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妖魔志

22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草食性恐龙 本章:22

    22

    番外.太子爷第一次(限)

    太子爷的第一次倒地是什麽时候?

    某人比作者更纠结。

    这个某人,蹲在屋顶上,对著月亮,宛如一只焦虑的猫咪对著一个偌大毛线团子……各种不淡定的瞅了一晚上。

    最终的结果是,猫变成了熊猫,仍未能压下心头的醋意,还是腆著脸把话问出了口。

    「不太记得。」男人说这种话的时候,会有两种情况:一,是真不记得;二,是记得不太好意思说。很显然,太子爷脸上那一阵白一阵红的交替,并不是第一项所能囊括。某人更揪心了,丫的你还惦记上过去了?!不成!必须交代!事无巨细,全给老子说出来!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想著爹爹们和爷爷们的话,那些「过来人」好像都是挺顺著另一半的,丹宁还是乖乖挠挠头,把过去的不堪回首给回首了一遍。

    故事开头其实挺简单的,太子爷不小了,有被两个不肖亲爹欺负过,又对某人比较心动,所以就有些想那种事。

    呃?你问那种事?不……不就是在床上……

    当然,最开始没那麽有胆儿,偷瞄人洗澡然後自己做手活儿的事情,丹宁也做过。

    「什麽?你都不做给我看?我也想看你用手做!」某人醋坛子弄翻一堆,咬牙切齿的,一副「你今天不做给我看我就要你好看」的架势。

    「好。」额际青筋跳起来了几根,咬咬牙,太子爷还是认了,点头开始扒拉裤子。

    「不是……不是这样……」某人有些急,拉住丹宁的手,示意其暂缓行动,「我想看的是,你把当年的一切,都做给我看一次。」

    「你想让我对著你用手做?」太子爷挑眉,一副「早说嘛」的表情,让平日里几乎都占了上风的某人有点囧囧的。

    虽然尴尬,虽然不好意思,但某人还是点头了,开始扒拉自己衣裳,用以扮作「目标观察物」。这厮虽然脾气不好,身材却是不赖的。一件件衣服脱掉後,紧实的肌肉纠结成块,古铜色的肌肤覆盖在上头,举手抬臂,流露出的绝非寻常风情,却比那些单会卖弄风情的寻常男子更胜一筹。

    「不值得?」醋坛子又踹翻一缸,眉毛挑得快竖了起来。

    「值得。」太子爷吞吞口水,自觉胯下物什不用帮忙便能瞬间喷出点儿什麽来应景。

    「还看麽?」示意的扯了扯裤腰,紧实的腹肌八块尽现,圆润的肚脐是上头唯一柔软弧线,却并不违和,反而衬出几分力与柔的美来。

    「看!」下腹一紧,太子爷这次连自己应的什麽都不记得了。双眼直勾勾的盯到某人慢慢动作的手上,想到某些美好画面,心跳飞快,喉咙里都快圈不住了,赶紧闭上嘴,生怕它跳出xiōng房来吓人。

    「我好看?」醋坛子扶正了点儿,眉眼中的不快被戏谑替代。那股子得意,与他平素里的张狂混在一起,像是会诱飞蛾猛扑的烟火,华美的几乎能夺去他人性命。

    「那是自然。」丹宁从未觉著自己能抗拒这人的魅力,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

    「你不想?」英气的眉毛又是一挑,偏偏像是挑在了丹宁心间。他顺著那边有些泛红的脸庞往下打量,一路从xiōng膛腰腹来到胯下,衫裤挡不住的肿胀,让人分外喜悦。但他却是不笑,只伸出手去,两根指头轻捻了捻。好巧不巧捻到冠头下方环状凹槽,顺势捏了把,太子爷一个激灵,差点射出来。

    「想……」几乎是咬著牙,才能把话从喉咙里给溜出来,才能不让言语变成纯粹的呻吟。

    没办法,虽然战果累累,但太子爷比较还小,血气方刚什麽的,另外一种解释便是──经不起挑逗!

    「我怎觉得,你也不算太想?」某人得了便宜还卖乖,摸到太子爷的龙根了,还又掐又揉的,隔著裤子各种挑逗。言语上,偏生还要硬拧著,其实就想盼著人家赞他一句好来。当然,多多益善,十句百句他自是不会嫌烦。

    「我想。对你我怎麽会不想,无时无刻,无论何地,我都总是在想的……」吃一堑长一智的事,从来不是传说。

    丹宁过去一直吃著不善言辞的亏,虽然爱情不在了,但记忆并未完全消退。岁月让他成长,也让他学会了分辨某些善恶真伪。过去自以为是的犯下某些错误,现在想要挽回自是不可能。唯一的法子,便是从今起再不重踏覆辙。

    某人喜欢听表扬赞许,说给他便是。

    「话这麽多,手上动作怎麽不麻利点儿?」听起来像是嫌弃,可某人嘴角上扬眉眼带笑的模样是怎麽回事?而且,三两下脱掉裤子开始上下其手的自渎又是怎麽回事?不说是要看太子爷的表演麽?

