俟无心带着他躲过了那个箭。冷冷的说道:“给我安静点。”她的耳朵会受不了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救这个男人。

    而孤烨邪看着穆琉枫竟然如此无耻,手一抖竟然射偏了。

    后面的都是其他国家的普通角色,最好的射了七环和八环,孤烨邪因为手抖,也只射了个九环。而穆琉枫呢!虽然掉下去了,但是还是射出去了,而且非常好运的正中红心,也不知道是什么好运气。

    所有的人射完后,赤丞相也嘴角抽搐的宣布道:“这次的胜利者是穆公子。”这是什么好运气啊!

    穆琉枫兴奋的搂着万俟无心说道:“无心,我厉害吧!厉害吧!我为了你可以连命都搭上去了,好险啊!”

    紫仟漓在一旁yīn阳怪气的说道:“要不是无心救你,你绝对被马踩肉泥了,得意什么啊?”真是失算啊!自己气不过被这个男人给胜利了。

    而孤烨邪yīn沉的看着穆琉枫,这个男人是他见过的最无耻的男人。

    万俟无情也打量着穆琉枫,这个男人真的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吗?竟然让两个优秀的男人因为他的这个举动儿失利,所谓当局者迷,万俟无心真在其中,而且穆琉枫的形象根深蒂固,不能发现什么,但是他却觉得有些不一样。

    或许,他的好好调查一下这个丞相废材嫡子。

    “无心,人家胜利了,是不是要给我一个吻呢!”穆琉枫嘟着了红色的嘴唇一脸的索吻状。

    一道如冰刃一般的目光刺向了穆琉枫,要是能化为实际的冰刃,穆琉枫恐怕千疮百孔了。

    “好啊!你先闭上眼睛。”万俟无心戏谑笑道。

    “好,无心说什么就说什么?想不到无心这么讲情调的人。”穆琉枫怪怪的闭上眼睛。

    万俟无情询问地看着万俟无心,心儿不会是真的亲吧!

    孤烨邪握紧着拳头,无耻,无耻……

    紫仟漓把玩的血丝,他不敢肯定等无心要吻那个男人的时候,他绝对不忍住不将穆琉枫碎尸万段。

    而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郁璟悠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也一沉。

    突然间,穆琉枫感觉到自己嘴边有着湿润的感觉,说道:“无心,人家要吻嘴唇啦!”

    不对,不对,怎么会有奇怪的声音,穆琉枫震开了那双琉璃色的眸子,看到眼前一个粉的的东西。

    万俟无心提着粉团说道:“粉团,我就说了,人家穆公子要吻嘴唇,你错开干什么?”

    粉团挣扎着,不错开,它的初吻就没了,呜呜呜——就知道,一出来绝对没有好事,没想到这次竟然比放血还好恐怖,吻着个白痴的男人。

    他竟然被一只公狐狸给吻了,穆琉枫的美脸瞬间变黑了,委屈的说道:“无心,你怎么忍心伤害我幼小的心灵。”

    “啊哈哈哈!”紫仟漓已经笑喷了,活该。

    孤烨邪嘴角也扬起一抹笑容,活该。

    万俟无情和郁璟悠宠溺的看着万俟无心,心儿的便宜是这么好占的么!活该。

    “你说要我给香吻,就没说要我亲自上场,刚才好像是粉团的初吻呢!你还占便宜了。”万俟无心戏谑的说道。

    穆琉枫盯着粉团,恨不得把它的嘴巴给封了,该死的……

    “好了,这一场比赛结束了,准备一个时辰,开始狩猎。”这时,看着纠结的穆琉枫,赤丞相突然开口说道。

    休整途中,穆琉枫一直委屈幽怨的看着万俟无心,万俟无心完全无视,想要占他便宜,这二货是不是高估了他自己的智商了。

    休整了一个小时,喝完了下午之后,赤丞相大手一挥,带着深厚的内力一声令下。“狩猎开始!”

