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后宫三千佳丽同居的日子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不请自来

类别:历史穿越 作者:无定形的影 本章:第三百一十一章 不请自来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不请自来

    夜色再美,总要逝去,看惯了腥风血雨的张扬,虽然偶尔也矫情一下,念几句高中学到的古诗装一装深沉,可是说到底,他终究只是俗人一个,陪女人看风景这种事情,他乐得去做,可是时间一旦久了,难免要腰酸脖子疼,所以在陪着萧岚看了半个时辰之后,张扬扭动着酸痛的脖子,无奈的结束了这一场看似风花雪月的故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往屋子里走去,谁都没有说话,一直走到屋外,张扬刚寻思要跟这个与他关系暧昧不清的女人说一些暖心的话,而萧岚似乎也是知道他要说什么,站住了脚步,很认真的看着他。

    张扬这辈子最受不了的就是几件事,包括女人在他面前哭,被女人直勾勾的看着也是他最大的软肋之一,因此,在萧岚的眼光直视之下,他觉得自己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心虚的咽了咽口水,最后想了一想,觉得两人之间反正也没什么,要真是扭扭捏捏,反倒是被人误会了。

    结果刚鼓起勇气,准备开口,却忽然露出疑惑的神情,眼看着萧岚身后,萧岚愣了一愣,才发现张扬看得不是她,急忙回身看去,却看到蒙管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神色慌张。

    虽然接触不多,但是在两人的印象中,这个年纪和月老相若的管家做事一向沉稳,处理事情来也是井井有条,丝毫不乱,在这里呆了两天,他们还从未看到过蒙管家出现这样的神色。

    蒙管家跑的很快,几下就来到了张扬两人面前,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慌张道:“小公子,我家大人可在里面?”

    张扬急忙道:“赵大哥在屋子里,蒙管家,到底何事如此慌张啊?”

    蒙管家一听赵驷戊就在屋里,也顾不得得罪张扬了,从两人中间穿了过去,一把推开房门。

    萧岚与张扬面面相觑,事情太过反常,两人也顾不得再说些没痛没痒的话了,跟上蒙管家,也是走进了客房之中。

    此时客房之中,月老与赵驷戊正在商议今夜行动的最后的细节问题,月老是一个精益求精的人,而赵驷戊对待这种大事,一向谨慎。两人刚说到事情败露之后,如果被围困在皇宫之中,赵驷戊该如何领兵前去增援,结果就看到蒙管家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还没等赵驷戊出言呵斥,蒙管家就叫道:“大人,不好了,呼延将军在门外,说是要拜访你!”

    众人皆是面色大变,赵驷戊更是站起身来,走到蒙管家面前,嘶喊着问道:“你说呼延雄在门外?”

    蒙管家重重的点头,道:“呼延将军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等我得到消息的时候,他已经进了府中了,老奴来不及阻拦,就赶了过来,大人,这可怎么办啊!”

    赵驷戊深吸了一口气,呼延雄在这个时间忽然登门拜访,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现在府中还藏着他亲生妹妹和一个郡主,要是让他知道了,那还得了。

    “月老,你们速速从后门先走,墨轩前去拖延他,今夜的行动照计划进行!”赵驷戊当机立断,催促月老等人离去。

    月老也知情况紧急,也不再啰嗦,站起身来,与张扬,萧岚一起出门,然后带上呼延凌薇与完颜卿入宫。

    “赵大人,在下既然来了,何不引荐一下这几位朋友呢?如此匆忙离去,莫非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嘛?”