    「我舍不得眨眼。」丹宁说的半真半假,某人听得龙心大悦。

    「我也想看你。」胡乱撸了两把褐色肉柱,某人贴靠过来,隔著裤子用肿胀磨蹭,很快便把太子爷早已贲张到极致的部位给磨得快撑破裤子。

    「好。」喘著粗气,丹宁缓缓解开自己裤头,释放了早就蓄势待发的肿胀分身。看著面前男人的目光,从略带戏谑的双眼中,透出毫不隐藏的深沈欲望,丹宁心头亦有几分欣喜生出。欢爱之事,若非两情相悦,便是彼此折磨,这也是他在赤轩那段情上习出的心得。

    见对方终耐不住,伸出手揽上自己腰臀,十指并用的在自己臀肉上揉捏。丹宁并未抗拒,只是慢慢褪去所有衣衫,由著对方继续动作。

    「快些摸给我瞧瞧,再不然,我便忍不住了。」就知道那色狼不会有太多耐心,丹宁笑著亲了亲那边抿紧的双唇,一手揽上其肩颈,一手扶著自己胯下男物,诱惑似的轻道:「忍不住便不忍吧,我也想要你。」

    说这话时,抚弄粗长男物的手,并未做太多动作,只是上下轻轻来回几下,把那略显粉嫩的肉柱给抚弄得更为赤红。

    「不行,我就要看,先看你自己弄。」似乎是在吞口水,又像是在下决心,男人自顾自嘟喃了几句後,这才用坚定的言辞如是道。说完,又觉著语气有些太过强硬,便又软了下来,撒娇道,「宁,我想看……」

    「好。」勾起嘴角,不再逗他,丹宁开始依著往常方式握紧分身,上下爱抚。

    这个时候,一般情况他都是闭著双眼,脑子里来点儿模糊幻想的。不过,今个儿情况特殊,他是要做给爱人看看。所以旁的幻想都不用了,光那炙热目光助兴,便能添上几分催情意味。

    抬起头,看著凝视自己胯下的男人一脸沈溺,丹宁心情大好的又亲了亲他,手上动作加快几分。本就显了三分血红的肉柱,此刻自然是被这动作给又添了六分红润,整个男龙,连冠头一并的,都呈现出那种情欲满满的颜色。

    男人,都无法抗拒这种颜色的诱惑。

    这便是花楼会悬上一排排红灯笼,床幔窗帘都红粉交叠的缘故。

    「你在想什麽?」某人见不得床笫之欢时爱人走神,本还安宁下来的心绪瞬间就又恢复了强劲战斗力。若是太子爷一个回答不让人乐意,他随时都有可能愤而起身这样那样。你问到底是怎样?不就是床上的你来我往麽,还有怎样?!

    「想你的眼神,还有你带我去过的一些地方。」丹宁笑得自然,言语中也带了几分喜气,听得某人再没了脾气,暗道自作孽不可活。

    「不准想那些,只准想我!」霸道的把人脸掰正了,狠狠的亲了又亲,某人这才满意低头。额际抵上丹宁紧实肩膀,从两人xiōng膛缝隙间往下望去,正好能看到太子爷大手自持分身的yín靡模样,「从今往後都只准想著我来做这种事,旁的再不许想!」

    「好。」笑意加深,偏头亲亲他嘴角,丹宁一面顺著他紧实面颊一侧肌肉吻上其颈侧,一面恢复了手上的来回抚弄。

    某人心情大好,揉搓丹宁的臀肉力道适中,凭添了几分爱欲滋味。

    「你怎麽一直没出来。」见著太子爷蘑菇头顶端已涌出几分春水来,某人有些好奇。他想见丹宁在他跟前喷发出全部aì液,释放出所有阳精,而不是这种,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没有那麽激情的感觉。

    「我想你帮我摸摸。」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人,突然硬让他吃清粥小菜,怎麽受得了。丹宁出不来,当然是因为刺激不够,语气中已分明显现出了几分求饶之意。某人听懂了,心头的原本念头淡去几分,满心满眼充斥著「他离不开我」的喜悦之情。

