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

第028章 - 大结局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录事参军 本章:第028章 - 大结局

    (xx网站.xxx.***)(xx网站.xxx.***)(xx网站.xxx.***)第o28章-大结局

    贵王府银安殿,得知李纲前来拜见,武植却是令竹儿垂帘见了李纲,并令竹儿传话“月后相见”,言外之意自然是等李纲差遣之事落定后再见,这也是听得侍卫说起李纲在潘家酒楼的表现后,武植隐隐有了个印象,在李纲面前,还是显得光明磊落为好,果然听得竹儿言语,李纲松了口气,对武植的为人却越敬佩,其被中书省委派为侍御史后,武植更不相见,言道谏官职责重大,内戚还是莫与谏官交往为好。

    其后数年,武植都未私下见过李纲,却偏偏李纲对他越敬重,朝堂上时常呼应武植,几年间,蔡京却被一张一李折磨的颇为头疼,张昌,李纲两个侍御史不知道怎么就盯上了蔡京,一个吹毛求疵,小到蔡京服饰仪态,大到蔡京气节抱负,无不挑别,一个正气凛然,指摘蔡京政事过失,偶一言,必令人警醒。

    朝中那些本有意依附蔡京谁不是玲珑剔透?这两个侍御史,李纲倒是中规中矩,指摘蔡京过失也头头是道,无可挑别,那张昌却明显是鸡蛋里在挑骨头,可是太后却不过偶尔斥责张昌几句,曾有大臣进言,欲将张昌从御史台赶出,却被太后申斥了一通,到得后来,张昌的“每日一谏,“已经成了庙堂上独持的风景。

    至此,蔡京党羽尽知,在与贵王的争斗中蔡京已经完全失势,太后摆明偏袒贵王,而看幼皇对贵王亲密神态,只怕亲政后比太后还尤为过之,蔡京荣耀。本由徽宗得,若无帝王宠信。他的权势自然消散,本来依附蔡京的大臣渐渐与他疏离。数年后,终又因一桩公案辞官归乡,此是后话不提。

    却说竹儿在银安殿见李纲,武植却是在后院转悠找寻七巧,七巧几人回府后,千叶子偷偷找到武植,说起七巧落泪之事,武植颇不放心。四处寻觅七巧,找了一圈儿,却是不见七巧踪影,问起宫娥,只说在后花园见过。武植只得又来到后花园。

    凉亭水榭处自然不见七巧踪影,武植正自沮丧,回头间却见花园北边小村林中似乎有黄影闪过,武植心下一动,慢慢走了过去。

    村林不大,林叶却是茂盛,武植走入树林,不几步,就见一棵三人抱的大树上。枝叶之间,一只小巧的黄色绣花鞋微微晃动,武植看了看这棵村。自己却是爬不上去。

    “相公?”七巧坐在树的横叉上正痴痴出神,偶一回头见到武植。满脸不可思议。

    武植招招手,七巧嘻嘻一笑,翩翩从树上飘下,黄色长裙随风轻摆,宛若仙女。

    “相公来树林做什么?”七巧笑着跑到武植身前。

    “来找你地!”武植看着七巧,心中若有所思。

    七巧一下心虚起来,嘻嘻笑道:“相公,以后七巧不会欺负人啦,事情也怪不得七巧,谁叫那酸书生不开眼,竟敢调戏王妃!相公该重重惩治他才是!”

    武植笑笑:“我不是和你说这事儿。”

    七巧更加心虚:“那……那是什么?莫不是上月伤了浏阳候的事?!”跺了跺脚,“太后姐姐真是地,不是说了不告诉相公的么?……”

    “浏阳候?”武植看着七巧微笑起来。

    七巧“啊”地一声捂住嘴,低下了小脑袋,“相公,七巧以后再也不去惹事了……”

    武植笑笑,轻轻拉起七巧的手:“七巧,过些日子若是朝局平稳,你带我去游山玩水好不好?”