    “无心,等我回来,我给你猎好吃的。”孤烨邪利落的上马说道。

    因为万俟无情在,万俟无心想做这种打猎的“危险极了”的事情,他是死也不会答应的,所以无心很识相的,直接放弃,免得要受一些淳淳教诲。

    “小心儿,人家这次绝对会赢的,记得要奖励我你真真正正的香吻哦!”紫仟漓骑着和他衣着同色的红马对着万俟无心眨了眨一双魅惑的琥珀色的眼睛说道。

    穆琉枫骑着一匹白马,恶狠狠的看着万俟无心放出来的粉团说道:“无心,我会把这里所有的狐狸给射下来,给你做一件冬天的保暖大衣。”

    粉团一抖,这是恶意报复,这个男人不敢对主人发火,竟然嫁接到它身上,他以为它愿意吗?粉团喊冤睡觉去了。

    涉猎人马离去,万俟无心看着暗域那边的帐篷,今天万俟无奈格外的安静,难道他们今天有什么yīn谋吗?想着昨晚上赤丞相和司马太后说的话,万俟无心觉得他们肯定有鬼。

    夕阳西下,那橙色的光环从山间照射而下,隐藏的绚烂。

    万俟无心看着前方的山林,毕竟是比谁的猎物多,时间是在太阳下山之前回来,应该用不了多久他们应该会回来了。

    突然间,万俟无心看着山林的前方冲出了一个人,带着浓重的血腥味,等那人走进了之后,万俟无心终于看清了那个人是孤烨邪身边的将军,那人从马上掉下来看着万俟无心说道:“莫公子,皇上在林子里遇刺,快点……”万俟无心准确去看看那个人,但是已经流血过多没救了。

    万俟无心急忙的骑上马,准备去救人,那些老东西竟然在这次狩猎的时候暗杀阿邪,简直是找死,一个白影飞到了万俟无心身后,搂着万俟无心说道:“心儿,你鲁莽了。”

    关心则乱,他的心儿竟然如此的关心一个外人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大皇兄,别阻止我好么!”

    “我不能让阿邪有危险。”

    这之中是有些奇怪,但是她不放心……顾不得这么多了。

    “真拿你没办法。”万俟无情叹了叹气。

    就在万俟无心走后,一个yīn毒的目光看着万俟无心,yīn森森的说道:“万俟无心,你就等着死吧!”

    “大皇兄,你竟然想死那就去陪她吧!你们一起共赴黄泉。”

    她越想越不对,那天那个废了她的女人的身影太像万俟无心了,而也像那个莫无心的男人,她无意间听到莫无心喊大皇兄大哥,那还能是谁?是莫无心那个贱种。

    林子中,“嗖——”的一箭,一只着林子中肉质最好的野猪瞬间倒地。

    “殿下的剑法果然精妙,先前比剑真是让那个废物占了便宜。”一旁的侍卫赞佩到。

    “是啊!看来我们今天有口福了。”

    突然间,一个黑色的身影跪在了孤烨邪的身前。

    孤烨邪瞳孔一缩,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个暗卫是他留在无心身边的暗卫。

    “主子,莫公子遭到了刺杀,快去救……”话还没有说完,就吐血倒在了地上。

    孤烨邪感觉到心慌极了,骑着马急忙的赶回去……

    无心,无心千万不能有事……

    风驰电掣,用着最快的速度赶回营地。

    ……

    万俟无情和万俟无心走到了他们狩猎的深林里,越走越深,却还是没有找到孤烨邪的身影,“嗖——”的一个破空的利剑声,向着万俟无心射了过来。

    万俟无情护住了万俟无心,一颗白色的棋子飞了出去,就听到了一个闷哼的声音。

    “心儿,这是一个局……”陷阱,绝对是陷阱。

    “就算是陷阱我也要闯,他们要杀我,就来吧!”她还怕他们藏着捏着,她找不到人报仇呢!