    「就知道你离不开我。」脑补帝什麽的,在这种时刻硬是也来凑了凑热闹。

    某人欣喜的把手从後往前绕,滕一只出来环上太子爷肿胀欲望,上下抚弄得好不得意。

    「当然离不开。」从善如流的太子爷,亲吻著自己最爱的紧实肩头,喘著气,小声回应。胯下传来阵阵刺激不是盖的,真比他自己动手舒坦得多。那些灵巧的指节,因上头覆了层层薄茧,触碰到男物之上时,那种快慰,足以让自制力差点儿的就这麽泄了。好在丹宁耐力不错,忍功也较好,这才咬著牙,硬是把喷射的欲望给压了下去。

    「离不开,就再也别离开。」某人觉得手中粗大又胀了一圈,心头得意劲儿更甚。爱抚动作加快不说,还特别贡献出私房秘籍,每到冠头处,顺著那敏感凹槽一搓。趁著那巨物颤抖「求饶」之际,食指按住顶端小孔,麽指与中指相互配合,揉捏著鼓胀的蘑菇头,迫使它贲张到极致。

    「嗯──不离开……你快些,让我……」让他怎样?太子爷没有说,却用扭臀摆胯的姿势示意了。某人笑眯了眼,上下撸动之外,还不忘揉揉下方囊袋,捏捏阳根底部的敏感处,三两下的,便把本就热烫的男物给弄的更加烫手。

    「唔──」太子爷再无法多言。只因某人手上功夫委实了得,越来越多的快感顺著阳物往脑际累积,都快要饱胀到了极致,哪里还有气力去想台词?管他那麽多,先享受完这一轮再说!

    「也帮帮我。」某人当然不会虐待自己爱人,却也更是不会虐待自己。

    一手忙碌的同时,另一只手还顺便引导著「颇为空闲」的丹宁为他纡解欲望。略小一号的手覆到他胯间时,那种满足与快慰,瞬间让他吐出一口浊气来。真正舒服,不仅是生理上的,还有心理上的。

    「你别停啊!」手被征用了,这边的快感也跟著断了,丹宁有些不高兴,张口咬了某人一口。感受到胯下裹住分身的手又开始行动,丹宁闭上眼,小声哼哼著享受起来。

    「好,我不停……」某人听到自己用手便能把爱人的呻吟给撩得如此销魂,心中也是得意非凡的。两手动作都加快了些,唇舌也不曾减缓,来回的舔弄,把太子爷的嘴巴里外都关照了个透。

    丹宁一直没睁眼,身体的敏感度自是轻易就到达了某种高度,比寻常张眼的时候来说,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某人的大手覆在他分身上时,丹宁便能觉著,有一股股的快感,顺著阳根上的经脉流窜到了身体各处。就像是融汇入血液中一般,在四肢百骸的缝隙间穿流,在呼吸往来间徘徊,在狂猛律动的心房中起伏。

    那人却还嫌不够一般,配合著丹宁喘息,上下抚弄不说,还特别的一下下适度收紧掌心。贲张的男龙,怎堪这般握持,不肖三五下,便已绷不住了,几欲喷发。按在那蘑菇头顶端的麽指却半点不松开,硬是把那往外不断溢出蜜汁的部位给捂得牢牢的。

    「啊──松开……松……」丹宁开始讨饶般呻吟,手上帮忙上下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没办法,现在的他,快到了临界点,自顾不暇,哪里还管的了其他人。

    「宁,等我一起。」男人掰过丹宁的脸亲了又亲,手上硬是不松开,巨大的男物也不曾得闲,蹭著太子爷胯下慢慢往後探去。等到去了臀缝,寻到某处紧窒後,他急急把抚摸丹宁脖颈的手往下抚去,准备进行一些前期开拓。

    「疼……」可惜,丹宁根本忍不住那麽久,臀後被探入一指,他就开始抖著身子倾泻出几分白浊来。有些惋惜的某人,因不想伤著太子爷的身子,也只好暂且作罢,慢慢松开指尖,让其释放出第一波欲望来。

    浓郁的白浊在指头离开的一瞬间喷发到他们身体间。

    两人下腹的毛发,男物,以及大片小腹都沾染上了丹宁的气味。

    「这下该我了吧?」撩一指到嘴边尝了尝味道,满意其「香浓」,男人知道太子爷最近没有在外偷吃,心情好了岂止一番,「我会好好满足你的,你先让我爽一下,好不好?」

    「老子待会儿干死你!」丹宁有些恼,主要是这厮竟然在关键时刻捏住他,硬是不让释放。是男人,都讨厌那种感觉。不过,已经抵在他後穴便的巨大玩意儿,丹宁也不想拒绝。他喜欢这个男人,便愿意让其享用自己身体。