    门外一声低沉厚重的声音忽然响起,堪堪要走出大门的月老三人闻言都是停下了脚步,张扬与萧岚都与呼延雄见过面,也听过他说话,所以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来,门外那人正是呼延雄,月老虽说没见过呼延雄,可是此情此景,敢在赵驷戊家中说出这样的话来的人,也只是呼延雄一个。

    赵驷戊面色几度变化,最终还是冲着月老摇了摇头,意思是现在没办法离开了,除非是和呼延雄翻脸,月老也知道此时与呼延雄翻脸不是明智的选择,因此反倒是稳住了心态,拉着张扬回到屋子里重新坐下,萧岚见此情形,也走了回去。

    “呼延将军深夜光临寒舍,墨轩真是受宠若惊,未能出门迎接,还往呼延将军不要见怪啊!”赵驷戊转瞬间换上了一副笑脸,气度雍容,走出了门外,对着门外的人稽首说道。

    门外的人,一身便装,却掩饰不住粗布衣服下那充满爆炸性的肌肉,一张国字脸,不怒而威,浑身上下,流露出一股杀伐之气,让人望而生畏。

    “赵大人客气了,是在下不请自来,打扰之处,还请见谅!”呼延雄照着士大夫之间的礼仪回敬了赵驷戊,脸上挂着捉摸不透的笑容说道。

    张扬在屋子里听到两个人的交锋,虽说没有针锋相对,但是客套之间,却隐藏着无穷的杀机,不由得手心出汗,紧张不已。

    “赵大人莫非是有朋友在?在下素来喜欢结交大渝英才,不知道能否引见一下?”

    赵驷戊脑中还在思量怎么应付接下来的状况,呼延雄却是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直接说道。

    赵驷戊明知这是呼延雄的此次前来,肯定没安什么好心,可是却找不出任何理由拒绝他,一时间怔在原地,竟是答应也不好,拒绝也不好。

    “哈哈!”这时候,屋子里的月老忽然大笑一声,迈着大步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门外的呼延雄,急忙抱拳道:“莫非这一位就是名动草原,声震大渝的离国战神——呼延将军?”

    本来照计划离开之前张扬要为两人易容化装,只是没想到呼延雄忽然登门拜访,因此此时的月老是以真面目示人,携着一股气势而来,就算是呼延雄也不敢轻视。

    “这个人气度非凡,而且步伐有力沉稳,应该是个高手,看来情报说的没有错啊!”呼延雄心中暗道,急忙上前一步,道:“这位老先生廖赞了,战神之称,是蒙百姓对呼延雄的抬爱,在老先生面前,不敢妄称!”

    “呼延将军太客气了,将军远道而来,未曾出门迎接,还请将军见谅,若是不嫌弃,进来喝杯酒水可好?”

    月老越俎代庖,邀请呼延雄进屋,一旁的赵驷戊竟是没有出言反对,想起赵驷戊方才犹豫的样子,呼延雄心中顿时有了明断。

    “看来这个老者与赵驷戊关系非同一般,甚至于赵驷戊都要听命于他,我倒是要看一看,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呼延雄大笑一声,道:“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完,迈着步子走进了屋子里。

    呼延雄这一次只身前来,并没有带任何随从,可是众人都看出来了,他这一次登门拜访,肯定不只是来喝杯酒水那么简单,因此,在呼延雄走入客房之中后,众人并未降低警惕性。赵驷戊挥手叫来蒙管家,在他耳边低声吩咐道:“吩咐下去,叫人在四周注意一下,看是否有呼延雄的人马在外面,如果发现情况,及时回报!”

    蒙管家点了点头,离开了客房。赵驷戊与月老相视一眼,都是明白若是应付得不好,恐怕到时候就是鱼死网破的局面。

    呼延雄走进客房之中,一下子就看到了张扬与萧岚两个人,乍看之下,两个人竟然都有些熟悉的感觉。说来也不奇怪,萧岚在离国当了几年的圣女,虽然一直以面纱蒙面,只有完颜晟等寥寥数人见到过她的真面目,可是毕竟与呼延雄见过许多次,呼延雄就算不认得她的样貌,对她的身材应该也是十分的熟悉。而张扬当初假扮星宿小仙,还没有那么高超的易容术,只是在脸上涂画了一些东西,相比于萧岚的面不示人,要好认许多。

    不过呼延雄虽然觉得面熟,可是也无法把萧岚与格桑圣女挂上钩,更不可能把张扬与星宿小仙牵扯上关系,在他心目中,星宿小仙可是为他指点迷津,挽离国于倾覆之间的世外高人,再怎么都不可能是眼前这个看起来笑的牲畜无害的年轻人。

    月老与赵驷戊走进屋子,引着呼延雄坐下,又吩咐下人上茶,呼延雄挂着微笑看着,一直等到面前倒了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才端起杯子来,对赵驷戊说道:“赵大人,这杯茶敬你,望你能够原谅在下不请自来的罪过!”

