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荷包网 > 科幻小说 > 镇魂碑 > 章节目录 第977章:冯超越之死
    ,镇魂碑!

    不归鬼王拖着半截身子,嘴里却污言秽语,骂个不停。只听的第一女煞勃然大怒,手中鬼刀毫不犹豫的斩了下去,一刀过后,又是一刀,只斩的不归鬼王七零八落,连三魂七魄都灰飞烟灭,再也凝聚不成。

    我不忍心再看,微微低下了头,这下谁都看出来了,不归鬼王其实自忖必死,但他仍然假意投降是,嬉皮笑脸,只求在临死之前能斩对方一刀。

    哪怕是杀不死对方,也得出一口恶气!

    刚刚还在怒骂的鬼王们纷纷愣住了,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大喝一声:“不归鬼王!好样的!”

    “老子服了你啦!这次本王若是能活下来,一定要给你建一座小庙,享受鬼民供奉!”

    “哈哈哈!你这样一刀虽然没斩了这个臭娘们儿,但是别急,老子要亲眼看着这臭娘儿们被杀!”

    鬼王们豪情万丈,谈笑自若。

    哪怕他们全身酸软,阴气被控制的死死的,哪怕他们马上都要面临魂飞魄散的结局,也仍然在所不惜。

    这才是鬼之国真正的精神,他们虽然还弱小,但精气神已经凝聚成型。如若以后还有机会,必定能在黑暗的地下世界闯出一片天地!

    郑克秀轻声说道:“女帝娘娘,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曾经经历了什么。”

    “在鬼之国建立之初,我们在中土世界里格格不入,被驱逐到了荒山野岭之中挣扎求存。”

    “我们被人鄙视,被人惧怕,尽管我们大部分都不曾想真正的害过别人,仍然是人人喊打的存在。”

    “我们没有归属,没有信仰,只能日复一日的游荡在自己那一丁点的地盘里面。这种囚牢一样的生活,谁都不愿意再经历一次!”

    “直到第一次百王会议召开之后,直到鬼之国成立之后,他们才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归属,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这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大家身为亡魂,其实不必要非得自我囚禁在一小块山峰之中,一小块峡谷之中。”

    “我们也可以有属于自己的广阔世界,我们也可以有一群可以依靠的同伴,我们,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活人的世界里。”

    “女帝娘娘,您或许不知道,这样的生活很好,比之前栖栖遑遑,孤苦伶仃的日子过的要好很多!可是现在呢?您想让我们投降,想要剥夺我们来之不易的自由生活,谁愿意呢?”

    “对于很多人来说,在自由和生存之间,或许会选择生存。但对于我们这群经历过孤独鬼王,却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由!”

    “您想让他们投降,恐怕很难,很难!”

    女帝阴尸脸色有点阴沉,但仍然冷冷的说道:“生死之间有大恐惧,面对真正意义上的死亡,没有人还能够淡然处之!”

    “而且,本宫最喜欢的就是折磨硬骨头,你们鬼之国不都是硬骨头吗?那么本宫就要来好好的折磨折磨你们!”

    第一女煞毫不犹豫的拖着两个鬼王走了过来,再次厉声喝道:“你们两个,降是不降!”

    那两个鬼王哈哈大笑,语气凌厉:“不降!”

    第一女煞二话不说,鬼刀斩下,又再次拖过来一个鬼王,厉声喝道:“我就问一句,降是不降!”

    “降是不降!”

    “你降不降!”

    “……”

    第一女煞如同疯魔,手提鬼刀,连续斩了十几个鬼王,只杀的残魂遍地,断魄惶惶,鬼城之中,几十万鬼民几乎都在低声哭泣。

    可明知道面临魂飞魄散的危险,鬼之国的各位鬼王们却仍然哈哈大笑,怒骂女帝阴尸和她手下爪牙。

    谁骂的最凶,谁就会被拖出来当场斩的魂飞天外。

    鬼之国自从创国三年多,上百位鬼王披荆斩棘,奋勇当先,才杀出来了这么一片阴魂们的安居乐业之地。

    但就在刚才短短的十几分钟,二十多个鬼王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他们创造的国度。

    我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一颗心却沉入了谷底之中。

    现在我的战斗力最多只剩下三成,郑克秀就算是比我情况稍好,也不会过全盛时期的四成。

    这种状态下,就连姚重生都打不过,更不要说刚刚复活的女帝阴尸了!

    只等百位鬼王全部授,女帝阴尸的耐心也就此消耗的干干净净。

    到时候她会当着整个鬼都的面,公开处决郑克秀,然后顺便把鬼都的几十万鬼民,全都强行带去万魔坑,为他们充当第一波炮灰所用。

    没有人能拦得住他的。

    我尽量的放稳自己的呼吸,努力的去恢复自己的精气神。现在这种情况,指望外人是不行的,只能让自己尽快的恢复。

    哪怕是死,也得拼掉对方的几个高手!

    忽然间听到有人哈哈大笑:“女帝阴尸!这次该轮到老子了吧?滚开!不用你问!老子不降!”

    我睁眼一看,却是冯越呸的一口黑痰,直接朝第一女煞的脸上吐去。

    也不知道他阴魂之体,到底是从哪里弄出来的这一口浓痰。

    第一女煞侧身闪避,毫不犹豫的挥刀斩下。不成想就在这个时候,冯越的双眼陡然圆睁。

    下一秒,一双黑黝黝的手掌倏然击出,直接打在第一女煞的鬼刀上面。

    只听咔嚓嚓的声音不绝于耳,第一女煞手中的鬼刀轰然破碎,几乎是与此同时,冯越已经是如同一只大鸟一样凌空扑下,直接把第一女煞给按在了地上。

    冯越哈哈大笑:“臭娘儿们!斩我几十兄弟!今日若是饶了你,老子哪怕是进十八层地狱都不甘心!”

    他的手指如同钢筋,上面鬼文流转,死死的掐着第一女煞的脖子。只惊的第一女煞挥刀乱斩。

    这家伙也算是一个用刀的好手,虽然身子被压在地上,手腕却灵活至极,一刀又一刀的,只是对准了冯越的脊梁骨招呼。

    只斩了两三剑,冯越的双手就不由自主的松了下来。

    第一女煞喘着粗气,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冯越,这家伙看的心头火起,刀子再次飞快的斩落。

    冯越躺在地上,身上的黑气一层接着一层的往外散逸。

    他虽然是鬼之国的东王,也是昔日的罪城城主,但身上黑气不断的升华,说明冯越的确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如果是普通人,遇到这种散逸的情况,估计连一时片刻都支撑不了,就得一命呜呼。</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