    对方,当然也是这样的。

    他们彼此欣赏对方,想要占有对方,也想要被对方所占有。

    妖魔界崇尚强大的力量,但丹宁与某人都算是佼佼者,所以从最开始便是相互欣赏的。现在关系不同了,那种想要把对方吃进肚子里去的感觉,更是无时无刻不盘旋在脑际。

    「等我先来一次。」某人笑著亲了太子爷一口,算作应允,胯下动作却没停,三指扩张後,一个猛挺便顶了进去。

    「Cāo!」低咒一声,感受後庭被完全撑开来的,痛感与强烈的快慰瞬间冲进了身体。丹宁再没气力多说一句废话,刚刚发泄过的分身,此刻又飞快的站立起身来,颤巍巍的朝著大家致敬。

    「我在Cāo。」某人笑得更加恶劣,顶得越发使劲,一阵阵的酥麻感从尾椎处升腾。

    「混蛋!」丹宁已经明显感觉,身体里被某个大到夸张的玩意儿攻占。某人的形状,他不止一次感受过,这一次,也一如既往的那般清晰明了。那硬挺的冠头,粗长的jīng身,盘旋凸起的筋脉,以及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褶皱起伏……它们组成了某人的阳物,浑然天成,可恶的浑然天成,让人毫无回击之法。

    丹宁不止一次怨念过,为毛这麽个平凡血统的男人,会有著比自己这种纯凶兽血脉的皇太子更加粗大。

    是的,他忿忿不平,并一直耿耿於怀。

    若不是差距如此之甚,他或许还有机会翻身时予以彻底回报。现在却最多只能在嘴巴上讨些好处,仅此而已。

    这种情况,男人也是知道的,也不回嘴,只是坏笑著继续开垦进攻,力求吃够本儿。

    太子爷自觉没趣後,发狠的享受与某人的欢爱,努力放松身体,感受某根大到有些可恶的玩意儿在自己体内肆虐。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都被顶得腿根发软,後庭生疼了,某人还不知餍足的继续抽啊插啊的……太子爷怒了,使了绝招。

    「哎──你……你别夹……」某人赶紧讨饶,本来还挺欢畅的抽送动作,硬是被夹住了,一点儿缝隙都没有。多折磨人啊,不带这样的啊!人家那个时候都是听之任之的……某人怨念的抛媚眼儿了。

    太子爷不乐意,你也甭想乐意。

    「靠──老子绷不住了!」某人终於敌不过太子爷的内缩功,不出半刻,被紧紧夹在甬道内的玩意儿就倾泻了出来,满满的给人灌了一屁股。

    绝没夸张,太子爷此刻不知为毛会变成躺卧的姿势,抬著双腿,圈著某人腰臀。臀肌还紧缩著,用作辅助能力,来夹那个谁的臭玩意儿。这不,经不得考验的某人,还是被太子爷制服了,不情不愿的贡献出所有阳精,怒不可遏的脸,像是被人硬从嘴里夺了鱼的猫。

    「活该!」太子爷很高兴,笑得很欢乐。

    一脚踹飞某人,乐呵呵起身准备整理衣衫。顺手摸到身下被两人体液染湿的纸张,举到面前一看,顿时火烧眉毛的大吼:「擎苍!你给老子滚过来!他爹的你跟谁在玩儿心眼呢!」

    某人脖子一缩,有些不明所以的凑过去,挨了几拳後,总算看到了纸上的内容。

    靠!也猛得太准了吧?公文也就罢了,竟然还是那小子上的报告!

    「满意了?」太子爷高兴不起来了,全世界都甭想好过。

    「宁,我真没玩儿心眼,刚刚只是随手就……」好吧,就算不顺手,他也能硬让它给顺到不是。

    「给老子趴下!」训新兵就是这种架势吧?还敢再凶点儿不?

    「啊?」吞吞口水,某人又想又怕。

    「趴下!」声音提高了一倍,门外守卫愣是绷著没笑也没动,死活不把一直没掩好的门关上。

    「哦……」哀怨的某人,可怜巴巴的趴到了桌子上。想到什麽之後,又自个儿爬下来,褪了裤子,再度趴回去。

    然後……然後太子爷第一次到底是怎样的一番场景,到现在人某人还是没想起来好好问问。没办法,惹了太子爷的牛脾气,又污了人公文,注意力又一直被「美色」给引得偏了……现在,除了左手活儿之外,丹宁第一次还犯过什麽傻,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番外.太子爷第一次(限)

    太子爷的第一次倒地是什麽时候?