    四周四面埋伏,万俟无心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弓,黑小巧,但是力道却不小,手起剑落,收拾了一个有一个暗杀的人。

    有人要暗杀她,用阿邪引他来,恐怕也会对付阿邪,她要快点找到阿邪。

    落入的余辉落入了深林中,本来是娱乐的狩猎比赛,却暗潮汹涌,暗藏杀机。

    越到越深的地方,万俟无情抱着万俟无心悠然的下马,一群黑衣人把四周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万俟无情温润的眸子越来越冷,看着为首的人说道:“十长老,绿丞相,你们是以下犯上吗?”习惯的把万俟无心保护在身后,出动了这么多人马,恐怖不仅仅是为了对付他。

    “小公子,大皇子,如果你们在这里不小心被野兽给吃了,那我们当然就不会以下犯上了。”绿丞相也不打算躲藏了,扯开了那个蒙面布,狰狞的看着万俟无心和万俟无情。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本来是准备这次控制清国的,却没想到能一举解决大皇子和小公主,大皇子是最正统的继承人,小公主是最受宠的,这两个人可是他们最大的威胁。

    如果解决了,那达到他们的目的就容易得多了。

    万俟无情冷笑:“那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他挥了挥手,十几个黑影人走了出来,每个皇子公主都有专属的暗卫,万俟无情当然也有。

    “呵呵呵!大皇子真的以为这些人可对对付得了我们吗?”他们一个人去牵制万俟无情,绿丞相准备去杀弱小的万俟无心。

    一个黑色的身影把万俟无心护在了怀里,抱着万俟无心凌空翻转,凌厉带着杀气的剑带着强悍的内力横扫过去,绿丞相震惊的后退,好强。

    看向了那个黑影,小公主的暗卫——修,没想到竟然强到了这种地步,看来殿下把最强的暗卫都给了小公主,要是小公主死了,不知道那个男人会如何。

    修的黑发飘扬着,手刃了一个有一个准备杀万俟无心的死士,对,他们带过来的是他们私自培养的死士,手起刀落,就像是嗜血的修罗一般。

    暗处有利剑飞出,万俟无心洒出了几根银针,正当修打算解决暗处的人时,万俟无心说道:“暗处的那些就交给我吧!不然,修太强了,我真的一点用武之地都没有了。”

    恐怕只有万俟无心会抱怨自己的暗卫太强了,自己没有用武之地。是的,修很强,这样下去,万俟无心都感觉到自己会像温室的花朵一般,没有一点实战经验,就算自己筋脉通畅了,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变强。

    很快,所有的死士全部解决了,只留下和万俟无情在战斗的十长老和一眼震惊的绿丞相,这个暗卫,实在是太恐怖了。

    万俟无心似笑非笑的看着绿丞相说道:“说吧!你们这次来是为了干什么?”

    “呵呵!我不会说的,这一次我们会成功了,那个男人有闭关了,不知道什么事才能出来,到时恐怕他已经无能为力了。”绿丞相狂笑道。

    “不说,对吗?”万俟无心的那双漆黑的眸子看向了绿丞相那双癫狂的眼睛。

    “说吧!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声音充满了无限的魅惑。

    “我们这次来是为了控制清国,让孤烨华当傀儡,让找到藏在司马家的藏宝图,和七大隐族达成协议,得到暗域,让万俟无心下台。”

    “那你们是想准备怎么对付孤烨邪?”万俟无心问道。

    “我们让四公主……”就在绿丞相要全部说出来的时候,在和万俟无情纠缠的是长老震惊的看着绿丞相吼道:“绿丞相,你在说什么?”