    七巧猛地抬起头,怔怔的说不出话。

    武植道:“带上金莲她们,咱们好好出去玩玩,不做王爷王妃,扮作江湖人物怎样?”

    七巧的眼睛渐渐湿润,武植赶紧摆手道:“不许哭……”话音未落,七巧猛地扑进武植怀里,“哇”一声痛哭起来。

    武植楼着她轻声劝慰,又道:“以后府里定下常例,半年在京,半年游玩……”

    七巧使劲点头,哽咽着不知道在说什么,武植抱着她,心中也憧憬起以后逍遥的日子……,”

    科举过,京城第一件大事自然是贵王纳妃,成亲前数日,太后颁下懿旨,扈三妹除冠军将军,殿前司副指挥使,封左金吾卫上将军,殿前司都督,满朝哗然,左右金吾卫,左右卫,左右骁卫,左右武卫等等上将军,大将军,将军,郎将等,乃是皇室宗室担任的荣誉官职,没有实际职权,又称环卫官,左金吾卫上将军乃是环卫官之,不过却从未有女人担任过的,朝臣自然诧异,但太后说得请楚明白,历代皇家宗室,从未有武勇如三妹者,封她为左金吾卫上将军,则显我朝宗室人才辈出,大涨皇室威望,更直言自太祖起,南朝未有今日之荣光,群臣深思下无不深以为然,一则此乃皇室事务,不宜过多参与,再有太后所言有理有据,就算有不同意见的也不好反驳。

    既然左金吾卫上将军议定,殿前司都督也就顺理成章,一样不过是荣誉官职,虽说懿旨中殿前司都督被赋予监督京城禁军之责,但不过是皇室想把禁军抓牢一些,这也无可厚非。

    贵王和左金吾卫上将军成亲当日,整个东京城披红挂彩,盛况难以描述,贵王府前,文武百官齐聚,太后和幼皇更是在贵王府用了午膳才回。

    正堂中,武植面上欢笑,陪几名重臣吃酒,心里却有些忐忑,更有些惶恐,实在不知道晚上要如何面对三妹,想起要和三妹洞房花烛,不但没有丝毫兴奋之特,反而有一些不安。

    时间却是慢慢过去,转眼明月腾空,武植却是再也拖不下去,许益。安公焘,蔡京等人更是连连打趣。催促武植快些去陪新娘,武植无奈。只有笑着告辞,出了正堂向后宫走去。

    红烛下,三妹一袭大红霓裳,默默坐于床上,武植在门前默立良久,才慢慢走到三妹近前,轻轻把三妹头上盖头揭下,三妹嫣然一笑。宛如雪莲花开,看得武植一呆,三妹却是安安静静坐在那里,并不说话。

    武植笑笑,坐在了三妹旁边。却是浑身不得劲,闻着三妹身上清香,一时想把三妹抱在怀中亲上一亲,但看到三妹请丽淡漠容颜,一时又想夺门而出,心中混乱之极。

    “睡吧!”三妹笑了笑,慢慢褪去礼服,看着三妹轻柔地动作,武植脑中昏沉。“啊”了一声,却见三妹礼服一去,露出一身雪白亵衣。烛光下,忽地多了一丝清冷。武植刚刚的欲念马上不翼而飞。

    三妹不说话,走过来帮武植宽衣,武植急忙道:“我自己来!”三妹也不勉强,笑了笑,躺卧床上,拉过被子盖好,却是给武植留出了空位,武植除去外套,小心翼翼的钻进了被窝,见三妹躺在枕头上,清澈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本来心中地那丝绮念又马上消散。