    某人比作者更纠结。

    这个某人,蹲在屋顶上,对著月亮,宛如一只焦虑的猫咪对著一个偌大毛线团子……各种不淡定的瞅了一晚上。

    最终的结果是,猫变成了熊猫,仍未能压下心头的醋意,还是腆著脸把话问出了口。

    「不太记得。」男人说这种话的时候,会有两种情况:一,是真不记得;二,是记得不太好意思说。很显然,太子爷脸上那一阵白一阵红的交替,并不是第一项所能囊括。某人更揪心了,丫的你还惦记上过去了?!不成!必须交代!事无巨细,全给老子说出来!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想著爹爹们和爷爷们的话,那些「过来人」好像都是挺顺著另一半的,丹宁还是乖乖挠挠头,把过去的不堪回首给回首了一遍。

    故事开头其实挺简单的,太子爷不小了,有被两个不肖亲爹欺负过,又对某人比较心动,所以就有些想那种事。

    呃?你问那种事?不……不就是在床上……

    当然,最开始没那麽有胆儿,偷瞄人洗澡然後自己做手活儿的事情,丹宁也做过。

    「什麽?你都不做给我看?我也想看你用手做!」某人醋坛子弄翻一堆,咬牙切齿的,一副「你今天不做给我看我就要你好看」的架势。

    「好。」额际青筋跳起来了几根,咬咬牙,太子爷还是认了,点头开始扒拉裤子。

    「不是……不是这样……」某人有些急,拉住丹宁的手,示意其暂缓行动,「我想看的是,你把当年的一切,都做给我看一次。」

    「你想让我对著你用手做?」太子爷挑眉,一副「早说嘛」的表情,让平日里几乎都占了上风的某人有点囧囧的。

    虽然尴尬,虽然不好意思,但某人还是点头了,开始扒拉自己衣裳,用以扮作「目标观察物」。这厮虽然脾气不好,身材却是不赖的。一件件衣服脱掉後,紧实的肌肉纠结成块,古铜色的肌肤覆盖在上头,举手抬臂,流露出的绝非寻常风情,却比那些单会卖弄风情的寻常男子更胜一筹。

    「不值得?」醋坛子又踹翻一缸,眉毛挑得快竖了起来。

    「值得。」太子爷吞吞口水,自觉胯下物什不用帮忙便能瞬间喷出点儿什麽来应景。

    「还看麽?」示意的扯了扯裤腰,紧实的腹肌八块尽现,圆润的肚脐是上头唯一柔软弧线,却并不违和,反而衬出几分力与柔的美来。

    「看!」下腹一紧,太子爷这次连自己应的什麽都不记得了。双眼直勾勾的盯到某人慢慢动作的手上,想到某些美好画面,心跳飞快,喉咙里都快圈不住了,赶紧闭上嘴,生怕它跳出xiōng房来吓人。

    「我好看?」醋坛子扶正了点儿,眉眼中的不快被戏谑替代。那股子得意,与他平素里的张狂混在一起,像是会诱飞蛾猛扑的烟火,华美的几乎能夺去他人性命。

    「那是自然。」丹宁从未觉著自己能抗拒这人的魅力,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

    「你不想?」英气的眉毛又是一挑,偏偏像是挑在了丹宁心间。他顺著那边有些泛红的脸庞往下打量,一路从xiōng膛腰腹来到胯下,衫裤挡不住的肿胀,让人分外喜悦。但他却是不笑,只伸出手去,两根指头轻捻了捻。好巧不巧捻到冠头下方环状凹槽,顺势捏了把,太子爷一个激灵,差点射出来。

    「想……」几乎是咬著牙,才能把话从喉咙里给溜出来,才能不让言语变成纯粹的呻吟。

    没办法,虽然战果累累,但太子爷比较还小,血气方刚什麽的,另外一种解释便是──经不起挑逗!

    「我怎觉得,你也不算太想?」某人得了便宜还卖乖,摸到太子爷的龙根了,还又掐又揉的,隔著裤子各种挑逗。言语上,偏生还要硬拧著,其实就想盼著人家赞他一句好来。当然,多多益善,十句百句他自是不会嫌烦。

    「我想。对你我怎麽会不想,无时无刻,无论何地,我都总是在想的……」吃一堑长一智的事,从来不是传说。

    丹宁过去一直吃著不善言辞的亏,虽然爱情不在了,但记忆并未完全消退。岁月让他成长,也让他学会了分辨某些善恶真伪。过去自以为是的犯下某些错误,现在想要挽回自是不可能。唯一的法子,便是从今起再不重踏覆辙。

    某人喜欢听表扬赞许,说给他便是。

    「话这麽多,手上动作怎麽不麻利点儿?」听起来像是嫌弃,可某人嘴角上扬眉眼带笑的模样是怎麽回事?而且,三两下脱掉裤子开始上下其手的自渎又是怎麽回事?不说是要看太子爷的表演麽?

