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漫长的五年

119章 恐吓战

类别:肉文辣文 作者:渝洲上空的鹰 本章:119章 恐吓战

    119章 恐吓战

    重庆王家沱日租界的领事田中一郎其实就在周大少团长回来后的几天就知道了,他可一直没有放松对上新街前驱路周大少这些地方的监视。这一听到周大少团长回来,脑中那根弦不由得又绷紧了:这好不容易熬过了这两月,臭气由于天气寒冷的缘故没有啥子威力了,唧唧吱吱的噪声听麻木了也觉得不像最初那样刺耳烦人了,虽然这两月又报销了三个海军陆战队的警备士兵(自杀),但情况已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了。现在,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周大少老板又回来了!知道了这个算是对王家沱日租界的剩下的五百余小日本人来说最不幸的消息,王家沱日租界的小日本人顿时陷入一片紧张焦虑和莫名的恐惧中,这回又是啥子在等着落到身上啊?!

    没有坏消息,却是传来喜讯:那些个一天介唧唧吱吱发出噪声的围在王家沱日租界外的几百个大喇叭不响了。停了几天,却响起了一些赏心悦耳的日语歌曲,像啥子日本人都很熟悉的《樱花曲》,《拉网小调》什么的,不熟悉却非常好听的《北国之春》,《星空》啊等等。

    那个能折磨死人的周大少老板出去一趟,遭咱们大日本“优美”的文化改性了啊,王家沱日租界的小日本人那个喜出望外,那个热泪盈眶,就像被茫无边际的水一直包围着的绝望之人却突然发现一片陆地,顿时身心俱松,天照大婶保佑啊,那不绵不休的虽无刀光剑影却残酷无比的折磨终于结束了!

    晚上在欣赏了一阵子好听的音乐后,喇叭中又传出正统得不得了的东京口音给听得兴趣盎然的日本人开始讲述日本的风情轶事,更是把人们全吸引了。只是奇怪的是天欲黑不黑,要亮不亮之时,喇叭中却在不知不觉开始大讲起日本人熟悉的妖魔鬼怪的传说,越离奇吓人越说,而且鬼哭狼嚎的声音还配合着,更是增添了一种阴森恐怖的很诡秘的气息,直把放松了警觉的小日本人说得汗毛直立,惊惶无措,仿佛觉得四周都是妖魔鬼怪啥子的在暗处盯着他似的,越听越怕,越怕越想,越想越怕……完求了,这一夜,不少王家沱日租界的小日本人整夜就没敢合眼,睁着一双警惕的眼睛直到天亮。

    第二天,又照样如此。田中一郎等几人觉得不对了:来了,来了,那个可恶的重庆小老板的花样又来了?!

    这样连播三天,停了。绷紧了神经的王家沱日租界的小日本人松了一口气。哪知道,晚上警戒王家沱日租界的日本海军陆战队的执勤巡逻的小队士兵却突然发现四周田野上不时有点点晃动的鬼火光影。派出十个人好奇地想凑近点看个究竟,还没到眼目前,就被忽闪忽闪的鬼火亮光中冒出的一大群面目狰狞、凶神恶煞的还伴有令人毛骨悚然的鬼哭狼嚎的凄厉惨叫声给吓得有的扔枪就跑,有的直接给吓晕了,本来这几天妖魔鬼怪的就听得多了心惶惶的,这一乍之下,整个队伍大乱,乱糟糟几十个人全挤进隐蔽处,一个个晚上都没敢合眼,神经高度紧张,直到天大亮,再也不见这些恶鬼凶神的一点影子了。

    天亮了听了昨晚的奇异怪事也胆战心惊的田中一郎等几个头目逼着小队长亲自带队跑到昨晚闹鬼的地方一检查:田野中只有几个被剥的像头光猪的日本兵躺在那里奄奄一息,身上的装备全不见了。此次闹鬼事件,吓死士兵一人,吓傻两人,当场吓晕过去数人,共丢失六套装备和六支枪支!随后几天,都如此,田野中的恶鬼凶煞越发猖獗,警戒租界的日本兵全都吓得龟缩在隐蔽处动都不敢动了。

    田中一郎等几个头头脑脑的知道是有人故意装神弄鬼,但是大多数的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士兵打死不相信官长的解释:我们也奉命开枪,还使劲用机枪扫,哪些个恶鬼凶煞照样一晚在四处晃晃荡荡,鬼哭狼嚎的,打不死,扫不绝啊!?(周大少团长喊人布置的木头架子晃晃悠悠的打的死才怪了!)这不是妖魔鬼怪恶鬼凶煞的是啥子嘛!日军中的军曹兵士大多数也是没有啥子文化的贫工贱农,本身受那个裕仁老杂皮大神棍的影响就非常迷信,这一下子彻底趴窝,被这些打不死扫不绝的恶鬼凶煞一天吓得哆哆嗦嗦。有时候彼此突然撞见都要吓自己一跳,神经确实到了崩溃的边缘。先松后紧,时松时紧,周大少的神经战够毒辣!