    “啊啊啊——”绿丞相痛苦的捂着头,等着万俟无心说道:“你这个妖女,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会胡言乱语。”

    万俟无心也闭着眼睛靠在了修的身上,施展控魂术被打断对自己很有影响,要是她没有修炼控魂术而是以前师傅教的,那么反噬恐怕会更加严重。

    “十长老,你该死。”万俟无情看着万俟无心有些痛苦的笑脸,一张儒雅温和的脸露出了狰狞的杀气,杀向了十长老。

    “不要命的小子,就凭你也想杀老夫。”十长老也不想和万俟无情耗下去了,使出全力对付万俟无情。

    一剑过去,绿丞相已经身首异处了,敢伤公主,找死。

    那一边万俟无情对上十长老已经很吃力了,毕竟十长老是紫阶高段的水平,而万俟无情只是中段而已,要杀掉十长老有些困难。

    “修,去帮大皇兄……”万俟无心急忙的说道。

    修上去,万俟无情感觉到压力少了很多,准备两人一起对付十长老却没想到修却说道:“大皇子,去保护公主。”虽然人都已解决了,但是难免有漏网之鱼。

    万俟无情一愣,单丝却发现了修完全的放出了自己的内力,完全愣住了,深紫色,深到黑色的紫色的内力,这个一直在心儿身边默默的保护她的暗卫竟然强到了这种地步。

    而且,这个男人还这么的年轻。

    十长老也震惊了,不敢置信的看着修,这么强的年轻人,是怪物吗?他都六十岁了才修炼到这种地步,这个男人好像还不到二十吧!

    两个身影像是光速一般的厮杀着,万俟无心看着眼花,实力差距,现在的她离这种水平还差得远,不过,等这次风波过后,她潜心练武,用不了多久,她绝对能达到这种地步的。

    终于,十长老被打落在地,狠狠的撞上了身后的一个大树,大口的吐着鲜血,一脸震惊的看着修说道:“你到底是谁?”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本来以为他们实力相当,却没想到竟然比他的内力还要高,已经快要接近到那个境界了。只有一个人,只有一个人……。

    “你没有必要知道。”修冷漠的说道。

    谁知道十长老冷酷的说道:“呵呵呵!小公主,你有最强悍的暗卫,至高无上的地位又怎么样,我倒是要看看你等下要怎么保住你的男人,啊哈哈哈!”

    万俟无心脸一沉,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走到了十长老面前问道:“你们干了什么?”

    “呵呵!我不会说了,而且已经来不及了。”

    “既然不说,你就死吧!”万俟无心修长的指甲夹住了玄针,对准了他的太阳穴。却被一双修长的手给挡住了,“公主别动手,会脏了你的手。”

    随意的扭断了十丞相的脖子,赤丞相死不瞑目,淡淡的说道:“这种事情给修做就好了。”

    “大皇兄,我们快点回去,阿邪恐怕会出事了。”万俟无心急忙的飞上马,他们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杀清帝,恐怕是用了其他的龌蹉的办法。

    ……

    孤烨邪急忙的回到了营地,就看到了一身是血的一个将军,还有几个受伤的暗卫守在门口说道:“殿下,莫公子受伤了,你快去看他。”

    孤烨邪急忙的走到了营帐之内,营帐里的有着浓郁的香气但是心急的孤烨邪却没有在意,突然间,他感觉到体内有一股不寻常的热流由上而下的涌了上来,漆黑的眸子越来越没有焦距,看到那床上的人喊道:“无心……”

    床上的人娇媚的喊道:“殿下……”

    而那个人竟然是穿着一次红色薄纱,你面能够让人看得一清二楚的万俟无奈,万俟无奈想着孤烨邪走来,这个男人他终于可以得到了,而且是万俟无心的男人啊!想想就很有成就感。

    孤烨邪看着那个身影也走向前,炙热的看着她带着浓重的**之色喊道:“无心……我的无心……”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


如果您喜欢,请把《父皇,请入住后宫85》,方便以后阅读父皇,请入住后宫第八十五章。破计中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父皇,请入住后宫第八十五章。破计中计并对父皇,请入住后宫85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