    「我舍不得眨眼。」丹宁说的半真半假,某人听得龙心大悦。

    「我也想看你。」胡乱撸了两把褐色肉柱,某人贴靠过来,隔著裤子用肿胀磨蹭,很快便把太子爷早已贲张到极致的部位给磨得快撑破裤子。

    「好。」喘著粗气,丹宁缓缓解开自己裤头,释放了早就蓄势待发的肿胀分身。看著面前男人的目光,从略带戏谑的双眼中,透出毫不隐藏的深沈欲望,丹宁心头亦有几分欣喜生出。欢爱之事,若非两情相悦,便是彼此折磨,这也是他在赤轩那段情上习出的心得。

    见对方终耐不住,伸出手揽上自己腰臀,十指并用的在自己臀肉上揉捏。丹宁并未抗拒,只是慢慢褪去所有衣衫,由著对方继续动作。

    「快些摸给我瞧瞧,再不然,我便忍不住了。」就知道那色狼不会有太多耐心,丹宁笑著亲了亲那边抿紧的双唇,一手揽上其肩颈,一手扶著自己胯下男物,诱惑似的轻道:「忍不住便不忍吧,我也想要你。」

    说这话时,抚弄粗长男物的手,并未做太多动作,只是上下轻轻来回几下,把那略显粉嫩的肉柱给抚弄得更为赤红。

    「不行,我就要看,先看你自己弄。」似乎是在吞口水,又像是在下决心,男人自顾自嘟喃了几句後,这才用坚定的言辞如是道。说完,又觉著语气有些太过强硬,便又软了下来,撒娇道,「宁,我想看……」

    「好。」勾起嘴角,不再逗他,丹宁开始依著往常方式握紧分身,上下爱抚。

    这个时候,一般情况他都是闭著双眼,脑子里来点儿模糊幻想的。不过,今个儿情况特殊,他是要做给爱人看看。所以旁的幻想都不用了,光那炙热目光助兴,便能添上几分催情意味。

    抬起头,看著凝视自己胯下的男人一脸沈溺,丹宁心情大好的又亲了亲他,手上动作加快几分。本就显了三分血红的肉柱,此刻自然是被这动作给又添了六分红润,整个男龙,连冠头一并的,都呈现出那种情欲满满的颜色。

    男人,都无法抗拒这种颜色的诱惑。

    这便是花楼会悬上一排排红灯笼,床幔窗帘都红粉交叠的缘故。

    「你在想什麽?」某人见不得床笫之欢时爱人走神,本还安宁下来的心绪瞬间就又恢复了强劲战斗力。若是太子爷一个回答不让人乐意,他随时都有可能愤而起身这样那样。你问到底是怎样?不就是床上的你来我往麽,还有怎样?!

    「想你的眼神,还有你带我去过的一些地方。」丹宁笑得自然,言语中也带了几分喜气,听得某人再没了脾气,暗道自作孽不可活。

    「不准想那些,只准想我!」霸道的把人脸掰正了,狠狠的亲了又亲,某人这才满意低头。额际抵上丹宁紧实肩膀,从两人xiōng膛缝隙间往下望去,正好能看到太子爷大手自持分身的yín靡模样,「从今往後都只准想著我来做这种事,旁的再不许想!」

    「好。」笑意加深,偏头亲亲他嘴角,丹宁一面顺著他紧实面颊一侧肌肉吻上其颈侧,一面恢复了手上的来回抚弄。

    某人心情大好,揉搓丹宁的臀肉力道适中,凭添了几分爱欲滋味。

    「你怎麽一直没出来。」见著太子爷蘑菇头顶端已涌出几分春水来,某人有些好奇。他想见丹宁在他跟前喷发出全部aì液,释放出所有阳精,而不是这种,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没有那麽激情的感觉。

    「我想你帮我摸摸。」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人,突然硬让他吃清粥小菜,怎麽受得了。丹宁出不来,当然是因为刺激不够,语气中已分明显现出了几分求饶之意。某人听懂了,心头的原本念头淡去几分,满心满眼充斥著「他离不开我」的喜悦之情。