    两人合盖一床薄被,相对侧身而躺,一时间大眼瞪小眼,谁也说不出话。

    “相公睡吧,我看着你睡……”三妹静静看着武植地脸庞,眼中柔情无限。

    不过武植心中却是叹口气,这是又一个七巧啊,想想也是,以她的性子,自不会关心男女之事,至于父母,怕是也和自己一样,在她面前定然是说不出男女云雨之类地事的。

    想伸手抱她,但在她那双大眼睛下,这手怎么也伸不过去,三妹更不和七巧一样往自己怀里凑,武植假寐,眼见三妹默默看了自己不知道多久,才慢慢合上了双眼,只是那清冷地脸庞渐趋柔和,比起平日神色多了一丝安详。

    三妹睡着也是安安静静,浑不似七巧没半丝老实,武植默默看了她半晌,也不见她翻身,就那样安安静静躺着,轻轻的呼吸声低得几不可闻。

    武植看着三妹,心中渐渐升起一片祥和,慢慢的神智迷糊起来。

    迷迷糊糊中,武植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飘飘荡荡,渐渐升上云端,武植一惊,猛地睁开眼睛,却见眼前金光万道,瑞气千条,脚下云雾缭绕,浑不知身在何处。

    武植正奇怪间,金光中忽地闪出一人,武植吓了一跳,一脚踹去,正中来人胸口,来人惨叫一声,摔在地上,口中连叫:“凤帝饶命!凤帝饶命啊……”

    武植定睛看去,来人却是一白胡子老者,生得慈眉善目,一棒雪白胡须垂地,很有些仙风道骨风范,只是那雪白地胡须中间缺了一缕,似乎被人拽了下去,显得十分滑稽。

    “你是谁?这是哪里?”武植沉声问道。

    白胡子老者陪笑道:“凤帝!此乃天界,小老儿太白是也!”

    “天界?”武植吃了一惊。

    白胡子老头拍拍头:“小老儿险些忘了凤帝还记不得以前事,待小老儿细细讲来,凤帝本是天界大罗金仙,概因有一日打伤了西方真神撒旦,受天规处置,被贬下界轮回两世,不想凤帝法身奇异,轮回第二世时竟时光侧流,回到数百年前,更记得前世记忆,扭转了华夏的运数,西方诸神的鼻子可是都气歪了啊!”说到这里抚须而笑。

    武植目瞪口呆,却听白胡子老头又道:“现今凤帝功德圆满,小老儿是来问问,凤帝是想聚齐十二凰以后即回天界呢?还是想在人间界享受几十年荣华富贵再回转?”

    见武植还是一副吃惊地样子,白胡子老头笑道:“凤帝降世,凤帝身边十二凰妃也急急跟了下去,唉,说起十二凰妃,怎么七凰妃还是那般顽皮,方才见到小老儿就将小老儿地胡须扯去了一缕……”说着话叹气摇头。

    武植怔怔道:“十二凰妃?莫不是金莲,七巧她们?”

    自胡子老头笑道:“正是,不过凤帝此次下届,又新认识几位女子,这几女既有了仙缘,小老儿请问凤帝该如何处置,和凤帝有了肌肤之亲地阎女自然会随凤帝回天界。可为九天玄女侍奉凤帝。尚有凤帝结拜姐妹两名,凤帝皇嫂一名不知如何处置?”说道皇嫂时白胡子老头偷偷看了武植一眼。

    武植却没注意。只是奇道:“婆惜不是十二凰妃?”

    白胡子老头正容道:“十二凰妃何等尊贵,岂容他人染指?就是天界又有谁敢多看一眼?凤帝起火来。只怕天界血流成河……”说到这里急忙住嘴,有些畏惧的看了武植一眼。

    武植“啊”了一声,问道:“我在天界是?”

    白胡子老头笑道:“凤帝乃天帝结拜兄弟,就是天帝对凤帝也客气的紧呢!”

    “天帝莫不是我皇兄赵佶?”武植猛地闪过这个念头。

    “非也非也!赵佶有幸和凤帝结拜,已经在地府作了一名判官,也算修得正果了!”白胡乎老头笑笑道。

    武植点点头,白胡子老头又道:“唉,险些忘了。天帝想念凤帝,还请凤帝随小老儿去天宫走上一遭……”

    武植还在消化听得匪夷所思之事,忽然猛地回过神,用力抽了抽自己胳膊,却是毫无知觉。武植的心情马上从快乐地天堂落回了地狱,原来却是做梦!

