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镇魂碑 > 章节目录 第1089章:大捷!
    ,镇魂碑!

    对我们来说,最赏心悦目的事情莫过于坐山观虎斗了。

    不管是梼杌把幽灵国度杀的血流成河,还是阿尔忒弥斯把梼杌打的吐血三斤,都是我们喜闻乐见的事情。

    梼杌的确是高手,这一点都不假。但阿尔忒弥斯也不是省油的灯。

    幽灵国度的两位主神,一位半神,再加上无数神仆,神军,纷纷上阵。只杀的昏天黑地,却愣是无法对梼杌造成半点伤害。

    事实证明,对真正的绝顶高手来说,数量的多寡已经无法对他产生威胁了。对付梼杌这样的高手,恐怕就算是太阳神亲自上阵都不是对手。

    我和张无忍站在山崖上远远的观看,过了好一会儿,张无忍才问道:“老四,关于梼杌的实力你怎么看?”

    我神色严肃,说道:“很强!”

    顿了顿,我又补充道:“阿尔忒弥斯无法把他逼到全力以赴!所以梼杌的极限在哪里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拿目前的实力来说,我应该能跟他比划比划。”

    张无忍歪着头看了我一眼,笑道:“已经很不错了。看来杀了赢天命,对你的好处还真的挺大。怎么,天生子的传承都是你的了?”

    我苦笑一声,谁都知道天生子跟我的性格不是很符合。真正的天生子讲究的是众生平等,活人和死人和平共处。

    但是我却因为早些年的经历,是一个坚定的活人至上。

    也就是走了一趟万魔坑,才稍稍的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心态。

    张无忍见我苦笑,知道我也有难言之隐,于是便没有再问。他改口说道:“阿尔忒弥斯是个蠢蛋。对付这种高手,不应该用人海战术。参战的神仆越多,死的就越多。”

    “梼杌其实一直在留手,不然的话死的神仆还会多出好几倍,甚至连赫尔墨斯和赫刺克勒斯都有可能陨落。我猜测,梼杌应该不愿意得罪太阳神。”

    我好奇的问道:“以梼杌的性格和实力,不应该害怕太阳神吧?”

    张无忍摇摇头:“太阳神不是他的对手,梼杌之所以处处留手,是给当初的鬼之祖,华表桂一个面子!如果幽灵国度不是华表桂流传下来的,梼杌早就灭了对方。”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华表桂号称鬼之祖,乃是跟尸之祖分庭抗礼的存在。他是天下万鬼之祖,这个面子,哪怕是尸之祖见了他都得客客气气的。

    梼杌也是几千年前的存在,鬼知道他跟华表桂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我才不管梼杌到底是不是跟华表桂有关,而是恶狠狠的说道:“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杀了梼杌?老板,你我联手,他未必挡得住!”

    “反正您只答应了借给他五天的盘古幡,又没有答应饶了他。”

    张无忍摇摇头:“文字游戏就别玩了。我们两个联手,的确是打的过梼杌,但想要杀他,难!”

    “在没有必杀一击的把握之前,不许对他露出任何敌意!”

    老板的话我向来是言听计从,既然他不答应袭击华表桂,我自然也不会凑没趣。

    只不过阿尔忒弥斯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根本就奈何不了梼杌。

    那边的死亡之主已经兵败被俘,绝魂军只等收拾了残兵败将,就能调转过头来收拾自己。

    到时候绝魂军挟大胜之威,围剿自己区区几万亡魂。

    开玩笑,连死亡之主都完蛋了,自己凭什么挡住张无忍那个凶悍绝伦的家伙?

    阿尔忒弥斯也算是有决断,眼看事不可为,厉声喝道:“梼杌!你杀了海神波塞冬的事情,我们幽灵国度会找你算账的!”

    “今天就暂且饶你一命!日后再见,就是敌人!我们幽灵国度绝不会跟敌人走在一起!”

    梼杌冷笑一声,手中的盘古幡滴溜溜的旋转着。他淡淡的说道:“你若是再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到时候就连太阳神阿波罗都救不了你!”

    说完这话,梼杌又转过身来,冷冷的说:“两位,确定不趁机偷袭吗?”

    张无忍哈哈大笑,迈步往前。我急忙向前一步,死死的跟在张无忍身后。

    “中土驱魔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绝不弄虚作假,出尔反尔!”

    梼杌哼了一声:“没错!中土驱魔人的确是很少弄虚作假。但是张无忍,你却除外!你借给我盘古幡,让我杀了海神波塞冬!”

    “好算计啊,好算计!只是一面不值钱的旗帜,就彻底挑起了我和幽灵国度之间的争斗。”

    “又借助我牵绊住幽灵国度几万亡魂,这才给了驱魔人一个喘息的机会!也就是因为这个,就连幽灵国度的两位主神和无数神仆们,都几乎忘了你,把我当成生死仇敌了!”

    张无忍淡淡的说道:“过奖,过奖。”

    我听的目瞪口呆,心中对张无忍却暗暗赞叹!老板果然是老板,这一手隔岸观火用的可是熟练至极。

    梼杌哈哈大笑:“可惜!你到底是嫩了点!阿尔忒弥斯等人,也的确是差了一点,他们联手,竟然奈何不得我一分一毫!”

    “现在,你还想杀我吗?”

    张无忍摇摇头,笑道:“只不过是给你来送行而已。顺便告诉你一下,我会在嘉峪关停留五天。五天之内,你必须要把盘古幡还给我!”

    梼杌哼了一声,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以为我会贪图你的盘古幡?错了,完成了我自己的事,盘古幡对我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如果不是我有自己的追求,我甚至都不会来找你!”

    张无忍哼了一声,说道:“五天之后,咱们再见分晓!记住,盘古幡不是你能随便使用的!”

    梼杌把张无忍的威胁当成了耳旁风,转头看去,现幽灵国度的阿尔忒弥斯带着无数残兵败将逐步退开,也摇摇头,慢慢的朝外面的荒野上走去。

    他狠狠的盯着阿尔忒弥斯,然后对他的喉咙做了一个切割的手势,这才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到了傍晚时分,这场战争才总算是到了尾声。

    夕阳的西下,战场上面满目疮痍。大批大批的邪祟们要么魂飞魄散,要么就成了俘虏,钻进了一个又一个的透明瓶子里面。

    也有一部分强悍的家伙,硬生生杀出了重围,却再也不敢回过头来。

    绝魂军爆出来的战斗力,足以让他们升不起任何抗争的念头!</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