    「就知道你离不开我。」脑补帝什麽的,在这种时刻硬是也来凑了凑热闹。

    某人欣喜的把手从後往前绕,滕一只出来环上太子爷肿胀欲望,上下抚弄得好不得意。

    「当然离不开。」从善如流的太子爷,亲吻著自己最爱的紧实肩头,喘著气,小声回应。胯下传来阵阵刺激不是盖的,真比他自己动手舒坦得多。那些灵巧的指节,因上头覆了层层薄茧,触碰到男物之上时,那种快慰,足以让自制力差点儿的就这麽泄了。好在丹宁耐力不错,忍功也较好,这才咬著牙,硬是把喷射的欲望给压了下去。

    「离不开,就再也别离开。」某人觉得手中粗大又胀了一圈,心头得意劲儿更甚。爱抚动作加快不说,还特别贡献出私房秘籍,每到冠头处,顺著那敏感凹槽一搓。趁著那巨物颤抖「求饶」之际,食指按住顶端小孔,麽指与中指相互配合,揉捏著鼓胀的蘑菇头,迫使它贲张到极致。

    「嗯──不离开……你快些,让我……」让他怎样?太子爷没有说,却用扭臀摆胯的姿势示意了。某人笑眯了眼,上下撸动之外,还不忘揉揉下方囊袋,捏捏阳根底部的敏感处,三两下的,便把本就热烫的男物给弄的更加烫手。

    「唔──」太子爷再无法多言。只因某人手上功夫委实了得,越来越多的快感顺著阳物往脑际累积,都快要饱胀到了极致,哪里还有气力去想台词?管他那麽多,先享受完这一轮再说!

    「也帮帮我。」某人当然不会虐待自己爱人,却也更是不会虐待自己。

    一手忙碌的同时,另一只手还顺便引导著「颇为空闲」的丹宁为他纡解欲望。略小一号的手覆到他胯间时,那种满足与快慰,瞬间让他吐出一口浊气来。真正舒服,不仅是生理上的,还有心理上的。

    「你别停啊!」手被征用了,这边的快感也跟著断了,丹宁有些不高兴,张口咬了某人一口。感受到胯下裹住分身的手又开始行动,丹宁闭上眼,小声哼哼著享受起来。

    「好,我不停……」某人听到自己用手便能把爱人的呻吟给撩得如此销魂,心中也是得意非凡的。两手动作都加快了些,唇舌也不曾减缓,来回的舔弄,把太子爷的嘴巴里外都关照了个透。

    丹宁一直没睁眼,身体的敏感度自是轻易就到达了某种高度,比寻常张眼的时候来说,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某人的大手覆在他分身上时,丹宁便能觉著,有一股股的快感,顺著阳根上的经脉流窜到了身体各处。就像是融汇入血液中一般,在四肢百骸的缝隙间穿流,在呼吸往来间徘徊,在狂猛律动的心房中起伏。

    那人却还嫌不够一般,配合著丹宁喘息,上下抚弄不说,还特别的一下下适度收紧掌心。贲张的男龙,怎堪这般握持,不肖三五下,便已绷不住了,几欲喷发。按在那蘑菇头顶端的麽指却半点不松开,硬是把那往外不断溢出蜜汁的部位给捂得牢牢的。

    「啊──松开……松……」丹宁开始讨饶般呻吟,手上帮忙上下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没办法,现在的他,快到了临界点,自顾不暇,哪里还管的了其他人。

    「宁,等我一起。」男人掰过丹宁的脸亲了又亲,手上硬是不松开,巨大的男物也不曾得闲,蹭著太子爷胯下慢慢往後探去。等到去了臀缝,寻到某处紧窒後,他急急把抚摸丹宁脖颈的手往下抚去,准备进行一些前期开拓。

    「疼……」可惜,丹宁根本忍不住那麽久,臀後被探入一指,他就开始抖著身子倾泻出几分白浊来。有些惋惜的某人,因不想伤著太子爷的身子,也只好暂且作罢,慢慢松开指尖,让其释放出第一波欲望来。

    浓郁的白浊在指头离开的一瞬间喷发到他们身体间。

    两人下腹的毛发,男物,以及大片小腹都沾染上了丹宁的气味。

    「这下该我了吧?」撩一指到嘴边尝了尝味道,满意其「香浓」,男人知道太子爷最近没有在外偷吃,心情好了岂止一番,「我会好好满足你的,你先让我爽一下,好不好?」

    「老子待会儿干死你!」丹宁有些恼,主要是这厮竟然在关键时刻捏住他,硬是不让释放。是男人,都讨厌那种感觉。不过,已经抵在他後穴便的巨大玩意儿,丹宁也不想拒绝。他喜欢这个男人,便愿意让其享用自己身体。