    赵驷戊端起茶杯,不冷不淡的说道:“呼延将军客气了!”说完,嘴里抿了一小口茶水。

    呼延雄似乎对赵驷戊的不冷不淡的态度一点感觉都没有,喝了一小口茶,放下了茶杯,环视众人一眼,忽然说道:“赵大人,据在下所知,最近在府上拜访的还有几位客人,不知道可否叫出来,也好让在下见识一下大渝豪杰的风采呢?”

    赵驷戊闻言,心中顿时一沉,如果说呼延雄方才来的突然,被他撞上了月老,萧岚,张扬三个人,还能说是意外的话,呼延雄这番话一说出来,无疑是告诉赵驷戊,他这一次就是奔着月老带来的这些人来的,他早就知道赵府上藏了那么些人。

    “到底是谁泄露了秘密!”赵驷戊不是笨蛋,能被誉为“文曲星”下凡,在离国坐到这个位子,他的脑子甚至于比一般人要来的聪明许多,月老等人来到他这里的消息,他早已命人封锁,除了府上几个心腹的下人之外,他甚至连自己的妻子都没有告诉。如今消息走漏,肯定是那几个人中出了内鬼。

    “哎!”月老闻言心中也是叹息一声,暗道:“呼延雄果然是名不虚传,怪不得连崔鹏都对他推崇有加,光从这一点来看,在墨轩一步一步爬上这个位置的时候,恐怕他早已心生警觉,在墨轩身边安插了探子。只是因为这些年墨轩一直小心行事,事事都只经过自己,所以才没有被呼延雄抓到把柄,这一次我们贸然来访,没想到却因此而暴露了墨轩!”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败露,此时想要弥补也只是无济于事了,月老急忙接过了呼延雄的话头,笑道:“呼延将军,那几位不过是老夫的晚辈,登不得大雅之堂,不过既然呼延将军要见,老夫也只能让他们出来献丑了!”

    月老说完,在张扬耳边低语了几句,张扬听完之后,便出了客房,然后来到另外一间客房之中,客房之中只有活阎王,陆凌轩与齐天生三人,林峰则是奉命调集影月门在喀什城的力量,准备今夜在皇宫外接应月老等人,所以不在屋子里。

    活阎王等人并不知道呼延雄忽然登门的事情,还在屋子里谈论着晚上的行动,一看到张扬面色凝重的走进来,都是有些莫名其妙。

    “张扬兄弟,怎么了?怎么脸色看起来那么差?”活阎王问道。

    张扬摇头苦笑道:“呼延雄来了!”

    三人顿时大惊,陆凌轩更是紧张道:“他来干什么,该不是知道我们抓了他的亲妹妹吧?”

    “还不清楚,不过他似乎是有备而来,而且,说要见你们!”张扬说道。

    “见我们?”活阎王一瞪眼,说道:“他以为他是天王老子啊,想见谁就见谁,不见!”

    “老哥!”张扬无奈的喊了一声。

    “好好好,去就去,他要是敢对老子指手画脚,小心老子下药毒死他!”活阎王气鼓鼓的站了起来,一看陆凌轩还坐在椅子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陆小姐,起来了,你二哥叫你接客去了!”