    见白胡子老头来拉自己,武植一腔怒气马上到了他头上,猛地一脚踹去:“去死!”白胡子老头惨叫一声,“凤帝息怒……吼……”金光一闪,簌地不见。

    眼前金光瑞气一阵飘摇,白胡子老头的声音远远传来,“凤帝息怒……等凤帝几十年荣华过后小老儿再来……”

    金光瑞气慢慢消散,武植眼前一片模糊。渐渐人事不知。

    “相公,相公……”清脆地呼唤声把武植惊醒,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三妹请丽容颜,武植晃晃头。昨晚地梦境历历在目,心中苦笑,这等荒唐的梦也做得出,自己也足以自豪了。

    起身洗漱后,和三妹一起来到了饭堂,七巧见到三妹,马上拉着三妹走到一旁,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武植本想劝阻,不过心中龌龊念头忽然闪过,想了想,也自听之由之。

    饭桌上,七巧一直和三妹低语,七巧的神情开始很是惊讶,后来嘻嘻笑着和三妹说话,似乎做起了老师,比比划划的说着,而三妹第一次不再那般从容,一副手足无措地样子,脸色更是通红,不用问,也知道七巧在和她说什么。

    喝了口莲子粥,武植笑道:“我和你们说件趣事……”

    几女都望了过来,武植笑道:“昨日我作了一梦……”

    “相公,七巧昨天的梦才好玩呢,七巧昨天梦见一白胡子老头,啰啰嗦嗦的和我说些废话,我一生气,就把他胡子揪下了一缕,哈哈,想起来真是好笑!”七巧嘻嘻给给地笑着,武植却愣住了,脑中一阵糊涂,难道梦境所说是真地?

    金莲奇道:“奇怪了!昨日妾身也梦见一白胡老者……”

    三妹,竹儿,玄静,金芝,甚至萧芊芊和千叶子也纷纷点头,不过金莲,七巧等只记得见过白胡子老头,至于老者和她们说了些什么却是全无印象。

    见此情形,武植却不好再说出自己梦中见闻,低头默默思索,难道老者所说果然是真地?心中更是一片混乱,好半天,武植慢慢抬起头,却见几女都关切的望着自己,想是自己久不出声,惹得几女担心。

    几女容颜或娇艳,或请丽,或妩媚,或甜笑可人,或乖巧温顺,各具风特,难以尽述,此时看着自己,俱是柔特似水,武植心中一热,脑中豁然开朗,梦中之事,真也好,假也罢,又有何妨,自己现在要柞的只是好好守护她们,令她们每日都幸福快乐,则此生足矣!

    想写完本感言,不过想起还有外传,现在写完本感言总觉得有些不伦不类的,暂时还是不写了,现在又没电,用笔记本地电池呢,天渐渐黑了,快看不请键盘了,借着屏幕的光码字呢,一会儿来电后要仔细检查下,估祜错别字很多吧。

    收费章节到现在就全部结束了,不说什么套话空话,就一句话:在这里真心谢谢一直订阅支持我的各位朋友,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在这里谢谢了!

    其实对于这个结局,就是不写外传也很好了吧,可以给人多留下些想象空间,不过外传还是要写的,喜欢给自己多留些想象的朋友也可以不看外传,虽然外传肯定好看,哈哈。

    现在就请各位朋友把华夏第五大名著《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移到普通书架吧,要不然更新外传的时候看不到更新提示哦!

    明天后天休息两天,这几个月累死我了,唉!从大后天开始外传,恩,就这样吧!兄弟姐妹们!咱们外传见!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028》,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第028章 - 大结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第028章 - 大结局并对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028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