    田中一郎等几个小鬼子头一看,这样子下去王家沱日租界就算是彻底玩完了。手下的士兵一直强压着也不是回事,神经弹簧一天介绷得太紧,迟早要出大事!又一时间想不出啥子好办法,急得像个无头苍蝇乱转。到底姜是老的辣,田中一郎老鬼子突然想起每月照顾驱臭熏香生意的重庆的罗汉寺来,对了,请罗汉寺的和尚们来做场法事吧,能不能够镇住这些恶鬼凶煞的倒在其次,给吓成神经过敏的手下兵士一个精神安抚,有一个精神的依托壮胆才是真正的目的。

    急匆匆去请罗汉寺和尚们,人家不来。其实罗汉寺主持方丈果清大师早就准备好了家伙事。原来,周大少团长早就料到了田中一郎这一招了:因为日本也是个笃信佛教的国家(他妈的也算信佛?狗屁!),相信佛之镇神压鬼的无上功力。最后无法可想,请重庆著名的罗汉寺丛林出面驱煞镇鬼,那是必然的,早跟果清大师预演了一切,就等田中一郎老鬼子来上钩了。

    假吧意思推辞了好几回,总算看在田中一郎虔诚的大出血五千元的香火钱的份上,果清大师亲率一百来人的庞大的佛寺驱鬼队伍,来到了王家沱日租界,开始做驱煞逐鬼的盛**事。

    那个热闹哟,数百小日本人虔诚的肃立着:只见百来个大师傅纷纷戴上各式各样的鬼面具,在叽喱哇啦不晓得啥子佛乐的伴奏下,在租界外的那时常闹鬼的一些地方,蹦过来跳过去,时不时怒喝,断不断力砍,很是折腾了一阵子勒!末了,果清大师一合掌,说道:

    “此处凶险鬼邪煞恶吾等已尽全力驱而不能灭之只有请得吾寺中奇宝驱鬼面具方能保安平无虞亦护身为符免大灾大难望施主酌思阿弥陀佛善哉!”

    果清大师的话的意思就是:这个地方的凶煞恶鬼太他妈的厉害了,老子们的驱鬼佛击队都只能暂时驱离而不可能把它们消灭了。啷个办嘛?有办法!只有把我们百年古罗汉寺的寺中奇宝驱鬼做法事用的鬼面具请来才能保护大家的平安无事?,这些鬼面具就相当于随身携带的护身符了,啥子大灾大难都可以免除,田中一郎你就好生想一想请不请吧?佛祖保佑,这是一件多大善事啊!

    看着周围无数人的无比期盼的眼神,田中一郎等几人商议了一下子,决定请了!啥子价位的香火钱嘛?果清大师犹豫了一下,看在都是佛之信徒的份上,算求了:一百元一个!

    啥子喃!?一百元一个!镀了金子的啊!?明明都只是一些泥草塑的鬼面具罢了。田中一郎差点跳起八丈高!

    刚一犹豫,老子还不求干了?,果清大师转头就走,扔下一句话:“既不信之何用请之黄白之徒!”这下子田中一郎等几个人在四周无数笃信的众人愤怒的射来的目光中慌了神,急忙劝住果清大师,也顾不得肉痛心紧了,咬碎了牙齿把果清大师罗汉寺的寺宝驱鬼面具(其实大家到这时已明白了啥子罗汉寺的寺宝哟这不是周大少团长喊万朵花收上来的丰都鬼城弟兄们花一毛钱一个买的鬼面具啊!)照单全收:一百二十六张驱鬼面具,共计一万二千六百元整,钱付货讫!

    果然是重庆城赫赫有名的大罗汉寺哈,不愧是百年古刹,神力无边。当夜一个个戴着驱鬼面具的日本海军陆战队的执勤巡逻的士兵们一整夜再也看不到一个恶鬼凶煞了,也听不到那?人的鬼哭狼嚎的声音,惊奇的是当夜还是冬季阴霾多雾的重庆城难得一见的朗朗夜空,大地都沉浸在月亮发出的柔和的清辉中,一片安静祥和!所有人这下子是把罗汉寺信到骨子里去了。受尽折磨的士兵们终于是睡了一个踏实觉。重庆罗汉寺,好寺!果清大师,好和尚啊!!

    由马晓雨傀儡指挥,周大少团长幕后操纵,沈老二警卫队、罗汉寺果清大师等各方面配合的一幕好戏也算是暂时落幕。

    要好生总结一下啥,这不大家正兴趣盎然地听小负责人马晓雨用清脆的童音给大家汇报:

    “我们这次对王家沱日租界的小鬼子发动的精神恐吓战胜利结束了!战果很大嘛,(完全是周大少团长的语气),咦,大家都不欢迎一下子啊?!”