    陆凌轩恨得咬牙切齿,而张扬与齐天生则是哭笑不得。

    领着三人回到了原来的客房之中,陆凌轩和齐天生颇为紧张,生怕一个应对不好,坏了大家的计划,而活阎王自从一进门,正眼都不看一下呼延雄,自顾自的在月老身边坐了下去,老神在在的端起一杯茶,自饮自乐。不过被旁边的萧岚看了一眼,顿时就老实了。

    呼延雄没有在意活阎王的态度,而是很仔细的看了一眼新进来的活阎王,陆凌轩与齐天生三个人,一直看到陆凌轩心中都有些忐忑不安,呼延雄才转开了目光,看向月老,说道:“老先生,似乎还少了三个人吧?”

    此话一出,又是满堂皆惊,呼延雄说的三个人,难道就是没有到场的林峰,呼延凌薇以及完颜卿三人么?要知道,进入赵府之后,呼延凌薇以及完颜卿除了在他们这几个人面前露过面之外,连蒙管家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呼延雄就算真的安插了探子,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呵呵,呼延将军,太不巧了,那三个人刚好有事情,老夫就让他们先离开了!”月老不着痕迹的一笔带过,既没有说出是哪三个人,有把呼延雄的问题给堵死了。

    “原来是这样啊!”呼延雄点了点头,似乎是相信了月老的话,端起茶杯来,眼睛盯着茶杯,却没有要喝的意思,茶杯里漂浮着几片茶叶,是上好的龙井,一杯普通的白开水泡了几分钟,已然飘出一股淡淡清香,刚才呼延雄已经喝了一口,可是那时茶刚刚泡好,味道还未完全蕴出来,此时却已经有了七分的韵味了。

    “呵呵,果然是上好的龙井!”呼延雄忽然说了一句,然后也不管茶水温度,一饮而尽,喝完之后,放下杯子,却是目光带着深意的看向活阎王,语出惊人的说道:“听说活阎王手里有一种茶,叫做七日香,放入壶中,用滚烫的热水反复浸泡七次,再以甘菊子佐味,泡出来的茶堪称茶中绝品,不知在下是否有这个荣幸能够尝一尝呢?”

    此言一出,顿时满堂哗然,最沉不住气的陆凌轩居然站起身来,往呼延雄的方向靠去,只要呼延雄一有异动,就将他擒下来。

    “呵呵!”月老将杯中的茶喝完,却是笑了笑,看着呼延雄说道:“呼延雄果然名不虚传,看来你这一次前来,是摸准了我们的底细,就不知道呼延将军到底意欲如何呢?”

    呼延雄只身前来,居然还敢在众人面前道破活阎王的身份,这一份胆气,众人皆是钦佩不已,而且在众人虎视眈眈之下,居然还能从容不迫,悠然自得的给自己续上了一杯茶,这一份气度,就算是月老也是自愧弗如。

    “影月门门主,‘月玲珑’薛江月、鬼门宗宗主齐天生、万花谷前长老轩辕无极的亲生儿子,江湖中呵呵有名的鬼医活阎王、逍遥派掌门逍遥子的关门弟子——‘冷面书生’陆凌轩!”呼延雄一一道出月老等人的来历,到最后,目光却是定在了张扬和萧岚身上,带着一份既有好奇,也有冷峻的话语问道:“至于你们二位,居然连我都查不出底细来,倒真是让我有些意外啊!”

    “呼延将军能查到这么多情报,也同样让我很意外!”张扬此时迎面而上,对着呼延雄那带着审视的目光,玩味般的说道。

    “哈哈,有意思,有句话叫做后生可畏,用在你身上怕是在合适不过了吧!”呼延雄笑道。

    “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我有几斤几两自己最清楚,不过话说回来,呼延将军对我却是一无所知吧!”张扬笑嘻嘻的说道,话到最后却是一转,续道:“可是我对呼延将军却是再了解不过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后宫三千佳丽同居的日子311》,方便以后阅读与后宫三千佳丽同居的日子第三百一十一章 不请自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后宫三千佳丽同居的日子第三百一十一章 不请自来并对与后宫三千佳丽同居的日子311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