    对方,当然也是这样的。

    他们彼此欣赏对方,想要占有对方,也想要被对方所占有。

    妖魔界崇尚强大的力量,但丹宁与某人都算是佼佼者,所以从最开始便是相互欣赏的。现在关系不同了,那种想要把对方吃进肚子里去的感觉,更是无时无刻不盘旋在脑际。

    「等我先来一次。」某人笑著亲了太子爷一口,算作应允,胯下动作却没停,三指扩张後,一个猛挺便顶了进去。

    「Cāo!」低咒一声,感受後庭被完全撑开来的,痛感与强烈的快慰瞬间冲进了身体。丹宁再没气力多说一句废话,刚刚发泄过的分身,此刻又飞快的站立起身来,颤巍巍的朝著大家致敬。

    「我在Cāo。」某人笑得更加恶劣,顶得越发使劲,一阵阵的酥麻感从尾椎处升腾。

    「混蛋!」丹宁已经明显感觉,身体里被某个大到夸张的玩意儿攻占。某人的形状,他不止一次感受过,这一次,也一如既往的那般清晰明了。那硬挺的冠头,粗长的jīng身,盘旋凸起的筋脉,以及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褶皱起伏……它们组成了某人的阳物,浑然天成,可恶的浑然天成,让人毫无回击之法。

    丹宁不止一次怨念过,为毛这麽个平凡血统的男人,会有著比自己这种纯凶兽血脉的皇太子更加粗大。

    是的,他忿忿不平,并一直耿耿於怀。

    若不是差距如此之甚,他或许还有机会翻身时予以彻底回报。现在却最多只能在嘴巴上讨些好处,仅此而已。

    这种情况,男人也是知道的,也不回嘴,只是坏笑著继续开垦进攻,力求吃够本儿。

    太子爷自觉没趣後,发狠的享受与某人的欢爱,努力放松身体,感受某根大到有些可恶的玩意儿在自己体内肆虐。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都被顶得腿根发软,後庭生疼了,某人还不知餍足的继续抽啊插啊的……太子爷怒了,使了绝招。

    「哎──你……你别夹……」某人赶紧讨饶,本来还挺欢畅的抽送动作,硬是被夹住了,一点儿缝隙都没有。多折磨人啊,不带这样的啊!人家那个时候都是听之任之的……某人怨念的抛媚眼儿了。

    太子爷不乐意,你也甭想乐意。

    「靠──老子绷不住了!」某人终於敌不过太子爷的内缩功,不出半刻,被紧紧夹在甬道内的玩意儿就倾泻了出来,满满的给人灌了一屁股。

    绝没夸张,太子爷此刻不知为毛会变成躺卧的姿势,抬著双腿,圈著某人腰臀。臀肌还紧缩著,用作辅助能力,来夹那个谁的臭玩意儿。这不,经不得考验的某人,还是被太子爷制服了,不情不愿的贡献出所有阳精,怒不可遏的脸,像是被人硬从嘴里夺了鱼的猫。

    「活该!」太子爷很高兴,笑得很欢乐。

    一脚踹飞某人,乐呵呵起身准备整理衣衫。顺手摸到身下被两人体液染湿的纸张,举到面前一看,顿时火烧眉毛的大吼:「擎苍!你给老子滚过来!他爹的你跟谁在玩儿心眼呢!」

    某人脖子一缩,有些不明所以的凑过去,挨了几拳後,总算看到了纸上的内容。

    靠!也猛得太准了吧?公文也就罢了,竟然还是那小子上的报告!

    「满意了?」太子爷高兴不起来了,全世界都甭想好过。

    「宁,我真没玩儿心眼,刚刚只是随手就……」好吧,就算不顺手,他也能硬让它给顺到不是。

    「给老子趴下!」训新兵就是这种架势吧?还敢再凶点儿不?

    「啊?」吞吞口水,某人又想又怕。

    「趴下!」声音提高了一倍,门外守卫愣是绷著没笑也没动,死活不把一直没掩好的门关上。

    「哦……」哀怨的某人,可怜巴巴的趴到了桌子上。想到什麽之後,又自个儿爬下来,褪了裤子,再度趴回去。

    然後……然後太子爷第一次到底是怎样的一番场景,到现在人某人还是没想起来好好问问。没办法,惹了太子爷的牛脾气,又污了人公文,注意力又一直被「美色」给引得偏了……现在,除了左手活儿之外,丹宁第一次还犯过什麽傻,至今仍是未解之谜。


如果您喜欢,请把《激情妖魔志22》,方便以后阅读激情妖魔志2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激情妖魔志22并对激情妖魔志22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