    大家一愣后,全大笑鼓掌!包括果清大师主持师父也微笑着点头示意赞赏有加。

    “吓死小鬼子兵一个,嘿疯了两个,还缴获了六套全套的小鬼子的行头包括六支新崭崭的王八(小雨娃子记错了名字)大盖枪。另罗汉寺果清大师傅净入香火钱七千六百元整(即卖驱鬼面具的12600元,周大少团长捐了2600元的香火钱,再加上做法事得的五千元);我们顺利脱手丰都鬼城购得的一百余张鬼面具,进项万元!

    干爹,这太赚钱了吧:一毛钱的鬼面具卖成一百元一个,赚了一千倍啊!(马晓雨这时在吴老瓶子和林雪儿的教习下,已识得万位的加减乘除了,后来她在数学方面的很深造诣这个时候已初见端倪)我出钱再去丰都鬼城买几百个鬼面具回来高价卖给剩下没有鬼面具的小鬼子,好不好?”马晓雨说到说到不知道说到哪里去了。

    汇报会变成了这样子,大家乐得前仰后合,这还真是周大少团长的干女儿哈,宰小鬼子那是一个手黑心狠,毫不留情!

    大家嘻嘻哈哈乐了一阵子,“那个围困总指挥部来人了啥,明天开始,恢复对王家沱日租界的噪音战!”周大少团长趁热打铁,想安安静静过日子没门,让你些小鬼子们在唧唧吱吱的烦死人的噪声中过年去吧!

    晚上香樟苑里,林大小姐承人不注意,悄悄示意周大少跟她到她的闺房里来。?,看我收拾王家沱日租界的小鬼子有功打赏老子哈,周大少喜从心来。

    “晓舟,你觉得我今天有啥子变化莫的?”林雪儿对凑近的周大少问道。

    “有啊,更漂亮了,姐姐好乖哟!”周大少的口水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滚你的,死崽儿,你再好生闻一闻嘛!”林大小姐提醒道。

    周大少上去就想吻(闻)一吻(闻),被气急败坏的林大小姐踹了个狗啃屎!周大少这才明白是喊他闻味道,白挨一脚尖。

    周大少静下来这才察觉到林雪儿身上有一股非常熟悉,清新宜人的香味似有似无,又用力抽动鼻翼,使劲嗅了几下,黄腊梅花香啥!突然心中一动,惊喜地问道:

    “雪儿,你那个华西医科大学的同学真把黄腊梅花精油萃取出来了!?”

    今年的江浙春季花市,来自山城重庆的大名鼎鼎的周腊梅的腊梅礼品加工厂再显神威,销量比去年的十五万枝增长到近二十万枝,礼品腊梅花一举收入百万之巨!工人们打整黄腊梅花枝剩下的一堆堆的黄腊梅残花瓣,被早让林雪儿打了招呼的那个周林医院的医生同学一火色全拉到医院附属的中药加工厂,利用现成的设备,几弄几不弄得,竟真的让这个一直暗恋林妹妹的同学成功萃取了十几毫升的黄腊梅花精油(好几顿黄腊梅花花瓣哟!)。听到说林妹妹回来了,才兴冲冲给自己这个才跟周大少团长“旅游”回来的漂亮的林妹妹同学送来(可怜哟林雪儿把这事自己都忘了个干净,人家还一天巴心巴肠的记到起),得了林妹妹一些溢美之辞,飘飘然走了,全然忘了累得半死花掉自己大半工资的一个多月的辛劳,值了!林妹妹一句话,老子累死不算啥!单相思最可怜了!

    林大小姐像捧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把这十几毫升的黄腊梅花花精油拿到药剂师那里,用了几滴腊梅花花精油配制高纯度酒精做成了一瓶子腊梅花花香水。这由于当时条件的限制,不可能有啥子化学添加剂等东西啥,所以这瓶腊梅花花香水初看乍闻之下,无色无嗅,就像一瓶白水。但只要在耳根、脖子处滴上两滴,随着人体温的挥发,慢慢的清新怡人的腊梅花香味就会若有若无飘散出来,持续时间还很久。真是应了那句话:色到繁时眼无色,香至极处嗅无香。端端好东西!比现在那些几百、数千的所谓法国香水不遑多让,似乎更胜一筹!

    说实在话,周大少刚开初确实是好奇这珍贵异常的腊梅花花香水,但渐渐的(怪不得女娃子都喜欢在恋人跟前弄得香喷喷的哟),香喷喷的大美女在怀的周大少假吧意思的在林雪儿乖巧雪白的耳垂边嗅香味的鼻子不知何时变成了嘴巴,把个林大小姐弄得痒酥酥的,整个火热的身体都瘫软在周大少的怀里,嘴里却还喃喃硬撑着:“死、死崽儿,你这是在闻、闻香水啊?!……”

    (谢谢书友大大支持你的鼓励是老鹰飞的更高的动力!)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漫长的五年119》,方便以后阅读最漫长的五年119章 恐吓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漫长的五年119章 恐吓战并对最漫长的五年119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